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起杀心

更新时间:2016-06-20 16:16:01 作者:洛安宁 字数:2080

然而,男人似乎并不相信她的话,一双眼睛讳莫如深,漆黑如冰。微皱的眉头,显示他的不快:“念小安,你还要将这个游戏玩下去吗?”

  “啊?”念小安一时间不知道男人说的是什么游戏,但她转念一想,可能是昨天喝醉的时候,玩过的什么游戏吧。

  但现在,她真没有玩儿。

  “游戏已经结束了,我要找我的东西,你知道它们在哪里吗?”

  “念~小~安。”然而,男人似乎更生气,一张冷峻的脸,比之前更加冰冷。他沉着脸,从床上站了起来。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念小安。

  仿佛,她杀了他的家人一般,让他痛恨。

  “不要再装了。”他冰冰冷冷的吐出这几个字,每一个字,都让房间的温度变低一度。

  念小安冻得一个哆嗦,但也着急:“我没有装啊,我是真的在找我的钱包,我只有四万块钱,都给你行吗?”

  她现在有点儿生气了,这个男人还想怎么样?

  然而,她的话刚说完,整个人就被男人无情的推到了床上。

  他毫不怜惜的坐在她的身上,眼里的嘲讽深深的表露出来:“装作陌生人?装作不认识我?用钱打发我?这么多年了,你的智商还是没有改变吗?你认为我会缺钱?”

  她并不知道男人是不是缺钱,但是,她现在似乎觉察到,他们之间有误会。

  男人一直说她在装,可是她真的没有装。

  “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念小安忐忑的问出这句话。

  “误会?”厉炎嘲讽的勾起了嘴角,但是那一双如冰一样的眼睛,泄露了他的情绪。他很不满!“你倒是说说,我们有什么误会。”

  他既然问了,念小安就把她心中的猜想,如实说出来:“我们并不认识,可是你一直说我在装,我没有必要装。我是真的想对你进行补偿,怕你受到伤害。”

  “不认识?”厉炎脸上的笑容更恐怖,眼中的冰冷,也更多:“那我就让你,今天好好的认识我一下!”

  说完,他徒的收了笑容,抿着唇,一把掀掉念小安身上的毯子。

  她就这样一丝不挂的展露在他面前,他的眼神锋利如冰,直直的盯着她,就像她是和他有着夺家之恨的仇人。

  “啊,你变态啊!”念小安两手迅速捂住胸前,小脸红得就像苹果。

  可是,这举动,落在男人眼中,明明就是欲拒还迎。

  厉炎心中的恨,徒然爆发,上升到了一个极点。

  “这种手段,对我没有用。”他冰冷的,吐出这一句话。说完,狠狠抓起念小安的手,把她往浴室里拽。

  花洒被厉炎粗鲁的打开,冷水洒在皮肤上冻得念小安发抖。他在冷水下强行她做那种事,这样的后果就是,念小安发烧了。

  迷迷糊糊中,她闻到刺鼻的烟味时,她立刻警惕的睁开眼睛,望向烟味传来的方向。

  当她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冰灰色马甲,白色衬衫的男人。他浑身透着一种冷漠的气息,全身的警觉拉起来。

  男人就是昨天晚上玩弄她的厉炎,他一只手搭在沙发的靠背上,另一只手夹着烟,闲散的抽了一口,又随意的把口中的烟吐掉。

  当念小安望向他的时候,他也淡漠的望了她一眼。那冰冷无情的眼睛里,更带着对她的不屑。

  经过昨天晚上的事,念小安有点儿不确定他的身份了。

  他肯定不是酒吧里只要钱的卖身男人。

  “记得我是谁吗?”厉炎拿开手中的烟,淡淡的问了一句。顺便把架在腿上的另一条腿,拿开了。

  而他这个简单任意的动作,竟然把念小安吓得退后了一下。

  “记得。”念小安忐忑的回答他。

  厉炎听完她的回答,眸色却变得冰冷:“还记得昨天晚上我们做过的事吗?”

  他随意的把烟头掐灭在水晶烟灰缸里,而念小安,已经吓得在发抖了。

  她不想回答他这个问题,但还是迫于他的威力,回答道:“记得。”

  “那么。”厉炎抬眸,眸色深冷没有温度:“过来做给我看。”

  “……”有那么一瞬间,念小安的怒火直接升到头顶。但是她看见厉炎那张冰冷得没有任何颜色的脸后,直接咽下了火气:“我……我身体不舒服。”

  她很清楚,厉炎让她坐的是什么。昨天晚上的事,已经让她胆颤心惊,此生不想再重复第二次。

  更何况,她是真的不舒服。

  喉咙撕痛,浑身犹如散架,最难受的是下面,仿佛被撕开了。

  “不舒服?”厉炎突然冷笑一声,脸色也比之前更沉冷。

  念小安,不自觉的打了一个颤:“休息一下就好了。”

  她是想躲过这一劫,但是没有想到,厉炎是这般残忍无情。

  他直接走了过来,大手一挥,粗鲁的掀掉盖在她身上的薄被子。

  念小安的双眼里蓄满了泪水:“我求求你放过我,我不喜欢这样。”

  “啪。”一个巴掌落在念小安的脸上,她白净的小脸上,就这样印下了一个红红的手掌印:“我最讨厌你欲擒故纵的把戏!”

  因为怒气,让厉炎的眸色更深。

  念小安的头偏向了一边,她的眼泪一直往下掉。她心里苦,可是不敢说一句话。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得罪厉炎,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遭到他变态的折磨,她只有不说话。

  “装可怜?博得我的同情?”厉炎冷笑一声,完全不为眼前流泪的女人动心:“可惜这一招,不管用。”

  “厉炎,你让我去死!”突然,念小安忍无可忍。她再也不想被厉炎用言语羞辱,她怒着反驳他。

  哪想,她的这句话,更加招致他的不快。他的脸突然冷了下来,双眼里冒着火气:“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厉炎的一双大手,忽然狠狠的掐上念小安的细小脖子。他眼里的恨意,似乎要将念小安吞灭。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

  “咳咳……”念小安,因为缺氧咳嗽起来。大脑一片空白,肺好像要炸掉。

  念小安被拖着往前走,直到脑袋被摁到水里,才清醒过来,勉强张开眼一看,整个头被按在一个充满水的玻璃里面。

  这就是要死了吗?好难受,她突然又不想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