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催眠术的神威

更新时间:2018-02-24 14:52:38 作者:幺蛾子大人 字数:3773

唐茗悠看到秦嬷嬷极力拦着那少女,却被一脚踢开,滚落在泥地里,好不狼狈。

  还未等唐茗悠发难,那少女一个健步冲上来,将唐茗悠揪住。

  “你就是那个傻子?”

  “放开我家小姐!”秦嬷嬷见唐茗悠有难,立刻爬起来要来相护。

  “把那婆子给我丢出去,真碍眼!”少女嚣张地喊着。

  那些纨绔子弟立刻就照着吩咐,将秦嬷嬷抓住,然后丢出了锦澜苑。

  少女得意地看着唐茗悠,然后道:“你这个傻女,竟然还妄想做摄政王妃,你也配?”

  “你是谁?”唐茗悠看对方人多势众,而她这院子里竟然除了秦嬷嬷,就再也没有一个人了。

  想来,对方刚刚就已经把她带来的人给解决了吧?

  “你不配知道,今儿本小姐就来让你乖乖地收拾包袱滚回家去!”

  少女说着,竟然劈头盖脸地就给了唐茗悠一个大耳刮子。

  打得她是眼冒金星,耳鸣目眩。

  “哟,徐小姐,这摄政王妃还是个美人儿呢,您下手得轻着点儿啊,咱们哥几个可是怜香惜玉得狠!”

  他们口中的徐小姐,就是眼前这个紫衣少女,徐娇娇。

  也就是摄政王萧锦晔的表妹,一个被惯坏了的千金小姐,偏偏又爱慕自己的表哥。

  自然是容不得竟然被一个“傻女”占了她的心上人,更占了摄政王妃的宝座。

  徐娇娇瞪了那个说话的纨绔子弟一眼,骂道:“眼瞎啊?她哪儿美了?”

  “是是是,还是徐小姐最美,一等的美!”几个公子哥儿笑起来,谁敢得罪摄政王的表妹啊,可不是众星捧月一般地捧着她吗?

  徐娇娇看着被她打懵了的唐茗悠,手里的鞭子甩地噼啪作响。

  “傻子,今儿你若是能躲过我的鞭子,就放你一马,若是不能……就乖乖受死吧!”

  徐娇娇说着就抡起鞭子甩向唐茗悠。

  唐茗悠哪里躲闪得及,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鞭子,疼的龇牙咧嘴。

  可是还没等她缓过来,就又是接二连三地鞭子如雨点般落下。

  她本就不会武功,加上那群纨绔子弟将她围住,逃不得,也躲不掉。

  她正欲反抗,却又被人从背后踢了一脚,直接撞上了台阶的边角,头尖锐地疼了一下,鲜血淋漓。

  听到身后一阵哄笑声,唐茗悠的脑袋却昏沉起来,该死……她太大意了,这下精神无法集中,用不了催眠术,就更不能反抗了!

  徐娇娇却没有因此而放过唐茗悠,鞭子继续挥舞,一次次抽打在唐茗悠的身上,皮开肉绽!

  唐茗悠一声不吭地承受着,她需要时间恢复精神,如果脑袋不清醒,就根本无法动用催眠术自救!

  疼,尖锐刺骨的疼,可是她都咬牙挺着。

  “真是个傻子,连喊疼都不会,啧啧……可惜了摄政王那么个人了!”一个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摇头叹息。

  徐娇娇越发恼火,骂道:“不知死活的臭丫头,想当我表哥的王妃,下辈子吧!”

  徐娇娇的鞭子缠上唐茗悠的脖子,似乎打算将她就这么勒死!

  “住手!”

  “表哥!”徐娇娇迅速收回手里的鞭子,一脸恐慌地看着门口的颈长身影——萧锦晔。

  男人一脸冷霜,眼神冷的仿佛随时会结冰,被其目光扫过的人都忍不住抖了抖,发自内心地感到恐惧和不安。

  这就是年纪轻轻担当摄政王,以铁血手腕统治着这个新崛起的王朝的男人,他的冷酷无情与他的卓越才能一样出名。

  众人瑟瑟缩缩地往墙角躲,不敢靠近萧锦晔分毫,连刚刚还嚣张跋扈的徐娇娇也不敢动弹,惊慌失措又可怜兮兮地站在原地,手里的鞭子也不知道该扔掉还是继续拿着。

  “你们在做什么?”萧锦晔的声音森寒刺骨,比刚刚的暴雨还让人恐惧。

  那几个纨绔子弟哪敢说话,都摇头,然后看着徐娇娇。

  徐娇娇终于鼓起勇气,道:“我……我只是想替表哥教训一下那个傻子!”

