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最后一次

更新时间:2016-06-21 19:34:03 作者:洛安宁 字数:2671

“这是最后一次,不要让我以后见你一次就想动手打你一次。”夏娇露出憎恨的表情,而下一秒,她抛出一个必杀武器:“如果你还想着见怀白的话,那就来参加我们的婚礼,祝福我们吧。”

  说到这里,她又变得趾高气昂,还嫌弃的推开念小安,骄傲的挽着季怀白的手继续向前走。

  念小安愣愣的跪坐在地上,她的大脑,已经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只有夏娇的话再脑海中回荡“抢你姐姐的男人,你姐姐的男人……”

  她什么时候抢了念为玉的男人的?哪一个,又是念为玉的男人?

  念小安感觉脑袋要炸了,而走了几步的季怀白,又说了一句让她更加心痛的话。

  季怀白转过身看着念小安,他还是那么的英俊迷人,只是对念小安的眼神,十分冰冷:“你不是问我为什么要跟夏娇结婚吗?只是我不爱你了,不想再在你念小安面前当傻瓜。我已经错过了一次珍惜我的人,而不珍惜我的人,也同样不会得到我的珍惜。”

  “不爱你了,在你念小安面前当傻瓜,错过珍惜我的人……”念小安的大脑越来越混沌,她已经无法理清,季怀白说的话。她很想挽留他,可是,看着他挽着夏娇的手离开,她没有半分力气去追他们。

  她的心好痛,全身都是痛的。她的好朋友,怎么会跟她的男朋友在一起?他们还是真爱?

  太可笑了,但是念小安,笑不出来,只有眼泪。

  简婕酒吧里,念小安和乔笙笙坐在沙发上。

  酒吧里的灯光来回的照着,DJ的音乐炸耳,舞台上的人拼命的扭动着身子。有的人来买醉,有的人来寻乐子,但是这些噪音,都无法将干扰念小安。因为她的心,只为一件事乱。

  她秀美的眉毛扭在一起,这样子,真的很动人。连对面的乔笙笙看了,也跟着心痛。

  “安安,别再为他们伤心,背叛你的人,不值得你去伤心。”看着念小安一直喝酒,乔笙笙忍不住劝起她来。

  可是,这些话,对于一个伤心的人来说,没用。

  念小安喝了很多酒,但是大脑还是清醒的。想到季怀白和夏娇在一起,她笑着笑着,眼泪又掉下来了。

  “笙笙,我不懂,为什么我就离开了几个月,他们就在一起了?怀白这么快就变心了?阿娇什么时候喜欢怀白的?我真的真的,不能接受。”

  念小安出国了七个月,她是在国外认识乔笙笙的,然后和乔笙笙一起被调到世景。

  她出国,是为公事。走的时候,季怀白明明说等她,可是等到她回来,他却要和她最好的朋友结婚,真是讽刺啊。

  想起季怀白的承诺,念小安又笑了起来。

  一旁的乔笙笙,看着念小安的样子,难过又难受。她有些憋不住了,想去洗手间。但是她走了,就只剩下念小安一个人在这里。

  她不放心把醉酒的念小安,一个人丢在酒吧。

  “安安咱们先回家吧,回家再喝。”乔笙笙站起来拉念小安,幸好,念小安听到“喝”这个字,醉笑了一声,歪歪扭扭的站起来说:“好,咱们回家喝。”

  乔笙笙吁出一口气,她吃力的扶着念小安向卫生间的方向走。

  念小安虽然喝醉了,但还是认得路的。她看出来这不是回家的路,生气的站着不走:“你不是说……回家喝吗?怎么……来这里了?”

  乔笙笙彻底败给念小安了,她只好实话实说:“我是想上厕所,可是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所以带你一起来。”

  念小安喝醉了,没有完全听清楚乔笙笙的话,但是,她还是听到了“厕所”两个字。

  她醉态的推了乔笙笙一把,说:“你去洗手间吧,我……在外面等你。”

  “那你一定要等我啊,不能一个人先走!”乔笙笙憋不住了,丢下这句话,跑向洗手间。

  她想,念小安就在洗手间外面,她很快就出来的,不会发生什么事。

  但是,她想错了,等她出来,外面已经没有念小安的身影了。

  就在乔笙笙刚刚进到洗手间,念小安靠在墙壁上的时候,一个宽肩窄腰的帅哥笑着过来跟念小安搭讪:“等人吗?”

