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可思议的遇见

更新时间:2016-10-17 17:19:30 作者:笛亚斯 字数:6401

公元2003年8月26日美国地球

  星际空间历2238年

  整个空间呈现一片不可思议的景象,地球成为传言中最神秘的地域,哥亚达预备役军人亚里克美。静奉命前往调查“依波拉”感染体。

  美国南部的特洛格峡谷内隐藏着一个神秘的森林。这里苍松窘立,一眼望去,就是大白天也难着边际。传言美国神秘的第五十一区就处在森林中,只是有关这里的一切都被联邦封锁,这里是一个禁闭的地方,可以说是与世隔绝的…...

  “姐姐,亿哥哥,你们说的依波拉感染源就在附近了,为什么找了这么久探测器却一点信号也没有?”一位花样年华的靓丽少女拿着木条一路披荆斩棘的冲上了荒山,对着天空嚷嚷道。

  “静儿,别抱怨那么多拉,再仔细点,相信马上就可以找到了。”幕然从少女手腕上射出一道银芒括静的落在了山头,两道立体人影浮现出来。其中一位身材婀娜的少女以天籁般的声音对发愁的少女安慰道。看的出,这两个少女是一对姐妹。

  “静儿,你努力找到感染体,这次亿哥哥一定请求上司好好的奖赏你。”从手机的另一方还传来这么一声粗狂而威严的声音。

  “亿哥哥和姐姐你们就知道哄我。”少女静儿用一种鬼才信你们的神情挂断了联络。眼前的路似乎越来越不好走了,看来这次答应亿哥哥和姐姐来地球找这个鬼感染体真是吃大亏了。

  静儿拨开了一重又一重的杂草,渐渐的路也越来越细,而此时的她无限的疲倦,可能最希望的就是忽然从天上掉下来一张床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那真是人生一大乐事。无奈天不从人愿,因为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哎!”幕然,静儿觉得自己的脚踝被什么东西叮了一下,紧接着整个人就昏沉沉的,仿佛喝醉了酒似的。

  一股鼓不可思议的气息狂涌上胸口,整个身份仿佛要沸腾起来似的。

  她勉强的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翻开丝袜,才发现脚踝上竟然有两个小小的血洞,从丝袜上隐约渗出一丝淡蓝色的血迹。显然她没怎么在意,以为只是被杂草或者其他什么弄伤了,正想站起身时竟然才发现草丛里似乎有什么在抖动着。

  静儿一阵心寒,正想上前探个究竟,忽然一阵头晕目眩,便不支倒地了……

  太阳依然火辣辣的烤着大地,星辰喉咙里有种冒烟的感觉,地上的杂草也越来越多了,迈着沉重的步伐,背着个感觉上几乎有千斤重的旅行包,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在小径上。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包里有着晚上要吃的东西还有水,他早就不知道把它扔哪去了。

  也不记得某些人说做人要一步一个脚印。。。。。。现在真该骂死那家伙,如果我长了翅膀的话就用不着这么麻烦一步一步的跑来跑去了,飞不是更快吗!

  “哎………”星辰发出和先前静儿一样的叫声,没头没脑的往前冲着,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整个人做了个”幽雅”的后空翻,袋子里的东西撒了一地。

  “可恶,今天真是倒霉到头了!”星辰抱怨着老天的不公,硬是从地上撑起手来,转过身来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把自己给拌倒了。

  “咦?”星辰拨开靠草丛一看,不禁呆住了。

  草丛里的竟然是一位异常漂亮的女孩,眼眸半磕着,娇躯似呼因为寒冷而不断颤抖,更增添了让人楚楚可怜的感觉。乌黑中夹杂着淡蓝的秀发散在草地上,胸口还露出了一大片。星辰摸了摸眼睛,想看看清楚自己是不是做梦,否则怎么可能大白天的从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

  星辰轻轻的拍了拍少女的肩膀,晃过脑袋稍微观察了一下,才发现这个少女的脚跟上有两个小洞,此刻亦没时间来赞叹自己的眼力为什么这么好,因为从伤口中哗啦哗啦的渗出淡蓝色的血水,显然是中毒的现象。

  星辰望着从伤口流出来的蓝色的血水,略为忧郁了一下。虽然在野外被蛇咬到是种很正常的现象,但是被咬了后流出蓝色的血水可是闻所未闻。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了,这个少女肯定中了剧毒。

  星辰稍微做了一下思想斗争,结果还是决定救这个昏迷的少女。

  他颤抖着把少女小腿上的丝袜给褪了下来,从口袋中匆忙找到了一把小刀和一瓶矿泉水,略为清理了下伤口,随后凑上嘴巴轻咀了一下,感觉没有什么异常,反而觉得口齿清新,并没有毒液所谓的腥臭。星辰虽然也顾虑到这样做自己也可能中毒,但性命忧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忽然,星辰的舌头好象被什么东西麻了下,星辰猛的浑身一颤,他的舌头竟然裂开了道小小的口子,而且血液竟然缓缓流进了少女的身体中。

