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意料之外的重逢

更新时间:2016-10-17 17:20:33 作者:笛亚斯 字数:6877

天沿壁依然那么的清冷,让人有种饱经沧桑的感觉。

  静雅不知该以什么表情来形容,如果说是憔悴那就太说不过去了,古人的结论或许是很正确的,一个人身体受损或许时间可以弥补损伤;但是心灵受损了,那是一辈子也无法弥补的,就像镜子一样,破了再怎么修也是难以重圆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亿达来到静雅的身后,以前的亿达冷冷清清的,但是今天的他好像更加冷淡,而且冷淡的面容上有着和静儿一样的憔悴。如果说静雅的憔悴是因为静儿,那么亿达又是因为什么而憔悴?

  “亿哥哥。。。。。”静雅一时有些口涩,虽然以前和亿达总是言语中谈笑风生,但是今天似乎有些反常了。

  “雅儿,静儿的事情。。。。。”亿达面对着静雅,却说不出话来。

  “亿哥哥,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静儿的事情不用担心,相信桑会帮静儿说好话的,而且静儿的口才那么好。”

  “桑。。。。。。”亿达忽然变了个人似的。因为星际联盟总长之位的关系,亿达想起了当日崖辉的话。“别说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亿哥哥,那我先走了。”静雅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身望了亿达一眼,便尽自运起悬空术返回了居民区。

  亿达回头一声闷哼,漫天纷飞的花瓣犹如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般向亿达的方向纷纷聚集过来,劲风所及之处草木皆飞,一阵狂猛的发泄之后,周围一片狼籍。亿达终因气力不支而停了下来,轻哼了几声,闭上了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星际联邦法庭是一所聚集了到目前为止,整个星际联盟所有犯罪前科以及犯罪资料的法庭。所以对于罪行的审判也是格外严格,对于静儿私自带走烈星辰一案,到目前为止也没有确切的结论。虽然乔志。桑是迷克说指定的下任星际联盟预备总长,但是星际联盟明文规定,总长并不是万能的,当然是指被限制了许多的权利,包括不能插手星际法庭的事务。

  这样的形式对于静儿来说或许也是相对来说比较好的,桑的插手或许会使事情弄的更遭,但是到目前为止,星际联盟一切的事务都还是由迷克执掌,所以说到目前为止,迷克的话在联盟中还是最有信服力的。

  星际联邦法庭建立与150万年的联邦内战之后,由于早期的星际联盟分为4个分支,由当时最出色的依可利斯将军以一己之力统一了整个星际,可以说,依可利斯是继创世天尊后星际联盟上下最为佩服的,简直可以比拟天人的人。因为到目前为止,星际联盟中还没有谁有本事能够超越当年的依可利斯将军,对于星际联盟的评价以及依可利斯将军的传奇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当时依可利斯将军统一四分五裂的星际联盟后,魔宇联盟开始成立。也不知道是出与什么原因,星际联盟的创始者创始天尊和魔宇联盟魔宇天尊本是一对好兄弟,但是后来却因为某些事故发生决裂,才导致今日延续了数百万年的星际大战,可以说今日的星际大战竟然使因为家事。

  由于当日星际联盟发生内战就是因为星际联盟势力过于庞大,但是却只是被上任的总长一个人所独裁管辖,所以当这个总长去世后,整个联盟上下暴乱了起来,一些星球为了脱离联盟纷纷拥兵自立。依可利斯将军明白到这点后,于是创建了议会和星际联邦法庭,这两个地方是独立于星际联盟的,甚至拥有某些总长都不能决定的权利,因为依可利斯知道一点,一个人的力量再怎么强大,他也是孤立的,所以必须借助集体的力量,才能让星际这个屹立了数百万年的联盟不倒。至于星际联盟和魔宇联盟到底是什么时候建立,星际间也没有个确切的说法。

