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去给监牢的人送饭

更新时间:2015-10-15 17:06:31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665

“陛下,”待清冷的长安街上几乎已无一人时,冷寿光呼出刘协的真实身份,疑惑说道:“您说皇甫将军还会继续效忠我们吗?他的那个亲兵老伙计,当初也是一心报效汉室之人,可如今,他竟然敢说出黄巾起义没能铲灭朝廷这等诛心之言!”
  “黄巾起义啊……”刘协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们不可能推翻朝廷的,就算当初没有唐周向朝廷告密,他们也不可能让那朗朗黄天代替汉室这片苍天的。”
  纵观华夏五千年历史的刘协,实在太了解这些农民起义军了,那些贫苦的老百姓们都苦惯了,只有还能有一口吃的,就不会跟命过不去的。说到底,他们是华夏五千年最悲哀的一个阶层,逼急了,会拼着命反咬一口,可一旦出现那么一丁点的生机,他们就会恢复逆来顺受的脾性,任人驱使。
  冷寿光对此不置可否,他不是目不识丁之人,以前跟在杨彪身边,也听闻杨彪有过这等论断。当然,杨彪的话比刘协冷漠许多,他的原话是:“那些泥腿子们怎么可能造反成功?历属前朝故事,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比之当今如何?最后还不是被秦朝扫灭。”
  冷寿光真正关心的是,是他前一个问题。刘协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不过,对于这个问题,他实在没有回答的兴趣。
  皇甫嵩这等人根本不存在会不会效忠的问题,只存在他愿意如何尽忠的方式而已。他不同于一般的武人和朝堂上的士大夫,早在一八四年十一月的时候,皇甫嵩消灭了张角、张梁、张宝的黄巾军主力时,威震天下,全国重兵都握在手中。
  当时有个叫阎忠的人劝他:尽起大军并召四方之众,杀奔京城,剪除宦官,废黜昏帝,取而代之,另建新朝。却被他断然拒绝,拒绝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自己的才能还没到那一步,况且上天不会保佑叛逆的,因此他表示要做一个忠臣。
  阎忠又拿韩信功高震主招来杀身之祸的例子劝他,他却说,若是朝廷嫉妒,也不过是把他废为庶人,自己还能留个好名声;即使是死了,也可以不朽于世。最终,他没有听从阎忠的劝说。
  以当时皇甫嵩的威望、军事水平和拥有的兵力来看,挥师直捣京城,成功几乎在掌握之中,他之所以不这么做,关键便是他想都从未想过这种事。
  还有两件事,一次就是朝廷征董卓任并州牧,让董卓把手下兵给他,董卓不从。他的侄子劝他以“不听诏命”的名义诛杀董卓,他不肯,他的理由是:董卓不听诏命自然有罪,而我没有朝廷的命令擅自诛杀大臣也有罪。何其愚忠之甚也!
  另外一次就是群雄起兵讨董卓,董卓把天子西迁长安,自己在洛阳同诸侯作战。这时皇甫嵩镇长安,手下有精兵三万人,他的长史劝他举兵前迎天子,然后会同关东诸侯共诛董卓,建匡扶社稷之勋,可以说是易如反掌,但他还不听。最后,董卓以皇帝的名义诏皇甫嵩入朝为官。傻子都能看出来这是一个圈套,但皇甫嵩却抱着宁肯被杀也不能违抗朝廷旨意的愚忠接受了!
