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意料之中的逃离

更新时间:2016-10-17 17:19:51 作者:笛亚斯 字数:5981

亿达时常一个人站在天沿壁静静的沉思,就对于战术,对于宇宙空间的能量体会,甚至是星际特殊技能的应用。或许当一个人静下心来的时候想到的会更多,也会更远。

  星辰静静的躺在哥亚达的科技研究室里,乔志。桑正在仔细的观察着星辰的周身,以及每个可以估计到的角落。全身上下无数个大大小小的监视器在监视着。或许对于他们来,如果不能好好的控制星辰身体里的依波拉感染体的话,星辰会是个比魔宇联盟更为可怕的灾难。

  可是到目前为止,星辰体内的“依波拉”感染体仿佛睡着了一般,没有任何动静,而星辰的体质以及各个部分都很是虚弱,根本就和常人没什么两样,这让致力研究感染体的桑和是伤脑筋。

  原本他预计感染后能够生存下来的生物,不论从体质,或智慧,甚至从精神力上都呈现几何倍的增长,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的基因突变没有任何效用,甚至连他身上中的毒蛇蛇毒也没有治疗好,还要靠我们这里的解毒剂。

  “亿哥哥,那天真是很对不起,我是担心静儿才……”几天来静雅一直缠着亿达重复的道歉,亿达其实并没有怎么在意,只是高傲的他放不下脸来和静雅说这些话。

  “我说过算了的,你怎么老是缠着我?”亿达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一直不和静雅多做接触,以前的兄妹之情似乎的淡漫了。

  “亿哥哥,你还在生我的气吗?。”静雅一脸委屈的望着亿达说道。

  “你烦不烦?我说过算了就是算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亿达瞄了静雅不屑的一眼后运起星际八大特殊技之一的悬空术径自朝市区飞去,连头也没回一下,好像多看静雅一眼就会脏了眼睛似的样子。

  静雅深情的注视着亿达,直到望不见影子为止,才恋恋不舍的回过头来,轻叹了口气,慢慢的蹲下身子捡了块哥亚达所特有的石晶朝大海用力掷去。

  静儿这两天一直很不耐烦,总觉得好像对不起星辰似的。星辰冒着生命危险把自己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可是自己却这样对他,静儿越想越觉得良心不安,于是做了一个打算。

  “我是星际联驻盟哥亚达办事处的,迷克总长要见这位少年。”静儿运起星际联盟中与悬空术并称的技能幻影术化成了静雅的模样混进了科研中心。

  “DNA鉴定无误,能量鉴定无误,系统最后鉴定确认,同意进入。”机器人守卫在检查了一系列包括视网膜和DNA的资料后终于放行了。如果是普通的人模仿是绝对通不过基因守卫的,但是静儿与静雅是同一个卵子受精培育出来的双胞胎,就有点像克隆一样,视网膜和DNA的误差都极小,就连高精密监测的机器人也无法检测出什么不对来。到了哥亚达行星这个程度的科技,人们差不多已经进入无性生殖阶段,新的生命一般都是从试管中培育出来的。

  静儿带着自信的笑容从容的通过了一道又一道的封锁,因为迷克对自己和姐姐都是一样的疼爱,两个姐妹花犯下的一切错误总长都能够包容,这使的静儿更是有恃无恐。

  在通过最后一丝关卡的时候,静儿遇到了科研部的部长乔志。桑,亦是这次负责监控星辰基因变化状况的人。静儿有些头大了,因为这个家伙一直很倾慕自己的姐姐,虽然静雅心目中早已有了亿达。

  “雅小姐早啊!”乔志。桑一见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静雅,因为星辰的状态而深锁着的眉头即刻舒展开来,如果去参加变脸大赛一定能勇夺桂冠。

  “早啊,桑……”静儿知道自己的姐姐脾气极为随和,即使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也不会表现出不耐烦的神情,当然亦要模仿她心平气和的说话,否则光这样恐怕就要露馅了。

  “雅小姐今天精神似乎好多了?”原来昨天因为静雅心情不好,桑前去搭搀,结果静雅什么也没说,也没有多理会他,使他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但见今日“静雅”又对他眉开眼笑,马上——死去的心又活过来了。

