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传说中的特殊技

更新时间:2016-10-17 17:21:55 作者:笛亚斯 字数:8465

“小丫头,想学吗?”灵王挤眉弄眼的对静儿笑道。

  “我是想灵王你教他。”静儿一旁指了指正在发呆的星辰说道。

  “星际八大密技可不是说学就能学的会的,你或许有十分之一的机会,但是他嘛。。。。”灵王无奈的望着星辰摇了摇头道。“不说他没有学习特殊技能的光质能量,而且他没有一点学习星际修行的功底,所以他能够学成的机会根本不大。”

  “前辈,光轮之盾讲究的只是控制空间立场内的光粒子,并不需要光质能量或者气能作为后盾,是纯属防守技能,与攻击类型的技能不同,只要有精神力都可以学的会的。不过光质能量是所有特殊技能的基础,而灵王你位列星傍之首,如果你肯将光质能量传递一点给他的话。。。。。。”静儿反驳道。

  “小丫头,看不出来你这么了解光轮之盾嘛。”灵王望着星辰以调侃的语气说道。“不过他作为一个不到第一重生命形态的生命体,他的体质是无法接受我的圣灵之力的。”

  “我只是听迷克爷爷说过而已,至于其中的奥妙,我根本就不知道嘛。”静儿低下头啐道。

  “喂,你们在说什么啊?不要老是挤眉弄眼的!”星辰见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说个没完,根本没把自己当回事似的,也没耐心再等下去了,于是呼一把冲上前对他们说道。

  “星辰,你求求灵王教你光轮之盾啊。”静儿拉了拉星辰的衣袖轻声道。

  “光轮之盾?”星辰差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自己一个平凡的(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家伙,竟然有幸能够学习星际八大密技,导致他忽然有一种搔耳朵的冲动。“不过。。。我很笨的,恐怕学不好。”

  “其实你也不是不可以学的,不过以你目前的体质没有办法聚集太多的光粒子,所以即使成功了也只能对一些低级的攻击有防守的效用,像刚才的魔宇战士的紫光箭恐怕连一箭都抵挡不了,不过你身体里有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在不断的作用着你的细胞,目前我也不能下断定是什么东西。”灵王的眼睛像扫描仪一般扫了我几眼,然后断定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你日后绝非池中物!”

  “这样就够了,只要确保他在地球上的安全就没问题了。”静儿安心道。

  “地球上有你就够了,只要魔宇联盟不插手,这个小子学成光轮之盾第一层相信地球上没有什么武器可以对他产生威胁的。”灵王说着伸手向星辰的额头探来。“不过。。。他的根骨极为少见,据我观察过的人来说,拥有这种体格的生命体最适合修行深蓝之境的特殊技能,所以如果你日后有幸见到深蓝传人的话,或许会有机会学上几招。”

  星辰想躲开,但是全身又再次僵住。

  星辰诧异的望向这个遭老头子,他的手犹如苍木一般,直直的印在自己的脑门上,不知道想要干什么。幕然间,无数千奇百怪的东西向我的大脑涌来,宛如潮水一般,我的脑袋有种发涨的感觉,但是思维又清晰,又好像很模糊,总之就像被浪潮淹没一般,有种难以透气的感觉。

  而且搞的星辰两眼直冒金星,不过全身暖烘烘的,仿佛置身与烈阳的光华下沐浴般轻松。

  不知过了多久,说长比一个世纪更长;说短几乎就在顷刻之间。星辰的脑子里不知道多了哪根筋,忽然想起电影里不是有什么意念传输,难道他把光轮之盾的功法用意念传输给星辰了吗?

  星辰并没有觉得全身上下有什么不对,而且身上也察觉不到什么变化,但星辰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已经在刚才被改造了一遍。

  “小子,感觉怎么样?”灵王缩回了那截木头般的手臂后问道。

  “没什么感觉,就是全身很酸软。”星辰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不过全身暖烘烘的,很舒服哩”

  “星辰,是不是刚才禁制太久了气血不顺?”静儿望着星辰关心的问道,不知道为什么,静儿渐渐开始产生一种仿佛与星辰相依为命般的感觉。

  “可能吧,都怪这个家伙。”星辰哼声瞪了灵王一眼道。

  “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知道刚才给你的东西整个星际联盟有多少人想拥有嘛?”灵王没好气的啐道。

  “还能是什么东西,不就是什么破盾牌嘛?”星辰火气没来由的再次冒了出来,不就是个什么破玩意,说的那么夸张干什么。“不学就不学,有什么了不起的!”

