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秘的臭老头儿

更新时间:2016-10-17 17:21:27 作者:笛亚斯 字数:7790

“现在不要想这么多好吗?等时机到了我会告诉你的。”静儿觉的很心虚,像是在做贼似的。

  “静儿,我真得很想知道真相,因为这关系到我的母亲还有我的身世!”因为母亲在星辰的心中永远是第一位,所以不知不觉间便已经脱口儿出。

  “身世?”静儿忽然间灵光一闪,“依波拉”感染体属性,不是任何一种单源体生命所能够承受得了的,但是星辰感染了“依波拉”身体却没有什么不适,唯一得解释就是星辰不是单源体生命,那么星辰就不是一个纯种的地球人。那么就可以推断,他的身世。。。。。。

  “静儿,你。。。。。。”星辰想问静儿是不是地球人,但是话到喉咙里有扼住出不来了。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静儿给人的感觉都不像是外星人,就算是,那也太离谱了,没一点外星人的特色都没有。

  “你是想问我到底是谁?”静儿忽然调皮的对星辰笑了笑问道。“事情好像变得简单了不少,或许你的身体已经可以适应“依波拉”带来得破坏,甚至还可以通过基因突变得到某种不可思议得力量,看来你有希望了。”

  “恩?”星辰迷茫道“什么‘依波拉’带来的破坏?什么有希望了?”

  “喂,你们两个今天才刚认识就这么亲热?星辰,小心可别成为全体男生得的击对象噢。”由于星辰一直把注意力集中在静儿身上,所以也没有注意什么时候苏羽走了过来。

  “臭小子,我们早就认识了。”我笑骂道。

  “哦?你们不会是网友什么的吧?那样的话我也要到网上泡泡了,弄不好哪天也像你一样抓出个美静这么漂亮的网友来,哇。。。。。。好期待。”苏羽说着满脸陶醉的闭起了眼睛然后靠在星辰那有些僵硬的肩膀上。要是被莲清知道了,有他好受的,最近这家伙正死皮赖脸的追人家呢。

  “喂,你搞什么,同性恋啊你?”星辰苦着脸一把推开了他叫道。

  “。。。。。。。”苏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星辰的话,刚才的表情实在很像电影里的GAY的场景。这或许就叫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吧,不过就算是说的出他也不敢说。

  “苏羽,像我这样的女孩子可是很不好找的哦,加油吧,其实你旁边的莲清我感觉对你挺不错的拉。”静儿向星辰眨了眨眼睛指着苏羽笑道,那表情实在是很靓丽,即使是星辰这个出了名的对美女没有反映的家伙,也禁不住露出痴迷的神情,虽然他以后还会见到许多比静儿要优秀的女孩子。

  不过静儿的笑可成了班级的招牌,甚至成了未来金门中学独特的风景线,传说有导演星探时不时的来找静儿,当然一一都被拒绝了。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星辰和静儿彼此间还是不怎么熟悉的。苏羽对星辰神秘的眨了眨眼,偷笑道“你是不是打算和美静拍拖啊?”

  “你脑子烧坏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怎么可能?”星辰稍微的反驳了苏羽一下,便向静儿那边瞄去。他发现,这个女孩不知什么时间渐渐开始影响自己了。

  “什么是拍拖?”毕竟对于地球上的语言,静儿接触的不是很多,只是凭借翻译器才能够与大家交谈。但是对于“拍拖”这种属于地方性自定义的词语来说星际联盟当然是无法记录的。

  “哇,好个清纯玉女啊,星辰你真是找到宝拉。”苏羽不可置信的望着星辰夸张的笑道。那表情就像是老虎找到猎物垂涎欲滴似的。

  “美静,这个家伙今天脑子有问题,我们先走吧。”星辰心中直冒火。于是一把拉住静儿的手往车棚走去,静儿忽然有点发傻起来,如果当时的星辰知道她在星际联盟的“前科”的话,我就不会那么放心的拉着她的手到处走了,如果让静雅或则其他星际联盟的上层人士见到的话一定会笑我疯了。

