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初见貂蝉

更新时间:2015-10-18 22:34:09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3156

司徒大人王允德高望重,早先便是并州闻名的王佐之才。如今更得太师器重,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今日的寿辰,自然隆重无比,更兼天子亲临祝寿,整座大堂的空气中都飘着美酒和肉食的香气。
  钟鸣乐起间,二十个婀娜女子身着霓裳,浓妆艳丽,长袖飘飘,于堂中翩翩起舞助兴。乐是好乐舞是好舞,可就在乐曲悠扬、舞步婆娑,众人正陶醉其中之际,帘后的乐师突然中断了鼓乐。大堂上的灯火,不知何时也突然一时熄灭。
  正待所有人还未惊慌之时,王允却连话都没有说,只是轻轻拍了两下手掌。便有下人陆续上来,将熄灭的油灯一一点亮。
  当堂中的灯火再度辉煌摇曳起来之时,所有人都惊愕发现,堂中不知何时已出现了一位绝世丽人。然而,这个变化,并不能安慰刘协受伤的心,他刚还以为,王允这是要突然熄灯刺董卓呢……多好的机会啊!
  可当他终于看清那堂中丽人之后,心中的这点惋惜顿时抛到了九霄云外。
  那是一个美到了不像话的女子,她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但她的容貌、她的眼神、她的动作却让所有的语言成了多余。
  弯下腰,纤手轻挽,褪去碍眼的鞋子,撩起坠地的长裙在腰间挽了个松松的结。她晶莹雪白的赤足踏在大厅里沉香色的地毯上时,那强烈到妖艳的明暗对比令人叹息!缓缓移步,那巧妙的花结随着腰肢摆动轻盈的划出诱人的波浪,撩起的裙裾下,一双修长的腿在松软的沙丽下映衬的若隐若现……
  而她的正前方,坐的就是此时一副猪哥模样的刘协,一位名义上的大汉皇帝,正双眼一眨不眨地看过她的脸、她的胸、她纤细的腰肢和浑圆的大腿。
  纵然如今还是春寒料峭,但司徒府中却温暖如春,数不清的炭盆被远处的仆人不停侍弄着,给这间大堂带来说不出的暖春之意。但刘协看到这幕后,坚持着让仆人打开一些窗棂,省得自己待会儿一氧化碳中毒。
  可当那位丽人出现在刘协眼前时,他又突然感觉自己这个举动多么残酷。看人家身上那轻薄的帛衣,以及那帛衣当中无意跳动着露出那如玉石一般的肌肤……这要是冻着人家小姑娘,该是多大的罪过啊。
  同时,红毯上的貂蝉这时也很疑惑。她想不通这位皇帝为何会特意寻她来跳舞。也不知道,这位十二岁的小天子是如何得知她在司徒府中的化名的。更让她想不通的,是他为何能让董卓那么专横跋扈的家伙,逼迫义父令她前来献舞助兴的……
  这是两人真正意义上的会面,有趣的是,两人都带着不同的疑惑。是的,刘协真的很疑惑,这天下,竟然还有这等美到了极致的女子。
  ‘不管了,就让这一舞,来让这些人痴醉吧……’待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场中央站定后,貂蝉抛下脑中的疑惑,想起王允之前的嘱咐,轻声吩咐乐师道:奏《国风》。
  国风是一首奇妙的乐曲,是《诗经》的一部分。大抵是周初至春秋间各诸侯国华夏族民间诗歌,十五国风包括:周南、召南、邶、墉、卫、王、郑、齐、魏、唐、秦、陈、郐、曹、豳,共一百六十篇,能表现各地的民情风俗习惯。国君以诗教化百姓,百姓以诗讽刺君王,可以潜移默化,移风易俗,也可以讽刺施政得失,反映民情。
  在这样的祝寿场合中,那些鞭挞和讽刺朝廷黑暗昏庸的歌曲显然是不合适的。貂蝉选择的是《国风》中的《卫风.淇奥》。这是歌颂郑武公英俊容貌和高尚品德,婉转妩媚的曲调中偶尔配着铿锵有力的鼓声,说不和谐,却又别有意境。但乐师仍旧有些怀疑,这样的曲调,能用来伴舞吗?
  乐曲响起的时候,貂蝉忽然抬起头来,对着全场所有人浅浅的一笑。
  这是怎样的一笑啊?
  极尽了千娇百媚,却又飘然出世般不可碰触!她的眉,她的眼,她的修长手脚,她的腰肢她的指尖发梢,她浮现着悲情嫣红的脸颊,都随着这一笑而活色生香起来!
  轻轻的提起一只玉足,柔柔的向侧弯下腰,缓缓地转动灵巧的手腕,她像一只优雅的猫一样慵懒的迈开脚步,落地无声……
  她的身形修长,四肢如少年一般纤细柔韧,面孔却又如少女般清纯甜美;做出最挑逗的动作,却带着最不可侵犯的神色;笑容让人心神荡漾,眼神却孤高冷傲……
  她的舞步由慢到快,如同被烈火烧着,风一般的旋转过全场!媚眼如丝,浅笑如梦,就连被打湿的黑发此时都在火光中带上了一种近乎野性的雌雄莫辨的极致的美!
