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来自深蓝的圣物

更新时间:2016-10-17 17:23:06 作者:笛亚斯 字数:11669

星辰镇定自若的摊开手臂,微微一笑道“你可以试试看。”

  “喷!”星辰闻枪声,即刻闭上了眼睛。

  从静儿那里,星辰学会了用精神力场将周围的三维景象进行思维模拟。在他们看来,星辰似乎是吓的不敢争开眼睛。但他自己清楚的很,在那瞬间,由掌心中渗出的点点蓝星,在星辰正面以及四周形成一个淡蓝色的光幕。

  在他们开来,也许是那个人的子弹打偏了,唯有星辰最是清楚,开枪的人技术不错,但被他的光轮之盾制造出的空间扭曲力场硬是将子弹拨开了轨道,星辰甚至感觉的到旁边墙壁上子弹撞进钢筋混凝土时钻洞的声音。

  带着旋转的气旋不断的往内部钻入,势如破竹的向星辰袭来。

  “怎么可能?”开枪的人诧异的望了望冒烟的枪口,然后颤抖这抬起头来看了看我,他有自信,在百米内能够击中任何一个人的心脏,但是刚才的这枪。。。。。。。难道是自己一时眼花,打偏了?

  开枪的人显然不信邪,又是将枪高高的抬起,再次瞄准了星辰。

  原本星辰想试试那老头的什么光轮之盾管不管用才冒险一试,不过效果还不错,就算自己真的中枪了,相信也没什么大碍,因为经过过年气功的修行,星辰的肉体基本上已经达到了普通的刀枪不入的境界,怎么会惧怕这种看上去会经常走火的枪呢?

  开枪的人显然心有些发慌了,手臂微微颤抖着,星辰带着自信的微笑,一步步向众人逼身而来。

  那人显然被星辰的强大起誓和魄力给镇到了,闭上眼睛又是一枪,但这次,星辰怎么会再给他扣动扳机的机会,纵身轻松一个下旋踢就轻松的把开枪的人给拌倒了,只闻“喀嚓”以及一声惨叫声,开枪的人仿佛皮球般向后方的众人压去。

  星辰茫然的呆了一阵,诧异的自语道“奇怪,我刚才不过用了不到一层的力量,只是想轻轻拌倒他,怎么会将他的腿骨给踢断了呢?”

  正在沉思的星辰恍然抬头一看,不禁有种冲天狂笑的感觉,眼前竟然一个人影也没了。显然这些人被星辰的那惊人的力量给吓着了,估计他们以后也不敢到这种小巷子来抢劫了,万一劫枪不到反而被别人打的屁股尿流那可就不划算了。

  “唉。”星辰轻轻挥舞着有些发酸的手臂轻叹了一声,大步走出阴暗的小巷,他也不想惹这种无聊的麻烦,在这种地方可是随时都可能会被打劫的,因为世界上人太多了。

  人太多就会导致优胜略汰,而这正是失业者的根本因素。

  夜已渐渐深了,有的时候感觉寂寞,有的时候感觉烦躁,这些都是心理作用吧。望着这深邃的夜空,星辰不禁遥想到静儿临别时那深邃的眸子,那是星辰第一次如此关切的注视一个女孩子的眸子吧。

  星辰幽幽一叹“妈妈,星辰好想你,你现在在哪呢?”

  幕然,星辰的口袋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轻轻颤抖着,星辰猛然回忆起父亲给自己的母亲留下的唯一的东西,于是借着月光细细观察起这或许来自遥远的外星的神秘“玻璃球”,星辰不期的回想起自己的母亲,情不自禁的将光球弯进怀里柔情的摸索着,仿佛对待恋人一般。

  星辰登上了天台,借着月光,将光球呈在月光之下。随后眯起半只眼睛,使劲的望向光球里面。

  令星辰惊奇的是在月光下,光球内部似乎不断涌动着仿佛水质般的液体,星辰的身体似乎开始有节奏的和光球内部的水质同时共鸣着。

  星辰暗自庆幸,看来自己或许是误打误撞的找到了光球内部的奥秘了。至少现在这个神秘的光球能够与自己的身体产生某种联系,但不到一会,似乎频率又消失了,身体亦恢复了原貌。星辰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还是不行啊,本来想在月光下找点灵感的。