  星际联邦法庭建在星际联盟附属行星亚里。面积与现在的地球差不多大小,气候等等属性也与地球相差不大,是一个属于星际间最为类似地球的行星。星际联盟一直以来不断的拉拢在发展中的行星来壮大自己的势力,像地球这样的行星当然是不会放过。亿达让静儿去地球的目的第一是寻找“依波拉”感染体,第二就是考察地球人的生活习惯以及某些地球人特有的能力,显然静儿没完成任务。

  但是一直以来与星际联盟对立的魔宇联盟对于地球这样的行星却是有些不屑一顾。因为魔宇联盟之所以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敢上星际联盟的实力就是因为他拉拢的行星都是一些科技极为发达的行星,星际联盟这方面工作做的不够,如果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魔宇联盟可能在综合实力上就会超过星际联盟。

  但是魔宇联盟对于“依波拉”感染体却是格外关注的。毕竟“依波拉”感染体是近千年来星际联盟最为出色的产物,而且到底具有什么属性连星际联盟自己也没搞清楚,但是有一点他们却是坚信不疑,那就是在星际大战中魔宇一定是胜利者。

  但他们却没有想到,这个感染体的出现却给星际带来无数腥风血雨,亦是因为他,无数的无辜的生灵在烈火中痛苦的残存着。

  或许心结解开后,星辰整个人的心情开朗了不少,所以从侧面看上去也,人也精神了不少,再也没有半分往日颓唐的样子。虽说星辰并不知道这是由于“依拨拉”感染体的功效,以为只是混糊的认为只是自己多年来的思母情节得到缓解,可以安下心来罢了。

  “星辰,快起床了。吃了早饭该上学去了,要不就要迟到了。”一大早,烈峰就来到星辰的房间扣了扣门轻声叫道。

  其实星辰早已经醒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别的没有什么好转,就是精神好了很多,不管一天下来多么疲劳,晚上多晚睡,早上都是自动的5点多就醒来了,而且最近的生物钟显的特别异常,一切都宛如神经反应似的,还伴随这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感应,虽然星辰并不知道这是与外界星际空间的能量产生共鸣。

  而且在这曼妙的过程中,星辰的身体也缓缓开始被改造过来。

  其实在当时,星辰体内在清晨的时候就会自动的吸收宇宙射线以及来自外太空的一种名为“比加仑”的射线,这种射线最突出的一个特点就时能够促进生命体的能量进化以及基因变异,当然变异是往更优良的方向变异的。

  “我知道了,马上就来。”星辰依然轻闭眼帘,随后轻声从喉咙里吐出几个字来。但感觉上,星辰好象根本没有开口说话似的,烈峰却已经清楚的明了了自己的意思,这纯属于一种感应,一种意念,但是星辰亦并没有多去理会,因为这些现象已经出现了一断时间了,他只当这是处于某种巧合,或者说是父子存在的默契更为合理。

  但是当时,星辰亦没想到,体内的“依拨拉”感染体已经自动将他体内的基因变异向宇宙中最完美的基因进化,而且因为星辰的特殊的体质(他是地球人与一个不知名的外星人所生的混血儿),所以根本就无法预料我到底会进化到什么境界,但是有一点显然可以确定的,自从从美国的特洛格森林回来后,星辰变了许多,好像也懂事了不少,这是当时烈峰对他的评价。

  吃过早饭后,星辰便骑着单车早早的来到学校。

  虽然只时阔别了短短的1一个多月,但从感觉上仿佛已经离开了一年似的,甚至有些怀念学校的生活,最少以前的星辰是绝对不可能去怀念学校的,因为一个月前的星辰就因为烦恼而天天逃课,如果当时这样想的话,除非他脑子有问题。

  “苏羽,等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星辰猛的察觉到眼前的一个人影晃过,于是呼甚至没有看就神经反射的叫了出来,那是他的好友苏羽,因为星辰身世的关系,烈峰禁止他到别的同学家里玩,所以久而久之他的朋友就少了很多,但星辰和苏羽却是从小到大都认识的,本来这次上特洛格森林,星辰还想叫上他的,但是由于某种原因星辰并没有这样做,虽然当时他并不知道这些全是命运的捉弄。

  “星辰?”苏羽一听是自己的好朋友便即可停了下来,回过身来诧异的望向嬉笑着的星辰问道“怎么?失踪了一个多月舍得回来了?”

