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连环计后的隐忧

更新时间:2015-10-21 23:55:48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699

初平三年,公元一九二年四月,这个日期,刘协几乎在睡梦中都会念叨两句。因为那个时候,长安城中,有一件大事,董卓将被王允吕布等人除掉。这件事,将使天下局势发生一场重大的变化。其后是西凉军叛乱,长安被破,连续数年的征杀,将关中变成千里无人的关雒之地。这是大汉元气大伤的另外一个原因。
  刘协坐在宣室殿中看着一天又一天的时光在眼前飞逝,他强忍着心中的恐慌,扮演着一位浑然不知天下事的少年天子,同时又要演好一位跳出阴谋之外筹谋天下的天才这两个角色。甚至就在他的身边都可能有着董卓的密线,寝宫外的每一个脚步声都让他心跳加速,因为这是一条极其脆弱的防线,哪怕是一个最不起眼的宫女、最不经意的一瞥都有可能毁掉他的努力——一旦被发现,那就是汉室的灭顶之灾。
  他在针尖上跳着七盘舞步,而唯一能指上的希望,仅仅只是他对历史的预测。
  幸好,这点希望已经开始逐渐转化为优势,正一步步绽放出它明媚的光彩。所有的迹象都开始表明历史还在按照当初的轨迹在缓缓行进,虽然依旧隐藏在水底,但其中的暗潮已经搅动起了表面的微澜。
  “陛下,老邹已送来密信,皇甫将军已联络好旧部。杨大人也回复,可在恰当的时机,调任皇甫将军值守长安西安门,待徐将军率领兵马前来时,打开西安门放徐将军入城。届时里应外合,陛下再不是手中半分兵权之人。”冷寿光趴跪在刘协面前,用极小的声音想刘协汇报着。
  刘协听后点了点头,暗忖自己之前的一番布置终于有了成效。不过,对于这些安排,他心中仍旧没谱儿:“长安城中,董卓有胡轸、徐荣、杨定三员中郎将,前些时日,吕布虽将禁军调至郿坞,然那三人手中依然有不下三万余关西精兵。仅凭我们手中这些兵力,若想应对一场大变,恐怕仍旧杯水车薪。”
  刘协轻轻抚着自己脖颈处那道浅浅的鞭痕陷入沉思,针对这种状况,他预先制定的计策是让王允和吕布来应对。毕竟,历史上董卓被诛之后,王允只拿出一道诏书,长安城中五万西凉铁骑尽皆投诚。而在这个计划上,刘协还安排了皇甫嵩届时出面,以他曾为凉州战区总司令的威望对那些凉州兵进行安抚。
  不过,随着时日的愈加临近,刘协突然发觉自己的这个计划当中有着很大的一点漏洞。而那个漏洞的源头,就是主谋这一场大变的王允。
  时至今日,刘协依旧对王允这位隐藏极深的阴谋家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几番接触下来,王允似乎就是《三国演义》当中描写的那种甚会隐忍之人,半分看不出他刚棱嫉恶的一面。可越是如此,刘协才愈加心惊胆颤,毕竟这就是这个人,在一手创立了汉室绝佳复兴希景的时候,又一手将汉室送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按照刘协当初的计划,无论皇甫嵩的威望有多高,但最后掌握长安兵权的人,还会是他王允。刘协虽然不知道日后王允如何昏招频出,但令胡轸、杨定、徐荣这三员西凉大将去迎战李傕、郭汜叛军一事,却是王允最大的一招败笔。结果导致胡轸、杨定一遇到李傕、郭汜便反叛朝廷,忠勇悍将徐荣战死沙场,最后十万西凉铁骑直捣长安……
  刘协曾经天真想过,董卓授首后,启用皇甫嵩为帅,统御胡轸、杨定、徐荣这三支凉州大军。但现在想想,这个计划其实也只是水中花、镜中月而已。
  吕布诛董卓之后,王允对吕布的册封简直无以复加。奋威将军、假节、仪同三司、温侯这四样有面子有里子的待遇可谓一时煊赫,使得吕布一跃成为长安第一人。
  王允就这么喜欢他这位并州老乡?