  萧锦晔的目光落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唐茗悠,她的样子狼狈极了,衣衫破损,满身脏污。

  萧锦晔的目光丝毫不含感情,哪怕是同情也没有!

  徐娇娇见状,便松了一口气,萧锦晔也很讨厌这个傻女吧?

  “你们……”

  萧锦晔刚刚想发号什么命令,忽然见原本一动不动仿佛死过去了一样的唐茗悠忽然站了起来。

  终于恢复了,她的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萧锦晔……真巧啊,在她差点儿被杀死的关头出来,想来是早就在看戏了吧?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解决徐娇娇和刚刚那一群助纣为虐的纨绔子弟!

  唐茗悠的眼神变得鬼魅起来,幽深幽深的,仿佛看不见底的古井。

  这些人,她一个都不要放过!

  唐茗悠缓缓的目光冷冽地一一扫过刚刚欺负她的人。

  徐娇娇被唐茗悠的眼神看得一阵胆寒,除了萧锦晔之外,她可是从来没怕过别人啊!

  这个女人……怎么和刚刚不一样了?

  唐茗悠冲她露出了一抹迷幻的微笑,戴着绿宝石戒指的手在徐娇娇的面前晃悠了几下。

  然后又用同样的姿势对着那几个纨绔子弟重复了一遍。

  继而手垂下去,悄悄打了个响指。

  周遭的空气,忽然就安静了下来,仿佛呼吸都能听到声音。

  “好好地撕一场吧,别客气!”唐茗悠的声音很低很低,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得见,悠悠的,仿佛来自地狱的召唤。

  忽然,鞭子的破风声响起,惊得人心都跟着一抖。

  而徐娇娇和那几个纨绔子弟,不知为何,竟然像疯了一样冲向彼此,然后就野蛮地厮打起来。

  鞭子从一个人手上被另一个人夺走,然后抽打在其他人身上,接着被夺走,接着挨打。

  没有鞭子的人,拳打脚踢,甚至下口撕咬。

  地上滚的被人踩,爬起来的继续踩别人!

  他们就像一群野蛮的猛兽,毫无理智地互殴,根本不管对方是谁,只要能够得着的,就拼命地打,恨不得把对方给打死才罢休。

  混乱又残暴的场面,看得人热血沸腾,稍微没有自制力的,恐怕都会忍不住冲进去一起解放动物本性里的残忍和嗜血。

  萧锦晔的眉头紧紧蹙起,呼吸渐渐不稳了起来。

  “住手!”

  萧锦晔身后窜出来一个人,冲进了正在混战的人群,试图制止他们。

  唐茗悠的嘴角浮现一抹残酷的笑容,没用的……除非她要他们停下,或者他们彻底死掉。

  萧锦晔忽然摇了摇头,身体紧绷,仿佛在克制着什么一样,然后目光射向坐在台阶上的浑身是伤的女人。

  “是你?”萧锦晔看着唐茗悠。

  唐茗悠一脸懵懂地看着萧锦晔,仿佛又变成了那个传闻中的傻女。

  秦嬷嬷颤颤巍巍地跑进来,将唐茗悠护在怀里,痛心疾首地道:“王爷,他们要杀了小姐,您要为小姐做主!”

  萧锦晔盯着唐茗悠,她的眼神一片纯净,纤尘不染,仿佛刚刚出生的婴孩一般无辜。

  不都说她是傻子么,那她就乖乖地扮演一个傻子好了!

  谁能说她一个傻子有能耐让这群人互殴呢?

  萧锦晔眯起眼睛,一时间也有些难以判断,虽然他知道唐茗悠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傻子。

  可是这样一个连生人都害怕的女人,能够在他眼皮子底下,刷诡计吗?

  如果真是她,她又是怎么办到的?

