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白衫小将军

更新时间:2016-07-07 23:38:52 作者:文三 字数:3041

仙人渡乡长刁德,看到出来的竟然是个小毛孩子!虽气度不凡,依旧不能够遮盖年岁在他脸上十分清晰的青涩。

  马超可没有想那么多,乡长?自己在当混混的时候,可是好好地收拾了自己个贪官污吏的,所以一直对于这些父母官没有多大的感觉:“你就是那个幼稚?”

  “本官刁德。”

  哎哟,还吊的?有多吊?

  “不知幼稚,找我师父有何事?”

  原来是医圣的徒弟,是说怎么会这般无礼?不过刁德在官场混了这多年,也知道这些有点真正本事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再加上,华佗可是医圣,虽然自己造福一方,但是和这种在民间已经有这样名声的人物来说,确实没有什么傲气的资本。但是也不要用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孩子来打发自己啊。

  “听闻医圣,恩泽薄地,特地登门拜访,聊表谢意。”

  马超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人,聊表谢意,你倒是表示一下啊,来看看、来聊个天,就是表示了?

  “师父没空!要是你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就请回吧!”

  闭门羹来的这么迅猛,是刁德没有想到的!

  “不知小哥怎么称呼?”

  “老子,马超!”

  嗨!这小孩太没大没小的,难道这这是医圣教出来的徒弟么?看来这个医圣的医术高明,但是这个带弟子的能力确实一般啊!无礼,太无礼了!

  “这个,我特意来......”

  马超不耐烦了,当官的都是这样,磨磨唧唧的,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在点子上,就像是一直苍蝇一样嗡嗡个不停。

  “好了,知道了!回吧!耽误我修行的时间!再说了,我们在这个仙人渡呆不久,过两天就走了,你就不要来献殷勤了!”

  刁德这下可真生气了,虽然说脸上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样子,但是内心已经被这个对自己抱着偏见的马超给气的三魂不再!就在刁德正要发火的时候,突然一人冲了进来。

  看到刁德一脸怒火,也就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便直奔刁德,耳语一番,刁德瞬间脸色大变,对马超一抱拳:“既然医圣清修,那本官也就不叨扰了!”

  说完便和他的人,一阵小跑出了任府。

  本以为还能洗刷一下刁德的马超,直接被晾在了大厅之内。

  此时,任侠也是一阵小跑,看到马超愣在那里,便一阵大声说道:“哎哟,遭了,遭了,黄巾来了!”

  黄巾?对了,现在还有一些黄巾余孽,虽然朝廷到现在为止,确实已经将大部分的黄巾给灭了,甚至连他们的头领张角也都死了好几年了,不过黄巾这场起义,可只是张角他们这些主力军,还有很多响应黄巾的。甚至很多的山野流寇,为了给自己出师有名,几乎都打着黄巾的旗号。主要是黄巾的影响力大,趁着余威,可以让一些小地方的守军望风披靡!

  不过好像这个刁德,并不是什么软脚虾?难道自己恨屋及乌了?

  “任老爷,这个刁德,为官如何?”

  任达竟然没有从马超的眼里看到一丝慌张,却反而来问刁德,不明所以,沉思一下,便如实回答道:“为官清廉,力保一方平安!”

  哦豁!果然,自己冤枉了好人!本以为天下乌鸦一般黑,但是没想到竟然还能遇见个白的!

  “这个乡镇上,兵力如何?”

  “兵力?如果关闭城门,全民皆兵的话,还是能够抵抗的!”

  “全民皆兵?开什么玩笑?”马超对东汉的百姓的认识,其实还是建立在二十一世纪的百姓的基础上,大家几乎打个架都是嘴炮,现在还来什么全民皆兵,难道要百姓们用嘴巴将别人的真刀真枪给骂弯了去么?

  马超直接跑到内院:“王川,集合死士!”

  至少现在自己的这百来人还是能够使用武器的,这一路走来,马超他们还是遇到一些流寇,三五成群的,在死士的面前几乎都是秒杀的感觉!所以马超还是对这百十个死士很有信心的。

  最主要的还是怕这里的百姓,莫名其妙的送了性命!

  东汉末年,已经被黄巾给败坏的不成样子,在加上朝廷的横征暴敛,根本都没有几个能够安生的百姓!但是哪一个王朝能够离得开这些平头百姓?

  虽然马超没有太大的情怀,但是心里面还是有那么点点救民于水火的愿望。

  死士集合的很快,甚至群情激奋,早就知道跟了主公,肯定会在刀刃上求个高低,既然来了,肯定只等马超一声令下,冲锋陷阵,至死无怨。所有的死士们,全部拿着自己安身立命的镰匕,寒光闪闪。

  马超带着一群人,奔向墙头!

