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狡诈的闫行

更新时间:2016-07-02 12:52:47 作者:文三 字数:3135

风和日丽,山清水秀。

  没有工业,没有浓烟,没有雾霾,这里的一切清新的就像是一切重头来过一般。

  大自然脱光了的时候,显得真实而且可亲可敬。

  一队军士,黑甲黑盔,左腰佩西凉斩马刀,右腰挂着兵牌,上面隐约可见“西凉义军”的字样。

  为首的是个低级将军,比一般的军士的盔甲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头冠上多了些许羽毛,背后披着一件破碎的黑披风。他,除了刀,右手还杵着半截的断了的枪柄。

  枪柄上的血迹还未干,不知道是哪头野兽的鲜血,抑或是某人的。一头挂着一定武冠,冠上的羽毛也沾染而来大量的血液,死气沉沉地站在冠顶。

  “闫将军威武!那马超可不是什么易与之辈,在陇西那边,那群王八犊子,竟然说这小子也是个健勇!我呸!还健勇?真当我西凉义军中没了人才!”军士中一个獐头鼠目的,殷勤地拍着这个将军的马屁。

  “可不是,那群王八蛋,龟孙子,说什么小马超八岁撕狼,九岁裂虎!肯定想不到,现在正被狼撕这呢!”

  可能是山涧行走,这群人根本都没有什么列队,而是十分随意的前进着。

  “哈哈!那是必须的!什么是健勇!狗屁!只有我们闫将军才是!也只有闫将军,才配叫做西凉健勇!”

  军士们一阵吆喝,欢呼。

  那个“闫将军”倒是一副十分得意的模样。不过心中却是一阵鄙夷,健勇?那只是两年前的自己,现在的自己早就进入到武将境界。如果不是隐忍这么多年,这次怎么能够将马超这儿小儿,刺于断矛之下?

  也没有怎么去说教,不过现在心里还是有点小纠结,要不要将这几个军士,全部留在这个山中,去陪陪那个已经变成孤魂野鬼的小马超。

  但是现在好像又有点下不了手。

  虽是聒噪之人,说话还算中听;其二便是刚刚和那个小马超斗勇的时候,受了些内伤,虽然表面看起来风轻云淡的,其实肺腑已经气血翻涌!

  果然有健勇之姿!

  西凉小马超!

  闫行不由停下来,回味刚刚那惊天动地的打斗!

  “呔!闫行!就凭汝这掉三脚猫的功夫,也好意思,在西凉军中称勇?”小马超,玉面粉饰,就算是疲惫模样,也是英姿勃勃。

  此时的闫行,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怒气,手中的矛就像是毒蛇的信子,寻找着最佳的出手时机!

  这个小马超,乃是韩帅最大的心头之刺!

  一个十三、四的小孩儿,竟然能够和自己这个多年“健勇”拼了个旗鼓相当!这还了得?被马家军在马腾副帅的带领下,已经有着一股不可压制的气势,现在又多了这么一个潜力无穷的儿子,还以后义军还不是这父子说了算?

  闫行深吸一口气,将长矛挽了一个花!此子不除,后患无穷!

  “灵蛇出洞!”

  白甲小马超冷笑着看着这一招,简直就是漏洞百出!没想到堂堂“健勇”闫行,也会耍出这么烂的枪法,还敢带人来截杀自己?

  小马超一使劲!便捉住了长枪!内力一送,长枪应声折断!

  手中的铁枪,大开大合,隐隐露出峥嵘的气场!

  闫行一看长枪已断,便冷笑了一下!

  这小子,还是太年轻!

  “回马枪!”

  闫行直接将断矛柄,狠狠地送到马超的前胸!

  “闫行老儿,你是不是黔驴技穷了?连个马的没有,你还耍什么回马枪?难道你不知道没有抢头的枪,是捅不死人的么?”小马超不闪不躲,一脸的鄙视,简直就没有见过这样无脑的武夫!

  “谁说没有枪头,就捅不死人?!”

  闫行将手从枪柄上松开,枪柄并没有随之落下,而是狠狠地插进了马超的前胸!

  马超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闫行!难道这个家伙的枪法竟然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竟然在这么大的阻力下面,还可以将没有枪柄,插进护心镜?

  健勇闫行,名不虚传!

  难道说,这个闫行已经一脚踏入了武将行列了!?

  这样的想法一下子突袭了小马超的所有意识,带着一身的桀骜,扑倒在闫行的脚下。

  稍作停顿的闫行想着马超临死前的表情,不由心中一阵畅快:“都说那小子,有勇无谋,看来还真是如此,能死在我这武将的手里,算是他娃的造化!至少爷爷,还给他了好的归宿!”

