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水镜庄结义

更新时间:2016-07-16 17:30:33 作者:文三 字数:3066

司马徽勘查马超花了大量的时间。仍旧看不清楚,所见只是一片混沌。

  拥有“人鉴之眼”的司马徽,能察看别人的未来的多个瞬间,然后从这些信息再来推断他人的命运,给出一些精妙的评语。

  所以几乎被“人鉴”,点评过的统帅、谋士、武将的所遭遇的一切,都十分的契合,因此获得了多数人的追捧。

  但是现在才是真的尴尬了,竟然有人是他看不清的?

  马超脑中的勾陈,鼻子一嗤地说道:“小小人鉴,虽能积功德,修成圣道。不过对于你来说,并没有太多的作用。我都看不清楚你的命运,这小子怎么可能?再加上,你我共生之后,原本的命运早就被冲破了,现在命格未成,他根本看不出什么的。”

  马超听到老狗这么说,也就对司马徽的评语没有什么期待的了。

  “...神...道...乾坤......”

  司马徽双目溢出血泪,竟然还是蹦出这么几个字来!

  所有人都被如此卖力的司马徽吓了一跳,不过更加惊奇的便是马超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样的命格,才会将司马徽的神目弄成这番德行,而且还说出很难理解的四个字!

  司马徽还想再看清楚,抵不过力竭,大叫一声,立即萎靡到自己的座位上!

  大家也跟着动了起来,特别前面几个得到了司马徽大力点赞的新人,更是将他当做了知音一般,连忙围了上去。

  过了好一会,司马徽才堪堪缓过来,目光依旧一直盯着马超。

  马超心中也有一些歉意,本来想要司马徽也给自己镀镀金的,但是没想到这个家伙还真是有本事的,肯定不是张口乱说,不然的话,看一个人会流血么?老子又不是美女!而且流的也不是鼻血!眼睛里面流血,很明显司马徽的眼睛是有一定的功夫的,也就是别人的看家本领就是那双眼睛!

  “圣君神目,让马超大开眼界!马超罪过,竟然让圣君受到如此伤害!”

  司马徽是绝对不能得罪的,全天下被他点评过的,犹如过江之鲫,要是自己将这个老家伙给得罪了,肯定就是与天下为敌了。

  “公子客气了!这只是小问题,休息一下便好!其实鉴人,本来就是一个极为损耗身体的事情。大汉也就我们几个人鉴了。老夫鉴人无数,今天也算是大开眼界了!看到如此多的智谋之士,绝世猛将出现在我大汉朝,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而且你还是他们的头领,我当时就在想你的命格,肯定不凡!记得曹孟德小时候,顽皮捣蛋,但是在我看来,却有王者之风!而你!哈哈哈哈哈哈......”

  司马徽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大笑起来,甚至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大家都面面相觑,等待着司马徽对马超最后的宣判!

  这里面最想知道的,可能就是祢衡、任达、甄尧,甚至庞统都想知道这个漂亮的家伙,究竟有没有做人主公的命!

  司马徽笑了好长的一段时间,然后满眼深意,又因为眼角血,显得十分的诡异,笑意犹在,显得十分满意:“老夫凭着双目,纵横大汉朝数十年!今天算是对得起苍生了!我给天下带来了——神道之人!”

  众人皆惊!

  马超已经在懵逼的状态,神道?什么玩意儿?

  难道意思是说,我能够成神么?

  脑中的勾陈同样显得十分的激动,一直在马超的脑袋中不停的喃喃自语,神道神道的,搞得马超自己也神神叨叨的!

  “神道?还望圣君明示!”

  “哈哈,明示?公子,实在抱歉!这我明示不了,也不是我,能够明示的!神道就是就是神道!我甚至都看不清你的命格!只能够堪堪地留下这么几个字,惭愧的很!还望公子以后以天下苍生为念,修成神道,也让老朽开开眼界!看看自己看出来的这神道,究竟是吉是凶?”

  庞统在一旁沉思,他本就来至于鹿门山,也知道天下大势之说,虽然也没有听过什么是神道,还是提出了自己的疑惑:“难道说连吉凶都辨不清?”

  “为天下人便吉,弃百姓人便凶!”司马徽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边说还边擦拭自己的眼睛下面的血迹。

  马超这下才算是放心了,这样的话,也就是看自己怎么来处理这件事情了!就和曹操一样,枭雄和能臣也是一念之间!看来这辈子注定要好好好的过了不然的还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够混成什么样子呢!

