第51章 郿坞论孙坚

更新时间:2015-10-13 17:41:12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846

初平二年的最后一个夜晚,董卓为庆贺新的一年到来,邀朝廷众臣入郿坞宴饮。
  长安城的百姓都知道,整个长安最恢宏博大的皇宫,当属龙首山上那一座座宫殿。但要说道真正富丽堂皇的皇宫,却是长安东南方的郿县,那里的一座‘万岁坞’,丝毫不亚于天子的燕处平居之所,反而有过之而无不及。
  长安城龙首山的宫殿,被董卓用陇右的木材勉强支撑了坍塌的殿堂,拆了武帝刘彻在杜陵的行宫,用那里的砖瓦修补长安的宫墙殿顶,远远望去有新有旧有好有破,就像是一件缝上漂亮补丁的破衣裳。
  其实并非没有财力修葺皇宫,从洛阳迁来的珍宝堆积如山,尽皆流入董卓个人之手。而董卓自己所居的那座‘万岁坞’,动用人力数十万计,几乎是用百姓血肉筑造起来的。其城墙高厚皆达七丈,里面的装饰极尽奢华,其中安置着他的家小和从雒阳抢夺来的财宝美女,单单贮藏的粮食就足够吃上三十年!
  不仅如此,董卓早已无视礼制和皇威,他位居太师,自号‘尚父’。并规定,任何官员经过他这座郿坞,都必须下马,恭恭敬敬地对他所在方向行大礼。对于这座郿坞,董卓曾有言:“事成,雄踞天下;不成,守此足以了却终生。”
  然而,此刻就在这座富丽奢华到了极致的堳坞里,上演的却是一片诡异的人间地狱……
  帐幔当中,董卓持酒畅饮,座下公卿却都快要惊骇欲死!
  酒席之间,有数百被董卓污以罪徒之人,被先割掉舌头,再砍断手脚,然后抠出眼珠,扔进大锅中活活煮死。有还没死的,在杯案间挣命爬滚,鲜血更是溅到士大夫们那庄严干净的官服上,其状惨不忍睹。其惨嚎,堪比野兽凄厉……
  与会者吓得六神无主,心惊肉跳,手中的筷子和勺都吓掉了——他们不是害怕,他们当中有不少人都曾经从军,也杀过人或者见过杀人,但这种惨绝人寰的场面绝对没有见过,他们是恐惧!
  这哪里是人间,简直是地狱!这将成为他们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恶梦,一想到就会从睡梦中惊醒。
  可董卓泰然自若,照饮不误,仿佛越是听到这些人的惨嚎,董卓的胃口就越好。
  许久,宴会散尽,而这些与会者,有的却再也挪不动手脚,被人给架了出去。而有的,在被力士架走之时,吐尽了腹中所有之物……
  华灯再度点燃之时,董卓仍旧兴致盎然,与他手下的心腹将领继续豪饮。他的两位智囊李儒和田仪却如一团阴影,隐藏在席间。
  “哈哈哈,这些胆小如鼠的士大夫们,一个个看起来道貌岸然,却不想遇此情景便吓得屁滚尿流!”中郎将杨定此时搂着一个面色惨白的宫娥,洋洋得意:“果然还是田主薄有办法,这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就该这样治他们!”
  田仪对杨定的褒赞不以为耻,微微举樽遥敬杨定,可想不到这时候杨定的手已经伸到了那宫娥的亵裙当中,根本没空搭理田仪。
  李儒淡然扫了一眼大堂,见董卓这些部将不是在低头牛饮,便是有的已经喝醉,还有的竟当着董卓的面扯着宫女欲行奸辱之事,眉头不由轻蹙起来。唯独看到席末的徐荣,面有愠怒之色,起身欲想离开这群魔乱舞之地。
  可不待徐荣开口,董卓却已经看到了徐荣:“徐荣,这次你又想走?”董卓这时已喝了不少酒,看到徐荣时也看到了这些部将的丑态,心中恼怒猛地一拍桌案,碗碟蹦起老高,所有人都静了下来。徐荣见状,只好说道:“太师,属下只是要去趟舍后。”
  “去茅厕就去茅厕呗,徐将军就是跟我们这些大老粗不同,说话都这么文雅。”董越是董卓这些中郎将当中比较油猾的一位,此时头晕脑胀,忍不住插了一句。
  但这句玩笑话显然没什么效果,董卓没搭理他,继续向徐荣说道:“徐荣,你可知道,今日老夫为何这般高兴?”