  “喂喂,星辰,我说真的,这个时代找这样的女孩子不容易啊,你考虑一下啊,不然让给我好了,虽然朋友妻不可欺,但是。。。。。。”苏羽急忙跟了上来说道。

  “你有完没完?”星辰索性停了下来,然后转身问道。虽然星辰也知道苏羽只是在开玩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他这么嘲笑心里火气却是大的不得了。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啊?”静儿早就感觉到莲清在不远的前面等着苏羽了,所以便不时示意星辰朝着这个方向向前走。

  “好你的,苏羽!”莲清从后面钻了出来,瞪着眼睛拧着苏羽的耳朵叫骂道。

  “小清有话好好说啊。。。。。。。。”苏羽就是这副脾气,欺软怕硬。望这他这副模样,刚才有什么样的火气也全都消退了,不过他的脾气星辰明白的很,从小到大的好哥们,有什么事情也是斗气一阵就消退了。

  “莲清,你知道这个家伙刚才和星辰说什么吗?”静儿忽然一改老实的样子,看来本性难移,渐渐露出狐狸尾巴了。

  “苏羽,好你个家伙,昨天还对我甜言蜜语,今天竟然敢背着我说这种话?”刚因为苏羽可怜的样子退却的火气的莲清心坎上的火苗又冒了出来。

  “美静。。。。”苏羽可怜巴巴的望向静儿,那样子就像是野狗跟主人乞怜似的让人忍俊不禁。

  “好拉,莲清,你好好管教苏羽吧,我和静。。。。美静先走了。”星辰回头望了静儿一眼,奸笑的瞪了苏羽一下,拉着她的手轻踏上单车准备离开。

  “星辰。。。。。。。”苏羽悲呼一声,无语了,不过从后面依稀还川来几声惨叫,估计是那家伙被狠狠教训了一顿吧。

  一路上踏着单车驰骋在林荫道上,两旁的的清风不断的轻扶星辰的面庞,不知为什么今天和往日的感觉很不一样,觉得特别清爽。或许是今天心情特好的原因吧,以往不快乐的东西今天仿佛一股脑全部被什么东西淘空了似的。

  “喂,你不打算载我一程吗?”不远处,星辰忽然听到静儿的叫喊声,于是便停了在路边,却见静儿阔静的站在树旁,宛如女神像一般。两旁道路的清风将伊人的淡蓝色裙子微微扬起,迷人的曲线尽露。

  “我还以为你和我不同路呢。”星辰苦笑的望着她说道,“不上来吗?”

  “你是不是没有载过女孩子啊?”静儿偏了偏头对星辰笑道。“这么不懂礼貌,即使我们不同路,你也应该问我要不要顺便乘便车呀。”

  “唉,我的大小姐。。。你没听说过这年头世道险恶吗?”星辰无力的神情让人忍俊不禁“况且我们才第一天做同学,你不用缠的我这么紧吧?”

  “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绝对有搭过女孩子!”星辰声明道。

  “噢?你倒说说看,你载过谁呀?”精明的她马上就看出来了。

  “用用脑子想想就知道了嘛,刚才不是刚刚载了你一程了吗?”星辰耸了耸肩叹道。

  说罢静儿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跳上了车子,轻搂住星辰后背的虎腰。星辰的脸一阵发烧,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和女孩子这么近距离接触过的他自然是被这种男女的亲密接触感搞的头皮发麻。

  “怎么了?”静儿望着星辰不解的问道。“不用那么紧张拉,真是白痴。”静儿说着也不知道在星辰背后干什么,方正他只觉那丫头在他的后背嘀咕嘀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忽然,星辰的后背正中间没来由的一阵酸麻,星辰浑身一震。