  “白痴,那叫光质能量。我刚才输入你体内的是光之元素,已经将你体内所有的垃圾全部清除干净了。而且输入你体内的那些光质还会慢慢的转化成光粒子,只要你掌握了光轮之盾的运行之法就可以施展第一层光轮之盾。”灵王拍了拍星辰脑袋苦笑道。由于他比星辰高了将近半个头,不过像他这么个老头子还这么高实在很少见

  “谢谢灵王,星辰还不说声谢谢?”静儿鞠躬道,看这丫头平时那么调皮,有时候还挺懂事的嘛。

  “这个小子心地还可以,就是笨了点,这样子以后步入星际很容易被人欺骗。况且他身上的那些神秘元素具有的功用有可能是宇宙种最强大最可怕的元素,如果被邪恶力量控制的话很容易就会误入邪途的,所以小子,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变聪明点,懂事点,明白没?”灵王望着静儿指了指星辰,神态严肃的说道“而且我刚才已经把圣灵心诀的种子埋进你的体内,它会自动生根发芽,让你的身体不知不觉中开始修行,至于你能达到什么境界,那只有看你的造化了。”

  “哦。”星辰仿佛一点亦没在意的答道,他打根本就不知道,圣灵心诀是什么玩意,如果他知道了的话,恐怕。。。。。。

  所谓圣灵心诀,便是与深蓝心诀名列星傍第一的特殊技能,而深蓝之境的境主和圣灵之境的境住每过一定的念头都会选择传人,灵王将圣灵之种埋进星辰的体内,就代表着星辰已经成为圣灵王灵曦的传人,这在星际中可是莫大的荣耀,可是星辰却根本没把它当回事。

  “好了,现在我就将光轮之盾的口诀教你,你可要好好谢谢静丫头了。”灵王说着再次伸出了木头手臂,紧接着渐渐从伸出的前掌中慢慢游离出一些亮晶晶的东西,宛如星星般灿烂,星辰不禁惊奇,这个老家伙怪东西怎么这么多?而且所有的家伙都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星辰,你可要好好谢谢灵王。”静儿忽然凑到星辰的耳边轻声道。

  “好了,别亲亲搂搂了,臭小子,听好了。光轮之盾是星际八大密技中最强的防守技,但是以你现在的体质没有办法吸收太多光粒子,否则很容易就会引起光爆!所以我现在暂时将第一层光轮之盾的使用方法先教你,至于其他的,以后如果有机缘的话再学吧。”灵王威胁道,虽然星辰的耳朵仿佛漏水了似的,左边进右边出,但事实证明灵王的判断是错误的。因为星辰体内的“依波拉”感染体早已将他的体质彻底改变,甚至连灵王的眼力也看不出所以然来,虽然星辰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的地方。

  毕竟这是星际联盟最优秀的产物,同时它来自宇宙最高层次的能量与智慧的结晶,星辰能够得此机缘,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呢。

  “光轮之盾是以精神力为媒介,将空间中聚集的光粒子引到体内,然后以光质的形式转化成各种各样的技能。当然,如果你能够很好的转化光质的话,更可以将光粒子转化成光刀,光剑,光斩,还有光镖,等等。但是要达到转化光质的境界,必须将光轮之盾练到第三层的境界才行。”灵王有丝条理的说道,看不出这老头还挺唠叨。

  “光轮之盾还有这么多把戏?那您的意思是说,它甚至可以当做武器来使用吗?”星辰诧异的问道,看来这不是和地球上的一些古武学一样了吗?

  “光轮之盾原名光轮诀。名列星际八诀之一,星际八诀还有流云、幻影、玄天、灵光初现、冰风、深蓝诀以及我的圣灵诀。”灵王得意的说道。

  “圣灵诀?”

