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马超当医生

更新时间:2016-07-07 23:04:29 作者:文三 字数:3140

马超他们百来号人,带着干粮、帐篷,背后背着包裹,便向邺城进发。

  每个死士都腰带镰匕。

  关于青狼死士们的奇怪匕首,还是让马超这个本来见惯了近战武器的吃了一惊!

  这种像镰刀一样的匕首,确实是可以两用的!

  屯田时,可以用来收割稻麦;作战时,可以用来收割头颅!

  果然是冷兵器时代,这些玩意儿,一看就让人感觉血腥翻天!

  中途经过了不少的村庄,但是因为黄巾大乱东汉,现在余孽犹存,只是偶尔能看见人影,更多的还是一些空村。要不是从无名山下来的时候,带了足够多的口粮,可能没有到鹿门山,这些死士就真的被饿死了。

  随后便来到了一个叫做仙人渡的乡镇,才算是进入到了人烟汇集的地方。

  不过这已经过去了十多天。

  马超将大部分死士留在城镇外面住下,带着华佗、华芸、王川和贺建以及少数的死士,来到了城镇里面。

  本想采买一些物资,却发现根本多余的钱币。

  幸好华佗应付这样的事情,还是比较熟悉的,直接在镇子街道的某个角落,便开始行医。神医的老本行,便是悬壶济世。再加上旁边有俏生生的华芸,唱诺着“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疑难杂症,药到病除!”

  虽然说广告打得是一般般,但是华佗的医术那可是杠杠的,仅仅一个上午,一传十、十传百,不一会儿大半个镇子,都知道街角来了一位救苦救难的活神医。

  居民们蜂拥而至,甚至还排起了队伍。

  马超便让王川带着些由青狼死士组成的青狼卫,维持秩序。

  而马超自己便带着贺建,深入地了解东汉物价、人情什么的。倒是贺建简直像是被刚放出来的一样,要不是有马超在身边镇着,这家伙能立马上天!

  没走多久,便在一个大户人家的门口停住了,因为别人用丝绸,挂着一个文榜!

  这要么是土豪做的事情,要么就是真有急事!

  说是家中有人,患有顽疾,愿意用万贯家产,招募医生。

  马超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好事儿,便二话不说,顺手便将榜文撕扯下来!

  在门口的小厮看到,有人揭榜!便直接过来一个唱诺:“见过兄台!请稍等片刻,我们老爷,这就出来!”

  看来确实是一个大户人家,像马超这样看很多古装电视剧的人,见多了那种恶奴,竟然遇到了一个这么有礼貌的下人。还是对这古代的一切充满了幻想!

  不一会儿,一个老老实实的中年男子,不过只是个管家老爷。原来还是有架子的,幻想破灭中。

  “见过公子!不知这揭榜是何意呢?”

  马超一脸诧异,难道说揭榜的意思,不就是老子能医治此病么?

  “见过管家老爷!”马超也有模有样的学着管家:“看见贵府需要医生,恰好我略懂医术,所以便揭榜,想积累点功德。”

  管家老爷尴尬的笑了笑,心中一叹,略懂你都敢揭榜?不过还是十分有礼地说道:“既然揭了榜,那就请进院内,我们老爷最近心思衰竭,没能出门迎接,还望公子见谅!”

  马超摆摆手说道无妨,便和贺建一起进入到大院内屋之中。

  知根知底的贺建便低声问道:“主公,要不要我去请族长过来。”

  自从出山之后,王川和贺建就一直叫马超主公,不管马超怎么不习惯,他们都不愿意更改这样的称呼,说是士为知己者死。这才让马超第一次领略到了东汉的士族文化,究竟有多么的根深蒂固。

  “还不用,现在那么多的百姓,需要治疗,还是多让仙师多看一些。这里,我们先看看情况再说。”

  在无名山中的一个月,马超天天和华芸在一起,也学到了些医术上的皮毛。说是皮毛,也只是马超不知道自己的医术究竟是什么样子,但是毕竟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自己也还是经常住在医院中的,所以说华芸教的皮毛以及马超对现代医学的一些了解,其实对于一些小毛小病,还是有一定见解的。

  只是没有实战而已,现在就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马超当然愿意试一试。

  坐在大堂主位的是一位极有威严的一个富商模样的中年人,带着方冠,穿着丝绸,一看就是一个有钱人:“贵客来临,有失远迎,还望见谅!本人姓任名侠,字嵩才。不知道公子名讳?”