  “你干嘛呢?”星辰惊醒过来,脸上的羞意亦退却了下来,猛然刹车,结果静儿一把撞倒在他后背上,再次和星辰做了一次超近距离的亲密接触,旁边的人议论纷纷,这种感觉让星辰把什么酸麻感都扔掉了,特别是在大庭广众下被人议论,星辰更是觉得很没面子。

  “现在的年轻人太开放了,大庭广众下竟然在街上搂抱。”

  “是啊,不过看他们两个倒也挺般配的嘛,男的俊俏,女的漂亮。。。”

  “喂,你好好的干嘛刹车啊?”静儿脸也一阵火红,嗔道。

  “我还想问你干嘛呢,好好拿针刺我干什么啊?”

  “扼。。。。这个,没有拉,我刚才抱你报的太紧,胸前的别针刺到你了吧,对不起拉。”静儿指了指胸前一枚星型的发光勋章然后向星辰做了个鬼脸笑道。

  “哦,你住哪里?”星辰想想也是,那丫头总不会故意拿东西刺自己吧。但是我们也总不能一直这样骑下去,于是打算探探她的住所。

  “我住在金口弄82栋3搂靠左边的公寓里。”静儿指了指前面的一排公寓说道。

  “那我送你去吧,做稳了。”星辰转头叮嘱了一下,踏上单车往前方使劲登去。

  静儿来到了天台上,把刚才从星辰后背摄取到的血液拿到了阳光下,接着从口袋里取出一根极小的吸管,把星辰的血液滴到手腕的电子表镜面上。

  说的电子表,其实这是星际联盟科研部开发的具有高清晰度的DNA检测器,它能够检测出所有正在新陈代谢的基因反映,以及预测基因变相等等功能。

  紧接着表面向四方散射出无数道金色的耀眼光芒,正中心一道蓝光渐渐脱颖而出。仿佛七彩的长虹中那一道最显眼的光缓缓犹如启明星般升起。

  “基因测试结果显示,能量源稳定,转基因突变已安全进入第一阶段,每克拉显示1200个‘依波拉’粒子,测试完毕。”随着机器报告出来的结果,静儿失神了一阵,准备要关闭测试器。

  就在此刻,异变忽生!

  猛然破空从四面八方射来数道紫黑色的光箭,密集的以围剿的方式将静儿包围在正中心。

  不过静儿毕竟是受过星际联盟特殊训练的哥亚达军校正式毕业学生,战斗力绝对不在任何一个星际将士之下,而且经过迷克和亿达等人特别指导,功力不俗。当下强定心神,脑海中马上把周围的形式以三维模拟展现出来。在天台有12名不知名的黑影不断的切换身形,很显然时要躲避静儿的意念感应。但是他们还是低估了她的实力,静儿已经锁定了他们的位置,就像地球上的卫星定位系统一样,一旦锁定了目标,不论你跑到天涯海角都能在瞬间将目标揪出来。静儿轻轻旋动身形,闪身躲过了所有的光箭。就在闪身的一刻,对敌人的轻视导致右手不小心被射中了。

  当回过神来的时候光箭已经射中手腕上的DNA转基因检测器的带子,探测器临空飞了起来。静儿急燥起来,心神失守,12名神秘黑影抓住这个机会,一把抢走了探测器。

  静儿暗哼一声“可恶!”,但此刻,12个神秘人影已经消失无踪。而且精神锁定也因疏忽被破解了,静儿异常的懊恼,手腕上被光箭划破的伤口渗着点点的蓝星,宛如一朵朵璀璨的鲜花一般。

  星辰的心一阵不安。不知什么原因,自从在金口那里与静儿分开后就无法安定心神,仿佛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虽然星辰亦知道静儿有着自己意想不到的力量,但是星辰的心还是莫名的为之担忧。