  “星辰,灵王的圣灵诀可是与深蓝诀并列星际第一绝技哦。”静儿解释道。

  “深蓝诀?”看来星际间武功还真不是一般的多,星辰听的头大如斗,哪知道后来他的技能越练越多,甚至还结合所有的技能创造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只适合我们“依波拉”一族的“依波拉”心诀,不过现在胡扯这些还未免太早了些,毕竟那关系到未来的宿命之战。

  “好了,别问那么多了,先把光轮诀学好再说吧。星际中之所以把光轮诀取名光轮之盾,是因为光轮诀中防守技能力最高,与深蓝之盾并称星际最强防守技。。。。。。。”

  “那你的圣灵诀呢?”星辰打断他问道。对于他来说,跟才那老家伙埋在自己体内的种子或许更能吸引自己。

  “小子别那么罗嗦好不好?我的圣灵诀侧重攻击力,属于纯攻击型技能。”

  “那你不是只攻不守了?”星辰打破沙锅问到底。

  “星辰,别问那么多拉。”静儿拉了拉他的衣袖劝道。“据我所知,灵王可不是很有耐性的,他今天肯教你特殊技能已经是你上辈子积的福了。”

  若干年之后,星辰转而回过头来对灵王调侃道“老头儿,真不知道你上辈子积了什么福,竟然能收到我做徒弟。。。。。”

  “你这小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罗嗦。这些以后再说,我还有点事,光轮之盾共分七层,我现在就教你第一层。”灵王又施展出先前的招数,把木头般的手掌按到了星辰的额头上,随之无数思感莫名的出现在星辰的脑中,伴随着奇妙的暖潮充斥着星辰的心灵,也不知过了多久,星辰茫然的睁开了眼睛。

  乍一看,一切仿佛都与之前不同了,原来世界可以如此的美妙,这是星辰在接受光质能量脱胎换骨的洗礼后第一个想法。

  灵王已经不见了,星辰摇头苦笑了一阵,望向身边的静儿。

  “臭小子,有空来圣灵星坐坐,我孙女枫舞可一点不比你的静儿差。。。。。。。。”一阵回音朝四面八方传来,看来圣灵王果然名不虚传,至少是耍赖皮的工夫绝对差不到哪去,临走了还要向星辰推销自己的孙女怎么样怎么样。

  “圣灵星。”星辰喃喃自语了一阵。

  再次将目光放到遥远而深邃的星空时,夜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天边最后一丝光亮也被淹没了,至于那些魔宇联盟的将士估计已经被灵王处理掉了,星辰关怀的望向身边静儿。轻握起她的手背柔声问道“你的手没事了吗?背后感觉如何?”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静儿想起飞身救星辰的情景,不禁俏脸绯红。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这是潜意识作祟还是出于其他什么原因,毕竟人家也是情蹈初开的少女嘛。

  “静儿,你先前为什么那么不顾一切的救我呢?”星辰将手渐渐上移,按住她的肩膀问道。“告诉我,你救我是为了完成任务,还是。。。。。。”

  “你是我在地球上必须保护的人,我牺牲性命也要顾你周全的。”静儿转过身背对着星辰幽幽叹道,或许她一直不敢正视他们之间的情感,但在星辰认识她的时间里,她救了自己已经不下两次了,如果将来我能为她牺牲的话。。。。。。可是星辰自叹,自己又能为人家做什么呢。

  静儿一挥手,一片流星般的光幕刹那撒便了整个空间,数落不尽的银色光芒仿佛粒子重组般随着自己的轨道缓缓组合起来,星辰再次看呆了。不过星辰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这些神秘的技能,所以也不会惊讶到哪去了。

  重新回到了现实的世界,街道依然是人山人海,偶尔会有人回头注视着他们。相信静儿现在的样子,回头率是比较高的。可能由于失血的关系,面容有些发白,但更让人感觉到需要关心,需要呵护,就连走在她身边的星辰也不知不觉的成了焦点。当然星辰自认为自己也不是很难看,但从感觉上,自己的魅力显然是远远不如静儿的。

