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皇宫里的除夕

更新时间:2015-10-13 17:50:44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686

相比万岁坞那烈火烹油的热闹,未央宫在这个新年过得就冷清了太多。而它之所以冷清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宫中所有宿卫和宫娥们都知道,他们那位小天子今夜又出宫去了。
  不过,皇宫里这份冷清当中,倒有几分说不出的真正幸福味道。数名宿卫正斜靠在廊下,小声压抑着兴奋投着骰子;有些不好赌的,眼巴巴眼前的丝绸和菜肉,抓着脑袋想着怎么给自家婆娘扯一身好衣裳,给小崽子们弄顿好的。更有几个胆大精明又没婆娘的家伙,直接拿着天子的赏赐珠钗向可心的宫娥打情骂俏……
  这些没心没肺的家伙们,大部分还是南军之人。京都禁军有北军和南军之分,北军为野战部分,装备精锐、战力强悍,而南军属于拱卫京师的戍军,良莠不齐。董卓入京后,先是拉拢分化吞并了那个只会杀猪何进的部曲,又从李儒之计搞来了吕布、将并州军也纳入麾下。
  但对于中央禁军和灵帝为扶刘协为帝而组建的西园军,采取的却武力恫吓的手段。中央禁军当中精锐的北军跟随后将军袁术逃到了南阳;西园军大部分也随各校尉,跑到关东当做了讨董卓联军的主力。只剩下这些当兵吃饷、腐朽到底儿的南军,董卓不怎么看上眼,挑走当中的能战之士编入自己的麾下,剩下这些半点都看不上的,便打发他们充当宫中宿卫和长安守卫。
  所以说,这些家伙基本上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角色。他们大字不识一个,根本没有什么忠君爱国的思想。但同时又不忍心充当那些西凉豺狼,作乱长安。很长一段时间来,董卓部曲冲突皇宫之时,这些人有的袖手旁观、有的还充当指路之人……
  不过,这样的状况在三个月前发生了转变。先是那位小天子领来了一个名叫徐晃的家伙,带着他手下的二百兵士狠狠操练了一番这些家伙。这些人原本不抱团儿,可有了外敌之后,不知不觉便拧成了一股绳。但问题是拧成一股绳也没什么卵用。最激烈的一次,那个徐晃一天单挑他们十七名壮汉,直打得他们哭爹喊娘。小天子就坐在宣室殿门口,嘴里吐着枣核拍着手乐……
  不过,徐晃那家伙从来没下死手,打来打去的结果,倒是打得这些人开始以徐晃马首是瞻。军人向来崇拜强者,拳头大、胳膊粗就有真理。也就是从那时起,他们发现小天子对待他们的态度开始不一样起来,赏钱、聊天,有时甚至无聊时还拉来门口值卫的家伙喝酒,搞得这些家伙原来对抱怨连天的守夜开始争抢起来——毕竟,这年头儿,谁能闻到点酒味儿?
  可后来,不知发生了啥事儿,一日小天子阴沉着脸回宫后。便把徐晃唤到了宣室殿中,没有人知道天子向徐晃说了什么,能看见的,就是徐晃那日好像憋着一股豪气,手中拿着一件包的严严实实的东西,举着大斧子振臂一呼,带着那二百人和一些敢跟他走的宿卫,从此消失不见。
  再之后的一段时间,有心人便发现,那位小天子不需再用宫中的东西来赏人了。对于那些恪守宿卫职责,甚至敢对西凉军大打出手的家伙,小天子开始直接用钱、丝绸、还有一些明显是商贾货物的值钱东西砸。
  最能让这些南军诚心追随小天子的一件事儿,是在徐晃走后,也不知是那个西凉校尉的家伙喝醉酒来皇宫抢掳宫娥。那些宫娥们都是苦命人,为求性命有个保障,暗地里有不少宫娥对这些宿卫眉来眼去。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罪!那一次,那个宿卫见自己心上人被扯开宫衫哭喊,热血上头一刀结果了那醉酒的西凉兵。之后,这人就被几个惧怕西凉兵报复的宿卫绑到了天子面前。
  刘协看着那名满脸悲愤的汉子,再望着那位衣衫不整的宫娥,随后竟然诡异地笑了起来,对着那宫娥胸前那对波涛汹涌的双.峰向往不已:“你们俩,这算是真正的狗男女了吧?”