  念小安不能喝酒,一喝酒就醉,一醉,就容易出事。

  此时,她是一点儿防备都没有。

  她醉蒙蒙的对着眼前这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帅哥笑:“嗯。”

  她小小的脸蛋上有两抹红,加上嘴唇咬了一半,那样子害羞又腼腆,惹得面前的男人,心跳加速。

  “介意去喝一杯吗?”

  “好啊。”念小安又笑了笑。

  男人的心已经痒起来,他干脆直接伸手揽在念小安的小腰上。

  那腰,握在手中十分柔软,就像没有骨头,还传来她身上独特的清香味。一时之间,他的欲望就快把持不住了。

  可就在他将要把手收紧的时候,一股力道,突然从后面打开了他的手。

  他看见一个面容冷峻的男人站在他面前,对方的五官就像是用刀刻出来一般,带着冷漠的英气。

  最让他感到害怕的,是他那双深不见底的冷酷的眼睛。

  厉炎冷漠的盯了他一眼,目光淡淡的移到他的右手上:“刚才是你的右手碰了我的女人吗?”

  他的语气带着冰棱一般的寒意,男人的右手,就仿佛被冰冻了一般,抖了一下,寒意直接侵上身。

  他见过冷酷的人,可是没有见过气场如此强大的人,竟然让他不知道如何应对,只能干笑一声:“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

  “那么你的右手,废了。”厉炎语气很淡的说出这句话,但是力度,决不亚于洪水猛兽。

  男人听完,额头上忽然滴下一滴汗。

  厉炎长手一收,念小安就乖乖的窝在他怀中,还仰起小脸对他笑:“你好帅哦,我们去喝酒。”

  看见她这个醉样子,厉炎的眉头皱了皱,一丝不悦俨然浮现在他脸上。他一句话不说,强势的拥着念小安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而他身后的男人,也在此时,发出了哆嗦的求救声:“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救命啊!”

  厉炎说到做到,他说这个人的手废了,那么,他的手就一定不会完好的留在他身上。

  “呃,好痛哦。”混沌中的念小安猛的被推到床上,摔得头有些痛,反而更加迷糊。

  她模模糊糊的看见面前有一个人,仔细分辨,还是一个男人。

  他穿着深色的衬衫和西装裤,整个人看起来冷漠严肃。他好高,念小安仰着头看他。

  “嘿嘿。”念小安又对他傻笑了一声,然后,呆呆的爬起来,勾住他的脖子说:“咱们喝酒。”

  厉炎眸子里的寒气加深,冰冷的,却冒着浓浓的火气。他反手拿起桌上的一瓶酒,拔开瓶塞直接将酒往念小安的嘴里灌。

  “喝,我今天让你喝个痛快!”

  粗鲁的动作,由厉炎做来,竟然有一种王者在制裁的感觉。

  念小安被她粗鲁的动作呛得眼泪流出来,她使劲推开厉炎的手:“我不喝了,我不喝了,我最爱的人要和别人结婚。”

  就算喝醉了,她也没有忘记,季怀白不要她了。

  念小安蜷缩在床上哭了起来。

  厉炎看着她脆弱伤心的样子,捏着酒瓶的手,力度加打,眸子里的寒意更深。他冷冷的开口:“谁是你最爱的人?”

  念小安吸了吸鼻子,眼泪从脸颊上滑落。她最爱的人是谁?

  “阿曜……”她像是睡着了在呢喃,但是,说出这两个字,她的嘴角微微的上翘,就好像是提到自己爱的人,很幸福,很满足。

  但是,立在窗边的厉炎,却被这两个字,和念小安脸上幸福满足的表情,刺激到了。

  “嘭!”的一声,他用力将手中的酒瓶摔出去。

  酒瓶撞到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声音,立刻碎了。酒水溅落在它的四周,一股浓烈的酒味迅速传遍房间。

  这味道,就像厉炎身上的怒气,要将这个房间燃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