  “我去美国了。”星辰笑着说道。

  “吃太饱了你,没事好好跑美国去干嘛?”

  “谁吃太饱了,看是你吧,刚才还听到你打嗝声呢。”星辰想亦没想便随口笑骂道。

  “你小子是不是去美国学什么特异功能了?我刚才那么远的地方打了个嗝你都能听的到?”

  “哪里,看你,又要打嗝了。”星辰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知道苏羽马上就要打嗝,但是话已经到嘴边,再说他们从小就是朋友也不存在什么顾忌,便说了出来。

  “嗝。。。。。。”苏羽当真当着众人的面打了个嗝,苏羽以望着妖怪似的神情仔细的打量了星辰一遍,发现自己从小到大的玩伴并没有什么改变,但又好象变了许多,那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变化。

  “好了,到学校再说吧,要迟到了。”星辰怕再说下去,自己会发现更多莫名其妙的东西,便装着望了望手表说道。

  “你这小子。。。。。。”苏羽莫名其妙的盯着星辰一阵猛瞧,便猛的登上脚踏车死命往前狂奔而去。

  星辰没有多在意自己这些奇特的转变,毕竟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有些甚至让人不敢相信,忙紧跟上了苏羽铆足了劲向学校冲去。

  到了学校,星辰也没有注意到学校发生了什么变化,只是四下瞄了瞄周围,将车子推进车棚便和苏羽一起到班上去了,却不知道今天将是星辰噩梦的开始,虽然这个噩梦很短暂。

  “烈星辰!”星辰才刚走进班里,班主任杨阳便对着他大吼了一声,但是不知为什么,星辰并没有吓一跳,依然是很自然的神情望向造事者。如果是以前的他的话,被这么一吼,恐怕就算不吓死,在气势上也会被人压下去,可是今天,他觉得对方好像不存在似的。

  自己仿佛身在事情之外看着所有人和物,所以看的特别清楚。

  “你还有没有打算在这里继续读下去?不声不响的就消失了一个多月,把这里当宾馆了是不是?”名字有阳的阳刚之气果然不少,说话都是那么的理直气壮,但星辰没有多加理会,因为他知道,即使那家伙再怎么凶对自己也一点用都没有。

  这所私立学校中就有着他爸爸的捐助,只要他到校长那说一声,星辰就是整学期没来他也没戏。

  “怎么?装沉默”杨阳见星辰一声不吭的,以为他被吓住了,同学们也都纷纷朝星辰这里望来,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以前好像很熟悉的人今天仿佛变的好陌生,而且整个人变的好空灵,仿佛跟我们处在不同的空间似的。

  “要我说什么?”星辰苦笑着抬起头来没脑的问了一句,杨阳即刻便安静了下来,虽然星辰已经感觉的到他神经潜伏着的躁动,下次面临的又将是一阵怒吼,但是星辰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对于现在的星辰来说,这家伙跟跳梁小丑没什么两样。

  “你。。。。。。”杨阳气急败坏的叫起来,星辰早就想到他要说什么了,神经性的喃喃念道“别以为占着你爸爸是学校的赞助商就可以无法无天了!你只要还在这所学校这个班级,就是我的学生,就要听我的话!我说的对不对?”

