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成名

更新时间:2016-09-13 21:23:15 作者:源子夫 字数:2101

他突然喊停,雅阁里的几人都愣住了。

  天锦眉头微蹙,有些紧张,“吴班主,可是觉得哪里不妥?”

  第一次吹出这曲子,她就有种莫名熟悉感,再次吹只觉得每个音符似乎都刻在脑子里一样,轻轻一触,便一发不可收拾。

  这滋味实在叫人心惊胆颤……

  吴问收起那副漫不经心的姿态,重新将她打量一番,“这首曲子叫作广陵散,节奏奇急,声调绝伦激越悲壮。一般人很难驾驭,你竟用笛子就吹出来了,你到底是何人?”

  天锦忐忑摇头,“我……”

  “班主您忘啦,天锦姐姐失忆了啊。”小香适时插了一句,替她解了围。

  天锦感激地朝她看了一眼。

  吴问仿佛不信,依旧紧紧盯着天锦,目光深沉夹杂着丝丝防备。

  天锦被她盯的头皮发麻,“吴班主,我确实不记得从前的事情,这曲子也是下意识吹出来的……”

  吴问抿唇未语。

  倒是一旁的秦妈妈突然一手搭在他的腿上,娇嗔道:“瞧你把人家姑娘吓成什么样了,她懂音律岂不是更好?倒是省了不少事呢。”

  吴问的脸色果然稍有好转,“这广陵散是琴曲,不适合用笛子吹奏,以后别再吹了。”

  天锦虽然觉得他的要求有些奇怪,但也不想惹事,只能点头应下。

  吴问朝小香扫了一眼,“都下去吧。”

  小香不敢久留,拉着天锦就退了出去。

  秦妈妈柔若无骨的贴到吴问怀里,手指勾着他的衣领有意无意撩拨,“怎么,这姑娘有问题?”

  吴问没心情与她调情,握住那只不安份的手,皱眉道:“这姑娘身份怕是不简单,我只怕今后会麻烦。”

  秦妈妈轻笑,“可是,是她主动要留下来的,卖身契都签了,怎么……怕了?”

  “若是怕了,就不会收留她。”

  “既然如此,明日就让人带她去排笛舞吧。”

  吴问终于笑了,邪肆放荡,“笛舞?倒是新鲜,你果然有一套……”

  雅阁内笑声恣意,旖旎一片。天锦回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脑子里不断浮现出自己在河边醒来时,那身银白破落的铠甲。

  不过,天锦很快就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了,隔日一早,秦妈妈就亲自过来寻她,给她安排舞师。天锦身段苗条,腰肢柔软韧性很不错。

  秦妈妈饶有兴趣地看着她排练了半日,十分满意。

  如此没日没夜练了几天,终于大成。

  登台这日,看着台下宾朋满座,视线都集聚在自己身上,天锦略有些紧张。

  楼上,归香苑的姑娘一个个都被引了出来。身着云锦,打扮艳丽的红姑娘尤为醒目,脸上的不屑和嘴角边勾出一抹讥讽,激起了天锦的好胜之心。

  天锦深深吸了口气,在舞伶拥促下缓缓将玉笛横在唇边。

  清新的旋律,轻快的节奏很快在大堂上响起,天锦人随曲动,衣袂飘飘。她的妆容,如白雪般凉莹,眸光流盼,清新脱俗,一姿一态宛如芙蓉萍水而出。

  众人屏息凝视,被她曼妙的身姿引入意境之中,仿若看到冬去春来,大地复苏的初春景象。

  倏尔,旋律一变,绵延的曲调变得慷慨激昂,台上的舞伶仿若变成了千军万马,气势宏伟而壮烈。

  台下不起眼的一个角落中,一位醉汉错手打翻了酒杯。他猛地抬起头,醉眼朦胧地朝抬上望去。

  恰时,天锦双眸微微一眯,仿若从开而降的女将,坐于战马之上,睥睨众生。

  “锦公主……”醉汉呢喃一声,猛地站起来,脚下却踉跄一下,引来不小动静。

  “将军。”身后的人低呼一声,赶紧扶住他。

  周围的宾客纷纷嫌弃地朝这边看了一眼。

  此处离高台甚远,台上天锦已融入角色之中。也是秦妈妈有心逢迎,这次编排的舞曲恰恰迎合了众人津津乐道的淝水一役。

  说起此役,便不得不提及两个主角。

  一为北国女武神锦公主,一为南朝陈郡谢氏大将谢琰。

  传闻锦公主与谢将军原是一对恋人,偏偏造化弄人,两人各自为政因身份却不能在一起。

  秦王苻坚大举南侵,谢琰将军奉命率兵抵抗,谢家军勇猛无比,一路杀至城下。岂料,那城中领率竟是锦公主。

  此一战,南朝大胜,谢琰名扬天下,锦公主却从此销声匿迹。有人怀疑锦公主已经殉城,也有人怀疑锦公主战败惹怒了秦王被召回关押。

  其中细节众人自然无法得知,只是茶后闲暇之时唏嘘不已。

  归香苑里,已经许久没有新曲。今日难得出了这么一场别出新裁的笛舞,曲音落幕一瞬,全场喝彩。

  天锦并未在台上逗乐,而是直接回到了后台,整个人都像脱虚了似的。

  小香急匆匆跑回来,“天锦姐姐,你真厉害,我当时都看呆了!你没看到,台下那些宾客连酒洒到身上都没有察觉,都直勾勾看着你呢!”

  “是吗?”天锦只是笑了笑,“以后是不是就不会再被欺负了?”

  小香激动地握住她的手,“天锦姐姐,你今日大出风头,你没看到红姑娘的脸都绿了。她敢再来招惹,秦妈妈也不会饶恕她的。”

  天锦点点头,“如此再好不过。”

  “不过……”小香眼里突然黯淡了下来。

  “怎么了?”

  “天锦姐姐,很快你就会搬离这里了,我好舍不得你。”

  “搬离?”天锦一愣。

  “嗯。你没发现么,但凡能在勾兰院挂得上牌的姑娘都住在前阁,只有像我这种既没姿色又没才情的粗使丫鬟才住后院。”

  小香说的果然没错,两人正说话时,秦妈妈便带着人找了过来。

  看到天锦,秦妈妈笑意嫣然,“恭喜小锦一曲成名,外头的贵客都吵着要见你,今晚啊你就辛苦一些,应付应付。”

  天锦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秦妈妈,我并非是……”

  “行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我秦柔娘自认不是逼良为娼的恶人,并非是要你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天锦微微松了口气。

  秦妈妈脸上的笑意却突然收了,“话虽如此……可这归香苑的的确确是供人玩乐消遣的地方。外头的宾客非富即贵,都是不能得罪,总不能晾着不管,你说是不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