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果然是马超

更新时间:2016-07-03 10:14:00 作者:文三 字数:3082

头狼感应到扑杀过来的马超,眼中的绿光直接化为血红!

  血口一张,甚至连它身边的那些野狼都畏惧地退避一旁!

  这便是兽威,不过马超可不是什么兽,也感觉不到兽威,就像神兽勾陈不能给马超带来威胁一样。马超的目的很明确,并不受头狼咆哮的影响,取狼命,还没有近身,便将头狼给激怒,要说威压的话,马超给头狼的威压,非同小可!

  头狼并没有直接向马超扑来,只是在最紧要的关头,堪堪躲过了长枪!

  “狼崽子,还有点灵性!”马超心思一动,铁枪更是绝妙的从狼背上拍下!

  头狼顾头不能顾尾,甚至都没有发现这一枪的凛冽之势!

  “嘭!”

  头狼直接被大力地拍到了地上,激起大量的灰尘。

  淡定女孩妙目一闪,本想着个爱出风头的家伙,在这么重的伤势下,应该虎不了多久,但是没想到,竟然还真占据了上风!

  马超确实没有给头狼更多的反应时间,直接用铁枪刺向了头狼的臀部,铁枪入体,大力推送,直接贯穿了整只狼身!

  马超重重地吸了一口气,拔出铁枪!头狼倒地,便死得不能再死了!

  果然如女孩所说,其他野狼看到头狼挂掉了,便畏惧地嘤嘤散去,不一会儿,便看不见任何狼影!

  “狼还有这个毛病?”马超不懂动物的世界,不过这要是在自己的团伙里面,谁要是干掉了老大,那肯定要拼命找回场子的,怎么能让老大白白地牺牲掉呢?

  “禽兽果然只是禽兽!”

  马超想及此处,却有点开始怀念自己的兄弟们!

  经过这次,他真的不再想什么从良了,今朝有酒今朝醉,要什么安稳,要什么女人?混的时候哪天少了女人的?虽然说有点对不起自己鬓发斑白的双亲,但是这完全不是自己的过错!自己没有努力过?没有改变过?这些自己都做过,要是真正还有什么要怪的,就怪这吃人的世道,和这不堪的妇道吧!

  轰的一声,马超直接跪在了群狼尸体之前!有点脱力了。

  洞口本来有着几许光亮!然而一个身影,遮住了阳光!

  一人,拍着巴掌走了进来,边走边赞叹:“果然是马超!都说小马儿,狂妄!奸诈!今儿,我闫行算是看明白了!要不是我他妈的多了个心眼,还真不知道怎么死的!”

  人影豁然清晰!

  竟然是去而回返的,武将闫行!

  马超缓缓抬起已经没什么神采的眼睛,将这个自称闫行的人打量了一番,呵呵一笑,竟然穿着黑色的盔甲!这他娘的在拍戏么?刚刚那个小姑娘也是,麻布麻裤的,马超还以为自己被扔在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并未开化的村庄了呢!现在看来,这肯定得是一个剧组啊!

  “好了,好了!你们牛逼!你们拍戏,就拍戏,我真的来不起了!我不是你们的演员!我要去医院!我快死了!”马超如释重负,全身已经酸痛不已,而且胸口还流着鲜血,这些都是逼真的玩意儿,没想到竟然被当做了戏子!

  闫行冷哼一声:“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么!闭气术!西域秘术!老子差点忘了,你这个狼崽子的母亲,可不就是西域人么!这次不拿走你的人头,我决不罢休!”

  马超持续懵逼状态!我去,这他娘的拍的什么啊?还人头?刚刚那些都是真正的警犬吧?还有这把枪,谁他娘的这么大手笔,拍这么个倒霉玩意儿,竟然全部用的是真家伙?

  “滚你妈的蛋!老子告诉你啊,你们再这样玩,可是会出人命的!这是谋杀!死刑!懂不懂!”马超像是用尽了自己最后的力气嘶吼道!

  “人命?”闫行狠厉地接了一句,但是并没有掉以轻心,在杀掉随行的兵士之后,闫行没有了后顾之忧,现在最怕的就是马超没有被杀死。虽然自己早已确定他确实没有了呼吸,但是为了在兵士面前展现自己的“仁慈”,并没有取了马超的头颅,只是拿走了他的头盔,转念一想,反正没有人嚼舌根了,索性拿了马超的头颅回去交差,才能掩饰一切!

  “老子要的就是人命!”

  闫行挥舞这北凉刀,夹带这呼呼风声,向马超砍来!

  “我靠!难道这家伙才是那个混混派来的杀手?还用刀?”马超现在不敢怀疑这把即将砍在自己身上的刀是把道具!毕竟自己的手上可是握着一把刚刚刺杀了几匹狼的真家伙!

