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明争暗斗

更新时间:2016-09-22 17:24:48 作者:梁家三少 字数:2254

楚战舞动烈火旗,烈焰缭绕的朱红大旗之上,浩荡无边的烈焰,一只只火鸟,形态逼真得有若火凤凰般,扩散出无匹热力,振翅冲天,向那玄武印冲撞而去。

  然而,楚战头顶上空的那一方大如小山般的玄武印却是将那冲撞而至的火鸟直接砸爆,火鸟爆散之时,爆发出的那一团烈焰,就像天上出现了一个个小型太阳一般,令台下观战者不能正视。

  这场比试的结局已经很明显,楚战的身子已经摇摇欲坠,在催动玄武印的赵紫柔面前,他已经无力回天。

  "轰隆隆......"玄武印向下印落,浩荡出的水行之力,有若一方大海在天空汹涌澎湃,广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被那玄武印透发出的威势吸引了过去。

  "赵师妹已经胜了,紫竹峰的玄武印果然不凡!"古飞见到这一幕,便已经知道,楚战的败,已是定局。

  果然,随着天上的玄武印缓缓压下,无边的水行之力浩荡而下,扑面下方冲腾而起的火鸟,烈火旗所透发出的火行之力被逐渐压制,一面大旗被楚战挥舞的猎猎作响,但是,烈火旗上透发出的火光开始暗淡了下去。

  赵紫柔捏动法诀朝天上那一方玄武印一指,印上顿时冲腾出一股如同滚滚长江般的水蓝气劲,自天上席卷而下,一下子便将那近乎耗尽了体内法力的楚战卷飞,甩出了擂台之外。

  这时的楚战,几乎连手中的烈火旗都抓不稳了,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便被卷飞到了空中。

  台下望月峰的一众弟子不禁大声惊呼,而后便见到一个身穿青袍的中年道人冲天而起,右手一挥,那面朱红大旗立时便自楚战的手上脱手飞出,迅速缩小到巴掌般大小,落入到了那中年道人的手里,随后,那中年道人才一手接住楚战,轻盈的飘身落到了地上。

  那楚战依然虚脱,中年道人冷眼盯了一下那紫竹峰的燕行云,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便抱着自己的弟子走了开去。

  楚战的修为不过是比赵紫柔弱了那么一线,但是,赵紫柔的法宝玄武印却不是凡物,虽然这一方玄武印,并非是那上古之时流传下来的那块货真价实的瑰宝玄武印,但是,却经紫竹峰历代首座花费无数心血祭练,威力之大可想而之。

  以赵紫柔的修为,即便是身为紫竹峰的弟子,也并没有将这一件紫竹峰至宝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只是激发了这件法宝的一二成威力罢了。

  赵紫柔打败了楚战之后,便双手挥动,向着天上那一方大印打出一道道法诀,汹涌滂湃的水行之力立时便如潮水般退却,没入了玄武印之中,而后,玄武印在空中溜溜转,由大而小,化作了一方拳头大小的水蓝色光华缭绕的白玉印玺。

  赵紫柔一招手,那晶莹剔透的白玉印,便飞回了她的手里。托着玄武印,飞身跳下擂台,赵紫柔的师父燕行云便带着门下弟子迎了上去。

  而赵雪琪却是朝四周看了看,她的目光在寻找一个人,她只是看见那个人的背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高坐广场台阶上的太玄门掌门与七脉首座,对三号擂台这样的结果,并不感到意外,不过,那望月峰首座玄苍道人的脸色却是有些不好看。

  这楚战是望月峰年轻一代的杰出弟子,而还有望月峰的法宝烈火旗在手,本以为凭着烈火旗之威,即便是修为比那紫竹峰的赵紫柔弱了些许,但也未尝没有胜的希望。

  然而,令玄苍道人想不到的是,那紫竹峰首座龙鸿学,竟然将镇洞之宝玄武印交给了这个弟子使用,苍玄道人心中免不了有些不服气。

  九脉会试,十年一次,虽说是印证门下年轻弟子入门十年所学的道术到底到了那个程度,但很大程度上,也是太玄九脉之间的一个较量,每一脉都想在会试之上,压倒其他八脉。

  "龙师弟,想不到你竟然出动了玄武印,看来,你是想你紫竹峰一脉的弟子,进入前十,而后再进入那墟天境进行历练吧!"玄苍道人淡然说道。

  门下被看好的弟子楚战已经落败,玄苍道人却是想到了龙鸿学的用心,墟天境之行,关系到长生草,门下弟子多一人进入墟天境,那得到长生草的几率便会比其他支脉要高。

  "呵呵!难道玄苍师兄不是与我龙某人一般的想法吗?"龙鸿学笑道,他心情却是大好,他门下弟子赵紫柔已经胜了一场,即便第二场比试落败,她也能进入第二轮的比试。

  "好了,两位师弟,我们还是静观下面的比试吧!"居中而坐的玄天道人抬头看了看天色,而后一摆衣袖,出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玄天道人是知道自己这两个师弟的性格的,即便修道数百年,争强好胜之心,却依然丝毫不减。这两人要是再说下去的话,势必又要吵起来。

  "嗯?那个翠灵峰的小子要上场了!"这时,台阶下方的第七擂台旁边,一个形影只单的身影进入了玄天道人的视野。

  那人,正是古飞,他的第一场比试,对战的是九脉之中,朝阳峰的年轻弟子李浩。

  李浩,一个身材修长,脸型瘦削的少年,二十岁不到的年纪,但是却流露出一丝与其年纪不相称的成熟。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古飞第一眼看见这个少年之时,心中便生出了这种感觉,这个人或许经历了一些别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人只有经历过磨练,才会成熟。

  就如同古飞,十年来,遭尽九脉弟子的白眼,人人以为他修炼了上古炼体法诀之后,在修炼一途上便废了,再没有任何的成就。

  如此一来,古飞的心智便在这十年以来的被轻视,被白眼,被欺负,甚至被人踩在脚下之中,得到了历练,使之比一般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的人,更加的坚强,修炼之心更加的坚定。

  现在,他直指本心,心中所想,便付诸怎样的行动,不让心神产生一丝的羁绊,随心所欲,这才能随意发挥。

  修炼一途,如若在心中有太多的羁绊,太多的烦扰,便很难讲功法修炼到极致境界,只有时刻保持赤子之心,才能在修炼的道路上走的更远。

  "砰!"古飞来到第七擂台下,双脚在地上一蹬,身子便如一支利箭般冲天而起,而后落到了擂台之上。

  这时,那朝阳峰弟子李浩也自地上腾空而起,跃到擂台上。

  "请!"

  "请!"

  两人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古飞向那李浩一抱拳,而那李浩也只是向古飞打个稽首便各自摆开架子,目视对方,准备出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