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我买下了

更新时间:2016-06-21 19:25:46 作者:洛安宁 字数:3104

念小安被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惊醒,她猛的睁开眼睛。明亮的光线中,她看见一个男人的背,和一个巨大的鱼缸!

  鱼缸里游着凶神恶煞的鱼,有的背上长着刺,有的露出尖尖的牙齿。它们凶恶的朝她长着嘴,好像要把她撕碎吃进肚里。

  她的眼睛瞬间睁大了,下意识的扯起身上的被子,往头上蒙。

  那个鱼缸,让她的额角突突的发疼。大脑受伤的地方,也传来一阵阵痛意。

  “既然醒了,就不要装睡。”厉炎带着嘲讽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念小安听到极为不满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喂鱼。”

  “你有那么多套房子,为什么还要买这一套?”

  厉炎讽笑了一声:“念小安,我有那么多钱,每一块钱的用处,都要你管?”

  好吧,有钱就是任性。念小安败了,但是,她为什么要喂鱼呢?

  那些鱼,她看一眼就有阴影。上一次她身上的那些伤口,就是厉炎把她丢到鱼缸里,让鱼咬的。

  厉炎还变态的在鱼缸里把念小安上了。

  那种羞耻又愤怒的感觉,念小安一辈子也忘不掉。

  “我现在就走。”念小安声音发颤的说出这句话。

  “走。”厉炎冷笑:“我不想你落脚,你认为你有地方去吗?”

  念小安顿住,一股怒火,瞬间从她的心里烧出来。她咬着牙齿:“厉炎,你到底要怎么样?”

  拿她寻开心吗?

  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她手机的铃声。

  念小安渐渐冷静下来,她担心是乔笙笙打过来的。她忍住怒气一步一步走过去,但是当她看见手机上的来电时,愣住了。

  “20号,夏娇和季怀白的婚礼,你去。”

  厉炎的声音,一字一句,就像冰极。

  念小安的手抖了一下,脸色瞬间变白。这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烦躁的挂断,而厉炎那极为冷漠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前后夹击,生活好像逼得念小安喘不过气。她紧紧的捏住手机。

  “那天我没有见到你的话,你的朋友,你的工作,你的生活……”

  “我去。”厉炎的威胁没有说完,念小安咬牙切齿的回答,

  而这时候,她手上的手机第三次响起,她恨恨的接起来。

  关机,是不可能。乔笙笙打不通她的电话,会打车过来。

  那时候,乔笙笙无可避免,会与厉炎碰面。

  “小安。”电话那端,是一个男人焦急的声音传来。

  念小安紧抿着嘴唇,没有开口。她神情冷漠,冰冷的眼神中,带着恨意。

  厉炎很是狂傲的从她身边走过。得意忘形,这个词是为她量身打造的。

  他走到碎掉的鱼食盘前,皱了皱冷峻的眉毛,很是轻傲不屑,拿起手机打电话:“叫一个人到梅苑小区来,把地上的垃圾给我处理掉,顺便帮我喂鱼。”

  厉炎的声音属于音色沉稳而且冷冽,即使他用平常的音量说话,同处在一个空间,也很难不听到。

  念小安听到了,她电话那端的男人,也听到了。

  男人是念小安的父亲,念英杰。他听到厉炎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愣住,然后,脸色渐渐的发白。

  厉炎的声音,听过一次就不会忘记。那个站在商业帝国顶端的男人,冷锐,犀利,果决,无情。

  他的声音,就如同他的性格。让人闻声丧胆。

  但是,为了雷莉雅的下半生,念英杰还是极其为难的开口:“小安,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不方便。”念小安冷生生的说出三个字。

  念英杰一阵沉默,他更加为难。良久,才再次开口:“爸爸以前对不起你,可是你……雷莉雅现在在警察局。你不撤销起诉的话,她会一直被关在哪里。”

  他本来是想说“你母亲”,可雷莉雅不是念小安的母亲,甚至对念小安。称不上“母亲”。

  念小安诧异的瞪大眼睛,但也只是一秒钟,她就又恢复了平静。

  念小安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不是我起诉的。”雷莉雅进了警察局是好事,让她知道,以后不能动手打人。

  但她转念一想,又加了一句:“你可以把电话挂上了,我帮不到你。而且,她也应该在警察局。”

  她不想告诉念英杰,雷莉雅把她的头摔破了。

  告诉了也没有用,只会让念英杰觉得,是她活该。

  那一家人,只会嘲笑她,和落井下石。

  “小安,算我求求你了!”就在念小安将要挂电话的时候,那端,传来念英杰急促的声音。

  念小安觉得好笑,念英杰既然知道雷莉雅进了警察局,怎么不关心一下她女儿?心心念念的是他的妻子,他的女儿才是受害者。

  念小安一句话也不想说,脸色更加冰冷。

  手机里还在传念英杰急促的声音:“小安,你帮帮爸爸吧。是厉……”

  后面的话,念小安没有听见,电话被挂断了。

  她也没有兴趣听。

  既然雷莉雅在警察局,就让她吃一点儿苦头。

  可是,明明对那一家人早就心死如灰,为什么念英杰抛开她的身体安全,只想着雷莉雅的时候,她还是会心痛呢?