  星辰拉起了手腕上的袖子,不知道为什么手臂上总是有种酸溜溜的感觉。一看之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手臂上方已经划开了一道半尺多长的伤口,伤口上隐约渗着红色的血丝,星辰仔细的勘察了一下,彻底相信了爸爸说的话。

  以星辰现在的眼力,差不多能够将血液内部放大一百倍左右,果然如爸爸说说的,自己的血液并不单纯,里面还时不时流动着一些蓝色的丝状凝固体,不过大体上血还是红色的。

  当时的星辰却并不知道,那并不是属于自己母星的产物,而是由于“依波拉”感染体对星辰身体改造后留下的东西。

  “啪”的一声,显然是星辰思念着什么出了神,以至手上的光球一个不小心滚落到了地面上,星辰吓了一跳,连忙伸出手去拣,万一摔碎了可就完了。不过那也不至于,好歹也是母亲留给自己的东西,不至于像豆腐那么嫩吧,要是一摔就碎了,那不就成地地道道的玻璃球了吗?

  正在思考问题的星辰弯下身子伸出手去,但从伤口中渐渐流下的血液却恰好滴到了光球上,紧接着不可思议的随即事情发生了。

  从正中央流入的血液慢慢的渗入光球的内部,紧接着光球正中央“啪”的一声裂成两半,从中间琅琅升起一颗更小的宛如蓝色水滴一样的东西。估计从侧面看上去就像水质一样不断的来回滚动吧。看来是星辰运气好的没话说,无意中竟然用自己的血液打开了这个球体的秘密。

  正在星辰迟疑之时,由断裂的光球内部缓缓升起一道灿烂的光芒。

  星辰亦全身渐渐僵硬而无法动弹起来,才猛然回忆起灵王先前对自己下过的禁制,难道这个球体也和灵王一样拥有这个能力吗?但这次禁制的威力很大,甚至让星辰失去了知觉,仿佛灵魂被一股神秘而强大的力量由身体中抽了出来。渐渐的,星辰的意识向天空延伸而去。

  星辰感觉自己越来越渺小,仿佛浩瀚无群的宇宙中一颗小小的流星一样。迎面而来的无数星体划破了他的身体,整个空间都变成了虚拟景象,或者说星辰见到的流星全是假的。

  但这场景的逼真让星辰根本难以分辨。回头一望,地球已经远远的成为过去,这情形仿佛在向自己预示着什么?难道以后,自己会离开地球吗?

  对于星辰来说,在他清醒的意识中是没有做过宇宙之旅的,而那次梦一般的旅行亦是迷迷糊糊,对于这么清晰的感觉让有些诧异,自己是在做梦吗?

  渐渐,星星越来越多,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星云一般。

  这些景象星辰曾经在电影里有看过,在科技展览管也略有所闻,但是这样清晰的场景他敢担保地球上绝对没有谁有见到过,或者是任何一个现在能够存留记忆的地球人有见过。星辰忽然突发奇想,如果把自己现在所见到的一切用摄影机摄录下来发表出去,是否会轰动世界呢?]

  这或许能够拯救那些自以为自己是宇宙唯一的生命的那些傲慢的人类,或许能够让那些已经沉沦的人们明白现在的穷困,并不代表未来。

  每个星星都有自己的轨道,或许宇宙中的每个人在星空中都代表这一个星星,自然也会衍生出无数的轨道,那么属于自己的那条轨道到底在哪呢?

  思感所及,空间即刻便裂开无数的缺口,展现出无数的隧道,星辰一时静止在这个神秘的空间中。或许这都是未来的道路,随便哪一条都将左右自己的人生,星辰迟疑了,自己该如何选择呢。

  迎面而来的星星在这一刻似乎到达极限的边缘,所有的星星一齐朝星辰扑来,随即猛的周身一震,便再次失去知觉。但在这一刻,星辰感到自己做了一个正确选择。与其说是自己的抉择,倒不如说是命运的安排,或许自己的命运根本是左右在别人的手中,或许自己根本只是别人的旗子而已。