  “爸爸,我想出去走走,有事的话打手机给我吧。”星辰回头穿起上衣准备去找静儿。

  “记得早点回来。”烈峰没有多说什么,自从那次之后他们父子之间感情好了许多,而且烈峰也不再疑神疑鬼,做什么事情都由着星辰,因为他相信,星辰已经长大了,他的翅膀已经足够坚硬的独挡一面了。

  星辰亦终于彻底享受到自由,或许这就是长大所带来的好处吧。但星辰所面临的敌人却是极为凶残可怕的,这却是烈峰所无法预料的。

  “等我吃饭啊。”星辰临走还不忘叮嘱了一句,随后关上门到车库推出单车,急急的朝金口骑去。

  “唉,这下可怎么办,以后怎么检查星辰的‘依波拉’变异基因呢?”静儿撕下一小块衣角,缠在手腕上,但是血依然向外流着。

  “静儿,你怎么了?”星辰刚骑到弄口,终于看到手上缠着蓝色布条的她。虽然星辰早已经猜到她可能是外星人,与母亲一样的外星人,但是今天亲眼看到却仍然感觉不可思议。

  “没。。。没什么。”静儿勉强一笑,轻轻将受伤的手藏到背后,对着我轻声微笑着说道。

  “你的手受伤了?”星辰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星辰依稀猜到是出了什么事情,特别地面上滴落的仿佛染料般的淡蓝色血液,和当初在特洛格峡谷见到时的一模一样的血液。

  星辰跳下单车,一把上前抓住静儿藏在背后的手,仿佛看不见她流的是蓝色血液般淡然的说道。“你手怎么受伤的,家里有药吗,快点去包扎一下吧!”

  “小伤而已。”她轻嘘道,但是不敢面对星辰的目光,因为手上流下蓝色的血液代表着她并不是地球人。

  “其实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该想到你不是个地球的女孩了。”星辰望着她平淡的说道。

  “小心!”忽的异变再生,静儿竟然一把推开我,随后更是整个人压倒在我身上。软绵绵的躯体和扑鼻的清香让星辰一阵陶醉,但紧接着身后发生的猛烈爆炸却让人无法置信。

  “静儿!”星辰忙把她从身上扶了起来,她的背后也已经渗出一条蓝色的伤口,血也越流越多了。如果刚才她没有替自己挨那一道光束的话,那么现在躺着的就是自己了。

  “你没事吧?”星辰小心的按住她粉嫩的后面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救我呢?我们并不是很熟的呀,难道就为了我帮你吸掉蛇毒那点小事吗?”

  “流了那么多血能没事吗?”她半闭着眼睛虚弱的说到。“我们哥亚达行星人均血液的量只有你们地球人的五分之三,所以一般情况下不是不允许流血受伤的。。。。。不过你放心,一时半刻死不了的,至于为什么要救你。。。因为。。。因为。。。。。。”静儿话还没说完,就扎到了星辰的怀里,她已经暂时失去了意识昏迷了。

  “该怎么办?”星辰不知所措,难道要我把血输给她吗?而且现在也太奇怪了,现在是晚饭时期,可是街道上却没有一个人,商店也都开着,所有的东西都跟现实中的一样,可是却一个人都没有。

  “到底是谁在偷袭我们?”星辰把静儿搂在怀里,轻声问道。

  “如果我估计没错的话,是魔宇联盟的人。”静儿没有睁开眼睛,虚弱的畏着星辰说道。

  “魔宇联盟?”星辰诧异道,因为对于他以一个地球公民的身份来说,这些星际常识根本连听都没听说过。

  猛的,星辰再次感到后备一阵凉飕飕的。完全没有任何先兆,星辰也没有任何反硬的全身僵住,但脑子却很清醒,他清楚的意识到,如果静儿再被击中的话,恐怕是九死一生的,但以现在的星辰根本就没有能力去战斗,星辰忽然感觉到作为一个地球人实在是无能的很,难怪古人常说“百无一用是书生”。