  “星辰,回去吧,就到这里好了,回去好好回忆一下灵王的光轮之盾哦。”静儿临了还不忘叮咛道。

  “恩,你好好休息,希望明天能够见到红光满面的你。”星辰轻捏了她的脸蛋一把,感觉滑滑的、水水的。这是星辰第一次对女孩子做出这样亲密的举动,但是心底下却凉飕飕的。看来别的不说,心理承受能力要好好培养一下才行。

  “放心吧。”静儿笑着亦升手以星辰无法躲避的速度刮了刮他的鼻子,便转身进去了。

  注视着她走进公寓后,星辰整个人宛如虚脱了一般。

  或许对于今晚的事情,以星辰一个普通人的见识是无法理解的。灵王输给他的光轮之盾包括光轮诀的所有心法,星辰都很明白,灵王看出了星辰的潜力,或许现在的他并不行,但不代表将来的自己也不行呀。况且星辰坚信,自己将来绝对不会是池中之物的,最少也不能留在地球这么落后的地方!

  星辰莫名其妙的感叹自己的想发,地球这么落后的地方!是自己应该说的吗?自己见过比地球发达的星球吗?为什么好像有印象却想不起来呢?

  “星辰,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手机也打不通?”星辰才刚一进门,爸爸便神色担忧的问道。

  “没,我。。。。。。的手机。。。。没电池了。”星辰临时编了个慌,不过烈峰似乎也没觉到什么不对。毕竟手机没电这是常有的事情。

  “快吃饭吧,吃好了爸爸给你看个东西,那是你妈妈的遗物。”烈峰略有所思的说道。

  “妈妈的遗物?”星辰诧异的问道,今天可真是太不平常了,但星辰马上回过神来,随便的扒了几口饭便跑进爸爸的卧室。对他来说,母亲的事情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一进门,便发现烈峰恻坐床边,深情的望着窗外的明月,或许亦是在这样的夜里,星辰的母亲手里紧握着一个闪着蓝光的“玻璃球”。将星辰和它一起交给了烈峰吧。

  虽然星辰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从做工上看的出来,绝对不是地球上可以制造出来的工艺和技术。虽然外表看上去和地球上普通的玻璃球差不了多少,星辰轻扣了扣门走了进去。

  “爸爸。。。。。。”星辰低声叫唤道。

  “星辰,吃好了,这么快?”烈峰回过神来,擦了擦眼角的泪花。

  在星辰的记忆中,他爸爸是从没流过眼泪的,他给星辰的印象从来都是庄严而肃穆,不会有这些情感出现。到几天前为止,星辰还一直认为自己的爸爸一定是跟别的女人好了才不要妈妈的,但是现在看来,爸爸对妈妈的情绝不比我对妈妈的思念来的轻,虽然我从没见过妈妈长什么样,但是根据爸爸的回忆,妈妈是这个世界最美丽的女子。而且爸爸说过,和妈妈一起拍的照片全都莫名其妙的暴光了,现在回想起来,只要是静儿有能力办到的事情,当时的妈妈应该也可以吧,毕竟外星的科技不是地球可以比拟的上的。

  “这个球是你妈妈临走时留给我的,我用过各种各样的光学系统都无法把其中的奥秘寻找出来,而且这个球仿佛宇宙般神秘,无论是什么光芒,包括X射线、阿尔法射线、噶拉马射线,只要接触了球体中心,便如同石沉大海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本来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是不应该交给你的,但爸爸相信,星辰长大了,现在我把它交给你,或许以你奇特的能力可以寻找出其中的奥秘吧,毕竟球是你妈妈留下的,你们母子连心,你的希望会比爸爸来的大的多。”烈峰将那粒蓝色的光球递给了星辰,星辰一楞,茫然的伸出右掌,小心翼翼的将球托放在掌心中接过来,仔细的观察起来。

  整个球体周身通蓝,在暗处就像夜明珠一样散发着蓝光,球面有些暗淡,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不过握在手上丝毫没有玻璃球那种入手冰凉的感觉,而且我还感到表面刻着某种符号。不知这个球是用什么材料制作的,但根据材料和接触起来的感觉来看,绝不是玻璃或者地球上任何一种已知的材料完成的。或许是妈妈母星上的某种物质造成的,可是握在掌心却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这是我妈妈身上的东西,或许这个球可以传递妈妈的意愿,或许它将指导我怎么走上未来的道路,或许我的未来就在这颗球上,但是到底怎么才能解开这个球的奥秘呢?

