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释解(2)

更新时间:2016-11-07 09:35:20 作者:源子夫 字数:2323

若是先前,她一片好心对上他这般恶言相向,指不定她就真的掉头就走了。可眼下,她心里已经明白这纨绔少年口是心非的心性,只是一笑。

  “你笑什么?”司马元显瞅着她这明艳的笑意,莫名觉得心中一寒,不由警惕了起来。

  天锦岂会看不出他的防备,索性也在他身边跪了下来。

  “你……”司马元显双眼一眯。

  青石板上大雨流淌,她这一跪,大雨立即盖过膝盖,淌过小腿,原本干干的衣服瞬间就湿透了。

  再看看她脸上未减的笑意,还有眼里泄露出来的一抹狡黠,司马元显的胸口突地跳了起来。一股莫名复杂的情绪打心底悄然滋生了。

  突然间的,他觉得她脸上的笑容实在太招眼了,忍不住就把脸撇开,但想了想又觉得不对。

  他怕她作甚!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狠狠瞪了她一眼,恶声恶气地吼道。

  天锦就那毫无预示地跪下去,把身后的采桑吓了一跳,连忙跑过去。

  哪知天锦却先她一步,朝她抬了抬手,示意她稍安勿躁。

  采桑哪能不躁啊,这么大的雨,公主就这样跪下去,万一出了好歹,她可是当担不起的啊。可天锦不让她说话,她也没法,索性也屈了屈腿,准备跟跪下来。

  然而天锦一侧是司马元显,另一侧紧挨着花坛,已经没有她的位置了。她咬了咬牙,走到司马元显的另一边速度跪下来。

  被她俩夹跪在中间的司马元显嘴角狠抽搐了两下。

  心道:这主仆二人吃错了药,傻了吧!

  “世子做了好事,为何不与殿下说清楚?”天锦突然开口。

  她的声音很轻,哗哗雨声几乎都将她的声音盖过去了。可她为了给司马元显撑伞,两人挨得很近,是以她轻软的声音飘到他的耳中时,竟叫他不由抖了抖。

  “你在说什么,本世子听不懂!”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在,司马元显忍不住挪了挪,然而他的另一侧就是采桑,挪又能挪到哪里去。不过是让自己越发窘迫罢了。

  天锦“噗嗤”一声就笑了,“世子帮了新娘逃避了一桩烂姻缘,这本是好事,不是吗?”

  事到如此,司马元显立即就明白了。恐怕她是已经将这事查得一清二楚了。

  他看着她的眼神更加复杂了。

  连他父王都是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一通打罚,他早就习惯了,半点儿的都不需要任何同情。

  想到这里,他不屑地冷哼一声,撇开脸不再看她。

  “世子没有做错,如果好好与殿下说,也就不会被责罚了。可世子为何不说呢?”

  “本世子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操心!”

  司马元显本已不想搭理她的,可听她这自以为是的语气,他就忍不住动怒,“你当自己是什么东西!居然胆敢跑到本世子面前指手画脚!”

  “你!”天锦气结。

  她不过是想与他好好说话,劝他去向琅邪王服个软,想不到他竟这样恶语相向。

  “哼!”司马元显回给她一声冷嗤,直接闭上眼。

  这人简直不值得让人同情!

  天锦气鼓鼓站起来,就看到司马元显双手拢在一起,有意无意地护着腰侧的一块白玉玉佩。

  这玉佩很小,三指宽的大小,形似树叶,质地并不算很好,甚至有些粗糙。以司马元显的身份,这样玉佩实在配不上被他配戴。

  可看他的样子,好像挺在乎这块玉佩的。

  天锦双眼微微眯了眯,朝采桑使了个眼色。

  采桑也朝司马元显看了一眼,虽然有些惊讶,但她却看懂了天锦的意思,随即点点头。

  天锦深吸了口气,这才紧盯着司马元显,“的确是我越矩了,采桑,我们走!”

  采桑顺势便要站起来,就在她半起半蹲的时候,好似被裙角拌了一下,整个人朝司马元显歪过去。

  司马元显正闭着眼,暗自生气。乍然被人一头撞到怀里,毫无防备之下直接就被撞翻了。他刚挨了板子,臀上还疼得冒火呢,这一跌简直跟要命似的惨叫了一声。

  他顿时火冒三丈,半点怜惜也没有,直接将怀里的人推开,“你做什么!”

  采桑连忙又跪好,嘴里忙不迭道歉。

  “滚!”司马元显被她们这主仆二人气得目眦欲裂,若不是身上有伤,这会都能跳起来要她们好看!

  天锦目睹了全过程,面上摆出诚惶诚恐的样子,心里却不厚道的笑了。

  司马元显只顾着疼,一时倒是没有注意到她双肩抖动,极力憋笑。

  等两人走后,他才颤颤爬起来重新跪在原处,然而很快的,他就发现被他小心翼翼呵护着的玉佩不见了。

  这玉佩是他生母刘氏留给他的最后的念想,于他而言意义非同寻常。刚刚他还拿手碰过,怎么眨眼就不见了?

  结合刚才天锦主仆的举动,司马元显立即就想通了关键。

  他脸色乍然沉下去,怒不可遏,“混账东西!连本世子的东西都敢偷!”

  已经走远的主仆两人自然听不到他的吼声。

  回到存菊堂,采桑才将玉佩呈上去,不解地问:“这不是什么值钱之物,公主要这个做什么?”

  天锦自然不好告诉她,她就是故意偷来恶心司马元显的。谁让他态度那般恶劣。

  “你把她藏起来,千万别让人看到了。就算司马元显找上门来,也不要承认。”

  采桑更惊讶了,“这是为何?”

  天锦咬牙道:“此人太可恶了,不治一治他,难消心头之恨!”

  采桑微汗,“元显世子的确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啊,“公主的衣裙都湿了,赶紧进去换身干净的衣裳吧。”

  说着,就要往内阁走,似乎是打算替天锦准备衣物。

  “我自己来就好,你身上也湿透了。不必管我了,先去吧。”

  采桑暗腹:两人都淋了雨,换了衣服正好再去厨房要些姜汤驱寒。

  于是她也就没有坚持,握着手里的玉佩就退了出去。

  她一走,天锦便进去内阁换衣服去了。

  天锦是临时起意要治一治司马元显,心里还没有主意。这会儿边换衣服,脑子里渐渐浮出一计。

  在前院跪足了两个时辰的司马无显,跪到最后双脚麻痹得都没有知觉了。琅邪王这回是气得不轻,便是外头大雨磅礴也没有改变主意。

  等他终于被人抬了下去,天已大黑了,雨势却依旧没有消减。王氏让人备好的姜汤很快就送了出去,与此同时,早早就被请进府的大夫也发挥了作用。

  在这一点上,王氏这个嫡母虽然年轻,却面面俱到,让人抓不出毛病。也难怪她虽然没有子嗣,却很得琅邪王的宠爱。

  天锦听到消息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褪了发饰,打算就寝了。

  见采桑走到灯下,准备熄灯,她才开口道:“明日去集市买一块相似的玉佩。”

  说完便打着哈欠掀开帐幔躺了进去。

  虽然不知道天锦要做什么,但采桑直觉这回元显世子恐怕要认栽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