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自救

更新时间:2016-09-21 16:52:13 作者:源子夫 字数:2027

天锦尖叫,“红姑娘,你这样做就不怕被班主知道吗?”

  冯二爷欺身压在她身上,闻言放荡大笑,“什么姑娘,爷长得这么魁伟哪里像个姑娘?倒是你这小美人儿可把爷想坏了。”

  天锦又踢又踹,奈何冯二爷就像是座大山一样,压在她身上巍峨不动。

  美人就在身下,冯二爷哪里还忍得住,垂下头就是一阵乱拱。他身上的酒臭味令天锦恶心得想吐,一面挣扎,一面艰难地朝着外面望去过。

  红姑娘倚靠在屏风上,见她望过来,笑得妖娆而得意。

  “天锦妹妹还不知道吧,这位爷可是广陵城鼎鼎有名的冯家二爷。这冯家在广陵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听闻建康皇宫里风头正盛一位婕妤娘娘,就是出自冯家呢。你觉得班主会为了你,得罪整个冯家吗?”

  “你设计我!”天锦死死盯着红姑娘,挣扎着挣扎着,就发现手脚渐渐开始使不出力来。

  冯二爷喝得醉熏熏的,美色当前早就乐得找不到北了,根本听不清她们在说什么。

  他几次想撕开天锦的衣服,都被她躲开。只听到娇娇软软的声音,不断地在耳边响起,撩得他越发急切。

  红姑娘捂嘴轻笑,“天锦妹妹可别不识好心人,冯二爷看中你,是你的福气。你若将他伺候好了,指不定明日就被抬进府做了姨娘,这一辈子穿金戴银不愁吃喝呢。”

  “你!”天锦被她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小美人别急啊……”冯二爷感觉到身下的人儿瑟瑟发抖,有心安抚,肥爪探上去就在她脸上摸了一把。

  “走开!别碰我!”天锦又气又急,偏偏身子软无力,半点力道都使不出来。

  红姑娘看够了热闹,笑眯眯道:“天锦妹妹好好享受,别不好意思。姐姐好人做到底,会替你把着门……”

  “把门好,把门好!”冯二爷大笑,“别让人打扰爷与美人儿成就好事。”

  说罢他恶臭的嘴巴就凑了上来,天锦脸色惨白,飞快撇开。冯二爷没亲上,顿时不高兴了。

  “美人儿躲什么,好生伺侯爷高兴了,爷就将你迎进府,养你一辈子!”

  呸!天锦被恶心坏了。

  她的身体被压制得动弹不得,眼着就要躲不过去了,情急之下,她扬起手中的玉笛,照着他的嘴巴狠狠砸上去。

  冯二爷完全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砸懵了。他抬起脸,呆呆地看着天锦,愣是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天锦咬着牙,握着玉笛再次砸过去。

  冯二爷这才知道疼了,捂着红肿起来的嘴唇,身体翻到了一边,嘴里呜咽着不知道在骂些什么。

  身上没了钳制,天锦一下子滑下了床榻。她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一样,连滚带爬摸到屏风,这才扶着站了起来。

  身后,冯二爷已经缓了过来,酒也醒了大半。看到到嘴的鸭子就要飞了,他气急败坏的从床榻上爬起来。

  天锦四肢无力,想跑却有心无力。眼看冯二爷一脸狰狞就要扑上来,她绝望至极。

  突然,“砰”的一声,冯二爷脚下不知绊到了什么,一头栽下床底,半天不动了。

  天锦本已抱着必死之心,见状顿时有了股劫后余生的幸庆。她扶着屏风缓了好一阵子,感觉手脚力气稍稍恢复,这才跌跌撞撞朝着门口跑去。

  绾春宛外,红姑娘早早吩咐有人守着。

  门被打开时,门外的婢女被吓了一跳。待回过神连忙阻拦。

  “你要去哪里?”

  天锦怒从心生,眼里迸出一投无法遏制的怒火,“区区一个婢女,居然也敢仗势欺人,躲开!”

  这婢女是红姑娘身边贴身伺候的,里面什么情形她是心知肚明。见天锦一身狼狈地冲出来,衣服虽然凌乱,却还完好无损,便知道事情没成。

  她眼珠子微微一动,抬手就拦在了天锦面前,皮笑肉不笑道:“天锦姑娘,婢子虽然是奴,却也知道为奴的本份就是听从主子安排。我们姑娘既然让婢子守在这里,婢子就不能让你离开。”

  天锦都要被她气笑了。

  她身上力气还未完全恢复,若是硬冲肯定是敌不过。偏偏绾春宛里里外外都是红姑娘的心腹,她就算有心呼救也一定会被硬塞回去。

  婢女拦着天锦,双眼却越过她朝着屋子里望去,“冯二爷,您还好吗?”

  冯二爷如同死猪一样趴在地上,生死不明。

  天锦心中微微一动,这位冯二爷在绾春宛出事,她红姑娘也脱不了干系,她有什么可惧的。

  想通这个,天锦反倒是不急着走了,甚至还将身体移开了些许,冷笑道:“你们在里面点了过量的香料,那冯二爷怕是不妥了,你再不让开,出了事情你自己担着。”

  婢女不信,又喊了两声,见里面依旧没有回应,这才有些怕了。

  天锦趁机又说:“还愣着做什么,不相信自己进去看!”

  顾忌到冯二爷的身份,婢女不敢大意,却也不肯放天锦走。上前一步就硬拉住她的手臂,“婢子是奴,担不起这样的责任,不如就陪天锦姑娘进去看看。”

  天锦甩不开她,被她硬拉进去。

  冯二爷一直维持着趴地的姿式,宽大的锦衣尽数敞开,脸朝着地面,一动未动。

  见真的出事了,婢女手脚一阵发凉,“这,这,这……”

  “这什么这,还不去叫人!”天锦此刻也觉得不妙了。

  不过就是摔了一跤罢了,没道理会摔死人的。但若真出事了,她的小命恐怕也难保。

  红姑娘的婢女显然已经没了主意,听她这么一吼,终于放开了她,转身就往外跑。

  天锦蹲下身,将手颤颤伸到冯二爷鼻翼下,见还有气,悬起的心才缓缓放下。

  此处不是久留之地,她不敢再逗留。

  等她出了迎宾阁,迎面就看到小香额上挂着细汗,正火急火燎,跟个没头苍蝇似的不知道在找什么。

  “小香。”

  小香猛地转头,看到她的那一瞬,似乎是长长的松了口气,“天锦姐姐,你跑到哪里去了,可叫我好找。”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