  “爸爸,妈妈有没有说为什么把球留给你?”星辰猜想既然自己的妈妈把球留下来,肯定还有别的意思,或者说关系到自己的未来,甚至自己亦可以凭借它见到母亲也说不定。

  “没有,自从。。。。。。她就莫明消失了将近10多个月,后来她把你交给了我,再次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从开始到结束,如果没有你,我根本不敢相信一切是真的。。。。”烈峰无奈的叹了口气回忆着说道。“这一切简直跟梦一般,让人无法置信。”

  “爸爸,那么这个球也是你与妈妈最后一次见面她交给你的?”星辰拿起光球问道。

  “恩,当时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对我而言,她从来只是笑,没有说过多余的话,就连最后的一刻她也只是对我凄惨的一笑。

  但我与你母亲总是有一种神奇的默契,你母亲从来都是那么无奈的样子,让人忍不住的想去亲近,想去呵护。得到她是我最大的快乐,也是最大的悲哀吧。”烈峰颤抖着抬起手来轻轻的抚摩着星辰的头叹道。

  忽然间,星辰真正的感受到父亲的无奈和悲哀,所有的情感宛如潮水般在此刻向自己一股脑抛来,星辰被这巨大的哀伤与痛苦给震撼了。

  “这些东西全靠你了。爸爸知道,星辰的未来一定不平凡,但是切记,做什么事都要考虑结果,不要盲目的做事,否则只会给你带来永远的痛苦。”烈峰望着星辰严肃的说道。

  星辰恍然一楞,想起自己与静儿的遭遇,如果自己喜欢上静儿的话,结果会不会像爸爸和妈妈这样的结局呢?

  “爸爸,星辰答应你,做任何事我都会考虑清楚再做。”星辰坚定的望着烈峰说道。“放心吧,星辰已经长大了,现在的星辰,绝对能够独挡一面!”

  “星辰,你都这么大了,爸爸也不该天天管着你,以后爸爸就让你自由,爸爸相信星辰一定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对嘛?”烈峰轻轻的揉了揉星辰的头发问道。“呵呵,这几天你的身体发生了好奇怪的变化,你的头发和你母亲一样的柔软,而且夹杂着淡淡的蓝色光泽。”

  星辰一惊,难道说自己体内拥有的那一半的外星血统已经开始作用了吗?

  “还有,星辰你要记住!一个人的能力越大,他所面临的责任也就越大,千万不能逃避!因为逃避只能带来痛苦,与其这样痛苦而悲伤的活着,倒不如痛痛快快的去抉择更好!”烈峰略带激情的拍着星辰的肩膀说道“爸爸已经感觉到,星辰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柔弱无用的星辰了。”

  “恩?”星辰诧异的望向烈峰,随后微微一笑道“爸爸,无论将来星辰会变成什么样,爸爸永远是我的爸爸!”

  街道依然那么热闹。

  在这里无时不刻都存在着危险,或许下一刻你就会葬身在人海中。对于现在的星辰来说,虽然光轮之盾已初成,但实际上的他在实战中能够在短时间内使用出来嘛?

  星辰随心的漫步到一条小巷内,从刚才开始,星辰便感应到有几个流氓在暗暗跟踪着自己,星辰知道自己可能马上就要被打劫了,唉。。。星辰苦叹了一声“算你们倒霉吧!”

  “兄弟,慢一点,我们有话跟你说。”星辰正打算转身的时候一群人已经团团围住了他。

  一共是五个人。现在像是一个流氓团伙,或者说是一些无所事事的家伙们团结起来收保护费的吧。

  如果是以前的星辰,也许会马上冲上去,一把打的他们屁股尿流。但是现在的星辰心性已经完全改变,再没有了以前的冲动,或许见识了魔宇战士的攻击后,这些人和垃圾没什么两样,根本没必要发什么火气。

