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天命

更新时间:2015-10-26 16:22:49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523

“不要用那样的眼神儿看着朕,朕可是一位很正经的人。”刘协嘴上这般对伏寿说着,身子却早已凑到了貂蝉的身边,在闻到貂蝉身上那沁人心扉的香气后,还恬不知耻地深深嗅了一口,赞叹道:“果然艳色本倾城,分香更有情。姐姐今夜来此,莫非是为了履行当日司徒大人之诺言?”
  貂蝉静静看着这位比自己小四岁的少年,虽说前二次相见不过铿锵一面,但两人之间仿如神来之笔般已有了一分说不出的默契。她轻拢云鬓、故作哀怜地回应道:“陛下虽夸女子好,然红颜命薄,终究身不由己。奴婢今夜前来,的确是奉了司徒大人之命,看看陛下是否回心转意,收奴婢入宫中……”
  伏寿瞪着自己的剪水双瞳看着两人这般一唱一和,纵然有着再好的涵养,也抵制不住少女本身对寄托一生情郎的气愤。她明知刘协跟貂蝉之间不会发生什么,可偏偏就是架不住刘协这般故意气她。
  尤其当两人同一时间瞅向自己,等着看自己笑话的时候,伏寿的气恼冲动一下超越了理智。他恨恨地跺了一下脚,朝着两人叫道:“就知道你们两个人精儿有着不可告人的重要事要商量,不烦劳你们开口驱赶,我这就给你们腾出地方来!”
  说完这句,伏寿一时连平时都已养成习惯的莲步都不用上,直接快步小跑便走了出去。她身后的刘协看着伏寿那挺翘的小屁股,不由嘿嘿直笑起来:一个月时间的感情培养,总算没有白费,这丫头终于开始在自己面前展露她少女的本来性情了。
  想想伏家那一伙子其实也够可恶,该露脸儿的男人一个个关起门来不闻政事,还自鸣得意地混了一个‘伏不斗’的外号。气得一个小丫头好像要将天下大任扛在自己肩上,一言一行都以前朝那些贤后、毒后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一丝一点地将少女欢快的本性侵蚀掩盖。有时候一想起这些,刘协就气得牙根儿都痒痒。
  覆巢之下无完卵,亏得伏家还世代钻研经学,眼光和见识比一个小丫头还不如。汉室朝廷玩儿完了,他们真以为他那个显赫的大家族能在政治漩涡当中明哲保身?历史上,董承密谋曹操,伏完到死都老老实实,未曾参予。可结果呢?曹操那心狠的屠夫啊,还不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掉了伏家一千余口,杀的伏家这百年望族连只活鸡都没剩下?
  幸好,自己穿越了过来,总不会让老丈人家再重走那悲惨的道路。而眼前貂蝉的到来,就是他彻底改变这个汉献帝、乃至整个汉室江山命运的转折点,兹事体大,由不得刘协不慎重起来。
  可一回头看到貂蝉那双明媚秋水中泛动的点点波光,刘协便知道,自己若是要用君臣一般的态度对待这位美人,实在有些大伤风雅了。故而,他又稍微调整了一下心态,对着貂蝉笑着,随意说道:“刚才那位就是朕未来的媳妇儿,大汉的皇后,你看怎样,够不够格儿?”
  貂蝉一时没想到刘协竟然会向自己问这些,虽然明知道刘协只是玩笑之语,但却也令她有些反应不及了:“陛下,您是在向一位司徒府的奴婢,询问她对大汉未来皇后的看法?”
  “别那么谦虚,青史汗书自有公论,唯有那些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人物,才会彪炳千古。如今世人除了秦皇汉武之外,还有何人知晓大汉那二十三任皇帝?可飞将军之名、太史公《史记》、卫霍逐匈奴、张骞凿西域等桩桩件件,哪个又不是妇孺皆知?”
  刘协一屁股坐定,双眼熠熠地看着貂蝉,最后特意补了一句:“那位汉元帝,不也是因为沾了昭君出塞的光,才勉强被人记载史书上?纵然他当时一朝天子,千秋之后人们能记得的,不过也只是他悔之晚矣杀毛延寿的丑态。”
  “陛下,你这般石破天惊之语……若是传了出去……”貂蝉呐呐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她十六年的生涯中,从未有过一个人跟她说过这样的话。甚至,她还隐隐听出,这位小天子竟然似乎还有意将自己与那位舍身为国的大义美女相媲美!
  这样一番令她措手不及的尊重,仿佛一股无形的狂流冲开她心底深处摇摇欲散的野望阀门,融贯在她全身,肆意奔流,使得她感觉浑身有种说不出的力量。
  “若是传了出去也无妨,这半年时日下来,朝廷上那些一脸悲苦的大臣们,早就对朕失望了。”刘协淡淡一挥手,洒脱自在笑道:“幸好,朕也靠不上那些腹无一策的家伙们。姐姐若是看得起朕,以后你我便以姐弟相称。日后朕再纵马长安街,有姐姐这样一位美人相随,可让那些泼皮无赖们馋掉了眼珠子……”
  话说到这里,刘协便有些后悔了。虽然他真心是这样想的,但事实上,在汉代这个时代,貂蝉纵然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会答应刘协这个提议的。由此,刘协有些懊恼地砸了砸嘴,幸好这会儿闲篇儿已经扯了不少,他可以进入正题了:“不说这些了,姐姐今夜前来,是司徒大人那边已经万事俱备了吧?有什么需要朕帮忙的尽管直言,装个病、杀个人之类的小事儿,不在话下。”
  听到刘协将决定汉室江山成败的大事说得如此街头痞性,貂蝉一时觉得这个天子当真有趣到了极点,忍不住也学着他的口气,开口说道:“今夜司徒大人设宴款待吕布,若无意外的话,下月春风吹尽之时,便是董卓命丧之日。”
  刘协微微皱起了眉头,前两日他刚接到李儒黑冰台的消息。青州黄巾军已攻入兖州,斩杀眼州刺史刘岱,兖州震动。而那位犹如及时雨一般出现的曹操,恰恰凭借着他在顿丘城小打小闹的几场胜仗,成了兖州上下一致公认的救星。他入主兖州之势已成定局,之后的他便会进入一个实力膨胀期。
  等到曹操收编三十万黄巾、西逐陶谦,北击南匈奴之后,他便彻底拥有了傲视这个乱世的资本。那个时候,他的权谋之术、实用政治、法家思想、军事韬略,就会在兖州之地这上天为他准备的地方、如流水一样源源不绝的涌出。坐踞兖州的他将如开锁地蛟龙,狂舞人间,不再受任何控制。
  有这样一座如同厚重大山一般的阴影亘立在他的心头,刘协哪能还忍得了半个月的时间。更不要说,之后那段时间,他还会彻底浪费在焦头烂额处理朝中错综复杂关系,以及与西凉叛军鏖战当中?
  他的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
  “你说的这些,朕已经知道了。你回去只需向王司徒转告一句,”刘协轻轻磕着红木软榻,权衡着得失,最后毅然下定决心,冷言道:“事急从权,他可以信不过吕布,却不可置疑天命!”
  “天命?……”貂蝉一时愕然,她这等女子,可是从来不相信什么天命的。
  “不错,朕乃天子,朕的旨意,便是天命!”刘协重重吐出这番话,虽然,他知道这样说很狂妄。但事到如今,他也不得不狂妄一次。
  毕竟,他等那一天已经等了半年,早已消磨掉了任何的耐心。此时的他,同样如同一条焦躁的蛟龙,正迫不及待地想要挣脱身上的枷锁,腾入那灿烂冷酷的乱世当中,龙吟震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