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一曲月满弦

更新时间:2016-07-13 22:41:07 作者:文三 字数:3034

马超见贺无定的气势如此雄浑,也心生豪气,双脚使劲一夹骏马,身先士卒!

  马超的骑马的技术,那是相当了得。从小便和马群生活在一起,也就一两个呼吸便超过了贺无定。

  贺建一看自己的主公竟然比自己还快,便憋足一口气想要赶上马超!

  不过两者的距离越拉越大!

  马踏军阵!黄巾在气势上已经落了一成,现在被马超这么一冲,竟然直接贯穿了这个黄巾的部队!

  马超勒马回转,略微的估计了下,这这差不多有两千的黄巾步兵!

  在高地埋伏的王川、任达,看到军令,也从高处冲下!

  四面八方,竟全是冲刺的马蹄声!

  黑山黄巾这才发现部队中了埋伏,军心直接崩塌,黄巾贼们四处逸散!

  战斗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大多数黄巾,已经放弃了抵抗!

  祢衡直接传令,收拢战局,聚集战俘!

  祢衡初临战斗,便热血沸腾,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便驱马奔向马超:“主公,要不要杀向太行山,再灭一波,这孱弱的黄巾贼?”

  “灭你个大头鬼!我们这点骑兵,能够安稳地到达颍川,都已经是万幸了!你难道还想将这点家底给败完么?”

  虽然这次阻击,大胜!但是马超的脑袋还是比较清晰的,并没有被这丁点的战果冲昏了头脑。太行山上,那里的水可深得很!据说是拥兵百万的黑山军,自己这点人马,过去还不够别人塞牙缝!

  吩咐议韩馥给的一百官方轻骑,押送着黄巾俘虏直接到邺城邀功!

  本来祢衡还建议直接将战俘送到河内的怀城去邀功,不过马超答应了韩馥,便只好舍近求远,将战俘押回邺城。

  马超的大部队依旧想着黄河边前行!渡过黄河,便是河南郡,过了河南郡,便是颍川!

  现在还是初秋,天气依旧炎热,所以部队行进的还是相当缓慢的。

  幸好,马超选择的是走管道,可以在天气炎热的白天休息,然后凉爽的夜晚前行!

  在太行山内,被马超他们杀散的黄巾贼,总算是有活着回到了大本营!

  便立即向一个嘴角满是胡须的头领汇报堵截马超时的遭遇。

  头领一听,勃然大怒:“妈拉个巴子的,我可是给了两千兵,竟然被马超杀了个片甲不留?于毒呢?”

  “于将军,被一刀斩杀!”

  “竟然有如此猛将,在马超营中?”

  胡须头领这才按下暴怒的情绪,然后直接叫备马,往太行山深处奔去。

  黑山军根扎于太行山内,声势浩大,号称百万,具体有多少人马藏在这太行山,没有人知道!

  唯一能够知道的消息便是,官兵来剿灭一次,便全军覆灭一次!

  渐渐地也就没人愿意来剿灭这里的黄巾军,而且黑山为其大本营,这波黄巾军,也被称作为黑山军!

  明面黑山军统帅是黄巾军里面大名鼎鼎的飞燕将军,张燕。

  不过胡须头领,现在下拜,竟然是一个微胖的倩影!

  黄巾大营还是比较宽阔的,十几名将领,列席而坐,左手第一位便是当年黄巾军中身轻如燕、迅捷如飞的飞燕将军张燕,同样满脸髯须,深思熟虑道:“圣女大人,按照丈八渠帅得到的信息,看来马超还是一块硬骨头,要不本将带领人马,前去剿之?”

  上首挂着白巾的女子,沉吟不语,只是轻挥莲臂,让被称作“丈八渠帅”胡须头领退下。

  “准备船只,会会这白衫小将。”黄巾圣女如今大权在握,成为了暗中掌控百万黄巾的实权者。圣女一直保持着神秘,甚至连张燕都不知道这微胖的身躯上,白巾下面,究竟是一副怎样的花容月貌。

  唯一完整地继承了《太平要术》的圣女大人,手段可不像她的声音这般温软,想当年黄巾内讧,即将分崩离析,竟是这女子,雷霆手段,连斩五大渠帅,才真正地获得了黄巾兵将中一致的认可。

