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王允劝吕布?

更新时间:2015-10-25 19:41:02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506

“将军勿要乱言,恐累及老夫啊……”王允听到吕布终于说出心中之言,一时仿佛受到了莫大的惊吓,急忙想上前安抚吕布。
  当然,这只是一个假动作,是比前世足球场上假摔还假的一个动作。事实上,吕布之所以会说出这番话,完全是王允的掌握之中。毕竟,从一开始,吕布就不知不觉进入了王允的语言陷阱。
  酒宴之上,王允先激起吕布的自尊心,称其盖世英雄。同时却又在恰当的时机,重重地往这自尊心狠拍一记板儿砖,暗指他这盖世英雄却连老婆都给人抢了,真是可耻呐。吕布这等武人,又在酒醉失控的状态,若是再不说出这番话来,那才奇怪呢。
  随后王允之所以特意装出一副窝囊样,也不是无的放矢。这样一来,他便可以哄抬吕布的英雄气慨,吕布见王允这副窝囊样自然更加生气,果然口不择言说什么‘男儿身为大丈夫,哪能这么窝囊郁郁久居人下’之类的废话。
  这时王允心中已然开始奸笑,趁势装作一副认真考量的深沉后,又悠悠说了一句:“以将军之才,诚非董太师所可限制”,这就是要挑起吕布的野心了。
  可想不到事情进行到这一步,就当王允以为稳操胜券之时。他突然感觉气氛有些不太对,猛一回头,竟看到吕布那原本已醉酒惺忪的眼睛,已然变得清明一片,那深褐色的瞳仁中还暗藏一片令王允心悸的幽光。这一刻,王允猛然意识到,吕布不是那醉酒之人,自己反而才是醉到不省人事的蠢材啊!
  这一瞬间,王允只感觉自己的血液似乎都被冰冻了起来。他努了努嘴,嗫嚅着想要说些什么。但纷乱的大脑同时还指挥着他的双眼,慌乱急切地看着堂外。这一刻,王允深怕府外突然冲入一队并州精骑,将自己这司徒府化作一片血海。
  然而,就在这极度难捱的一炷香时间过去之后,王允仍旧没有说出一句话,却也没有看到府外有兵马冲入。就在他疑虑之时,看到一旁的吕布已悠然地拎起另一樽酒器,微微品起了残酒,他才猛然醒悟了过来。
  “吕将军,此地非畅言之所,请将军随老夫移步。”王允已知吕布今日来意,引着他来到自己书房,随后毫不顾忌当着吕布的面打开密室的入口,请吕布入内。
  对于王允这样的举动,换做他人定然生疑。但吕布却连冷笑都不曾,径直入内。两人对做密室一角,彼此都如一座肃穆的石俑。一时间,密室当中充满着怪异而尴尬的气氛。
  最后,还是略微掌握着一点主动的吕布率先开口,他此时半分怒色也无,平静说道:“布欲杀董贼久矣,奈是父子之情,如若翻然动手,恐惹后人议论。”
  王允听到吕布开头便说出了这番话,知晓自己虽然低估了吕布,但整个计划却仍旧在自己的掌握当中,心绪亦淡定了几分。不过,事情毕竟没有按照他的计划进行,还是让他略微有些惊慌。毕竟,事情已经说到这个田地,如果吕布最终不愿同自己合伙,那他吕布非但可以全身而退,甚至还会因此出卖他王允。届时,危险的可就是他王司徒了。
  于是,王允这时也顾不得隐瞒自己的谋划,心念电转之下,忽然灵机一触说道:“将军自姓吕,太师自姓董。当初掷戟之时,岂有父子情耶?今忧死不暇,又何谓父子?”。
  这句话很有技术含量:姓吕姓董,表面是说吕布和董卓之间又不是亲生,哪用那么多顾忌?实际上却是说董卓这家伙任人唯亲,你吕布和董卓虽名为父子,却非骨肉,董卓哪会将你放在心上?王允又提到凤仪亭掷戟之事,那更是提醒吕布,你那天差点就死在董卓戟下了,还看不出董卓有杀你之意吗?
  吕布本就是一匹在乱世苦苦挣扎的恶狼,假如说有人威胁到他的生存,那便是天皇老子都不卖情面的。更何况,董卓这段时日的所为,也该是自己寻死。他愈加残暴和无理的杀戮亲信,使得本就在董卓集团当中受到排挤的吕布暗自不安。如今又加上貂蝉一事,吕布也担忧董卓有朝一日无缘无故便取了自己的性命。
  所以,他也根本不会同王允翻脸,两人这般废话之后,吕布便也就坡下驴道:“非司徒言,布几自误!”
  王允这时也明白了吕布的真正心思,大松一口气,然后又再加一把小火,说道:“将军若扶汉室,乃忠臣也,青史传名,流芳百世;将军若助董卓,乃反臣也,载之史笔,遗臭万年。”王允这句话一方面给吕布反董卓留个心理安慰,另一方面也是提醒吕布绝不能中途变卦,反助董卓来对付我王允。
  吕布是聪明人,说头悟尾,便即答道:“布意已决,司徒勿疑。”
  王允还是不太放心你吕布,这家伙要真的中途出卖我怎么办?于是便又说道:“但恐事或不成,反招大祸。”
  这时,吕布却惨然一笑,豁然拔出佩刀,狠狠刺入手臂,任由那血染红衣襟,才对王允说道:“布起先为并州一卒,虽毫无建树,却也晓得春秋大义。诛杀董贼,乃是为汉室、为苍生彰其忠义,今刺血为誓,不杀董贼,誓不为人!”
  王允见吕布已然做到这份上,再无疑虑,欣然说道:“将军果乃盖世英雄也!”
  “司徒大人,此事既决,当以雷霆之势速杀董贼。不如此,恐久则生变。”吕布信手从身上撕下布条,止住流血后决然说道。
  “此事,老夫早有计较。骑都尉李肃,以董卓不迁其官,甚是怀怨。若令此人引董贼入宫诛杀,卓必不疑。温侯以为若何?”王允悠悠看着吕布,将这番话一字一句慢慢说出。
  而此话一出,吕布满脸黯然之色,手中握着那把带血的佩刀,盯着那个看似瘦弱的老人,眼中鬼火飘忽不定。
  事情至此,已经变得有些复杂诡异了:为何王允要把李肃给牵扯进来?将董卓骗入皇宫之事,吕布也可以去做,为何偏偏要找李肃去办?只因为吕布和董卓闹过些小矛盾,担心董卓不信任吕布?可诛杀董卓事关重大,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泄露的危险,王允又怎知临时找来的李肃信不信得过?
  但吕布听得出来,王允这番话其实是有所暗寓的:说到底,王允仍然不太相信吕布的。如果把所有事情都交给吕布去办,那就是将一切都押在吕布身上了。毕竟吕布和董卓还是名同父子的,王允总很担心万一吕布中途反悔不干,甚至倒戈将自己一军,那可就全完蛋了。但是把李肃扯进来,又专门让吕布去游说李肃,这么做一来却能够让吕布表示一下自己的决心,二来,最重要的,能够令吕布在这件事情上无法回头。
  可这样一弄,却又将吕布放到火上去烤了:假若说游说李肃这件事上万一出了差错,比如李肃不去诓骗董卓,反而向董卓告密,那吕布也就脱不了干系,等于完全上了王允这条贼船。王允此计,对吕布来讲,那是不成功,则成仁!
  ‘王司徒啊,王司徒。你果然是个士人,你们这些人的心思,何等奸诈诡谲、阴柔寡断!’吕布看着一脸坚毅无双、好似智珠在握的王允,已然不知再说什么才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