  当星辰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一个纯蓝色的世界。

  蓝色的天空,蓝色的大地,蓝色的水流,蓝色的房子,蓝色的树木,蓝色的建筑,一切的一切都是蓝的,而自己的生命也因此而开始向蓝色过渡。

  这个地方与星辰所能够认识的任何地方都不同,因为这里的一切与现实中是完全相反的。或许宇宙中的一切定律在这里都将作废,就拿牛顿的万有引力来说吧,星辰甚至感觉到,在这里的一切,都不具备任何引力,甚至这里所有的物质,都具有自己的自主意识和生命,这里是宇宙中独立的空间。

  地面和天空似乎是一体的,整个世界宛如处在镜面上一般,踩在脚上的大地有一种此起彼伏的感觉。

  而且每一刻,这里的一切都不在不断的发生变化。

  天空没有星星,大地没有自己的板块,整个世界是一个合并的空间。星辰不禁回想起静儿曾经对他说过的虚拟空间,但这里的一切与灵王所创造的空间却存在这本质的不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呢,为什么母亲留下的东西会把自己带到这里来?

  带着这样的疑问,星辰缓缓的踏步在这片神秘区域的周围。

  星辰漫步在这不可思议的地方。每走一步,星辰的震撼便加深了一步,甚至回头的时候有一种无家可归,无路可回的感觉,似乎这里一切的一切对自己造成的精神的打击都是很大的。

  星辰虽然不知道以自己目前到底拥有多大的力量,但他有自信,绝对比一般人要强大的多,如果现在是一般人来到这里,或许他们早已经被这里不可思议的压力和一种无形的精神能量给逼疯了。

  越接近对面那座蓝色的城市,压力也越大。仿佛在预示着,所有的事情都由那座蓝色的城市开始,将来是否也会在那里结束呢?

  事实被星辰猜对了,未来的宿命之战,一切的一切都将在那里得到结束。

  以正中央的城市,缓缓升起一股不可思议的精神风暴向星辰的方向席卷而来,让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仿佛有什么东西不断的往脑子里积压一样,而且整个人的反映也变的异常迟钝。星辰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但情况似乎越来越糟糕了。与其说是空间的能量向自己的脑中灌注着什么,倒不如说是另外一股神秘的能量不断将星辰体内积压的某种神秘力量释放出来,星辰茫然中感到自己有种被什么东西将体内的力量挥霍一空的感觉。

  地面上的星星不断的向天空射出光芒,仿佛在显耀这座城市的光辉似的。天空上的倒影同时不断的伸缩着,整个世界似乎开始向外延伸,这里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

  星辰闷哼一声,紧紧的握住母亲留下的光球。刹那,星辰觉得由光球内部释放出一股神秘的气息,让星辰顿敢信心倍曾,仿佛全身充满了无群的力量,目光猛然变的异常的深邃,给人的感觉仿佛无尽而深邃的宇宙般。

  天越来越蓝,手中的光球也慢慢的暗淡下来。星辰的感觉同时也渐渐的恢复了起来,这代表着那股逼人的压力也渐渐减缓下来,虽然说是减缓了,但却让星辰依然觉得自己仿佛背着千斤重担般的难受。

  终于,光球裂成了无数的碎片,仿佛化做了天空无数的繁星渐渐飞散到了空中。

  星辰呆呆的望着手上残留的一些岁片,喃喃自语“妈妈。。。你唯一留下的东西。。。这。。。这到底代表着什么啊!”望着无尽的废墟,星辰失落的跪到了地面上。。。。。。

  散发在空间的碎片在星辰不知不觉中缓缓聚集起来,一个绝美的身影同时仿佛流水般渐渐在星辰的额前成型。

  星辰的心猛烈的震动起来,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眼眶内再也忍不住地渗出泪花。星辰坚信自己是个坚强的孩子,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见到母亲是不应该流泪的,可是。。。这泪却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仿佛崛堤般狂泄而出,仿佛要将多年来心中淤积的所有冤屈都向母亲叙述。一滴、两滴、三滴。。。。。。越来越多的泪花滴在这里所特有的玻璃般的地面上,星辰茫然的望着眼前仿佛流水般不住流动着的影子,茫然的摇着头。

  “难道这就是我母亲吗?”