  慢慢的,从少女小腿上流下来的血渐渐由深蓝色变成淡蓝色,星辰把埋在少女腿上有些发酸的头抬了起来,扭了扭僵住的脖子,然后漱了漱口,确定没有什么异常后,定睛看了少女一眼,差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发梦。怎么自己吸了这么久竟然还是没有变化?星辰甚至有点担心自己再这样吸下去少女的血会不会让自己吸光。

  天色已经黯淡下来,星辰感觉自己的脑袋开始抗议了,看来自己真的很需要休息。虽然感觉身体没有中毒的迹象,但体内却没来由的渐渐发热起来,而且脑袋混混沌沌的。星辰暗道“乖乖,不会中毒了吧!”,随即用上昏迷前的最后一丝力气,从少女小腿上撑起了身子,一晃脑栽在身后枯黄的杂草中了。

  当星星羞涩的从云层中闪身而出的时候,静儿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放眼望去,一片繁星闪闪的倒影在天空,就好像银河漏水了似的。静儿恍惚了一阵,猛的晃了晃脑袋,确定自己处在的位置后,才回想起发生了什么事。当她四下观望了一会,竟然发现自己和一个陌生的男孩子躺在一起。

  静儿诧异了一下,从地上硬撑着坐了起来,全身亦没来由的发软,而且身体好象长江要干涸了似的。

  “喂!”静儿没有风度的轻拍了星辰的肩膀叫道,星辰显然睡的死了,没有反应。

  “喂!”静儿再次拍了拍星辰,这次加重了力度,显然他并没有意识到星辰为了救她亦中毒了。可想而知,星辰依然没有反应的。

  静儿埋怨了几声,猛的回想起自己来地球的任务。

  郁闷的啐了一口,“真倒霉!看来这回是没办法完成任务了!”

  随后从怀里掏出了依波拉感染体探测器,失望的摇了摇头。幕然,探测器剧烈的轰鸣起来,静儿差点吓的跳了起来,探测器竟然有反映了!

  她准备站起身来,可是没想到浑身没来由的一阵酸软,静儿觉得莫名其妙,怎么糊里糊涂的睡上了一觉醒来的时候竟然头昏眼花了。

  她勉强自己撑起身子,来到探测器指示的方位,竟然发现。。。。。。一条蛇无声无息的躺在草丛中,同时脚心才传来阵阵酸麻的感觉。

  静儿呆呆望着小腿上的两个小的宛如蚂蚁似的小洞失神了一阵,猛的惊醒起来“难道说。。。难道说我被。。。。。。”

  知道这一刻,静儿的脑袋终于清醒起来。意识到自己被携带有“依波拉”感染体的毒蛇攻击,陷入昏迷,而这个少年为了救自己,将自己小腿上伤口的毒液吸了出来。

  静儿莫名的产生了一丝的感动,从小到大,除了姐姐和迷克爷爷,几乎没有关心自己的人,而他竟然第一次见到我受伤,就毫不忧郁的救我,而且还为此。。。。。。

  静儿苦笑着摇了摇头,叹道“没用的,我一样要死,因为‘依波拉’感染体不是你用嘴巴吸出来,就能完事的。。。。。。”

  反正活了这么多年亦是混混沌沌的,死就死吧,路上有个伙伴也好,还好你长的还算看的过去,虽然没有亿哥哥那么强壮,不过我挺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失望之余,静儿仿佛在静静的等待死亡的到来。

  因为姐姐再三强调过,“依波拉”感染体不是单源生命体所能够承受的了的,我是哥亚达行星人,你是地球人,我们大家都是单源生命体,所以根本不可能有希望。

  万般落寂下,静儿取出探测器在星辰的身体上幽雅的轻扶了一下,可是意外发生了!

  探测器竟然发出了轻微的嘘声!