  人总是这样,对一件事情的植着让他们只要还有一丝希望的感觉,不管受到过多大的打击,都会重新再去尝试,或许这是人类的劣根性、亦是人类坚强的体现吧。

  “恩……桑,今天是有急事前来的。我奉迷克总长的命令带这个少年前往中央科学部做进一步测试。”静儿镇定了一下心神,然后学着静雅说话的口气说道。

  “这样,可是这个少年身上的基因突变顺序以及将来的情况我们都没弄清楚,也无法做出预测,总长真的决定把他转移吗?”此时的桑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虽然感觉到今天的“静雅”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是也没有怎么在意。

  “扼……是的,总长已经下达了最后命令了,他说无论如何,这个少年也必须转移到那里,而且时间有限,希望桑能积极配合。”静儿心有点荒了,虽然从幻影星的姐妹花那学来幻影之术有一段时间了,但是从来没有用过。但乔装的是和自己最亲近又最了解的姐姐,按道理应该不会出错的。

  “明白了,那你这就把他接过去罢。”桑盯了静雅一阵后,露出失望的神情,点了点头,爱情的力量真可怕,特别是单恋。

  静儿暗暗松了口气,桑就是再聪明也想不到竟然会有妹妹去易容姐姐,何况今日陷入自恋的桑呢。

  静儿不敢回头再看桑一眼,因为她已经汗流浃背了,如果不是因为穿了高分子密封性材料制成的衣服的话恐怕光是汗就够她露馅的了。

  “等等雅小姐,我还有个问题。”静儿前脚刚踏进安置星辰的病房桑就叫起来。

  “什么…事?”静儿身子僵了一下,强定心神背对着桑问道。

  “雅小姐为什么这么紧张?好象还流了很多汗,这里很热么?”桑毕竟是高出静儿不止一个等级的高手,感应能力当然强他们不止一倍.

  “扼…这…其实我刚才是跑着过来的,因为事情很急,而且总长有的亲口吩咐的,所以……”静儿自问心脏承受能力很不错的,但是却也经不起桑这样的折腾。

  “噢,其实也不用这么紧张嘛.”桑呵呵一笑道“我是想问雅小姐晚上是否有时间一起共进晚餐?”

  “呼。。。”静儿松了口切,尴尬的笑道“这样啊。。。那晚上再联络吧,现在还是先把总长吩咐的事情办好。”

  经过重重的手续后,静儿终于将星辰成功的带出了科研中心,一路上桑却像个跟屁虫似的紧抓着“静雅”不放,问东问西的。无奈静儿又不敢发火,更是让桑认为自己希望极大,继续再接再厉的“骚扰”着静儿。

  下一刻又重演了不久前静雅深情注视亿达的一幕,不过这次的主人公换了罢了。

  静儿望着躺在自己怀里的星辰,不禁松了口气,当下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让星辰重返地球,之后是生是死就与自己无关了。但是她哪想的到,自从第一次见面后,一生就再也离不开这个少年了。

  星辰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东西搂着,非常的舒服,甚至觉得不想醒来了,如果是梦的话感觉真的好好,真想永远处在这种温暖的庇佑下,生长在温暖中,虽然他并不是缺少温暖。

  再次进入星际空间,由于哥亚达的空间站点是专门针对来往进入的飞船的,所以静雅没花多少力气便驾驶星际飞行舰离开了哥亚达,当然是指没有发生异常状况的时候。

  静儿轻轻的把星辰拖上了时空保护舱,随后自己也躲进了舱内,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与星辰独处了,但是感觉似乎又不一样了许多,现在的星辰更加吸引着静儿了,虽然她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星辰的面容似呼已经渐渐开始产生变化,整个人从形态或者给人的感觉上,都和先前越来越不同了。

  “什么?那个少年被静雅带走了?还是奉我的命令?”迷克听到消息整个人呆了一下,但精明如他的人马上就想到是谁干的了。

  “怎么可能?那个…人和静雅…是一模一样的啊,甚至连……神态都一样,除非是……”桑接到消息的时候整个心裂开了,但是仔细的推敲了一下,马上回想到静雅的不对劲。平常的静雅是那么的稳重,怎么可能那么慌张,但能够通过DNA鉴定和各项指标的除了静儿,就再也找不出其他人了。

  “什么,静儿竟然私自将感染者带离哥亚达了?”亿达接到了迷克的命令后率领星际舰队登上了大型的星际飞行舰匆匆登上了星际空间,但以他的脾气,很恨不得静儿早点带那家伙离开呢,因为他可是星际联盟军的军方总司令,如果那家伙真的因为“依波拉”感染体而拥有了强大的力量,那么自己不就没饭吃了?

