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他是谁啊

更新时间:2016-06-30 19:49:39 作者:洛安宁 字数:2261

SKY宽大的总裁办公室里很安静,厉炎坐在办公桌后。他穿着深色的衬衫,更显得他面容严肃冷漠。

  他的嘴唇抿着,即使他没有皱眉,办公室里也有一种低肃的气息。那是自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他不笑的时候,总是给人严谨冷肃的感觉,更带着肃杀。

  午后的阳光温度极高,但是透过特殊材质的玻璃传进来的,光线依旧强烈,但是热度却很弱,就像春天的暖阳。

  这种材质,目前只应用在全球少有的几个大厦,SKY是其中之一。

  厉炎的左手边放了几叠文件,而右手边的则是他看完的,他面前还摊开着一份正在看的。

  听到推门声,他并没有抬头,而是依旧目光极为认真而专注的看着面前的文件。

  认真工作的男人,总是有一种特别吸引人的魅力。但是坐在沙发上的贺居闻,却是浑身不舒服。

  他瞥了一眼依旧坐在办公桌边,淡定如山的厉炎,终于沉不住气,将手机撒气一般的扔到沙发上:“南海的项目就这么定了?”

  看完手中最后一页文件的厉炎,终于淡定的抬起头,转脸看着贺居闻,挑着眉问:“你还有什么事?”

  厉炎做决定,从来不会重复第二遍。这个原则,贺居闻不会不懂。但是今天,他在这里坐了半个小时还没有离开,一定是还有别的事。

  贺居闻反而有点儿不好意思,但他装得很随意。放下手中的财经书籍,轻松的走向贺居闻,闲话家常一样的说:“今天我在街上碰到念小安了,她脖子上戴了一个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项链,看起来是不错,但是和她的衣服不搭,丑到爆。”

  他说的十分轻松,就像聚会上随意聊哪个明星雷人的发型。

  厉炎一双眸子冰魄一样的寒冷,沉沉的盯着他。他一句话不说,就这么望着贺居闻,眼眸愈发的幽深看不见底。

  仿佛他所有的心思都逃不过厉炎的眼睛。

  贺居闻的背脊一片冰凉,但想到念小安的话,他还是努力的装下去,维持着痞痞的笑。

  几秒钟后,厉炎转过头,带着怒意的将面前的文件合上,狠狠的扔到右上角那一堆看完的文件上。

  他嘴角微挑,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眸子却冰寒:“贺居闻,我突然发现你很闲。刚好,阿根廷有一个项目需要我信任的人过去监管。目前来看,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听他说完话,贺居闻惊诧得张着嘴巴说不出话,一张脸也变了色。

  “这……”半晌,他才找回凌乱的思绪开口。但是,刚刚出了一个字,就被厉炎不耐烦的声音打断。

  “就这么决定了,让方谨马上安排一下。”厉炎站了起来,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薄薄的怒气。

  贺居闻看着他决绝的背影,有些为难的开口:“阿炎,这……”

  “你觉得我的决定太草率的话可以另选良木。”厉炎再一次果断的打断贺居闻,他的耐心已经用完,大步的向办公室的门边走去。

  贺居闻站在办公室的中央,看着厉炎高大而又冷漠的背影,就像在看一个他从来不认识的人。

  一块大石头堵在贺居闻的喉咙间,让他十分的不舒服。他咽不下去,也拔不出来。

  贺居闻心情复杂。

  是的,他惹得他最好的朋友,也是所有的人都不敢得罪的SX集团总裁厉炎生气了。

  念小安看着手机上几十条微信,都是陆子寒发来的。

  她正要给他回的时候,他的电话就打来了。

  “安安,你今天去新原大厦了?你看到的那个,不是女明星菁菁,是她的姐姐沈落落。”陆子寒很坦荡的把微信里解释的事情,打电话再告诉给念小安一遍。

  念小安在微信上都看到了,只是没来得及回。现在,反而弄得她有点儿尴尬了:“我不知道她有姐姐,两个人长得太像了。”

  “是挺像的,就算跟她合作了几次,我也分不清她们姐妹三个。”陆子寒笑着。

  他现在心情很好,从乔笙笙那里得知,念小安今天看见他和一位打扮时尚的女人在一起,他反而有些惊喜。

  念小安注意到他了吗?这让他有些雀跃。

  “你最近忙吗?”念小安沉默了三秒钟,不知道接什么话,问出了这句话。

  陆子寒:“还行,有时候忙,有时候不忙。”

  念小安:“那等笙笙回来后,我们三个人再约。”

  “好,你有时间随时打电话给我。”陆子寒的嘴角,笑意更浓。

  他站在落地玻璃窗前,近黄昏的日光洒在他脸上,让他的五官轮廓更加英挺,身材也更为挺拔。

  念小安一直和陆子寒聊到太阳快要落山才挂电话,陆子寒告诉她,他和沈落落在谈一个项目,改编著名作家落雪倾城的仙侠大作“惊世情劫”。让菁菁出演月琉璃做女主。

  听他说的话,念小安虽不是特别感兴趣,但也不至于为项链和明天的事烦恼。但是挂了电话,念小安就惆怅了。

  她烦恼的跺了跺脚,躲不过,明天只能硬着头皮去了。

  一夜未眠,念小安早上起来的时候,顶着两个特别大的黑眼圈。临时敷了一个面膜,擦了眼霜,加上厚厚的妆底,才将她惨白的脸色掩盖其下。

  她天生丽质,底子好,加上五官出众,一张小脸精致动人。着了妆之后,更是让人移不开眼。

  她穿了一件白色欧根纱印花短袖,和一件同质的黑色中长蓬蓬裙,显得她高挑而腿细长,身上的线条也是凹凸有致。

  脖子上的项链,无法藏到衣服中。有它在,增加了念小安的气质,但她心里不舒服。

  深吸了一口气,念小安戴上帽子,拿着手包出门。

  今天的S市好像变得特别拥挤,计程车开了四十分钟才到LP大酒店。LP酒店是S市前五的酒店之一,它坐落在S市南面傍山的地方,景色特别好。

  最重要的是,它有S市独一无二的大教堂。

  “祝贺怀白和夏娇白头到老,早生贵子。这是一点儿小意思,希望怀白不要介意。”

  站在念小安前面的一个男人,递过一个红包。他穿着崭新的衬衫和西装裤,露出圆滚的啤酒肚。

  念小安朝他放在手里人手中的红包看过去,不禁被吓到了。男人手中的红包上面写着“礼金66666,密码666666”,最下方写着他的名字。

  他们的礼金是放在卡上,然后把卡给收礼的人。

  这样做无非是数额太大,不好拿现金。

  念小安知道季怀白家里很有钱,但是没有想到来送礼的人会如此阔绰。她捏着手中干瘪瘪的一千块钱,有些心虚。

  面前的人面带微笑的看着念小安,念小安慢吞吞的将手中的红包递过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