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东方晨

更新时间:2016-09-22 17:05:10 作者:梁家三少 字数:2082

当天边的最后一缕阳光消失在地平线下之时,古飞才从悲伤之中回过神来,他将带来的一壶美酒洒在他师父万仙成的坟前,而后转身走出了墓地。

  这时的墓地,不知道从那里涌起了淡淡的白雾,让古飞感觉到一丝凉意,他下意识的紧了紧衣衫。

  死者已矣,就算再悲伤又有何用?古飞走出墓地的那一刻,目光便变得异常坚定起来,而后头也不回的踏上了墓地前的碎石小道,大步远去。

  当古飞那略显孤寂的身影,消失在小道上时,吱呀一声,墓地入口旁边的一间茅屋的木门被推了开来,一个老人自茅屋里走了出来。

  这个老人很老了,他的牙齿似乎都已经掉光,头上疏疏落落的长着几根白得有点发黄的头发,一脸皱纹像是老树皮一样,几乎让人分辨不出他的容貌来。

  老人脚步蹒跚的走进了墓地,他目光浑浊,身上无半点力量的波动,但腰杆却是挺的笔直。这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老人,而且是行将就木的老人。

  这个老人在墓地的四周采摘了一捧白色的花朵,而后走过一个个坟墓,在每一个坟前都插上一束花朵。

  无论坟墓的大小,无论坟墓之中的人曾经有着何等显赫的身份,还是默默无闻之辈,老人都无一例外的在坟前插上一束花,没有一个遗漏。

  当老人手中只剩下最后一束花时,他站在了一个新坟前,他没有在任何一个坟前停留,但是,却在最后的一个新坟前,停了下来。

  低矮的小坟,一堆黄土,黄土前竖着一块普通的石碑,石壁上赫然写着五个字:万仙成之墓。没有落款,就是五个字。

  老人那浑浊的目光在墓碑上停留了良久,最后,他似乎长叹了一声,而后颤抖着手,将那一束白花插在了墓碑前的泥土上。

  老人转身迈着蹒跚的脚步走出了墓地,走进了墓地入口旁的小茅屋,而后又听得吱呀一声,关上了木门。

  这时,墓地里的烟雾,似乎更加浓了,一座座坟墓,在雾气之中若隐若现,似真似幻。

  在后山的小道上,有一个人将古飞拦了下来。这个人是一个少年,身穿白色宽大长衫的少年。

  当见到这个少年之时,古飞的双眼便眯成了一线,因为他知道这个少年,更加知道这个少年的修为。

  这是一个让人看了一眼之后,便很难忘记的少年。他黑发随意的披洒在肩上,面如刀削,长眉入鬓,一双眼眸如同星辰一般的明亮,他便是太玄门年轻一辈之中有数的少年高手--东方晨。

  "听说你打败了王元智我还不怎么信,如今看来,似乎是真有其事了。"东方晨的话语很平淡,甚至嘴角上还带着一丝笑容。

  但是,古飞却在东方晨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这个少年高手,很不简单,果如传说中一样,是门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

  "怎么,你难道要为姓王的出头?"古飞直视东方晨,目光蛮利如刀锋,他无惧对方给他的压迫感,门中少有的年轻高手又如何,他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东方晨笑了,英俊的面容看似非常的灿烂,一股迫人的气势顿时自他身上席卷而出,如惊涛骇浪一般,令小道两旁的草木无风自动起来。

  "你师父刚刚去世,我不想与你动手,不过,你要将王元智那道符箓交给我。"东方晨虽然神态从容,云淡风轻,但却气势迫人。

  他如此做,虽然说不出手,但已经与动手无异。或许,他是要给古飞一个下马威,逼迫古飞屈服。

  "哼!姓王的想要回那道符箓,那就叫他亲自来拿!"古飞的双眸精光闪烁,衣服下的皮肉开始紧绷,他就如同一头觅食的猎豹,随时都可能暴起。

  东方晨饶有兴趣的摸着下巴凝视古飞,眼神闪烁,似笑非笑,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会之后,他才道:"好,很好,果然有种!"说着,东方晨竟然就此转身离去。

  古飞一见东方晨竟然就此离去,不禁大感意外,他知道,东方晨其实也是修炼世家的子弟,似乎和王元智有些交情。他为何如此轻易的便放过自己?

  但有一点古飞是能够肯定的,他拒绝交出抢自王元智的那道符箓,便已经得罪了东方晨。

  "一年之后便是十年大试之期,到时侯别让我失望。"这时,东方晨的话语自前方传了过来,这声音,就像是在古飞的耳边响起一般。

  "传音之术?"古飞一怔,同时心中凛然,他立时明白了东方晨的意图,那东方晨竟是想当着全体同门的面,将自己击败。

  太玄门十年大试,也是大开山门收徒之时,在大试之中夺得前十名者,便能得到门中的奖励。奖励当中,便有那帮助门中弟子凝结道丹的灵丹。

  "凝元丹?我修的不是道法,走的不是道家的九转金丹大道,这东西却是对我无用,但是......你东方晨要是想借着大试之时,在众同门面前羞辱于我,却是做梦。"古飞的望着东方晨消失的方向,眼中迸射出道道历芒。

  古飞很清楚,自己有阴阳玉佩的帮助,修炼速度快了十倍,别人修炼一年,那他便等于修炼了十年。

  如此一来,一年之内,他的修为自醒我六重天晋升到第七重天,便是铁板钉钉上的事情了。醒我七重天的修武者对上同是醒我七重天的修道者,优势很明显。

  武者有强大的身体,而修道者没有,而武者的战技,足以和道术争锋,甚至比道术还要厉害。因为战技,之所以称之为战技,那是在实战之中千锤百炼出来的绝技。

  相比于道术,战技的杀性却是重了不知道多少倍。

  那东方晨,他的修为似乎也就是在醒我七重天的境界。

  想到这里,古飞的嘴角现出了一丝冷笑,而后大步向前走去,他已经将悲痛深埋在心底,他要化悲痛为力量,将师父传授的这门上古功法修炼到极致,让所有小看这门功法的人,为他们的无知而惭愧。

  很快,古飞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这条碎石小道的尽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