  徐荣站着沉默了片刻,最后才带着几分落寞回答道:“属下知道,是因为江东猛虎孙坚战死在了荆州……”
  “不错,知我心者,徐荣也!”董卓突然哈哈大笑,举起酒樽环顾一圈道:“关东群雄,老夫能看上眼的,只有二人。其一曹孟德,如今正在东郡与黄巾军争夺兖州,以几千农夫对抗十万青州黄巾,死期不远矣;另一人便是这孙文台,当年此人虎进关东,老夫惊惧难安,求亲尚不可得,当真世之英雄!幸好近日战死荆州,否则有孙文台在一日,老夫寝食难安。”
  说道这里,董卓突然想起来了什么,转头向李儒问道:“文优,孙坚之子今岁几何?”
  “年方十五。”李儒想都没想,脱口道来。
  “十五岁?黄口小儿罢了!”董卓再度哈哈大笑,又一樽酒倒入口中,庆幸不已。众人见状,纷纷上前向董卓敬酒,唯独轮到徐荣时,徐荣举樽,情不自禁说了一句:“孙文台一死,汉室再无英雄尔……”
  此言一出,众人皆恼怒不已,言徐荣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徐荣陡知自己祸从口出,面色惨然、心哀不已——这些时日董卓与汉室天子关系日渐紧张,董卓从田仪之计,用酷虐手段恫吓朝臣。可想不到董卓生性残忍,发展至此,已是部将言语若有蹉跌,顷刻戮杀当场。就连他的义子吕布,也因为一句错话,被董卓投戟相向,若不是吕布身手矫捷又连忙叩首谢罪,恐已亡命。
  徐荣本非凉州之人,平日与这些凉州部将关系更谈不上如何。今日见这些人没一人相劝,反而落井下石,自知命不久矣。可令他想不到的是,醉酒之后的董卓,听闻这句话后,脸色虽陡然愠怒。可待那抹怒色从脸上闪过之后,他却怏怏放下酒樽,神情落寞地向众部将挥手道:“孙坚的确是个英雄,你们这些人,不及徐荣,都下去吧……文优,你留下。”
  这一刻,徐荣死里逃生,面色自然变幻良多。可到李儒和田仪这里,却变得很是奇怪,田仪忍不住对李儒露出一抹嫉妒之色,可精明的李儒看在眼里,却只微微苦笑,便令田仪如临大敌,讪讪而退。
  “文优,你说孙坚,到底算不算英雄?”众人走后,董卓又怏怏饮了一口酒,心不在焉地向李儒问道。
  李儒知董卓此时在意的根本不是孙坚,上前试探问道:“岳父大人,莫非又是想起了陛下?”
  一听李儒提到刘协,董卓几乎条件反射般地皱起了眉头,那表情就跟吞了只苍蝇却又吐不出来一般,略带恼怒地向李儒回道:“不要与老夫提那不识抬举的小子!”
  “岳父大人,若是小婿记得不错的话,这孙坚世之英雄的话,就是出自陛下之口吧?”李儒淡淡说着这句话,而脑中也不由想起了那只江东猛虎的事迹。
  不错,在这段历史中,江东猛虎孙坚可不是《三国演义》中众多讨董将领中的一员,不是刘关张斩华雄战吕布的陪衬,在这一段时间里,他是唯一的闪光的主角,如当空的明月,照耀着东汉王朝灰暗的天际下的每一个人,连绝世奸雄曹操的光辉与他相比,都不过是如同萤火般暗淡。
  诸路讨董大军,在东线完全崩盘,北线毫无作为,南线袁术按后不动还时有迁制的情况下,他孤军奋战,力拼董卓、吕布、胡轸、华雄诸部大军,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逼得董卓向他低头,甚至让出了雒阳地区。
  他,打出了汉室勤王军团最后的威风,在这一点上,尽管他曾以下犯上逼死原荆州刺史王睿,杀掉南阳太守张咨,但是这些缺点,在讨董的胜利中被人忽略了。
  不过,对于这位曾经照亮天际的奇迹,李儒想到更多的,还是刘协对他的最后一句评价:“无论孙文台抑或曹孟德,他们这种人最不该接触的,就是权力。一旦他们的野望觉醒,天下则再无汉室英雄!他们的传奇,至此也只能如流星一般结束……”
  李儒至今记得,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他陪同董卓入宫向刘协摊牌时,瘦小的刘协对着宣室殿外燃烧得最亮的一支火炬说的。
  李儒明白,那火炬最璀璨之时,就是它即将熄灭前的疯狂……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