  星辰远以为对方会因为自己的话语而气的出去跳楼,再怎么样也应该把自己狠训一顿,但却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所有人仿佛死寂了一般,星辰诧异了一阵,轻放下课本朝他望去。

  “报告!”忽然,星辰没来由的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一声挺熟悉的声音慢悠悠的传了过来,但又好像又很陌生,当他转过头去的时候,整个人像被施了定身咒似的。

  “报告!新生美静报道!”星辰头大如斗,自从那天醒来之后那莫名其妙的女孩子说了一大堆不知所谓的东西后,星辰就对她的存在都有着疑问,但是没想到今天竟然还能再见到她,而且还是以同学的身份。

  “扼。。。。。。。。进来吧。”杨阳呆了一下,木纳的说道。

  这家伙什么都具有极强的阳刚之气,但惟独对女性仿佛具有某种。。。先天性的畏惧,只要见到女孩子就会显得娓娓缩缩的,特别还是像静儿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显然全班同学都被这位新生给镇住了。虽然星辰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她了,但从感觉上依然很陌生似的。

  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星辰能够感觉到周围所有人的气息,或者说是一种叫做能量的东西。也可以说是某种奇妙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是对于这个叫静儿的女孩,她好像和一个幽灵似的,来的无声无息,着实让星辰大为惊讶。不过这几天令他惊讶的东西已经太多了,也不差这么一个。

  静儿环顾了一下班级,随后朝着大家微微一笑,全班有些轰动起来,虽然没有那些在校学习的明星那么有名气,但是她的一频一笑以及周身所展现出来的气质却是那些在舞台上演出的女孩们所不如的,如果说竞选校花的话静儿绝对是有的拼的,单以样貌来说整个金门中学并没有哪个女孩(我见过的)能够与她相提并论。

  星辰忽然没来由的一阵心慌,自己身旁刚好有一个空位。上个月上美国前,同桌陈伊云刚刚转学。

  显然,静儿瞄到了星辰身边的空位,但星辰感觉她好像早就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了如指掌了似的,随后漫步向他的方向走来,大家一阵轻嘘,显然都注意到整个班级只有星辰这里一个空位了,虽然他只坐在第四排。

  “又见面了。”静儿好像有预谋似的,又仿佛很自然的来到星辰身边对他神秘的笑道。

  “美静同学,你就。。。。先在那里坐下吧。好了,大家静一静,我们开始上课!”杨阳终于回过神来,然后走上讲台指手画脚道。随后不忘瞪了星辰一眼“烈星辰,放学后到我办公室来!”

  全班同学差点起哄,因为那家伙很少叫学生去办公室说话的,有什么事情都是当场在课堂上了断,不过传说被他叫到办公室的学生都没几个好下场,当然,星辰对这些根本是无所谓的,难不成那家伙真敢对自己怎么样不成吗?

  “小子,艳福不浅哪。”坐在星辰后位的苏羽拍了拍他的肩膀奸笑道,虽然星辰没有亲眼看到,不过那种笑容让他很不舒服。

  “你再说小心我揍你!”星辰回过头瞪了苏羽一眼轻声骂道。

  “害什么羞啊,唉,美静你知道吗?星辰他可是我们这个班级的稀有动物哦。”苏羽旁边很少说话的莲清对静儿笑道。

  “唉,真的吗?”静儿瞪大了眼睛望向我不可置信道。

  “扼,这个。。。。。。”星辰的脸没来由的一红,小声说道“莲清,你今天搞什么,你从来不说我笑话的!”

  “呵呵,看你好欺负啊。”莲清眯着眼瞧了星辰一眼呵呵偷笑道“你今天好像忽然变可爱了许多呀。”,虽然她并不知道,当然,星辰自己也不知道,“依波拉”感染体已经将星辰潜藏着的那股外星的神秘力量缓缓发挥出来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静儿笑着指向星辰对莲清问道。

  “因为。。。。。星辰是这个班级唯一没有女朋友的男孩子啊,而且家境又那么好,难道还不能说是稀有生物?”苏羽在一旁望着星辰笑道。

  “你这个臭小子拿我开玩笑?”星辰不由火起,说着正要凑上去扭苏羽的耳朵。

  “烈星辰!干什么?”杨阳早不说晚不说,他一直注意着星辰,一等他有什么动作,马上就开始发威了,这家伙果然“城府”很深呢,姜还是老的辣。

  “没什么。”星辰无奈的耸了耸肩膀然后对静儿笑了笑,随后转过身去偷偷递过张纸条“下课找你算帐!”