  静儿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被依波拉感染体感染后竟然还能生还,他是地球人啊!这简直是不可能的,难道说这个少年……

  星辰并没有感觉到不适,只是脑袋迷迷糊糊,全身轻飘飘的仿佛到了到了天堂一般。静儿呆呆的望着探测器,星辰体内已经开始基因突变了。

  DNA模型的双螺旋结构不断的重复旋转着,星辰的身体在发生着惊天动地的变化,虽然在迷糊中虽然搞不清楚为什么,但是灵台依然勉强保持着一分清醒,眼前有一个模糊的影子,自己好像慢慢的………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到了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地方,这个地方又好像很熟悉似的。对了,是DNA的双螺旋分子模型,可是眼前这个不断旋转着的双螺旋结构分子模型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静儿神情凝重的瞧了星辰一眼,将手腕上的仿佛电子表般的仪器按动了一下,不到一会,闪着荧光的光球渐渐从天空闪落,整个山头被照的通明。

  命运的巨轮已经开始转动。

  “静儿,为什么忽然和我们忽然失去了联络?”刚把星辰弄上飞行舰,就发现姐姐静雅和亿哥哥已经在联络室用虚拟影象给自己留言了。

  静儿把星辰弄到了张床上,随后给他盖上了白色的以空间纤维合成的被单。如果让静雅知道静儿主动给人盖被子,相信打死她也不会相信的。或许现在静儿唯一的就是对星辰的救命之恩和愧疚之情吧。

  静儿给远在哥亚达行星的姐姐和亿哥哥发了信息后长叹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冲了个凉灵活的钻进太空睡眠舱去困觉了。

  太空的旅行是漫长而寂寞的,静儿感叹自己在鬼门关绕了一圈,却被人拉了回来,一定是他在帮自己吸伤口的毒液时不小心咬破了舌头,让血液流进我的身体,而使我体内的“依波拉”感染体失去作用,而估计感染体已经全部跑到他身上去了,而且这种感染体只对非单源生命体会产生作用,最佳的急救办法就是注射非单源生命体的血清。

  静儿在舱内注视着沉睡的星辰,虽然星辰长的并不是超级英俊,但从骨子里却渗透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秀气,在吸引着自己。而且在见到自己中毒的时候,他的勇敢很让她感动,虽然她并不知道吸了她多少的血液,如果知道的话她可能要把星辰的血给倒吸回来吧……

  其实这两天发生的事是很平常的,但是对于静儿来说不知道为什么却有种特别不可思议的感觉,或许是依波拉感染体在作用着吧,静儿这样安慰道。

  在遥远的星际联盟,正在密切监视着地球上一举一动的星际联盟似乎已经有所察觉。

  “亿司令,你认为这次依波拉感染体的感染者会出现吗?”一个略带蹒跚的老头子对着一个年轻英俊的青年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星际联盟已经不止一次到地球去看过了,因为显示器很明确的表示在地球上出现过信号。

  “总长,其实我认为根本不需要借助什么依波拉感染体的力量,单凭我们星际联盟将士的力量以和炮火难道会怕了魔宇联盟不成?”亿达傲然道。

  “亿司令,你太意气用事了!”迷克愤然道“星际联盟与魔宇联盟之所以僵持了数十万年而造成今日的局面全都是因为双放都认为自己的实力强劲,能够压倒性战胜对方。无论是魔宇还是星际,都没有压倒性的实力战胜对方,所以今天的我们所寻求的是绝对的胜利!”就在说话的瞬间,迷克似乎年轻了许多,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也不能怪亿达,当年的他简直和眼前的这个高傲的将军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亿哥哥,有消息了,静儿有消息了!”一个充满朝气的女孩没有敲门就直接跑进了会议室,虽然门卫对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是对于这种作风一向只有妹妹做的出来的,怎么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迷克爷爷……”静雅看到了亿达身后的迷克,不禁俏脸一红,暗道自己怎么这么卤莽,平常自己可是很有淑女风度的。

  “静雅,有静儿有消息了么?”亿达把静雅出尴尬中拉了回来。

  “恩。”静雅定了下心神说道。“静儿已经找到了依波拉感染者。”显然,静儿没有把自己也感染了感染体的事情告诉他们。

  “静儿没事吧?”迷克听完邹了邹眉头说道,虽然迷克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但凭他的经验,总感觉发生了什么事情。

  “静儿在息里只说了这么多,至于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还有那个地球的少年怎么会承受的了依波拉感染体的依附都是个谜。”

  “静雅,那么静儿有说她们什么时候能回来吗?”亿达自顾的摆弄着指甲,听完后插了一句,亿达的样子实在是对地球男性的侮辱,实在让人愤慨!但不可否认,这样对女性是很有吸引力的,瞧静雅那单相思的样子就什么都知道了。

  “她们该马上就到哥亚达了,对了迷克总长,我希望能够调出一部分的医疗设备,因为这个少年很可能是我们星际联盟的希望。”静雅望了望亿达然后同迷克说道。

  “不行,我不同意。”亿达断言的反对道。“现在同魔宇联盟的战况越来越激烈,而且伤亡也越来越多,这个时候如果把医疗设施调出前线的话万一出了状况怎么对得起那些受伤的将士?”