  念小安觉得累,这时候,手机又再一次响起来。

  她恼火的打算直接关机,但是当她看见来电显示的时候,愣住了。然后,怒火渐渐平息。

  是她的好朋友乔笙笙打来的。

  念小安接起了电话,而这时候,她家的门玲声响了起来。

  她紧张的盯着门:“笙笙,是你来了吗?”

  乔笙笙愣了一下,说:“不是啊,怎么了?是房东吗?”

  念小安这时候才松出一口气,她看见厉炎优雅的走过去开门,门打开,是一个穿着一家公司的工作服的青年男人。

  那男人对厉炎笑了一笑,尊敬的说:“我是……”

  念小安赶紧把手机的话筒捂住,转过身快步朝阳台走去。

  走到阳台上,她把玻璃门滑上才对乔笙笙说:“来检查天然气管道的。”

  “去医院。”就在这时候,念小安的背后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音量,比他平时说话要大,好像是要刻意让电话那端的人听见。

  念小安愣了一秒,尔后,火气噌噌的上涨。

  她到阳台上接电话,就是为了避开厉炎,怕他毫无顾忌的出声,让乔笙笙听见。

  可这个人,好像是故意一样,每次在她接电话的时候,都要出来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念小安那个气啊,手直接捏成拳头。

  电话那端的乔笙笙,也是一愣。男人的声音?

  “安安,你家有男人?”肯定不是检查天然气的人!

  乔笙笙的直觉告诉她,念小安有什么事在瞒着她。

  “一个来接我去医院的朋友。”念小安匆匆的撒了一句慌,“不跟你说了,我先去医院,等我从医院回来再给你打电话。”

  念小安挂断了电话,然后,她瞪向厉炎。

  厉炎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高傲的眼神,不屑的表情,并没有把念小安的怒火,放在眼里。

  他矜贵的离开阳台。

  “果然是来刷存在感的,同时制造矛盾!”念小安恨恨的想。

  她的目光毒辣的追随着他的背影,当她的目光触及到那一个巨大的鱼缸时,瞬间暗了下来。

  刚才那位穿着公司的工作服的男人,正在训练有素的喂养着鱼缸里的鱼。

  那些鱼,吃食的时候,还不忘冷冷的盯一眼念小安,向她传达出一种:“接下来,你就是我的食物”的消息。

  念小安想,她一定要离开这里。她默默的转过头,去房间拿包包。

  “早餐在厨房的桌子上。”厉炎的话,冰冷得没有任何语调。

  念小安撇眼向厨房看去,只见餐桌上,摆着七八个餐盘,她看不清餐盘里装的都是什么,但是颜色看起来很好看。

  她想她不太明白厉炎这句“直白”的话是什么意思。她选择视而不见:“我直接去医院。”

  她冷冷的收回视线。

  “坐在桌边吃,站在鱼缸里站吃,你选一个。”冷漠的,带着把玩的语调的声音,再次传来。

  念小安走向沙发边的脚步顿住,后背生生的抖了一下,顿时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厉炎给的是选择题,念小安不能拒绝。如果她找理由拒绝,那么他会直接给她安排第二种。

  念小安坐到桌边,桌上的食物看起来色香味俱全,可她没有食欲。她僵硬的张着嘴,味同爵蜡。

  厉炎坐在沙发上,姿态高贵,一只腿架在另外一条腿上,手中端着一杯咖啡。

  他的侧面,英俊迷人,身上还散发着一种令人着迷的邪魅。

  念小安收回视线,有一些疑惑在心底渐渐清晰。

  为什么他说她装?不认识他?他们以前认识吗?她的记忆里,并没有他。

  她测过谎,做过脑部检查。数据都表明,她没有任何问题。

  难道是他有问题?念小安再一次将视线转移到厉炎身上。

  猝不及防的,这一次,她撞上了他的视线。

  厉炎冷唇紧抿着,一双眼神深黑得看不见底。念小安不小心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复杂和猜疑的情绪。

  当他发现她在看他的时候,冰冷的将那种情绪收起,脸同他的眼睛一样冰:“吃好了就去医院。”

  念小安想,她没有问题,那么就一定是厉炎出问题了。她一个人来证实这件事还不够,必须找人和她一起认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