  马超咬牙,奋力一挡!

  火光四射!

  而且力道十足!也是马超不敢掉以轻心,鼓着最后一丝气息,才堪堪抵挡住!

  缓了口气道:“兄弟!那混混给了你多少钱,我都认了!并且,我翻番给你!”

  马超不得不认怂!这种人命攸关的时候,能拖一时是一时!

  闫行也是想要毕其功于一刀,心中琢磨一番,还是不得不承认,西凉马儿,确实非同凡响,都这样了,竟然还能够单手抵挡住自己的全力一攻!虽然自己是刀,没有铁枪那么大的力道,然而自己在这可是必杀一击,依旧被其挡在了一步之外!

  竟敢称呼韩帅为混混!果然马家早就有了背叛之心!

  老子要的是韩帅的女儿!你能给我生两个?你要真想收买我,早干嘛去呢?

  真是个大傻帽,像我这样抱着必死的心来刺杀于你,竟然还想着用些蝇头小利来动摇我的杀心?

  闫行突然撤刀,身子往后一跃!

  马超立马失去重心,扑倒在地!

  好机会!

  闫行冷笑一番,果然已是强弩之末!

  直接提刀便砍!

  直奔马超的头颅!

  “嘭!”

  一阵火花闪过!

  闫行大惊,自己竟然被震退!

  放眼望去,马超还是直扑扑地躺在地上,并没有任何动作!

  难道是天罡之气?不可能,那可是无双猛将才会有的东西,这个小马超只是区区一个健勇,怎么可能会有?

  这时,一直躲在角落里面的小女孩,缓缓地走了出来。

  “得得得得饶人处且饶人!”小女孩有点结巴,看的出来还是下了极大的勇气才肯站出来的!小女孩虽然经常和野兽打交道,但是和人,特别是和这种想要杀人的人打交道,这是第一回。

  “什么人?”闫行杀气未收,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

  “小女子,无名山,华芸!这位哥哥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反抗了,希望壮士饶他一命!”女孩稳定了自己的气息,平缓地说道。

  虽然只是说话的语气变了,但是这落在一直在军中作为滚刀肉一般的存在,心思还是比较通透的:“刚刚是你救了他?”

  女孩点点头。并且摊开自己的左手,手掌上面还握着几块小石子!

  小石子!闫行不淡定了!刚刚自己的刀,竟然是被一块石子,弹飞的!

  “你究竟是什么人?竟敢阻拦西凉军击杀叛军?”

  女孩扑闪这大眼睛,很明显她并不知道什么是西凉军!

  西凉军,凶名在外,妇孺皆知!闫行本想借着凶名,吓吓这个小女孩,但是没想到竟然换来了一个天真的疑惑!

  “小女子......”

  “算了!”闫行及时地止住了小女孩再一次的自报家门,并且暗自地吞下一口鲜血,不知道是被这个天真的女孩给气的,还是刚刚自己用力过猛,再一次地翻动了旧伤!不过,他明白,就现在这个状态,肯定在这个神秘的女孩手下走不过十招!

  “这里是无名山?你真的打算救这个家伙?”闫行颇有心计地打问道,就算是现在自己不能够拿下马超,但是只要自己的伤势一恢复,再带上点兵士,拿下个无名山头,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就算是这里面藏龙卧虎,只要向韩帅再要些猛将过来,一不做二不休,到时候,死的可就不只是这个小马超了!还有这个颇具武力的小丫头片子!

  “医者父母心!芸,真不愿看到壮士,在此地杀人!”

  “好!有种!”闫行转身,嘴角直接溢出鲜血!便果断地头也不回,走出山洞!不过,转身的那一刹那,阴毒的眼神,就像是在滴血一般!这是到手的鸭子,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叼走了!

  “壮士!我这里还有点内服药,我看你伤的不轻,要不你也吃点药,再走吧!”

  闫行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趁势一个小跑!

  这姑娘,太他娘的不按常理出牌了!闫行还真怕,这个鬼神莫测的小丫头片子,给自己挖个坑,让自己往里面跳!

  马超悠然转醒!并不知道自己在鬼门关又逛了一圈!

  他实在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现在脑袋里面一片空白,昏昏欲睡的感觉,就像是潮水一样袭来,但是马超不停地在暗示自己,不能再闭上眼睛了,不能再闭上眼睛了!

  如果暗示有用的话,或许马超还能够将自己催眠到麻木的状态!

  当马超第N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救自己的那个女孩并没有离开,得到这个信息之后,便又昏睡了过去。

  又过了半天,马超终于再一次醒了,再一次看到那头乌黑亮丽的秀发,马超甚至在想,要不就将这个小萝莉娶回家让父母开心开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