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魔气滔天

更新时间:2016-09-22 17:06:51 作者:梁家三少 字数:2411

落霞满天,天边的红日将西方的苍穹照的血红一片,就在这个看似平静的傍晚,太玄山,翠灵峰,百里外的一处原始老林之中,却传出了凶兽震天的咆哮之声。

  各种猛兽在林中亡命逃窜,一个黑发青年身体宛如钢铁铸造而成的一般,赤裸着上半截古铜色的躯体,在兽群中冲杀,如入无人之境。

  少年那古铜色的躯体上流淌下道道血水,那不是他的鲜血。

  少年如同一尊绝世杀神,眼眸中凶光迸射,长发乱舞,接连撕裂了数头猛兽,林中爆发出阵阵血雾,而后他一声大喝,竟是抓住了一头巨熊的后腿,将巨熊生猛的轮动起来。

  "去!"少年吐气开声,近千斤的棕毛巨熊竟被他像扔麻袋般,扔了出去。

  "轰!"、"轰!"、"轰!"......

  巨响不绝于耳,那头巨熊像炮弹般,接连撞断十数棵参天大树,最后"砰!"的一声,砸到地上。

  泥土翻飞,树断枝折,地面一阵震动,棕毛巨熊那巨大沉重的身躯,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

  半埋坑中的那头棕毛巨熊已是奄奄一息。

  被巨熊撞断的大树接连倒下,木折枝断,乱成一片。林中顿时大乱,群兽争相奔逃躲避。

  少年目光如电,扫视群兽,身上涌动着的凶煞之气,比之凶兽更加恐怖。

  "嗯?"

  一头形如穿山甲,却足有狮虎般大小的异兽落入了少年的眼里。这头异兽全身披着巴掌大小的青色鳞甲,一双前爪,锋利如同十支小剑。

  四肢短小,却奔行如飞。一身泛着青光的鳞甲,乍看之下,也能知道,这头异兽的防御必定很强。

  "是你了!"少年嘴角扬起了一个冷酷的微笑,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蹬,"篷!"少年脚下的泥土立时炸了开来。

  要杀,就要杀有点挑战性的凶兽!

  少年的身子如同离弦之箭,飞射而出,直向那头异兽扑去,刹那间便逼近了那头异兽。那头异兽猛的一回头,竟是转身向着少年噬咬而来。

  不过,少年完全无视这头异兽的凶狠反扑,"噗!"的一声,少年那一双透着淡淡五彩之色的双手竟是生生的洞开了这头异兽的躯体,一身坚硬的鳞甲,似乎没有起到任何的应有的防御作用。

  少年一瞪双眼,猛的一踏大地,地面顿时爆裂,紧接着一扭腰杆,同时双手发力向左右一分,那头异兽发出了临死前最后的一声惨嘶,便被少年将躯体撕成了两段。

  热血如雨,洒在少年的头上,脸上,身上,而后从他的发梢,脸庞,躯体,滴到地上,渗进泥土里。

  少年任凭那头异兽那温热的血液喷洒在身上,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边的血水,眼中闪过一丝疯狂。

  "嗯!外练筋、骨、皮,内修五行气,眨眼间,我也在翠灵峰上呆了半年了,但是,还不能突破到醒我七重天啊!"少年喃喃自语。

  这个看似十七八岁浑身浴血的如同凶兽般凶狠的少年,正是在翠灵峰修炼的古飞。他的修炼遇到了瓶颈。

  即便有那融进了体内的阴阳玉佩的帮助,古飞的修炼速度提升了十倍,但是,他修炼的这门上古功法,实在太过艰难晦涩,只能一步一个脚印,艰难的往前迈进。

  上古流传下来的武道奥义,并非是那么容易领悟的,现在的古飞已经到了以天鼓雷音淬炼五内,凝练筋骨的地步。

  半年之前,他便已经感觉到自己已经到了瓶颈,但是始终无法踏出那一步,捅破那一层纸。

  虽然无法真正破入醒我第七重天,但是,半年以来,古飞却是将身体淬炼得强悍无比,就是山中的凶兽,也无法咬动他分毫。

  在他体内的五行本源之力的淬炼与润养之下,古飞的宝体的强大程度,已经不下于一般修道者的法宝。

  他是将身体当中一件法宝来淬炼的啊!