  “将军,我们这事儿,也算是办的漂亮吧。直接将那马超的尸体丢到了野狼窟,小的仔细观看了那四周的野兽留下的痕迹,那可是真有狼的狼洞,小马超的尸体只要被狼吃了,就算是马腾那老家伙查到一些蛛丝马迹,也不可能栽倒我等的身上,神不知鬼不觉,谁能知道这马腾将军的儿子,竟被我们给害了?”

  这嗜血的语气,在这样的时代,就像是平常唠叨一样,一点儿都不突兀。

  闫行听到此处,眉头不由一皱,这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但是好像确实是多了些人知道。

  马超虽无足轻重,但是也还是副帅马腾的儿子,马腾这个武夫可是凶名在外,早就踏入猛将的行列,要是真的被他知道,马超是被我杀,可能就连韩帅都不敢保我。

  闫行拿定主意,猛然将半截枪柄插到地上。

  左手拔刀,直接抹了旁边一名军士的脖子。

  其他人一见闫行竟然要杀人,惊作鸟兽散。

  但是这些一般的西凉军士,那是武将闫行的对手,不消一炷香的功夫,闫行便气喘吁吁的坐在了一堆尸体中间。

  血肉混杂,腥气冲天!

  “这下应该没有任何问题了。”闫行耷拉着脑袋,平复着不停翻滚的气血。由于此前受伤严重,现在再一次大动刀枪,嘴角已经慢慢地溢出了不少鲜血。

  闫行又休息了半响,才拖住自己已经疲乏不堪的身躯,安心地向着西边走去。夕阳西下,像是在为闫行这次的彪炳军功,壮威!

  等等!突然,闫行,止住了脚步,竟然又原路返回!

  马超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四周已经是黑暗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这是要挂了么?马超现在唯一有的念头。

  “你终于醒了?”

  那个“圣人般威严”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你谁啊?快把我弄医院吧,我真不行了。我差点被狗吃了,你知道吗?难道你一直在这个洞里面看戏么?”马超感觉自己说话都十分的吃力。但是求生的念头还是让他卯足了力气,说了一大通的话。

  “狗?本君勾陈大帝!镇压大汉气运你400余年,在你这个后辈的口里面,难道只是个低级禽兽?”

  “你就是狗......”马超不傻,转念一想,赶紧改口:“狗.....勾陈大帝?”

  不管你说你是什么吧,反正只要你不是见死不救的就行!

  “大汉运势颓然,已经有大能开始觊觎这天命。南华那厮,这次挑拨的黄巾起义,本来是个死局!大汉即将倾塌,但是没想到本君竟然得到了你!”

  “得到了我?”马超虽然没有那份精力来开玩笑,但是听见一个男人突然这么笃定的说这样的话,还是有点让人心里毛毛的,难道说这次菊花不保?

  “不错!我们精血互换,本君的灵魂便能在你的身上留存,继续影响着大汉运势。虽然说现在现在镇魂境已经完全破碎,但是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只要你小子一心助我恢复仙境,也能算得上大功德一件,我送你长生不老,直达仙境!可好?”

  最后两个字,就像是大鼓一样,敲响在马超的脑中!虽然马超一直听得很认真,但是里面的东西确实不是一个正常人会跟自己交流的,难道说遇到了一个有幻想症的精神病?就在马超要吐槽的时候,“可好”两字,就像是炸雷一般,将其震了七荤八素。

  “好好好,你说什么,咳咳,是什么!送我,送我去医院......”

  马超意识模糊,刚刚提出自己的要求便又昏迷了过去。

  就在马超失去的意识之后,在其身前的便幻化出一个似狗的神兽模样,满脸欣慰,竟然开口道:“兽魂契!成!”

  “就算是镇压不了你们,也不会让你们在这个人世间,为非作歹!我勾陈,定能重掌大汉!”

  在马超身边的勾陈尸体,在幻像的话音一落,便散做点点星光!

  就在勾陈消散之时,在倭奴国的岛上,一条大蛇仰天长啸,突然腾空而起!

  在华夏大地的各个角落中,越来越多的仙兽、神兽与人类结成契约——“兽魂契,成!”

  一个破旧的道观里面,一位发须皆白的老道,猛然睁开双眼,两个眼睛精光四射,嘴角泛出一丝微妙的笑容:“成了!果然如此!大汉将灭,大乱将起!这华夏大地,也该换新的主人了!”

  同时,一个茅草屋内煎药的老者,一个正在制作符水的老道士,一个正训练着甲士的耄耋,也心有感应似的凝望星空!

  三名老者或悲或痛,或欣或喜,同时说道:“勾陈身销,南华乱世!”

  那个煎药的老者,悲愤不已,心神摇晃,身动手抖,将自己面前的药罐打翻,黑黄色的药水顺着枯燥的大地,滴滴浸入到泥土之中。突然想到了什么,便直接大声叫道:“芸儿!芸儿!”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