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想玩什么

更新时间:2016-06-21 19:31:44 作者:洛安宁 字数:2040

“厉炎,你想玩儿什么?”念小安的下巴,被厉炎捏痛了,但她仍然不甘示弱的瞪回去。

  厉炎的眸色非常冷,没有一点儿温度。他的五官绝美,没有任何让人挑剔的地方。但是他太诡异,阴晴不定,手段卑劣还变态。念小安除了恨他,没有多余的情绪。

  “不想承认?”厉炎冷笑一声。

  那样子,让他脸上的邪气,捉摸不定。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想你一定误会了。”

  “误会什么?”厉炎继续冷笑,眼中的温度,冰到了极点,就仿佛要把念小安冻死。

  而他手上的力气,也随着他的冷笑加重。

  念小安疼得皱了眉头,但她不想示弱。她说:“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厉炎的表情滞了一秒,但是一秒钟后,他又嘲讽般的勾了一下唇角:“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说完,他极其不耐烦的,并且是烦躁的松开念小安的下巴。

  “如果你不承认,那么,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念小安,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王者,注视着背叛了他的人:“等到了那个地方,我看你怎么装。”

  厉炎走了,是极其不痛快的走了。

  念小安看着他带了怒火的背影,更加不明白,他在想什么。

  厉炎,是那个厉炎吗?念小安有些惊讶。她不敢相信,她猜测的是真的。

  传闻SX集团的总裁名叫厉炎,SX集团,是一个大到令人敬仰的集团。它的子公司遍布32个国家。据说,它有两个总公司,一个在美国,而另一个,则无人知晓。

  念小安刚刚到世景传媒的时候,在杂志上见过一面厉炎的背影。那时候她还和同事讨论过,厉炎长什么样子。

  她搜寻着脑海中在杂志上见过的厉炎的背影,背影孤傲,带着一种王者的风范。挺拔得就像千年峭立的冰山,无人能攀及。

  再和脑中刚刚那个自私骄傲的男人的背影对比,念小安惊呆了。

  “我想问你一件事。”所幸,刚才给她输液的人还没有走,念小安急急的说出这句话。

  穿着白大褂的女子,面容冷清,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她淡淡的看了念小安一眼,问:“您需要问什么?”

  “厉炎是SX集团的总裁吗?”念小安脱口而出。

  女子在听到厉炎的名字的时候,瞳孔放大,像是很惧怕。但是仅是一秒,她又恢复了平静的神色。

  然后,她极轻的朝念小安点了一下头,神色里还带着对念小安的轻视。

  念小安没有计较女子对她的蔑视,她现在有更重要的问题要面对。

  为什么她会和厉炎在一起?为什么他口口声声说她装?她转了一下眸子,发现房间里只有一位女子。

  念小安伸手就去拔手背上的针头,可是,她的手还没有触到手背,就被另一只手,首先覆盖在了上面。

  她抬头望去,是女子。

  女子面容平静:“您想干什么?”

  “我要离开这里。”念小安不管女子的反对,直接去掰女子的手。

  可是,女子的手纹丝不动。

  “没有厉先生的同意,您不能离开这里。”

  “他这是在犯罪,你知道吗?”念小安吼了出来。

  她是被厉炎绑架了,现在还囚禁在这里。他已经犯了刑法第二百三十九条的绑架和囚禁罪,罪名成立,他将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无期徒刑。

  但是,女子无动无衷,甚至还皱了一下眉头,像是胡闹的是念小安:“在这里,只有厉先生说了算。您不要做无用的挣扎。”

  “念小安,你倒是说说,我犯了什么罪?”

  就在这个时候,冷冽的,还带着极尽嘲讽的声音传来。

  分明就是厉炎的声音。

  念小安立刻四下看了看,可是,没有发现厉炎的身影。

  “这个变态。”念小安在心里骂了一句,他一定是在房间里装了视听器。

  念小安冷着脸说:“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吗?验证一下我又没有装。”

  良久的,没有声音再传来。就好像是念小安是对着空气说话的,静得可怕。

  她憋不住了,开口:“厉炎你听到了吗?我说去你说的那个地方。”

  还是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念小安的火气噌的一下子就上来了。就在她要强行去拔手上的针的时候,厉炎那冰冷的没有温度的声音,再度传来:“十分钟后,在楼下等着。”

  骄傲而又霸道。

  念小安简直无语,谁给他这样的权利,让他霸道骄傲?

  两分钟后,她的盐水输完了。女子刚刚给她拔针,她就迫不及待的掀开被子下床。但当她看见她身上的衣服时,简直无语死了。

  这是衣服吗?完全就是睡衣。白色的丝质料子,就跟没有穿一样。

  “那个……你知道我的衣服在哪里吗?”

  她肯定不能穿这个出门啊。

  “请稍等。”女子很有礼貌的说出这句话,就转身向旁边走去。

  念小安看见她进了另一个隔间,不一会儿就拿来一套衣服。她也没有管衣服是什么尺码,道过谢就抱着衣服要朝洗澡间跑去。

  就在她刚下床的时候,女子说:“我不会看您的,我担心您穿衣服不方便。”

  念小安她不想当着外人的面换衣服啊,但是她还真的不方便。刚下床就觉得一阵头晕,下面也疼得让两腿不能挪动。

  但是她忍了。

  “谢谢你,我一个人可以的。”她坚持去洗澡间换衣服。

  每走一步就感觉下面撕裂一分,疼得额头冒汗。

  镜子里面的念小安,体无完肤,简直就像女鬼。除了一张小脸完好无损。但是,右脸颊上还是有一个不明显的手掌印。

  那是厉炎打的。

  念小安咬了咬牙,很快就可以水落石出了。

  幸好女子给念小安的衣服是长袖,可以遮住她手上的伤,长裤也可以盖住腿上的伤。

  衣服的样式很简单,不华丽。但是穿在念小安身上,却很好的显示出了她的优点。

  衣服的料子很舒服,念小安对着镜子里的人,稍稍微笑,然后,快速的离开。

  十分钟后,她来到楼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