  是夜,几百过江船只,便犹如幽灵一样漂浮在了黄河渡口。

  马超他们连夜赶路,也是过了两三天才堪堪来到这渡口之上。

  “主公,这渡口船只充裕,只是空有其船,并无船夫,甚是诡异。”王川整理了探子回报,但是得到的便是这奇怪的讯息。

  马超也只好下令部队离岸十里扎营,然后带着祢衡、王川等人前来一探究竟。

  此时正是深夜,一轮明月高挂夜空。凉风徐徐,正是一番良好夜景。船只上灯火盏盏,无比静谧。

  千帆尽去,月满船舷。

  停泊的船内,竟有人轻谱琴弦。

  叮叮咚咚,长短皆宜。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挚诵情长,怅惋一段轶事;茶汤如霭,泛起几番涟漪。

  马超虽不通音律,但是还是喜好一些流行音乐什么的,在东汉很明显已经没有听歌的条件,在加上天天都是骑马赶路,早就有点心烦气躁,现在听到这样的琴声,竟然慢慢地平静下来。

  看来这抚琴之人,必然是个音乐大家。

  马超等人,直接下马,只带了随身的佩剑,而是将武器、马匹全部交由随从士兵。

  祢衡有点不安地道:“主公,我看着音律之声来的甚至蹊跷,可能会有诈。”

  “别人以琴会友,我们怎么能不满足别人?”马超现在虽然是十四岁的半大小子的年纪,经过华佗的洗筋伐髓,这段时间生长的特别迅猛,已经是一个成年人的模样,面如冠玉,更显倜傥。而且脑子里面,可是前世三十好几年的江湖经验,社会人情,在这琴声中并没有听出什么让人不舒服的音律,便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马超一行人,循着琴声,找到了一个莲蓬船,和其他的船并无太大的区别。

  只待一曲过后,马超才大声问道:“小子马超,前来拜码头,还望高人,见上一面。”

  话音刚落,莲蓬船上的帘子,竟然被打开,一名老仆,躬身一拜:“请马超公子,上船。”

  马超也不拘泥,现在要过黄河,必须得有船,现在别人摆开这样的架势,很明显是要提要求的,所以马超用眼神叫大家稍安勿躁,谨慎行事,便洒脱上船。只是在经过那老仆人的时候,脑内一阵轰鸣,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船内灯光晦暗,一人影坐在船内,并用纱巾隔开。

  “见过船老大,这般情调,还真是让马超大开眼界!”

  坐在里面的人,听到马超这般说话,不由莞尔,然后轻启朱唇,轻声问道:“不知道马公子,可喜好筝音?”

  真音?马超知道可能说的便是古筝,但是也买了个关子,回道:“真音比假语好听,没想到船老大竟是女子,更是让马超倾慕不已,不知小姐芳名?”

  “小女子,张慧。多有不便,还望马公子海涵。听马公子口音不像是冀州人士。”

  “我是西凉那边过来的,一路被人追杀,如果没有些许遭遇,现在已经是一句枯骨了。”

  “马公子生性磊落,必然有洪福齐天。”

  马超听这女子问话与答话,并不是那般咄咄逼人。不由心生好感,也不再那么硬邦邦的回话,而是稍微柔软了些许语调:“人生在世,便如刚刚那一曲,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结束,其实都是上天安排的,我能负责的只是当下。”

  “人生,有如月弦,虽有圆满,但却并不多见,倘若在月缺弦半之时,心中能够泛起阵阵弦动悦音,心月相和,便自得满弦。所以此曲月满弦,还请公子品鉴。”

  “姑娘应该不只是想要我来听曲的吧?我看你我这般聊得来,条件你随便开,我要过河,不知何时能够渡过?”

  “这船我可想想办法,向家父问问即可。只是小女子有个不情之请,还望马公子帮忙。”

  “姑娘请说。”

  “此去鹿门山,愿得公子庇护!”女子的声音虽然温软如玉,不过那隐隐中透露出来的气势,根本不容辩驳。

  马超下船之后,一直紧锁眉头,这女子很明显不是一般人,不仅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而且还能调用如此庞大的船队。虽然言语之间,不见烟火,但是马超总觉得这静谧的船队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特别是那个老仆人!

  “此女很不简单!身后必有高人相助,而且本君也难以看透那名老仆!小子,你最好低调点,我还不想给你收尸!”

  “喂!老狗!你不是这大汉朝唯一的镇守神兽么?不是人人的命运都在你的掌握之中么?你现在给我来这么一出?”

  “离我神体销散已经快两月有余,这大汉气运早就化为灵气,滋养这大汉亿万人口,多少豪杰趁势而为,多少钟灵、神灵、妖灵、鬼魅携灵而入?这已经不是我所统辖的大汉了,这是你们的大汉,这是灵崩的大汉,这样的大汉,我能做的只能让你变得更强,最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