  瞻彼淇燠,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燠,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会弁如星。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燠,绿竹如箦。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宽兮绰兮,猗重较兮,善戏谑兮,不为虐兮!
  她随乐而起,穿梭空气之间,仿若一只最灵动的精灵在高歌。可所有人似乎又都没有看到她出口,这绕梁不绝的歌声就如天边之音,飘渺迷离落入所有人的耳中。
  无论怎样的衣装,无论怎样翩翩起舞,她永远闪耀着别人没有的光芒!那么夺人的明亮!那样自在的耀眼!让人渴望……
  这世上有几个人可以把那些相互抵制的极致感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清纯与妖冶,天真与魅惑,高贵和堕落,这样灵动到骨子里的女子,只能用尤物一词来形容了吧?
  追逐她?抓住她?珍藏她?宠爱她?毁了她?该做什么选择?谁又有资格做选择?
  当她随着渐息的乐曲停下舞步时,好像清风吹过后渐止的树叶,好像深山幽谷的一池清泉,收敛了一切的诱惑,恬淡的仿佛裸足轻歌漫步在青翠山林……
  没有人说话,连呼吸都是轻轻的,没人敢惊扰了这个精灵般干净的女子。
  从气势到魅力,在场的人都还沉醉在这一舞当中!众人迷醉的神色已经清晰的表明了貂蝉这位绝世红颜的魅惑!
  而就在这时,貂蝉抬起头神情恍惚的轻笑了一下,就那么软软的跌坐了下去……
  一片惊呼声中,刘协差点都想起身去扶起貂蝉,可随后又缓缓地坐了回去。他眼神迷离,看到了董胖子如恶狗抢食一般去扶貂蝉;而王允,用饮酒来掩饰眼中那抹得色。
  刘协发现,用饮酒来遮掩自己的神色的确是一种好办法。所以,他也悠然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啊呸!忘了这古代的酒真难喝……
  貂蝉这时则缓缓起身,再次对董卓嫣然一笑:“太师,这是舞曲的最后一步,您不必当心。”
  “哎哟哟,老夫的小心肝儿,你可吓死老夫了……”董胖子一脸疼惜模样,看得刘协差点想把刚喝进的一杯酒再吐出来:老董,你还敢再恶心点吗?
  不过……貂蝉啊!如此这般的女子,究竟怎样降落到这凡间的?
  一曲既罢,貂蝉欲在董卓那恋恋不舍的眼中款款而出。但董卓岂那种会明白放手才是真爱情的人?就在貂蝉起身告辞的那一瞬,董卓的大手,猛然抓住了貂蝉的肩膀!
  “赏!”就在这万分紧张的一刻,刘协突然高声喊道,那童稚的音色,给整个大厅带来一种不伦不类的气氛。
  董卓终于回头看到了刘协身后的董白,那只猪手也悻悻放了下来。无论怎么说,他也是董白的长辈,在自己孙女面前,他还不至于显得那般急色。当然,更主要的是,自己看上了这舞姬,她还能逃得了自己的手心儿吗?
  可就在董卓想入非非的时候,他完全没有发现,貂蝉没有如同寻常女子一般的惊恐。反而在刘协关键一刻打破尴尬时,她的眼中露出了一种极为奇异的光芒。于是,她悠悠看着刘协,最后向刘协深深一拜:“奴婢貂蝉,谢过天子当日救命之恩。”
  董卓见貂蝉如此举动,勃然变色。而刘协同样一头雾水:小爷刚才只是喊了一嗓子,还不至于到了救命之恩的程度吧?
  见刘协反应,貂蝉甜甜一笑,解释道:“陛下可曾忘了,当初在城门郊外,陛下您独喝郭汜,救下一众百姓?”
  “你是说?……”刘协突然狠狠拍了一下自己脑门儿:倾城绝世的貂蝉,竟然是自己拱手让给王允的?这个世界,未免太多离奇了吧?
  然而,老天似乎并不想让这个世界只有这么一点离奇。就在刘协愣愣不能言之时,一旁的董卓悠悠望着这一幕,惺忪的醉眼微微转动了两轮,突然语出惊人道:“陛下,既然您乃此人救命恩人,今日不若便让司徒大人完璧归赵,将此女送入禁中侍奉陛下如何?”
  刘协差点从地上直接跳了起来,瞅着董卓心里直犯嘀咕:老董,你脑袋今天被驴踢了吧?把貂蝉送给我了,那谁去挑拨吕布那位干爹杀手宰了你?
  可是……瞅瞅灯下貂蝉那绝美的身段儿和刚才倾世妩媚的一笑,真真儿让人酥了骨头啊。
  ‘董贼!你特么脑袋绝对被驴踢了!’刘协恨恨腹诽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