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为你舍一切

更新时间:2016-07-13 09:53:10 作者:文三 字数:3028

马超夸了祢衡,现在又大力赞赏了手下败将甄尧。

  祢衡心思一转,难道这个马超只是个“好好先生”不成,便又出言想激:“马超小儿,你刚说我大舅哥,无人出其右者?那你这个刚刚打败了他的,又算个什么东西?”

  说完便向甄尧讨功似的眨巴眨巴眼睛,好像是在说,大舅哥别生气,看我帮你出口气!

  马超略微一笑,更加不以为意,朗声说道:“我说的只是猛将当中!”

  祢衡不知武学!也不知道武将里面的深浅!

  但是甄尧可是刚刚在武学里面刚刚登堂入室之辈,听得出来这马超话语中的意思,难道这个马超,小小年纪,已经跨过猛将级别?

  想及此处,犹如晴天霹雳!

  对于武人,什么是最重要的?那便是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但是强人横生,怎么才能保护别人,只有变得更强!

  这个马超,竟然比猛将都还要高一个等级!

  一直以来,甄尧都是以无双猛将,作为自己的目标!要是没有灵崩,大概无双猛将便是这大汉朝最顶级的武将了!但是灵崩之后,甄尧确实也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力量,正在迫使自己变得更强!而且这段时间,确实武力有了质上面的飞跃!

  但是如何才能走上巅峰?这对于已经是猛将的甄尧来说,便犹如无头苍蝇,不明了前面究竟是什么方向!

  现在,却看到了!

  自己的方向,便是马超!

  是说怎么能够徒手将自己收拾的这么惨,原以为马超便是一个猛将中的无双,但是现在看来,竟然比此还要高一个,甚至是多个境界!

  甄尧二话不说,直接跪下,拱手道:“小将甄尧,甄飞虎,愿追随主公!”

  这就投诚了?

  马超本想着还要花一些功夫,先消去甄尧对自己的嫉恨,再来徐徐图之!但是没想到别人竟然比自己还要干脆!

  刚刚还以为自己帮了甄尧的祢衡,更是疑惑不解!

  咋回事儿?

  自己不是给你暗示了,要帮你讨要个说法么?怎么这说跪就跪?还直接投诚,称呼别人为主公?

  “我说大舅子,虽然我祢衡批死了你最多一个杀猪卖肉的,但是你也不用这么自暴自弃啊!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威武不能屈,你怎么这么没有骨气啊?”祢衡气的直跺脚,但是话语间,还是将自己刚刚那一跪的分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反应给了认定的岳丈大人!我刚刚可不是随便跪的!我是抛弃了一身文人的骨气,跪的我岳丈大人!

  不过,很明显,虽然祢衡说的铿锵有力,但是甄逸根本没有听出祢衡的举一反三。

  而是欣慰地望着甄尧,好小子,还真能读懂为父的心!

  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将甄家放到马超的战车上!

  甄逸也和马超一样,以为要花大工夫的劝说才能够让甄尧拜在马超帐下!

  果然是父子连心,自己这边刚刚下定主意,儿子那边就已经开始执行了起来!看来马超这趟清水,我们甄家是趟定了!虽然任家占得先机,但是我甄家,可是使出了看家本领,杀手锏的!不得天时,却得人和!

  甄逸看马超还在“犹豫”一样,便直接“火上浇油”助推此事,躬身拱手说道:“既然吾儿愿意跟随马公子,还望马公子不要嫌弃!我甄家也愿倾尽家资,为马公子募得义兵!”

  马超这下不不敢淡定了!立马扶起甄逸:“马超何德何能,受此大恩!”

  扶起甄逸之后,又再次打量了下甄尧,沉吟说道:“不知甄少爷,是有表字吗?”

  “禀主公,尧,表字飞虎!”

  什么?飞虎?!

  我去!这古人取字,也太随意了吧,还有那个任达,表字飞熊!到了甄尧这里,直接来个飞虎!这么粗狂大气有内涵的字,竟然丝毫不让王川和贺建的长江和无定啊!

  “飞虎兄,请起!虽然我马超自知能力有限......”

  马超这边还没有谦虚完毕,祢衡直接忍不了:“我说马超,你谦虚个屁啊!从此以后,有我祢衡在你身边,你的能力完全超乎你的想象啊!”

  马超差点没被这逗比祢衡给呛着!这家伙虽然是英才之体不假,但是现在不是还没有祥瑞入体么?

  而且在东汉、三国的历史上,也没有祢衡这么一号祥瑞,听得最多的卧龙诸葛亮,冢虎司马懿,雏凤庞统,什么时候有你祢衡什么事儿了?!

