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反击

更新时间:2016-09-13 21:24:48 作者:源子夫 字数:2342

天锦初来乍到,与她最熟的就是小香,除此之外就是时时恶言相向的红姑娘。她并没有得罪过她们,至少在今日之前,这群人也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过。

  如果一定要说一个原因,那就是她突然从无名之辈一跃而起,一夜间出名。

  想通了关键,天锦觉得有些好笑。

  她是为了不受人欺负,才跳到人前,没想到出名后反而树敌更多。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她也不怕更坏点,反正她还有利用价值,她就不信秦妈妈和吴问会放纵这些人刻意刁难。

  “如烟姑娘是吧?”她对着黄衫女子嫣然一笑。

  黄衫女子瞥了她一眼,高傲的抬起下巴,“真没规矩,新来的连声姐姐也不会喊吗?”

  “姐姐?”天锦气笑了,“规矩上是不是还要敬茶啊?”

  黄衫女子嗤笑,装模作样理了理衣襟,双手往胸前一环,“那就敬吧。”

  “好。”天锦很干脆地拿起桌前的茶水,缓缓倒入杯中。眼角余光瞥见一群人在饶有兴趣地看着,嘴角不由勾了起来。

  “如烟姐姐,喝茶吧。”她端起茶杯递过去。

  黄衫女子见她当真服软,十分诧异。本来就是故意针对,还以天锦是怕了她的手段。当着众人的面,又在当家红伶红姑娘之前被敬茶,这种待遇前所未有,心里难免得意起来。

  她飘飘然地伸出手去接,哪知茶杯刚沾到手指,突然就翻了。

  “啊……我的衣服!”黄衫女子尖叫。

  “哎呀。”天锦拿声拿调地学着她先前的语气,一脸惊讶,“如烟姐姐,原来你真的全身软绵无力到连茶杯也拿不稳啊。刚才,我还以为你是故意针对我呢,真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你了。”

  “你!”黄衫女子此刻也回过味来了,扬起手就要一巴掌扇过去。

  两人隔得很近,黄衫女子恼羞成怒当场发作,天锦脸上却不见慌张,眼看就躲不去了。

  偏偏这一巴掌却迟迟没有打下来。

  “闹够了吗?”冷沉的声音从头顶飘下来。

  天锦眼角微瞥,身边不知何时多了道暗影。黄衫女子看到来人,气焰一下子就压了下去,“班……班主……”

  吴问甩开她的手,清冷地目光四下一扫,面无表情吩咐道:“将她带到后院,既然身体不适就别出来了,免得惹宾客不快。”

  后院……这便是要把她撵去做粗活的意思啊。

  黄衫女子脸色大变,立即跪下来,“如烟一时冲动,行事有所不当,还请班主给如烟一次机会。”

  “带走!”吴问毫不留情。

  黄衫女子这才知道怕了,面色瞬间惨白,“班主开恩,如烟不是故意的,是有人……”

  不等她再次求饶,堂上就冒出两个粗壮的大汉,捂住她的嘴,干脆利落地拖了下去。

  天锦呆了呆,眼看黄衫女子呜咽着被带走,回味她未说完的话,下意识就朝吴问看过去。

  恰时,吴问的脸侧过来,审视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瞬,又移开,“既然都不饿,依我看饭不摆也罢。”

  说完便大步而去。

  大堂一下子沉静下来。天锦何尝不知吴问此举虽然把大家一起罚了,却也变相的让她成了众矢之的。

  意料之外却又在意料之中。

  她什么也没有说,在众多不善的目光之下,寻着吴问离去方向,一路找过去。

  正值响午,骄阳似火,归香苑菱花侧廊一角,假山流水,名花异草,景致还算雅致。

  吴问正坐在临水的廊下撒饵喂鱼,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手上才顿住。

  “何事?”

  天锦听着他这不着感情的声音,心里一阵打鼓,然而来都来了,便缓缓说出目的。

  “吴班主,我有个不情之请。”

  吴问似笑非笑,“既然是不情之请,又何必开口。”

  天锦却咬牙道:“我的命是小香所救,一路得受她照顾,早已习惯了她在身边,希望班主能够割爱。”

  吴问朝她身后看了一眼。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小,立在远处的胭脂显然听到了,身体微微僵住。

  “小香不擅音律,不适合留在雅阁。”吴问一口拒绝。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想留在雅阁了,不如去后院与小香一起做粗活。”

  “你在威胁我?”吴问眯起双眼。

  “不敢。”天锦垂下眼睑,“我留下来,也是为了小香,若从此与她分开,留下来又有什么意义。”

  吴问突然笑了,“你既然知道小香是我的人,却为何如此信任她。难道你就不成想过,你的卖身契为何签得那样容易?”

  天锦脸色微变。

  吴问又道:“小香随我走南闯北,她并不个单纯的小丫头。这乱世浮生,落难的女子不止你一个,由她照料劝说,最后留下来的女子你也不是第一个。如此,你还想与她同进同出?”

  天锦的脸色几番变幻,甚至倒抽了一口气。

  她总算明白,为何乐坊的姑娘对小香那般冷淡,为何红姑娘的态度那样恶劣,小香除了避退,就跟没事人似的。

  她愣了许久,才喃喃道:“可是那日,却是我求她带我走的。”

  吴问抿唇不语,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

  天锦等了等,见他不再开口,也不强求,服了服身就离开。她现在心里有些乱,便是他答应了她的要求,一时之间,她恐怕也不知道如何面对小香啊。

  路过胭脂时,胭脂飞快抓住她的袖子,“天锦姑娘,我错了,你别撵我走。”

  天锦神色恹恹,脸上却笑道:“你没有错,你只是心大,跟在我身边并不合适。”

  胭脂容貌颇好,看似沉静,短短一番变故,天锦已经明白她是个有主意的。一看就不是安心做婢女的料,哪有婢女不护主的。

  胭脂的手不由抖了抖。

  天锦扯回袖子,冲她笑了笑,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她走了没影,胭脂便缓缓跪了下来,一头磕下去,“班主饶命。”

  “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吴问微哂,“你去替了小香吧,以后她的粗活都由你来做。唔……正好与如烟做个伴。”

  胭脂一下子瘫软在地,面如死灰。

  天锦回到雅阁就开始收拾东西,可四下一看,又没什么可收拾的,这些漂亮的首饰和衣服肯定是不能带走的。

  明白了小香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无依无靠,她也没必要再哗众取宠,惹人妒恨,还不如去后院来得清静。

  所以,能带走的也就只有昨夜宾客送的那盆虞美人了。

  眼下花就摆在窗下。

  看到那开得红艳的鲜花,天锦再次恍惚了起来。

  眼前蓦地闪过一个模糊的画面,想去抓却偏偏怎么都抓不到。隐约间似乎又听到了声轻叹……天锦下意识抱住头,心口的旧伤也钝钝的开始疼痛起来,一股莫名的哀痛袭上心间。

  到底是什么?

  她到底忘记了什么?

  “天锦姐姐,你怎么了?”恍惚之间,一只清凉的手覆在她的额上。焦急而熟悉的声音,瞬间将她拉回现实。

  天锦定晴一看,“小香?”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