  “可是……”

  “好了静雅,你负责去调动一小部分的医疗设施,密切注意好他体内的基因状况,随时向我汇报他身体的状况。亿达,你另外有任务,前线的事情就交给桑他们就行了。”迷克见亿达还想说什么,边伸手阻止道。

  “哼!”亿达哼了一声便径自朝会议室门口走去。

  “迷克总长,亿哥哥他…………”静雅毕竟是亿达一手带大的,况且静雅一向很崇敬亿达,这次因为一个地球的少年和亿达闹翻了,静雅不禁有些后悔。

  “雅儿,我知道你想什么。”迷克总是在没人的时候称呼静雅和静儿的小名,毕竟迷克可以算是静雅和静儿的爷爷辈的人物了。“星际联盟和魔宇联盟征战这么多年,或许是时候来个了解了。”

  “可是……一个普通的地球少年,就算他再怎么厉害,依然只是一个平凡的少年,依波拉感染体真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吗?”

  “虽然那神秘的基因图谱不过是我无意中在太古遗址中找到的,但到底有什么能力,科研部虽然没有认真调查就匆忙的发散到星际空间,而且至尽为止,那个少年是第一个有生命寻息的人,所以我们先观察一阵,等到搞清楚了再说吧”。

  静儿从休眠舱里醒来的时候飞行舰已经到达哥亚达所在星系的领空。顺便望了一眼依然沉睡着的星辰,不禁担心起来,回到哥亚达后他们会怎么对他呢?是把他当怪物一样研究?还是把他解剖了?或者是给他注射别的药物…………

  静儿有些莫名其妙,自己怎么会这样替人着想,实在不符自己一贯的处事风格。

  飞行舰终于进入最后一次的时空穿梭,能量已经进入上膛阶段,“扑次”一声,时间似乎在一瞬间静止了下来,寂寞如潮水般侵袭而来,静儿又望向了星辰。

  如果他对星际没有什么作用的话,他们一样会把他送回地球,那么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呢?

  当再次到达正常空间的时候,飞行舰已经进入了哥亚达行星的领空范围了。

  “哥亚达飞行舰76号带请求返航。”静儿用她那除了静雅外独一无二的甜美嗓音对着麦克风向星际联盟驻哥亚达空间站说道。

  “亚里克美。静小姐,静雅小姐已经久等了,请马上登陆与第五十六区,在那里一切都已经安排就绪。”电脑做出了指示,静儿中断了通话,然后改飞行舰进入手动操作系统,准备降落在第五十六区的市区中。

  哥亚达的夜空和地球上完全不同。他们的城市有一种云上天国的宏伟,没有凡俗哥亚达空间站在哥亚达行星上空一共分布了6560个站点,每个站点和其他的6559个站点都保持着联系,而且从每个站点都释放出一种能量保护膜来维持着哥亚达行星的平衡。因为科技发展到了像他们这种程度,必须杜绝一切可能发生的事故,所以整个哥亚达行星可以说是同外界完全封闭的,但是在来往的星际船支中星际联盟又占绝大多数,所以星际联盟的哥亚达空间站起了很大的作用。

  淡红色的巨型保护网渐渐的从飞行舰的正中央慢慢的裂开了一个又一个小口,随后,飞行舰可以从这些小口缓缓的驶进了哥亚达行星,静儿改自动为手动,亲自操作着飞行舰安然降落在五十六区的上空。(因为中国有56个民族,所以作者就取名他们经常出入的区域为56区吧!)

  舱门打开了,静儿第一眼看见的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姐姐,还有那个从小到大总照顾自己的亿哥哥。姐妹两欢呼一声,亲热的拥抱了一会。

  “姐姐,我好想你。”

  “静儿,你瘦了好多,只不过还没一个礼拜,看来你的减肥计划成功了哦?”

  “姐姐,这次任务累死了,下次再也不干了!”

  “好了,不要胡闹了,那个感染者在哪?”亿达打断了静雅与静儿的调笑说道,脸上充满了严肃的表情。静雅不禁有些心虚,昨天自己那样顶撞亿达,他会不会气我呢。

  “是条叫做蛇的地球生物,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反应了。”静儿从飞船内取出感染体,也就是那条毒蛇的标本望着亿达笑道。

  “就是这么个家伙?”亿达何笑着一手抓起那条蛇然在半空晃了晃不屑道。

  “我可受了不小的罪呢!”静儿撒娇道。

  “好了好了,别开玩笑了,静儿,你说的那个少年在哪?”静雅正色道。

  “就在舱里啊,迷克爷爷让我一回来就跟他报告情况去,所以我先走了姐姐。”静儿朝着静雅和亿达微微一笑,转身就欲离开。临了,回头叫住静雅道“姐姐,帮我好好照顾他,他可是救过我一命的!”

  静雅诧异的望着离去的静儿,一时不明白她话里的玄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