  还这么拽?这么牛?

  要不是勾陈那个要死不活的,在脑袋里面认定祢衡是什么英才之体,和祢衡相处这么短短的时间之内,马超至少有五六次想直接弄死得了,省得闹心!

  祢衡看马超没有拒绝,便直接蹬鼻子上脸:“马超,我可告诉你哈,我祢衡虽然比你知道的事情,是要少那么一丢丢!但是这争霸天下,可不是耍嘴皮子的,而且天下易得却难守!我祢衡有几斤几两,这天下的文人,早就评估过了!我今天就问你一句话,愿不愿意我给你马超做主?”

  这祢衡!马超简直是无语了!略知三国的马超也知道祢衡有才,而且十分难搞!但是没想到才没看到才干多好,嘴皮子倒是真让人骑虎难下,这么难搞,以后真要是领兵打仗,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威严?

  马超又转念一想,要是我连这么难搞的人才,都能够牢牢地抓在手中,岂不是比曹孟德那家伙,更加会笼络人心?

  其实这争霸天下,不过是人心而已!

  马超突然深鞠一躬!快要到九十度的时候,才开口说道:“马超请祢先生,出山!”

  祢衡虽然情商低,但是还没有低到别人如此正式,如此诚恳地请求自己,还不动心的!

  但是,不知道祢衡是那根弦搭错了,竟然拂袖而去!

  看起来还十分地生气!

  马超茫然地站直身体,完全不知道这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又要做什么幺蛾子的事情!

  但是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英才,马超怎么能放弃?

  直接向甄逸告辞,并对甄宓温柔一笑,便追着祢衡出了大厅!

  甄逸看着马超的背影,不断的摇头,嘴中嘀咕道:“果然是济世之才!能容这大汉万里河山!尧儿,以后你跟随你的主公,务必尽心尽力,锦绣前程,绝对是你的囊中之物!”

  甄尧艰难地拱手回道:“孩儿遵命!”

  旁边的甄宓也还沉浸在刚刚马超那个笑容当中,马超生得俊朗,而且眉目有情,这个被后世称作洛神的女孩,显出一副花痴状:“连跑都跑的这么帅,果然是自己看中的男人!”

  马超来到甄府门外,看见祢衡正发泄似的,将自己的帐篷踩在脚下!

  而且双眼通红,两行清泪划过瘦弱的双颊,留下明晃晃的泪道!

  本来就毫无一物的祢衡,很快便将和自己想处了两个多月的家什,全部混杂在了这邺城大街中的泥土之中!

  双眼含泪,像是看仇人一样看着马超,泼口大骂:“小儿马超,你可看清了!我祢衡,为了你,可是舍弃了一切!你要是敢负我,必遭天打五雷轰!”

  马超,这下才被这难搞的英才,弄得五味杂陈!

  你妹啊!你这个狗窝,被你自己践踏了,你竟然说为我舍弃了一切?!

  还有,你流个毛的泪啊,知道的晓得我有洁癖,不知道还以为老子把你怎么样了呢!老子是直的,笔直!对男人,特别是你这么脏兮兮的男人,完全没有兴趣!完全没有!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马超竟然被这情商不及格的家伙,弄得有点有点感慨!

  俗话说,有男儿泪,英雄泪,有士子泪!这一个比一个难流!

  这般投了生死状,不知道何时刀枪无眼,便送了这一生!

  前世马超和兄弟们出生入死好几百次,每一次都会像这般一样饮酒,喝个痛快,但是每一次痛快之后,都是痛哭!没有那一次不哭的!这是男人的眼泪,这是拿命在赌明天的人,那种义无反顾,那种悔不当初流下的泪水!

  四周不明所以的百姓,越来越多。这祢衡早就在这邺城中“大名鼎鼎”,虽然说做的事情荒诞无稽,但是别人竟然能够做成,肯定是有着别人的依持。再加上这一次竟然更加的出格,连自己的狗窝都不要了!

  这肯定是个大事件,所有的百姓都唧唧咋咋,指指点点!期待看到了一个不得不传颂的八卦!

  马超,何许人也?其实在百姓的口中也有明白的!

  这可是得到任家全力支持的首领!

  难道说,现在竟然连这个古怪的祢衡,都投靠了马超?而且马超竟然连祢衡这样的,都敢收下了?

  马超深吸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酸楚的鼻子,想到了很多,但是也忘掉了很多,然后对着祢衡吼道——

  “妈了个巴的,老子不会让你死的!狗日的祢衡!”

  祢衡听到马超的愤慨之言,竟然转悲为喜,哈哈大笑起来,那古怪的笑声,就像是一支穿云箭一样,响彻了整个邺城!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