  神道?有点意思。

  勾陈也在马超的脑中,得出结论一般,嘀咕了一句。

  马超意犹未尽,脑袋略微一转,不管他什么神道不神道的,现在可是有一个半圣在自己的面前,要是自己再不主动点,难道这得要让着庞统去面对自己那悲催的命运么?

  “圣君,马超有一个建议,还望裁断!”马超还是将主意打到了司马徽的身上,竟然这里的人都服这个家伙,要是自己将这个问题抛给他来解决,应该事半功倍!

  “公子明言,徽必当尽力!”

  听到司马徽一口应承下来,这下马超才算是心中大定:“既然我和祢衡、庞统能够得到圣君认可,超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想和两位结为金兰,不知圣君以为如何?”

  “汝等三人,本应如此!才德兼备,理应惺惺相惜!”司马徽如此给力,大力撮合此事!

  庞统一听,没想到这个身负大运的马超,竟然如此看重自己,竟然要拜把子!

  祢衡更是万分惊讶!在心底,他也不认为马超有多重视自己,毕竟自己的嘴巴究竟有多伤人,祢衡还是门清的!现在成为了马超的手下,更没有想要和马超平起平坐的想法,心中眷恋邺城甄宓,也只是想跟着马超闯荡一番作为,然后风风光光地迎娶自己的白富美而已!但是别人竟然把自己当兄弟?

  君子之心,日月可昭!

  “不知道,两位可愿意?”马超这一招耍的极为漂亮,先是表明自己的态度,再让司马徽作为见证,不管是谁面对这样的阵势,还真没有什么比较好的理由能够拒绝的!

  “衡!求之不得!”

  所有人的目光便聚集到正在沉思的庞统身上,但是毕竟是十岁大的孩子,就算是有半圣的智商,但是面对这样的阵势,也没有坚持多久,只是满含深意地望了马超一眼:“士者,为知己者死也!超哥,有这样的想法,让统受宠若惊!”

  “哈哈,果然天作之合!那老朽和华大师,便可作一个认证!三位俊才,便在我这水镜庄,结为金兰,可好?”

  三人起身,向着两位圣者躬身拱手道:“有劳圣君!”

  不一会,在水镜庄的院子里面,便架起了神案香炉!

  祢衡、马超、庞统,一排站好,手中各种三支上等香,同时跪下,朗声誓曰:“今有祢衡、马超、庞统三人,相识于水镜庄,相知在双圣前,愿结为异性兄弟,同表忠义,共扶苍生,天地作证,山河为盟,神天鉴察,报应昭彰!”

  三人中,祢衡最大,为大哥;马超次之为二哥;只有十岁的庞统最小,便为三弟!

  马超乐呵呵地看着已经成为自己兄弟的两位英才,心中自然得意洋洋,拉着两位的手,深情叫道:“大哥,三弟!”

  祢衡更加高兴了,这下自己的主公都只是自己家的兄弟,以后岂不是想骂谁就骂谁?

  “二弟、三弟!为兄愚长几岁,但是也知道自己爱惹是生非,如今有了两位贤弟,我必遵循司马先生的教诲,多修品德,只求两位贤弟多多提携!”

  庞统虽然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感觉,但是看到两人都如此真诚,心中那种莫名的委屈,也就随之消散,坦然一笑:“小弟拜见两位哥哥!大哥切莫妄自菲薄,大哥谈吐非凡,天文地理,所知甚多,小弟歆慕不已!二哥,雄才伟略,见识非凡,也让小弟受益匪浅!还望两位哥哥,多为小弟指点迷津!”

  看见三人如此和睦融融,司马徽也是老神自在,这中事情发生在自己的水镜山庄,那就是无比的荣耀,便叫自己的童子,告知门下,便将祢衡、马超、庞统冠以“水镜三友,一俊双丑”的名号,传名于天下读书人之间!

  司马徽敢肯定,这三子,今后的成就,肯定惊天动地!

  华佗更是笑的合不拢嘴!马超能够得到这两位的倾力辅助,这天命之子的宏伟大业,肯定有顺畅不少!勾陈大帝所托之事,自然也近了不少!那千万功德,岂不唾手可得!心中对马超更是越来越满意了!天马行空,完全不拘泥于各种形式,壮大自己,不愧是天命之子!

  马超他们便在水镜庄,多呆了两天。其间三人形影不离,交流学问心得、探讨天下大势!如有争执,便到智圣那里求解!“天命”马超的预言,总是能够得到“智圣”司马徽的极力赞赏,更让“大儒”祢衡以及“半圣”庞统,钦佩不已!三人因此,更加心心相印,彼此怜惜。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