  天子粗鄙这事儿,宿卫侍官都是知道的。否则,他们也不可能从来不拿这位天子当小孩看。那两位苦命人一听刘协这话,当下便跪地磕头准备领死。
  可想不到刘协说罢,竟又厚颜无耻地伸手捏了捏那宫娥胸前那对雪峰,贪恋不已道:“嘿嘿嘿,果然又软又有弹性,怪不得你这小子就跟狗见了肉包子一样扑过来了……啧啧,眼光不错。以后好好待她,朕不求你八抬大轿把她接回家去,但要是你以后敢对她不好,朕这位娘家人可是会替她做主的!”
  “陛下,小人愿领死……”那宿卫面临这抄家灭族的大罪,哪里还能听清刘协说的什么?直到自己这话说了一半,才被身边那一脸狂喜的宫娥推了一把,犹不敢置信道:“陛下,您是说,您要把您的宫娥……”
  “那是你的宫娥……”刘协一副风sao卖益达口香糖的表情回眸一笑:“朕可不知道她是什么宫娥,只知道她是朕早就赐与你的媳妇儿。”
  刘协一语既出,宣室殿外的所有宿卫掌声雷动,有些胆大的,更还上前向那宿卫道贺,说那宿卫孬猪拱了水灵白菜。最后这宿卫重重在地上磕头,涕泪横流不止道:“陛下,小人今生能遇到陛下,实在十辈子修来的福分。从今以后,小人就是陛下身前最忠心的一条狗,陛下让小人咬谁,小人若有半分迟疑,您就斩了小人的狗头!”
  “哈哈哈……你小子,有意思,朕看好你哟!”刘协畅声大笑,当即吩咐冷寿光拿出一些财物,当做这两人的新婚之礼。
  至于那几个惧怕西凉兵报复而出卖队友的家伙,刘协根本没有加以过问。那些宿卫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几天之后便将这些人排挤出了禁中。
  经历此事之后,皇宫中再遇上些不长眼的西凉兵来,这些宿卫们便一个个都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直接冲上去拔刀子拼命:操.你祖宗的,敢动老子们的金主和未来媳妇儿,先问过爷爷手中这把刀再说!
  如今的皇宫,在刘协一番整治下,早已铁桶一块。虽然那些人职责在身,不能回家与家人团聚,但刘协也刻意选择了出宫。毕竟,他这个领导不在,手下们才会放得开些——就是这些点点滴滴的细节经营,才是刘协真正抓住这些宿卫的心根本所在。
  信步走在今日不再宵禁的长安街上,已经是天色昏黑、星辰点点的时候。刘协如今出宫再不必如当初那般麻烦,守门的侍卫如今都盼着这位天子出宫好趁机给这位天子行个方便。禁中里,谁不知道这位天子是座移动的金库?只要你嘴巴严实、礼数周全又会来事儿,那天子出手是向来是不含糊滴……
  并且,刘协的人身安全也有了很大的保障。六条獒犬护驾外加王越那些江湖游侠暗中保护,刘协还真期待遇到一些不开眼的流氓地痞。虽然王越在刺杀刘嚣后被刘协雪藏起来,但真开一场街头混战,刘协也确实渴望检验一番这段时间来习武的效果。
  大街上,这会儿还偶尔可看到百姓点燃篝火,燃放爆竹的情景。当然,他们的爆竹是真正的竹子,在火中也烧的啪啪作响。有些富贵人家门前的大红灯笼也挂了起来,整个长安城似乎罩了一层纱衣,竟现出几分宛转的情趣来。
  路上,有人认出了刘协,大呼着:“快看,是那位连西凉军也敢打的小公子!”刘协听后,含笑挥手。
  他身侧的冷寿光紧了紧手中抱着的一床厚被和两只活鸡,看起来有些狼狈,抬头向刘协问道:“公子,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去找一个看城门的老头儿。”刘协笑得十分开心:“我找他两个月,才知道原来他就在我的眼皮底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