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她不甘

更新时间:2016-06-21 19:34:33 作者:洛安宁 字数:2329

一盆冷水淋在念小安的身上,令昏睡中的她,猛然惊醒。

  她身上的温度,随着冷水,降到了冰点。厉炎是用带着冰渣的水泼到她身上,她感觉每一个毛孔里都是冰,刺骨的寒冷。

  念小安哆嗦了一下,睁开眼睛,发现厉炎怒视着她,手中拿着令她清醒的凶器。

  喝醉了,睡着了,还被人用冷水泼醒。念小安的怒气,腾腾的少上来了:“你神经病啊!”

  厉炎冷冷的扯了一下嘴角,对她的怒骂,很是不屑。

  他反手将手中的工具扔掉,却上前一步。一只腿压在床上,一只手捏住念小安的下巴,冷笑着问:“阿曜是谁?”

  念小安的下巴被捏得生疼,就像火在烧一般。身上,也没有任何温度。

  但是她的大脑还在思考,阿曜是谁?

  在这个关头,她没有和厉炎理论,而是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没有酒味,酒味是从房间里的别处传来的。

  她笑了,是嘲讽:“你没有喝醉啊,为什么说酒话?阿曜是谁?”

  念小安不记得她认识的人中有阿曜,也不可能是厉炎问她认不认识阿曜。

  看他这要杀人的表情,应该是她刚才说了什么酒话,里面提到了“阿曜”。

  可她,真的不知道阿曜是谁啊。

  念小安不禁有些烦躁。

  然而,厉炎对她的嘲讽,没有任何反应。他寒魄一样的眸子,沉得可怕:“你最爱的人。”

  这是在给她提示?

  但是,念小安很不爽。因为,这句话,刺痛到她了。

  她最爱的人,要和她的好朋友结婚了。

  念小安不耐烦的拍打厉炎的手:“我刚才喝醉了你不知道吗?一个喝醉的人说的话,你能信吗?况且,季怀白的小名不叫阿曜,从来没有人叫过他阿曜。如果你实在是想知道阿曜是哪只阿猫阿狗,你可以去查咯。你厉总,想知道什么还不简单吗?”

  只是,这一次,她的反抗依然没有用。厉炎的手,在她下班上纹丝不动。

  但是,他眼里的光变了一变:“这一次,你最好不要耍花招。”

  念小安怒极反笑:“我耍花招,厉炎你认为我在你面前还能耍什么花招?”

  他有一百种方法制服念小安,这不仅跟他有钱有关,还因为他的性格。残忍,无情,冷酷。

  厉炎松开念小安的下巴,却一把拉住她胸前的衣服,将她从床上提了起来,像拧小鸡一般不费任何力气:“去洗澡。”

  他眉头微皱,很明显,脸上的怒气还没有消。

  念小安打了一个哆嗦,不好的预感,就像冷空气一样,袭上她的身,让她发抖。

  厉炎勾起了唇角,扯出一个冷笑,那笑容,让房间的温度降低几度。

  “你应该还没有忘记那些动作。”

  念小安身体僵硬,脸上的表情更是难看。脸一阵红一阵白,过了好几秒,她才咬着嘴唇从小唇里挤出几个字:“我没有忘……”

  “那就好。”厉炎似乎很满意,唇角也扬了几分。

  只是,他这个笑容,让他身上的寒气更重。

  念小安在花洒下哆哆嗦嗦的淋着热水,那热水打在她身上,犹如冰水一样刺骨。

  浴室的门就这样敞开着,她感觉背后站着一个人,他给她极大的压迫感。

  下一秒,那个人覆上她的身,把她压在墙壁上。

  他的声音就像魔鬼冰冷:“不记得该怎么做了吗?”

  就在刚刚,念小安进浴室的时候,厉炎拨了一个电话。

  “阿城,帮我查一个人。”

  电话那边的人十分客气:“厉先生,您说。”

  “阿曜。”

  阿城顿了一下,问:“厉先生,您要查的这个人,是男性还是女性。”

  厉炎皱了眉,他突然想起来,他是不是太敏感了,对念小安随口说的一个人名,耿耿于怀。

  但是,高傲于厉炎,就算自己做错了,也不会承认。

  厉炎有点儿不耐烦:“男性,和念小安有关系。”

  厉炎自己也不知道,念小安说的“阿曜”,是男性还是女性。如果是女性,那么没有查的必要。

  他烦躁的将电话挂断。浴室里传来水流落在地上的身影,他的火气更甚。

  念小安记不清换过几个地方,最后她昏过去了。睡梦中,她感觉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在她的额头上。

  被厉炎用冰水泼过后,念小安的警觉更高。她猛的睁开眼睛。

  眼前,是一些陌生的机器,还有一张陌生的脸。她被绑在椅子上,手指上有线和这个机器连接在一起,脚趾头也是一样。

  “你要干什么?”念小安警惕,就像一只会攻击人的老虎。

  她动了一下,只可惜,双手被皮带捆住了,两只腿也是不能动弹。

  这,让她更加恼怒。

  念小安瞪着面前脸上没有表情的陌生人:“你们在干什么?”

  她是又怕又生气,一觉醒来,就被陌生的人绑着。是个人,都会害怕,生气。

  “念小姐,你别生气,我们只是做一个测试。”陌生人开口,说的是不熟练的中文。

  他是一个年纪在三十岁到四十岁的外国男性,身高一米八以上,身体看起来强壮而有力。

  旁边还站着另一个身材差不多的男性,他们两个人都穿着简洁的白大褂。

  念小安瞳孔收缩,警惕依然没有放下:“测试?什么测试。”

  “你不需要知道是什么测试,只要回答我的问题就足够了。”男子声音平平的。

  念小安:“要是我不呢?”

  “这项测试对你没有伤害,如果你抵抗的话,你会一直被绑在这张椅子上。”男子的表情也未变一下,看起来耐心很好,实则是一个冷酷且冷血的人。

  念小安的肚子,很不争气的饿了。如果她不按照男子的说法来做,她首先会被饿死。

  她烦躁的皱了一下眉,手指也抖了一下。

  她的两只手的中指上,都夹着一个夹子。夹子的线与仪器链接。脚上是同样的夹子。

  这台机器她感觉很陌生,从来没有见过,但愿不会把她弄死。

  另一间房里,厉炎站在超大屏幕前。屏幕上的画面,正是念小安皱着眉头,不情愿的被绑在测谎的椅子上。

  他昨天晚上让阿城查“阿曜”,阿城很快就给他汇报,念小安认识的男性中,没有一个叫“阿曜”的,不管是名字里面带“曜”字还是小名叫“阿曜”,都没有。

  这让厉炎有些怀疑,真的只是念小安喝醉了,说的酒话?

  希望如此,如果她撒谎了,那么他今天就要让她付出代价!

  厉炎眉头微皱,幽黑如冰的眼眸中,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烦躁。他的身旁,同样站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面色如常的男性。

  “要问什么,赶紧问。”念小安不耐烦的开口。

  男子却平平静静的看了念小安三秒钟才开口:“你的名字叫什么?”

  “念小安。”念小安口气不好。

  测谎仪上的数据频率,很正常的波动着。

  男子看了一眼数据屏,目光再次落在念小安身上:“你认识厉炎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