  “对拉,我记得你在美国的,怎么会到这里来呢?”星辰忽然想到静儿在临走时说的话,又问道“你那时候说的话我很不明白呢,对了,你的。。。。腿伤好了吗?”

  “我还要谢谢你把我腿上的毒吸出来呢。”静儿凑过头小声的对星辰说道。那样子是很容易让人误会的,特别是那些不时往星辰这里瞧过来的男生。

  “烈星辰那家伙有什么好,整个个小白脸。。。。。。”另外几个男生在旁边嘀咕道。

  “是啊,我看我们下课跟新来的那女的好好展现下男性魅力,让她知道什么叫做。。。嘿嘿!”另外一个家伙奸笑道。

  以静儿的耳力又怎么会听不到他们的说话,当下暗暗一笑,斜眼瞧了他们一眼哼声道“呆会有你们好看的。”

  “哪里,不过我真的觉得很神秘呢。还有。。。。。。。。”星辰忽然想到自己的母亲和自己神秘离奇的经历,以及这两天来发生的变化,虽然感觉静儿或许会知道什么,但是星辰并没有打算告诉她。

  “怎么了?”静儿见星辰迷糊了一阵,探过头关心的问道。

  “没。。。。。。不要靠我那么近,要不那些男生要把我列我攻击对象的。”星辰故做紧张的望了望旁边的几个“色色”的男生笑道,周围的几位老兄时不时的会看这我和静儿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虽然只是模糊的感觉,但是似乎他们说的话题都是关于静儿的,无非就是问从哪里忽然冒出来这么个漂亮的女孩,家在哪里,身材怎么保养的那么好等等了。当然,以他现在刚刚开发的一小部分超能力来说,能察觉到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终于下课了,这节课似乎特别难熬,虽然说和这么一位超级美女坐在一起绝对不是件丢人的事情,但是后果也是非常的严重的,要是以后静儿被评成校花的话,那么自己现在和她靠的这么近会有麻烦的,虽然这样想现在觉的很窝囊。但星辰不是那种喜欢惹麻烦的人,而他对美女也没多大兴趣。

  “对了,你到底是哪里人呢?”星辰一直对静儿神秘的身份都很感兴趣,特别是爸爸说过母亲也是流着蓝色血液,现在想想爸爸说的也很对,虽然他的血也是红色的,这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从小到大爸爸总是不让我去医院,而且我也几乎没有生病,偶尔只是感冒发烧什么的,至少可以说明自己的抵抗力比一般人要强。

  静儿望着星辰失神了一阵,勉强一笑道“我来自一个对你们来说不切实际的地方,那是一个梦一样的世界,不过。。。你以后可能也要经常接触那里了。”

  说罢,静儿无神的眸子闪过一丝奇异的神采,星辰的脑中不可思议的仿佛接收了某种奇妙的电波似的,频繁的闪过一组奇妙的画面。

  星际联邦法庭

  “亚里克美。静,现在我代表星际联邦法庭对你坐出最后审判!经全体星际联邦人员通过决议,将你发配到太阳系第三行星地球上监视‘依波拉’感染者,并且时刻保持联络,若是再出错,绝不轻饶,审判完毕!”

  静儿当时有种百感焦急的感觉,该说时兴奋,该说是感动,还是别的呢?但是有一点是可以很明确下来的了,以后将会和烈星辰有一段很长时间的接触,这是绝对免不了的。

  依稀还记得迷克爷爷在我临走的时候对坐出再三的交代,一定要密切的,并且不惜一切手段保护感染者的安全,并且每过24个小时就要报告一次他体内DNA排列情况,静儿依然有种很沉重的感觉,虽然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但是似乎等待在前面的道路上事情还是很多的。

  待这些不可思议的现象完结之后,星辰感到自己渐渐将现实和不切实际的梦结合起来了,因为对他来说,静儿就是那个仿佛梦一般的人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