  根本不是,相反,王允从来看不起这个吕布,以剑客待之。意思差不多就跟刘协看王越这种江湖草莽一样,但还要不如。毕竟,刘协这家伙来自没有等级观念的后世,可王允,那可是铁骨铮铮、孤芳自赏的士大夫。
  但王允依旧这样做了,因为他很清楚,新政权需要仰仗吕布并州军团的军事支持,因此有必要用高官厚禄的笼络吕布。
  这种情况下,刘协想启用皇甫嵩为帅,而把吕布抛到一边,吕布会同意吗?他手下的并州军团会同意吗?他们会听从皇甫嵩的指挥吗?
  答案是否定的。
  政治斗争就是这样,一个人即使再能干,如果下面没有自己的一股势力支持,也是很难受到重用的;那些在朝堂上举足轻重的人物,莫不是有自己的利益集团,自古及今都是如此。
  其次,即使任命皇甫嵩为主帅,就能够达到安抚董卓旧部,牵制吕布这个目的吗?
  也不可能。
  先不说胡轸、杨定、徐荣这三人会不会承认皇甫嵩,即便这三人承认,那皇甫嵩安抚这些凉州大军也是需要时间的,但李傕等叛军根本就没有给朝廷这个时间,《后汉书.董卓专》中记载,城外的凉州大军共结盟之后,李傕、郭汜率军数千,晨夜西行。他们可是日夜兼程的杀来,留给长安方面的能有几天时间呢?
  陕县到长安约有三百公里,折合古代里程七百多里,昼夜兼程的话两三天就杀到了,皇甫嵩又来得及做什么?
  唯一的办法,就是刘协需要改变这个连环计,既让它按照历史的进程缓缓进行。同时,又在刘协的巧妙拨弄下,微微改变转换一下结局,使得王允和吕布这二位在诛杀董卓方面,不能尽全功。从而减弱王允和吕布日后在朝廷上的影响力。
  不过,这基本上,很难……
  刘协最后不得不仔细想了想,可得出的结果却是,不仅很难,而且是非常难。
  对于王允的连环计,刘协也是通过知晓司徒府中的确有貂蝉这一号人物,同时董卓对于貂蝉那位美女也十分上心的情况来推测,连环计已经在启动当中或正开始启动。即便没有启动,刘协也相信,自己那方锦盒到了王允手中,以王允的聪明,也会尽快实施起来。
  因为那方锦盒当中的东西,是跟后来历史上那位汉献帝送给董承衣带诏一类的诏书。王允若是看到那封诏书还不启动连环计,那他基本上也就不是王允了。
  可连环计的启动与否虽然十分重要,但刘协却根本不能深入太多,以免改变了连环计的进程或身份太过敏感而引起董卓的怀疑。所以,他同时也无法精确知晓连环计到底进行到了哪一环节以及何等程度,由此他也更无从改变。
  何况,这段时日,他还有表面上的一些杂事要处理:董卓已经开始为他的大婚张罗起来,而得知了自己便要成为这座风雨飘摇汉室皇后的伏寿,这些天也不厌其烦地往宣室殿中跑,毁人不倦地进行着将刘协改造成胸怀大志、与董贼死磕到底的艰苦工程,扰得刘协只恨自己分身乏术。
  就在刘协想着是否要冒险再入一趟廷尉找荀攸请教的时候,窗外突然响起了三长两短的轻磕声。一旁的冷寿光神色一紧,悄悄跑到了窗侧。少时回来后,他的脸色就变得异常难看:“陛下,我们化装成商人前去联络朱将军的探子,被人拿下了……”
  “什么?!”刘协同样大惊失色,这批探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王越的那些江湖游侠同伴。刘协与董卓闹崩之后,他便将这些游侠由明转暗,借助他们的草莽技能做起了细作探哨的行当,由此往来联络汉室的周边力量。这次这批密探被抓,他们身上可都有着刘协给予的信物,一旦招认吐口,那刘协半年余的谋划,都将毁于一旦!
  可就在刘协六神无主不知所措之时,门外突然有一小黄门高声喊道:“太师府郎中令李儒求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