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我想嫁人

更新时间:2016-06-21 19:39:22 作者:洛安宁 字数:2035

雷莉雅愣了一下,但也只是一秒,她就盯着念小安满是血的脸,阴狠的说:“你敢报警吗?”

  半是威胁半是嘲讽。

  念小安的脑袋疼得失去思考的能力,小脸也因为失血变得雪白。这种挑衅,放在以前,她可能会淡淡说:“这是我的私事,不用叫警察。”息事宁人。

  但今天,她不想这么做。

  她平静的看向雷莉雅:“报警。”

  “你……”雷莉雅气得又拿手指着念小安:“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丧门星!不得好死,最好撞坏脑袋,感染而死!”

  她开始诅咒起念小安,看热闹的人一开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见柔弱的念小安被雷莉雅打,并没有还手的能力,现在头还摔破了,又流血了。

  很多好心人都过来指责雷莉雅,并且潜意识的将念小安护在身后。

  早就有人叫来了大厦的医生,医生迅速帮念小安止血,而救护车也在几分钟后到来。

  同时,大厦的保安来押雷莉雅。

  雷莉雅在这混乱的场面,还不忘保持她贵夫人的形象:“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要叫我的律师,不要碰我。”

  念小安的头痛得不行,她看也不想看雷莉雅一眼,幸好车子很快就走了,将雷莉雅刺耳的声音隔绝了。

  念小安的脑袋混沌一片,乔笙笙有很多问题想问念小安,但见她脸色苍白,也不敢开口打扰她,只担心的问:“很疼吗?忍一忍就到了医院。今天真不该带你来这里,柏华的保安太不尽责了,什么人都放进来,害你……”

  “笙笙,不是你的错,这只是一个意外。”念小安抬头,对自责的乔笙笙,虚弱的笑了一个。

  乔笙笙的眼睛更酸了,但她忍住没哭:“你接下来的生活,我包了!”

  “你要养我吗?”念小安更加想笑:“那好啊,衣服我穿的是donnakaran的,包包不要芬迪的也得巴黎世界,相机我用的是苏哈的,食物我……”

  “念小安我选择去卖肾。”

  “噗……哈哈哈。”念小安笑了出了,但是,一笑,伤口就更疼,她的嘴角抽了抽。

  一旁的医生也知道她这是在疼,提醒她道:“最好不要笑,保持安静,不然会牵动伤口。”

  柏华大厦里,雷莉雅被保安带走了,现场也被工作人员收拾好。但是刚刚看到吵架的一幕的人们,还站在钢琴前议论。

  少女依旧在钢琴前缓缓的弹着她的钢琴,她沉醉于她的音声中。

  同贺居闻谈完项目的厉炎,正从电梯的方向缓缓走过来。

  他本是要直接总私人电梯里去停车库的,但是,贺居闻坚持让他从大厅走,说是让他看一下大厅的音乐喷泉。

  厉炎也看到了那个所谓的喷泉,只不过,他对这个毫无兴趣。

  “你别一副看垃圾的表情,这个喷泉,是我花了……”

  贺居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厉炎停下了脚步。他冰一样的眼睛,阴鹜的盯着前面正在说话的几个人。

  贺居闻也不禁收了声,打量着那几个人。但是,看不出来哪里有什么怪异。

  “刚刚那个女孩,看起来不像小三啊。”

  “哎,现在的小三,人不可貌相。你当然看不出来,如果真是小三,被打也是活该。表面上看起来,她还像受了委屈的。但是她不还手,我就觉得肯定有问题。”

  “她穿着蓝白条纹的衬衫和白色的裙子,看样子还像学生,真的不像是……”

  她们还在说话,厉炎的眼眸却突然深了深,心中一紧。念小安今天,不正是穿着蓝白条纹的长袖衬衫和白色的裙子。他立刻说:“方谨,去保安室看监控,告诉我之前大厅里发生了什么事。”

  他语气冰寒而且严肃,吓得贺居闻也是一愣:“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然而,厉炎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径直迈着步子,大步离开。

  走了两步,厉炎越加的不安心。轻灵的钢琴声就像噪音,吵得他烦躁的开口:“这架钢琴是整个大厅的败笔,建议你立刻撤销。”

  他的话中,带着不悦。贺居闻却是愣了,看看钢琴和弹琴的少女,再看看随着音乐变动的喷泉,不明白哪里有问题。

  但他也不敢乱说话,随即跑着跟着厉炎。

  没过多久,方谨带来了消息。

  “17:20的时候,念小姐在大厅被雷莉雅打了,头摔破了。”

  “破了?”厉炎的身上散发出一股寒气,眸色加深。

  “是的,已经被送往附近的嘉德医院。”方谨认真的回答。

  厉炎的眼眸中散发出一股戾气,声音更是沉的可怕:“雷莉雅人呢?”

  “被念小姐的朋友报警,带进警察局了。”

  “让她在警察局待着。”厉炎靠在椅座上,嘴唇紧抿,刀刻一般的五官透着无情。“去嘉德医院。”

  贺居闻看了一眼这个冰冷的人,有些问题不明白,他想问,但是不敢问。

  此时的厉炎,看似平静,却有一股怒气。

  车子开出去几分钟后,车里的温度仍然低得可怕。贺居闻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念小姐……就是那个甩……”

  贺居闻的话还没有说完,厉炎冷冷的侧过头盯着他。那样冰冷的眼神,让贺居闻立刻禁了声。

  救护车上,乔笙笙内疚的看着念小安,而念小安只是瞪她一眼,然后,拉住她的手说:“不要你养我,做我的朋友陪着我就够了。”

  念小安已经没有亲人了,也没有了爱人,只剩,这么一个朋友。

  一路上,她都没有再说话。但多少,心里还是有些酸痛。她不该停留在钢琴面前,更不该被那琴声吸引。早在两年前,她就选择抛弃它了,为何现在又要动心?

  到了医院,医生给念小安拍了一个头部片子,结果显示头撞破了,没有伤到神经。不过需要缝针输液。

  念小安缝完针就在输液室输液,输液室里只有一个人。她刚进去没多久,那位输液的女孩就在男朋友的搀扶下离开。

  “老公,我想吃豌豆黄,刺猬小笼包,粉果,水晶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