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谁真谁假

更新时间:2016-06-30 19:51:33 作者:洛安宁 字数:2290

“念小安,一千块。”收礼的人满脸的嫌弃,声音中还带着不满。

  他说出这句话后,念小安身旁同样过来送礼的人,都拿着鄙夷的目光瞧她,好像她是过来要饭的。

  念小安脸上火辣辣的,很想就此转身逃走。就在这尴尬的这时候,一只骨节修长有力的手出现在她面前。

  他捏着一个红包,上面写着“999999,999999”。

  收礼的人见了这数字,立刻露出喜色,恭敬的接过他手里的红包说:“里面请。”

  在场送礼的人,不禁对来人投来惊讶的目光。

  而念小安,也好奇的顺着那只极有有气场的手向上看去。她首先看到的是一张五官轮廓尤为分明的脸,他抿着嘴唇显得很冷漠,他就是厉炎。

  念小安小小的惊了一下,厉炎笔挺的站在她旁边,眼神冷漠,就好像没有看到她一样。

  他穿着高贵而得体的手工西装,全身散发出一种高不可攀的金贵气息。

  他的那种冷漠而又高傲的眼神,仿佛念小安就是一块丑陋的石头,不值得他投去眼神。

  “这是谁啊?出手这么大方。”

  “上面没有写名字,不过既然能来参加季家的婚礼,那就一定是和季家有关系。”

  “不知道他有没有结婚,要是我女儿能认识他,顺便和他在一起,那也不错。”

  “那刘老赶紧上去制造这个机会啊。”

  一时间,厉炎的出现,带走了大家对念小安的鄙夷。众人的目光焦点,纷纷落在厉炎身上,开始讨论着他。

  只是他对这讨论仿若未闻,冰冷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迈着长腿向酒店中心走去。

  在大家议论厉炎的时候,念小安也赶紧逃离现场。她从另一个方向绕去酒店中心,不想和厉炎有任何牵扯。

  在路上问了几个人后,她知道季怀白和夏娇在酒店后方的教堂。

  教堂是不对外开放,除非有钱有势,而季怀白家里,正好占了这两样。

  教堂前有一个几百坪的草坪,念小安走到草坪上,看见宾客们都围成自己的圈子,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唯有念小安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最为显眼的,是站在草坪右侧被众人围着的厉炎。那些没有围在他身边的,也都用好奇且羡慕的眼神看着他。

  他的存在,比今天的新人还要让人轰动。

  念小安透看着人群中的他,刚好,他的目光也落在念小安身上。只是,不到一秒钟的功夫,他便冷漠的移开。

  他的脸庞就像一座冰山,连和身边的人应酬,也是冷冷不太乐意。但即使是这样,他身边的人也笑颜如花。

  念小安掏出手机,给厉炎发了一条短信。

  草坪另一边,夏娇挽着季怀白的手和父母站在一起,被冷落的她看这情形,有些不满:“没有请他,为什么他来了。”

  听到这话的夏目,立刻责怪的拍了一下夏娇的手:“别这样说,他能来你的婚礼是你的荣幸,以后能和SX合作,那再好不过。”

  母亲这样教育夏娇,夏娇也只好收起不满。只是当她看见念小安独自站在阳光下时,整个脸都绿了。

  刚好这时,念小安也看到了夏娇。她张了张嘴唇,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快步向夏娇走去。

  夏母见念小安朝夏娇走来,脸色蓦地阴沉下来。她上前一步拦在夏娇面前。

  念小安在距离夏娇一米远的地方站定,她看着夏娇昂着头对她骄傲而又得意的笑着,她看着季怀白穿着白色的西装,优雅而又矜贵有风度,心口不由有些发堵。

  过了几秒种,她才艰难的说出一句话:“伯母,我今天不是来闹事的,我只是想问夏娇一个问题。”

  夏母死死的盯着念小安,仿佛是不相信念小安的话。

  夏娇挽着季怀白的手,带着季怀白上前,笑着对夏母说:“妈,不要紧,今天是我和怀白的婚礼,这么多人在场,她不能做什么。”

  夏娇其实是有些担心的,所以她紧紧的挽着季怀白的手,就怕季怀白这时候丢下她,不要她。

  听夏娇这么说,夏母似乎放心了一些,但她还是警惕的盯着念小安。

  念小安的心,越发的难受。所有的人,都对她有防备,好像她要伤害他们一样。可是,最受伤害的,不是她吗?

  她看了一眼夏娇身边的季怀白,他面色平静,甚至冷漠,目光并没有落在念小安身上。

  这让她更难受,好几秒钟,念小安才开口:“我想问你,我和厉炎有关系吗?我认识他吗?”

  听到她这么问,夏娇的嘴唇忽的嘲讽的翘了起来,而季怀白的眼神,则蓦地深沉,他复杂的看着念小安。

  夏娇眼带嘲讽的说:“认识,怎么不认识?你为了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连自己的姐姐也伤害。”

  她说完,还得意的看向远处被众人追捧着的厉炎,语气变得鄙夷:“为了他,你做了数不清的伤天害理的事,得罪了所有的亲朋好友,被人骂,连面子也不要了。你在我们眼中,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连和你做朋友,我都感到耻辱。”

  念小安听完,脸色一寸寸的变白。同时,她的大脑也在飞速的寻找有关厉炎的事。可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除了一个月之前碰到厉炎外,她还什么时候和他有过接触。

  她的大脑明明没有问题,测谎仪也证明她是诚实的。那么,就是夏娇在撒谎。

  “你撒谎。”念小安蓦地抬头,看向夏娇:“我不信,你肯定是在报复我。”

  念小安的情绪几近失控,她焦急的转头望向季怀白,急切的问道:“怀白你告诉我,夏娇说的是不是真的?我认识厉炎吗?为什么我都没有印象?”

  念小安和季怀白认识十多年,从小青梅竹马,季怀白肯定不会骗她。

  她求助般的望着季怀白,季怀白的眼神平静而清明,他慢慢的开口:“夏娇在骗你,你不认识他。”

  他说完,目光淡淡的越过念小安,落在远处的厉炎身上。

  厉炎的嘴唇抿在一起,他的眼睛幽黑得不见底,仿佛里面藏着黑色的风暴,随时可以把人卷进去。

  他的双眼里,带了慑人的寒意。

  季怀白只看了一眼,清淡的目光,就再次落在念小安身上。

  念小安脑袋中,那根绷紧的弦,忽的松了。她呼出一口气,脸色也稍稍的缓和。

  可就在这时候,夏娇沉下脸,转头对着季怀白大声的喝出来:“你撒谎,你为什么要骗念小安?”

  念小安刚刚呼出的一口气,又卡在喉咙里。她紧张的望着季怀白。

  而季怀白,脸色变也未变一下,只是墨黑的眸子动了动:“我没有撒谎。”

  夏娇身上的火,忽的喷了出来。她紧紧的瞪着一眼季怀白,不甘心。就在这时候,她的眼里出现了一个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