  “唉,死就死吧,不过黄泉路上有你这个伴,也不孤单了。。。。。。”星辰轻轻一叹,不由自主的搂紧了静儿渐渐颤抖的身躯。

  就在星辰闭起眼睛打算逃避现实的时候,从四面八方聚集起无数的银色光芒,在他和静儿正中央形成一个银白色的巨型的发光巨轮,所有的光箭如同雨点般撒在银色的光伦上向四面八方反弹开来,在天空中形成一朵朵紫黑色的烟花,不知情的人一定感觉美丽如画,但是孰不知这些美丽的鲜花却是一朵朵能够夺人性命的毒花。

  “光轮之盾!”静儿原本来已经闭上的眼睛由于这忽生的变故猛的睁了开来,因为她亦感觉到周围光元素的能量异常活跃,睁开眼睛后不可置信的叫道,是星际八大密技中的顶级防守技光轮之盾!而且原本虚脱非常的她感到体内渐渐涌起一股能量在缓缓恢复自己的身体,这是圣灵术,高级的疗伤技能!

  “光轮之盾?”星辰愕然道。但悬着的心却也暂时放了下来,既然是星际顶级防守技对付这些攻击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才对。

  星辰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同时扫了扫周围,这里是热闹的市区为什么现在街道上却没有一个人?微风卷起片片落叶,展现出来的场景就仿佛即将发生大战一样,星辰疑惑的望向静儿。

  “这里已经被一股很强大的能量封锁了,虽然我们现在看到的仍然是街道,但是实际上,我们几个人全都被卷入一股由能量创造出的虚拟空间去了,你想想看,刚才这样的战斗如果在地球上进行的话要死伤多少人?”静儿的精神恢复了不少,看来那疗伤技能真的管用。

  “到底是谁有这个能力,能够施展顶级密技呢?”虽然她的气息平稳了一点,但还是很虚脱的。静儿轻柔的靠进星辰怀里喃喃自语道。

  “静儿,你说的。。。。那个依波拉和魔宇什么的到底是什么,我到现在还没弄清楚呢。”星辰对这些东西越来越感兴趣了,无意中望了望手表,发现秒针竟然停止了。

  “在这个空间中一切都是静止的,比如说我们这个空间是建立在告诉运转的超维空间中,那么这个超维空间就是以超过光速的速度围绕着我们原来的三维空间运转,所以一切都会被静止。但是星际空间中能够创建这样的虚拟空间的人实在不多,到底是谁呢?”静儿绕开了星辰原来的问题,转为向他解释这个空间的由来,显然是想逃避星辰的问题。

  由始至终,星辰都没有发现静儿所说的魔宇联盟的人,星辰不禁纳闷是否置身梦境,毕竟他的接受能力再怎么强,这些超现实的东西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而且刚才那些什么特殊技能,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像是在演电影特级嘛。

  “你们两个小家伙就这样饶来饶去不觉得烦吗?”忽觉一阵破空之声传来,星辰神经反应的转过身去想看看是什么人,但整个人却僵了下来,星辰用眼角扫了扫靠在自己怀里的静儿,她的情况也和我一样,如同传说中被点了穴似的,静儿似乎有点紧张,不过现在的姿势实在非常引人瑕思。

  静儿大惊,这个人实在太深不可测了,除了迷克爷爷外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拥有这么强大的精神力的人,而且不论是气能和生命源力以及光质能量都已经到达让人不敢相信的地步,这样的人物不可能在星板上济济无名的。

  “小家伙,你身体里隐藏的东西可不简单啊。”声音忽然变成了一个老头子的声音,星辰不知道他是不是对自己说的,但即使是他想说也发不出话来,星辰试着用最近刚刚领悟的心灵感应与他交谈,但是向周围释放的所有精神感应全都像铁块遇见磁铁一样被吸走了。