  是的,简单来说,皇甫嵩就是愚忠愚到头撞南墙、撞得血流如注都不会反悔的那种人。或许,在董卓眼中,皇甫嵩这个人的存在就天底下最大的一个笑话。但对于刘协来说,这样纯粹到了极致的人,才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可爱到可敬的人。
  所以,他根本不需担忧皇甫嵩的忠心,唯一担心的是,皇甫嵩的政治嗅觉。假如皇甫嵩看到那枚左中郎将的印绶便公然来朝廷复命,那刘协就只能选根儿细绳儿吊死在宣室殿中了。
  “卢尚书那里进行得怎么样了?”刘协大脑中一遍遍过滤盘算着脑中的人名,他现在最需要争取的就是时间。这一年,长安将会迎来一场翻天覆地的事件。而在那个名震后世计谋启动之前,刘协需要将一切可能的力量拉拢在自己周边,汇聚成自保的家底儿。
  “小人已经差心腹之人让王越混入卢大人的府中,不过,卢尚书几经宦海,对于陛下的手书并未有明确的表示……”冷寿光有些为难地抬起头,看了刘协那平静的面容后,才壮着胆子继续说道:“小人还打听到,这些时日,河北袁绍的密使也几经出入卢尚书的府中……”
  刘协闻言叹了口气,只能苦笑着说道:“看来,读书人的脑子就是比较活络一些啊……”
  “陛下,杨大人曾说过,卢尚书乃海内名儒,众望所归之人。袁绍纵然痴心妄想,卢尚书亦不会舍身投贼。陛下英明神武,万万不可多心,行那自断臂膀之事。”
  听着冷寿光连忙替卢植求情,刘协有些哑然失笑,摇摇头到:“不用多心,卢尚书所为,朕亦然可以理解。毕竟,当初汉室实在太对不起这位老人家了,老人有些风骨脾气,也是可以理解的。”
  宽慰了冷寿光这句后,刘协便不再言语。虽然他这时表面上表现地十分大度,但心中若说没有一丝遗憾,是完全不可能的。汉代落后的选材制度,导致如今朝廷上基本上没有知兵之才。而欲行大事,最先要解决的就是枪杆子问题。东汉末期,朝廷所剩不多三位知兵的士大夫,只有皇甫嵩、卢植、朱儁这三员宿将。
  皇甫嵩这里,刘协因为惧怕自己身边的细作察觉,只能用瞒天过海之计,通过老邹这么一个中间人进行联络;朱儁那边,自从被李傕、郭汜在河内击败后,杳然音讯,刘协纵然想联络亦然无可奈何;最后这位卢植老尚书,不管是他真的对汉室心灰意冷,还就是想耍脾气闹风骨,可这关键时刻没表现出一名汉室忠臣的奋勇刚烈,的确让刘协原本便不踏实的心变得更不踏实起来。
  当然,卢植之事,不过是诱因罢了。真正让刘协感到不安的,是他身边仍旧没有一个出色的谋士,可以替他将眼前及将来迷乱凶险的愁云拨开,替他指出一条光辉灿烂的大道来。导致他纵然熟知历史发展趋势,却仍旧无法顺势而为。
  便如此时,他只知今年王允会启动连环计,让吕布做掉董卓。可问题是,罗贯中的妙笔的确写出了一段精彩纷呈的故事,却根本不是这个世界的原貌。刘协对于这个连环计究竟何时启动、又如何运作根本一无所知,更无从知晓自己该在其中担任何等角色。
  还有,连环计启动后,董卓身灭。可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西凉叛军便如洪水般席卷而来,李傕、郭汜那两名西凉军中最粗鄙无知的小人物,彻底让汉室沦入了万劫不复的地步。刘协知道,这件事其中有那个西凉鬼狐贾诩的缘故,但简简单单让王越杀了贾诩,便可让这件事消弭于无形吗?
  太可笑了,真正融入这个世界后,刘协才知道这个历史有多冷酷。
  于是,刘协不自然便抬起头望起了那一轮皎洁的明月。他真的期望,自己可以从龙首山直飞入幽深的天空,飞入最高处的楼台玉宇,俯望四面八方。他现在不需要对历史这条长河的流经路线,需要的,就是这样可以俯瞰这段河流特定时段的每一丝跌宕、每一处的激流。
  他需要这样的一双眼睛。
  想到这里,刘协轻轻笑了起来,回头向冷寿光又道:“荀攸荀公达还在廷尉大牢里关着吧?”
  “是的,陛下,您这是要?……”
  “不错,我们去廷尉,给一个坐牢的人送饭。”刘协莞尔一笑,他喜欢看冷寿光那一脸不解的样子,这特别能显出他的英明神武来:“一般来说,聪明人被关久了,满脑子的想法没地方倾诉,就会变得很健谈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