  “总长,都怪我太粗心了。”桑明白到事态的严重,对于依波拉感染体的问题,身为部长的他比任何人都要明白,一旦感染体的能量发生无法预测的变化后,有可能诞生出一位能够毁灭宇宙的不死战士,到时候别说是魔宇联盟,就是星际联盟恐怕就会先覆灭在变异后的少年手中。

  “事到如今你再怎么责怪自己也是没用的,最重要的是赶快找回感染者,并且要好好的管教静儿,也怪我宠坏了她。”在联络器的另一边,迷克非常的后悔,后悔自己对静儿的溺爱,造成可能毁灭整个宇宙的灾难。

  “可是总长,我还有一个问题。”桑下定了决心说道。“经过了这么多天的观察,我发现科研部所制造的感染体根本就没有对那个少年产生多大的作用,所以我认为星际联盟不应该把精力放在那个少年身上。”

  “这我也已经想到了。”迷克叹了口气,“我正想让你带那个少年在他苏醒前回到他的星球去呢,没想到静儿。。。。。。”

  “呵呵,那我们也省了不少力气,反正静儿看上去好象挺喜欢那家伙,竟然甘愿为她冒这么大的危险,那么我们就将计就计让她去监视他身体的变化好了?”桑思考了一会,说道。

  “呵呵,我也正有此意。”迷克呵呵笑道“不过毕竟他身上拥有着我们星际联盟花了那么多工夫的产物,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对他下点工夫的好,说不定将来他还会有出人意表的发明呢?”

  “那么就让他先回地球让静儿监视他一段时间再回来好了。”

  “桑,这么多星际成员中就属你责任心最重,最重要的是你犯了错误就可以及时找出错误的地方让我很欣赏。所以我决定以后把下任总长的位子传给你。”迷克平静的说道。

  “什么?总长,你要把下任总长的位子…传给我?”桑失声叫出来。

  星辰已经渐渐苏醒了,虽然说世界永远不会产生什么变化,但是因为星辰,这个世界却开始发生了变化。或许这就是强者的变化吧,当什么时候,你的能力能够让整个世界随着你的一举一动而变化,那么你就是强者了。

  虽然一切就像一场梦一般,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是无疑星辰体内的确留下了依波拉感染体的DNA,无疑整个星际联盟和魔宇联盟都开始关注星辰,他开始成为众矢之的了。

  静儿就在舱的另一边默默的注视着星辰,星辰的任何一个表情她都记在心里,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虽然不是爱,但是那似乎是一种超越爱的感觉,一种无声的默契。星辰在若干年后回想起来,依稀还觉得,原来静儿对自己的好,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当星辰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并不是吃惊,或者讶然的表情,好像早知道了事情的一切似的,虽然这不太可能,星辰也显得太镇定了。

  静儿好像要和星辰争谁的眼睛大似的,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瞪着他,显然他们已经到达地球了。片刻之后星辰终于回想起这几天来的事情,首先是自己救了一个少女,接着自己便倒地睡着了,然后……星辰的头一阵昏沉,这几天的记忆空白了。

  “你是…那个女孩?为什么我会在这?为什么…到底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星辰被静儿瞪的有些心慌,明明是在美国的怎么回到金门来了,而且几天来做了个很奇怪又很长的梦。

  “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已经不再欠你什么了,我必须回到我原来的地方了。”静儿没头没脑的给星辰留下一句话后便不再搭理星辰,转身迈着潇洒的步伐离去了。