  "好了,不玩了,今天晚上吃什么好呢?"古飞将一群凶兽折磨得屁滚尿流,完全没有脾性之后,便兴趣索然的停了下来,摸了摸下巴,一双精光闪烁的眼睛在四散奔逃的凶兽之中扫来扫去。

  忽然,一道银白色的影子落进了他的眼里,古飞顿时眼睛一亮:"有了,今晚就吃蛇羹吧。"

  古铜色的魔躯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闪电般向着那道急速逃窜的白色影子扑去,那是兽群之中的一条银白色约两丈长的银蟒。

  古飞身法如风似电,眨眼间便追上了那条银蟒,右手随即向前探出,五指一张,如钢勾般捏中银蟒七寸之处。

  大蛇打七寸,捉蛇也捉七寸,古飞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五指用力收紧,那银蟒马上便软了下来,今晚的蛇羹有着落了。

  ............

  天上繁星点点,无尽的星光自苍穹之上洒将下来,寂静的大山里,不时传出几声兽吼。翠灵峰上的一座洞府的前面,燃起了篝火。

  火光在洞府的石门外的空地上明灭不定的跳动,架在篝火上的一根树枝,串着烤的金黄油亮的蛇肉,阵阵肉香飘荡出来。

  篝火旁,古飞食指大动,直接伸手从烤着的野兔肉上撕下一条后腿,也不管烫不烫,一口就咬下一大块,大嚼起来,顿时满嘴流油。

  就着自洞府之中拿出来的美酒,一口酒来一口肉,几斤的蛇肉,很快便被古飞消灭的一干二净。

  古飞打了一个饱嗝,摸了摸微微涨起的肚子,满足的从火堆旁站了起来,仰首望天宇,繁星点点,明月高挂天边,凉风吹来,那股清新气息,让人浑身舒泰。

  "哈哈!吃饱喝足,下面该干点什么?嗯!还是练功好了!"古飞哈哈一笑,而后一扬手将手中已空的酒坛扔下了山下,直接跌坐在大殿门前,五心朝天,闭目修炼起来。

  ............

  半夜,没有任何的征兆,一切显得是如此的平静之时,突然,一股无边无际的恐怖气息在远空出现,铺天盖地的魔气不知道自那里突然冒出来的,翻滚的魔云刹那间便笼罩了半边天,自西方向着太玄山涌动而来。

  魔气来去如电,眨眼整座天玄山便被滚滚的魔云笼罩住,天地间一下子便变得完全黑暗起来,没有半点亮光,魔云遮天蔽日,仿佛世界末日顷刻来临了一般,沉闷的感觉直欲让人发疯。

  太玄山上,一下子便如同炸开了锅,所有弟子全部被惊动,所有人大惊失色,不知所措,天上魔云之中透出的那股强大到令人心悸的凶煞气息,无限的煞气让所有人浑身上下一片冰凉,一股恐怖的压抑感浮上所有人的心头,那是源于灵魂的颤栗!

  "六道魔君?"忽然,一声宛若暮鼓晨钟般的正气凛然的声音,自山顶的太玄殿之中传来了出来,清楚的传进了每一个太玄门弟子的耳朵里。

  这个声音像是有某种魔力一般,竟是驱散了太玄门弟子心头的那一股恐惧。接着,黑漆的世界里,一点光亮自太玄殿内透出,而后,那一点光亮,瞬间照亮了天地,笼罩在太玄山上空的魔云,竟然有被驱散的迹象。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