  “老前辈难道是传说中的圣灵王?”静儿非常努力的才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来,但是也比现在的星辰好的多,现在的他仿佛全身都被点穴一样,什么都做不了,连舌根都无法动弹,只能眼珠子乱转。

  “小丫头修为不错啊,这么年轻拥有这样的实力,虽然比起我孙女还差了不少,不过在你们星际联盟中也算很不错了。小家伙,要是再乱转眼珠小心我让你连眼珠子都转不了!”那老头好像能感觉的到星辰在想什么,竟然一把说出让他大伤脑筋的话来,星辰紧靠着静儿的前胸开始流汗了。而被汗水浸湿的两人前胸和后背靠在一起,还好星辰对女色还控制的住,否则万一起了生理反应更是不得了。

  “啪。。。。。”的一声,看情况是人家玩够了,星辰和静儿同时软下身来,被禁制了一个多小时的滋味实在很不好受,静儿只是稍微抖动一下肩膀就恢复了,可是星辰却是四肢酸软,好像喝醉酒似的,天花乱坠。

  两人同时回过头来想目睹一下这个神秘的老家伙,但却什么也看不到。

  “不要藏头露尾了,你在哪?”想起这个老家伙害的我全身乏力,星辰便气不打一处来。

  “小家伙,火气那么大对你没好处,可要好好珍惜自己。”毫无先兆的,黑影猛然出现在星辰面前,按照他的话来说,这个老家伙简直比鬼魅还要鬼魅。

  站在星辰面前的是一个衣裳褴褛的糟老头子,全身上下看上去和地球上的乞丐差不了多少,但是根据静儿的说法,这个家伙可是什么圣灵王,竟然能够称王的人了竟然还这么一副狗腿子像。头发乱糟糟的,比鸡窝好不了多少,身材倒是较为英挺,看不出来这样的臭老头子有什么本事,或许像我现在的本事还不够,察觉不到什么,但是不知怎么的,觉得老头子眼睛很亮,有种很逼人的感觉,如果仔细瞧瞧他眼睛的话,甚至觉得这个老头子好像是幻影一样,犹如罩在雾中。

  “小伙子,你身边的大美人对你真的不错啊。”老头子也不叫我小家伙,改口小伙子,算是对星辰尊重了点吧,但是他似乎话中有话,静儿的脸蛋刷的变的通红了。

  星辰不禁惊奇,照理来说静儿流着蓝色的血液如果激动或者害羞的话应该是蓝色的啊,怎么也和地球人一样(由于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所以不以地球人自居)脸红呢。

  “小丫头,刚才失血那么多,感觉怎么样?”老头子果然不寻常,一眼就看出静儿的虚弱。

  “静儿,要不要我输点血给你?”星辰忙拉上袖子伸出前臂道。

  “我没事了。如果真把你的血给我的话我恐怕死的更快!对了,对谢前辈刚才以高级疗伤术相救!前辈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圣灵王灵曦了吧?”静儿带着试探的口气问道。

  “唉,好久没有人这样称呼我了,迷克还好吧?”老头子叹了口气问道。

  “迷克爷爷准备退休了呢。”静儿带着一种娇气笑道,令星辰不由一楞。

  “这个家伙怎么不好好管理星际联盟只想着退休,我的事情也是他告诉你的吧?”圣灵王早在数万年前就在星际联盟中销声匿迹,除了静雅和静儿桑和亿达等人外,联盟中没有几个人知道宇宙中还有这样一个古怪的高手,但是单实力来说,这个老头子已经超越了星际联盟所有人不止一筹了。

  “灵王,您刚才使用的可是星际八大密技中的光轮之盾吗?”静儿也不知道搞什么鬼,只是凑到灵王的耳边轻声问道,就连站在他们身边的星辰亦听不清楚,觉得很模糊。

  看来经过修行的人和自己这些普通人就是不一样,星辰纳闷的想到,如果有机会,自己也一定要学一身过人的本领,至少不会再被这样的老头子欺负!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