  唐茗悠抿着嘴,,默默打量着萧锦晔,昨晚光线不足,未曾看清,这个男人倒是好看得很,如同经过大师精心雕琢过的完美脸蛋,加上至少一米八五的身高,绝对的极品美男。

  只是……气质太过冷了,靠近都怕冻伤自己,眼里还时不时地流露出残酷的光芒。

  简直可怕!

  唐茗悠观察萧锦晔的时候,萧锦晔自然也在观察唐茗悠。

  只不过通晓心理战术的唐茗悠是丝毫没有暴露自己,除了一张染了污泥的脸,还有那双通透的美眸,萧锦晔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那边还在继续厮打,就连萧锦晔的第一侍卫空九都未能阻止他们。

  空九不得已,召唤来更多的人帮忙,将这些人打翻在地,想要制服他们。

  可是他们倒地之后又仿佛没事儿一样爬起来继续打,见谁打谁。

  明明都已经遍体鳞伤,却一点都不会痛的样子。

  徐娇娇是最惨的,毕竟是个女孩子,体力上和武力上都差男人一截,失去鞭子之后,就只有挨打的份儿了。

  身上的衣裳都被撕裂了,几乎遮蔽不住身体。

  唐茗悠也发现了,忽然想到了一个有趣的主意。

  又是一个悄悄地响指,那些人忽然就停了下来,再也不打了。

  然后一个个像是傻了一样,目光怔愣地走出了锦澜苑。

  萧锦晔皱着眉头,空九也傻乎乎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王爷,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好像中邪了!”空九擦了一把汗,刚刚那群人明明武功平平,可是蛮力却奇大,让他这个高手都很吃力。

  萧锦晔道:“带人跟过去看看,还有……把娇娇丢去徐家,不许她再来王府!”

  “是,王爷!”空九领命而去。

  其他人也跟着空九走了,这里就剩下萧锦晔和唐茗悠,还有忠心护主的秦嬷嬷。

  秦嬷嬷挣扎着爬起来,拍拍唐茗悠,然后道:“小姐,快来见过王爷!”

  唐茗悠不得已,在秦嬷嬷的帮助下,站起来,给他行了礼。

  萧锦晔却只是眼神冰冷地看着她。

  “刚刚是你捣的鬼吧?”

  唐茗悠心想,这个男人还真敏锐,她的动作这般隐晦,一般人都注意不到,他却能察觉到。

  可是她不会承认的,身为一个从小就自闭的“傻女”,她可不负责答疑解惑!

  秦嬷嬷赶紧抢先道:“王爷,这件事和我家小姐没有关系,她刚刚被那位姑娘给打得好惨,王爷……您可要为我家小姐做主!”

  秦嬷嬷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嘤嘤啜泣起来:“小姐从小就胆小怕生,远嫁王府来,本就心惊胆战,没想到一来就遇到此等暴行,老爷和少爷知道了,怕是要心痛死!”

  唐茗悠看着秦嬷嬷情真意切的哭诉,还是不由地感叹,这老妈子不仅会哭,还很会说。

  这是在给萧锦晔施加压力啊,抬出远战的唐将军,和那位少年成名,惊艳才绝的唐家少爷,不就是要让萧锦晔明白,她唐茗悠不是好欺负的嘛?

  可惜,秦嬷嬷没料到,萧锦晔不是可以威胁的人。

  他根本就不理会秦嬷嬷的哭诉,反而将唐茗悠一把提起来,不顾她满身伤痕和狼狈,逼问道:“你用了什么手段?”

  秦嬷嬷惊恐地爬起来,想要阻止萧锦晔,却被萧锦晔一个眼神给瞪住。

  “你敢多事,小心她的命!”

  秦嬷嬷吓得一抖,赶紧道:“不要啊,王爷……你不能这么……”

  “呜呜……”

  秦嬷嬷的话还没说完,萧锦晔就一手掐住了唐茗悠的脖子,让她痛苦地发出呜呜声。

  秦嬷嬷立刻就闭了嘴。

  萧锦晔也同时松开了唐茗悠的脖子,然后继续道:“说!”

  唐茗悠只是摇头,不肯说话,一双眼睛染上水雾,可怜兮兮的样子,就像被欺负的小动物。

  这是唐茗悠故意的,她想要看看,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冷血,对一个无辜的女人都能这么狠。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