  其实星辰在没出发美国特洛格峡谷之前,就已经练就了一身中华武术的好武艺。那是他跟着以前在乡间游玩时碰到的一个老伯伯,他所传授给他的一些硬气功以及一切打架的技巧,星辰为了不露风头,从来没有告诉大家自己早已经是个武学好手,就连苏羽亦不知道。

  但如今接受了“依波拉”感染体以及灵王光质能量的洗礼后,星辰的能力则更上了N层楼,或许星辰这几个月都没在“江湖”上走动,渐渐被人遗忘了吧。

  “有是吗?”星辰故做傻子般转过身来问道。

  “兄弟,我们大哥最近要泡马子,缺钱,能不能先借点?”带头的敲了敲手上的棍子,得意的哼声道,那表情好象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大哥是谁似的。

  “唉,对不起啊,刚才我已经被人借过了,现在身上没钱呢。”星辰苦笑着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

  “什么?”另外一个仿佛土地精般的矮小少年一把冲了过来,抓住星辰的裤子道“你那边股股的,我就不信没钱!”

  星辰神色一紧,从口袋里拿出父亲刚给自己的深蓝之源,冷冷的注视着众人,此刻的星辰已经丝毫没有了先前的怕事形态,渐渐从体内释放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

  “那个也行!看情况应该能卖点钱。”旁边另外一个家伙尖声笑道“说不定是个宝贝呢~”

  星辰没有理会那家伙的疯言疯语,将母亲的遗物收进了自己的口袋,脸上微笑着说道“我说了,我没钱,刚才已经被人打劫过了。”

  “把你口袋里那东西给我们!”拿棍子的家伙作势就要上前。

  星辰苦笑着摇了摇头,暗道这些人实在太不懂事了,简直给你脸你不要脸!

  星辰苦叹了一声,这些家伙恐怕不是道上混的,竟然连一点社会经验也没有。

  对于一个被打劫的人来说,会一动不动,气定神闲的和打劫者说话嘛?

  这很容易说明一个问题。这个人不是自己有一手就是有很大的靠山,才会有恃无恐。对于我来说,这些人简直对我没有威胁,灵王曾经说过,光轮之盾不但可以把无形光粒子聚集成型。也可以把外界有型的光线等粒子吸收到体内形成保护膜,这些当然都是灵王在意识传输的时候传授给他的经验。

  星辰稍微一闪身,那个小个子一样的家伙就打了一个俩恰摔到了一边。星辰忽然明白过来,这些家伙不是来打劫的,他或许已经知道自己有本事,存心过来找茬打架的吧。

  “小子找死是不是?”大个子或许比较冲动,也许是心情不好,一把冲上来就要拿他开刀。星辰忍住冲天狂笑的冲动,这些家伙简直可以做小丑了,轻伸出左脚,侧身,大个子马上摔了个大马哈。

  “原来是个练家子。”在另一边观战的家伙冷笑道。

  “你的眼力不错。”星辰转过身对在一旁的家伙冷冷的笑道。

  “老大!这个家伙不识抬举,把他弊了!”被星辰绑倒的家伙显然因为很没面子而火了起来,准备再上前与他一争高下,但却被旁边的那伙拦住了。

  “这个人不是个小角色。”站在最上方穿这牛崽上衣的中等个子的家伙说道。“请问阁下在道上可有名号?没有的话有打算加入我们吗?”

  “对不起,我没这个打算?”星辰轻摇头笑着拒绝道,不过我已经从静儿那里学到了精神探测,下一步的他马上就会拔出口袋里的手枪,看来今天刚学到的光轮之盾马上就要派上用场了,可算是活学活用吧。说罢暗自集中精神,双手平举,顿时感觉无数的粒子开始在掌心聚集。

  星辰忽然明白到,什么叫滴水不漏的感觉,那是一种将所有事物了若执掌的感觉,就连对方的脉搏、心跳、反应等等。

  在星辰练武的前期,乡间老者就对星辰说道,打斗注意的是精神状态和心境,只要心境平和,能够顺利捕捉对手的行动,那么即使斗不过对方,也绝对不会被对方伤到,想来当时老师傅的话就是现在这个意思吧。

  “那你就准备见阎王吧。”果然,那个家伙冷笑一声后从口袋里拔出了枪支对准了星辰。“就算你再本事,躲的过我的手枪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