  “小子马超!无字。”

  竟然是一个黄口小儿,任侠不由心中一阵失望,特别是看到他手中还拿着自己亲手张贴出去的求医榜,这段时间,因为这个榜文,确实来了不少的名医,大多是束手无策,有些医生也给开些处方,并没什么起色。本来还想着多挂几天,没想到竟然被一个还没有字的小儿,当做儿戏一般,揭榜了!

  难道这人命关天的榜文,再这个小儿的眼中,竟然可惜这般随意么?

  任嵩才便有点不高兴了,严肃且带有十足的疑问:“听说,公子略懂医术,想必公子的师父的医术更为高明?”

  贺建一听这个中年人竟然忽略自己的主公,便不满意地说道:“我家仙师,可不只是医术颇高,而且诊金也高!”

  任嵩才见马超后面的这个跟班,说话竟然这么的冲,眉头不由一皱,更加在心中将马超看低一等。任家虽然是世代经商,但是很注重家教,所以对家中的佣人,要求都十分的严格。像贺建这样莽撞的,在任家早就被罚俸一月了。

  马超幻想继续破灭中,一听便知道这个财主般的人物,有点不满意自己揭榜的行为,虽然被贺无定抢了话语,但是也是自己的意思:“猴子别乱说话。小子师父,华元化,确实医术高明。”

  虽然马超想要自己抄刀,但是毕竟没什么名声,还是先借用一下现在正忙的不可开交的华佗仙师的医名。

  “华元化?咦?啊!难道是医圣?!”

  “正是!”马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听华佗自己说的,他云游的时候,可是有医圣的名声,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名声竟然还能够带来这么大的响动。

  任嵩才这才放低了姿态,一脸赔罪,直接起身鞠了个躬,打了个诺道:“没想到是医圣的高徒,刚刚有所冒犯,还望原谅则个!”

  马超连忙上千扶起任侠:“当不得,当不得,你这样折煞我这年轻人了!我师父现在正在仙人渡为人看病,我看到这个榜文,便一时技痒,想来打个先锋。”

  “当得!当得!公子既然是医圣的高徒,肯定有大才,我们这就去看看夫人的病!”

  在东汉,特别是像这种有点名望的家族,其实都比较避讳男医生给女病人看病的,不过任侠也是一时激动,想着这可是医圣的徒弟,而且看来来还未及冠,也就没有考虑那么多,便直接将马超带到了夫人的卧室。

  马超倒也没有莽撞的上前把脉,只是一脸平静地看着面色红润,沉睡不醒的华夫人,心中纳闷,这不就是健康的人睡着了么?任夫人面若桃花,雍容华贵,像极了年龄大点的睡美人!

  任侠便向马超说明病情,原来任夫人虽然可以进一些流食,保持生命,但是就是沉睡不醒。

  马超还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脑中的勾陈倒是瞧出点毛病:“灵压冲撞,神魂移位。就算是小华佗过来,都不一定有什么好法子医治的。”

  马超一听,这就犯难了,虽然自己和勾陈现在算不上很对胃口,但是听见他说的这么淡定,便问道:“你呢?”

  勾陈不语。

  马超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勾陈,也就没有管他,百年直接问任侠道:“不知夫人变成这个样子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一个多月前。好像是新帝登基的前夕,我和夫人一直在这个乡镇施些斋饭给流民,就在某天早上,夫人便是这个样子了。”任侠心中悲戚,话语中带了些许感伤。

  马超心中了然,看来确实是勾陈所说的那样,那个时候,正好是勾陈身陨之时,导致了灵崩,看来正是这个灵崩导致了任夫人受到了冲击。马超只好再和勾陈沟通:“如果真是你说的那样,导致这个夫人成这幅模样的罪魁还是你,要不你给想个法子吧?”

  “其实这个也不算病!你上前摸着那女人的前额,我渡些魂力给她,当她的体内有了足够的魂力,便能够安稳神魂,不出三天,便能醒转过来。”

  马超没有什么惊诧的,现在这个世界自己接触的一切,都变得有点神秘。既然神兽都这么说,马超便立即照办,做足前戏,便将自己的手搭在了华夫人的前额。

  此时,突然房门被人大力的冲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少爷跑了进来,正好看见马超的手搭在夫人的头上,虽然这个对于拥有二十一世纪思维的人来说,并没有什么,甚至对于无限信任华佗的任侠来说,也没有什么,倒是对于完全不了解情况的这个小少爷来说,这简直是一种莫大的侮辱,这个小屁孩竟然将手放在自己母亲的脸上:“瞎了你的狗眼,竟敢对母亲不敬!”

  任侠都还没来的及阻止冲进来的少爷,便看到他冲到床边,二话不说,直接将马超拽到了半空之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