  果然是黄巾余孽!城下全部头裹黄巾,长枪大刀,虽然队伍不甚整齐,但是至少有三、四百号人。

  为首的一人骑着一匹黄骠马,看见马超他们出现在墙头,便拍马向前:“刁德,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还敢组织百姓抵抗?你这小镇子,在被我兄弟们冲杀几次,可真的就会成空的了哦?难道你以为,我在吓你不成!”

  “张渝!你听清楚了,我刁德为这一方父母官,肯定不会任由你们这些土匪为非作歹的!要死,我也要和仙人渡共存亡!”

  马超又是一愣,没想到这个唠唠叨叨的家伙,竟然这般血性!

  马超血气方刚,或许是受原来的马超的思维的影响,主要是两军对垒的时候,总是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便转过头对王川、贺建以及任达布置了一下,然后又对刁德说道:“乡长!求一匹战马,我要和他们斗将!”

  刁德这才发现马超他们,而且看到任达等人竟然都领了马超的命令,从朝后门奔去。虽然不知道这个马超究竟有什么安排,不过现在自己手上确实没有什么可以斗的,唯有死守而已!不过现在马超竟然要求要斗将,马超并没有穿自己的盔甲,而是一席白衫,难道这个家伙竟然是个武夫不成?

  “要马可以!但是这个斗将,还请马少年,三思而后行!这群人嗜血如命,要是真的跟他们斗出了血性,就没有那么好打发了!”

  “打发?怎么打发?”

  “送人、送钱、送粮!”

  “送你麻痹!牵匹马来!”马超一听直接开骂,本来还以为这个“父母官”能够有些本事,没想到还真是个软蛋一个,看来还真是个外强中干的家伙!

  刁德闹了个大红脸,其实这个手段,自己确实已经用了很多次,才能保证了这仙人渡的一时平安,但是没想到这群土匪竟然这么贪而无信,就算是积粮再多,也经不起他们隔三差五的来搬的!既然这个马超要求斗将,肯定还是有点本事的,刁德也只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吩咐人牵来马匹!

  马超手握铁枪,跨马出城!

  张渝看了看孬马上的白衫少年,吐出一口浓痰:“送死之人,报上姓名!”

  “老子叫马超!你的人头我要了!”马超就像是在说一个不争的事实。

  “哈哈哈哈!”张渝一阵狂笑。连墙头的刁德都为这个不知死活的小马超感到一阵惋惜,毕竟还是太年轻,单枪匹马,不批甲胄,而且还出言不逊,这不是下去找死的么?

  “好!爷爷我给你个出风头的机会!”说完便双脚一夹,黄骠马奋力本想白衫马超,长刀横握,一副所向披靡的气势!

  马超冷静下来,三商现,发现张渝的武商只是一个小小武将!

  信心大增,驭马直冲!

  在马超眼里,张渝这冲刺的姿势,命门大开,虽然脚下这匹马的速度并不能赶上黄骠马,气势上也落了一成!

  相距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马超直接脚踏马背,冲天飞出,居高临下,竟然将自己的气势压过了冲锋中的张渝!

  铁枪直刺左肋!

  就像出击的毒蛇!

  张渝完全没想到马超既然会弃马!而且刺来的角度竟然如此刁钻!

  中!

  马超的铁枪从左肋进,右肋出,贯穿了张渝的胸腔!

  马超吃力将抢一横,张渝竟然被其挑起来!马超将力道一收,骑上了黄骠马,双脚一夹,黄骠马停!

  马超一扯马鬃,黄骠马缓缓调转马头,向着那三、四百号头裹黄巾的土匪!

  那三四百人,都瞪大了眼睛,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头领竟然已经被人挑在了长枪之上!张渝的两个眼珠突出,至死不明!

  “降者生,战者——死!”

  死字一出,马超将张渝的尸体甩出,驱马上前,直接将还在半空中的张渝的头颅给击了个粉碎!

  这太震撼了!那些黄巾匪在战乱中聚伙,也就是在些小村小乡中,吓唬吓唬已经胆小如鼠的大汉官员,什么时候真正的经历过这么残忍的战斗?

  黄巾匪一看头领已死,而且还被刺爆了头颅,早就被吓得魂不附体,一声大叫,所有人都开始作鸟兽散!部分骑马的,更是快马加鞭,不敢做任何停留,生怕这白衫骁将,飞到自己的跟前,碎了自己的大好头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