  “喂,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星辰猛然想起问道。

  “亚里克美。静!”静儿背对着星辰轻声说道。

  “我叫烈星辰!”星辰望着渐渐消失在远方的静儿大声的喊道。

  虽然很多人莫名其妙的望向星辰,但星辰依然是义无返顾的喊着。在他的理念中只要是自己认为正确的他就会去做,不管前面有多困难,这就是他。

  静儿并没有回头,或许回头是错误的选择,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后悔过。

  星辰虽然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却没有没有多在意,或许在他单纯的心灵中,这一切显然做为一场梦更能够让自己信服。

  “星辰,你怎么这么早回来?夏令营提前结束了吗?”星辰的爸爸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不过这家公司经常与国际交轨,所以他爸爸经常出国,所以他们在国际中都是小有名气的。

  “爸爸,你知道我这次为什么去美国的。”星辰和他爸爸烈峰有一种莫名的矛盾,虽然烈峰对星辰的关心是无微不至,但是星辰依然找不到理由去对他爸爸好,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星辰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

  “星辰,爸爸知道。可是……对于你的妈妈,爸爸对你说过多少次,不要再去管那么多了好吗?”烈峰也不知道该如何向星辰解释事情的前因后果,因为这件事情是无法用言语解释的,如果说能够解释的话,那么可能会被人认为是精神病患者吧,因为事情的经过实在是太离奇了。

  “我不想再听什么无谓的理由,我只想找回自己的妈妈。”星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背对着他爸爸冷冷扔下了这么一句话便装到房间里去了。

  “唉……”烈峰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

  星辰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回想着往事。

  在星辰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过母爱,因为星辰从出生开始就没有母亲,这是小时候他爸爸对他说的。那时星辰一度认为自己是爸爸一个人的孩子,世界上可以没有妈妈,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星辰渐渐明白到作为一个孩子是不应该没有母亲的,可是自己的父亲到底为什么一再的隐瞒自己的母亲呢。

  经过无数次的琐问却依然没有任何结果,星辰得出了一个结论,一定是自己的父亲对不起母亲,导致母亲被迫离开自己,甚至回想到在那种没有母亲的家长会日子。

  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夏令营。因为烈峰曾经和星辰说过他的母亲是从天而降,不属于人间的,星辰并不怎么相信,但是对于他来说,只要是认为有可能的,他都会去做。星辰一直认为自己的母亲很伟大,但是现在想想或许事情另有蹊跷也说不定。对于20年前的奥秘或许必须自己去解决才行。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美国特洛格大峡谷的森林,这个被喻为美国最神秘的地方,从来没有人能够去探索那里的奥秘,无疑更是让星辰感觉到自己的母亲存在的可能性。

  夏令营其实只是借口,星辰真正的目标是远在加洛比河特洛格大峡谷的神秘森林,那是一个失落的地方,属于纯机密的地点,也就是传说中第五十一区有可能出现的地方。但是事实上并没有任何人确切的见过,就像传说中的UFO一样只有人见过,只是并不能拿出事实能够让人信服的证据让人证明罢了。

  虽然星辰以夏令营的名义进入森林,可是毕竟他太小了,不论是什么方面,当然包括智力,体力等各方面都不成熟,而且星辰又是属于那种体弱型的少年。

  “情况怎么样?”在星际的另一边亿达焦急的对着联络器问道。

  “没有任何线索,系统显示该区域内并无任何飞行舰出入星际空间,除非他们进入空间穿梭,那样的话谁也没办法阻止他们。”少将崖辉拿着报告单说道。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等待!如果没有迷克在那多管闲事的话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亿达恨恨的抱怨道。

  “亿司令,根据最新的情报,迷克总长打算把下任总长之位传给桑,恐怕你要好好的去争取,否则……”崖辉哑然笑道。

  “什么?迷克要退位?而且还是传给桑?怎么可能,科研部长怎么可以担任总长!”亿达近乎是喉叫起来,在他的理念中,一个总长必须是身经百战,手握重兵的人的垂手之物。“辉,你从哪得到的消息?”

  “今天早上我的朋友议会的托利。卡达在寻找一份资料的时候得到的消息,下午午休的时候告诉我的。”

  “恩。”亿达挂断了联络器不再说什么,他明白迷克的个性,一旦他决定的事,甚少有人能让他改变的,就是天塌下来恐怕也难。所以如果自己要得到名利的话一定要争取。否则迟了就会终身遗憾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