  已经完全成型了。原本流水般滚动的水珠般的物质渐渐实质化,同时从整个空间缓缓聚集起无数的星辰无法得知的物质凝聚起一具美的令人无法置信的身躯。

  星辰呆住了,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美貌。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美,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面容。是一种震撼人心的美,一种让人无限悲伤,无限关怀的美,一切的言语在这一刻都将作废。

  “妈妈!”星辰悲呼一声猛的扑上前去,但才到跟前竟然发现自己撞到了一堵水一样的墙上,仿佛橡胶般凹陷了进去,紧接着又被神秘的力量反弹了出来。

  “孩子,没用的。”妈妈的嘴并没有动,但是星辰却能够感觉的到妈妈在说话。

  “妈妈,快出来见我啊!”星辰急道。母子相见竟然不能接触,实在让星辰感到无限的悲伤。

  “孩子,妈妈的时间不多,听妈妈把话说完好吗?”妈妈憔悴的面容渐渐的淡化,似乎稍一接触就会消失的样子。星辰心神一紧,难道说。。。。。。

  “妈妈!”星辰无言,泪花忍不住再次涌现出来,18年的相思之苦在这一刻全部化成泪水而涌现,整个深蓝的世界开始沉默。

  “孩子,真是委屈你了。妈妈现在就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你。”妈妈在水幕中以无限优美的姿势食指并拢,随后对着星辰轻弹出一粒蓝色的光球正中他的眉心,星辰周身散发出一道不可思议的光芒,身形渐渐转化成一粒淡蓝色的光球消失在空间之中。

  在这片神秘的天空中,星辰亲眼目睹了自己母亲所有的经历与遭遇。

  妈妈原名奥雪。眠月,是深蓝之境的第3650代传人。但妈妈犯了深蓝之境最严重的错误,与你爸爸相爱了。要知道深蓝之境和圣灵之境不一样,深蓝之境是无情之境,讲究以无情为基。

  圣灵之境则是以情为根,在情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但妈妈很无奈,她是这么对星辰说的“爱情这个东西是一种不可理喻的东西,一旦你陷入进去就永远无法自拔,所以孩子你一定要小心的选择你的爱情。”

  眠月继续对星辰说道,“由于妈妈动了真情,无法继续修行深蓝心诀,多年来的努力功亏一篑,而精神能量亦随之减弱了许多。”

  妈妈自知自己犯下的罪孽根本无法补偿,因为身为深蓝之境的传人应该以身作则,可是妈妈却知法犯法,所以妈妈自愿到深蓝之境万古以来从来没人进去后能够出来的禁闭空间去面壁思过。

  或许某一天在深蓝之境的某个虚拟空间中会发现禁闭的妈妈,到时候就是我们母子相见的日子。

  因为妈妈辜负了前任境主对自己的厚望,而境主师傅交托给妈妈的深蓝之源,妈妈已经没有能力再修行深蓝之境的特殊技能,所以妈妈希望星辰能继承妈妈的遗志,当年妈妈将自己残留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意念输入深蓝之源,星辰能够见到妈妈,必定就已经将深蓝之源的奥秘破解,所以妈妈相信星辰,一定能够将深蓝心诀修行到最高境界,妈妈相信星辰一定能够做到。

  同时,深蓝之源中还隐藏着许多星际至宝,深蓝套装,包括深蓝之剑都在里面,而且其中还有许多星际已经失传的特殊技能,星辰将来若是有朝一日能够成功将这些技能修行成功,必定能够名动星际,但切记戒骄戒躁,因为你必须知道一山还有一山高的道理。

  现在,妈妈要告诉星辰一个关系到宇宙未来的可怕秘密,境主告戒过妈妈,宇宙最可怕的危机即将到来,封印千万年的邪恶战士即将从新降临星际,你的任务是必须在他没有破解封印的时期将他的传人消灭。

  孩子,你身上所肩负的使命远非这些,所以妈妈希望在这一段时间里千万不能动情。因为你特殊的体质,任何星际联盟的女孩子与你深入接触之后都会对你产生好感,所以你绝对要认真对待这些情感,妈妈已经错了一次,不希望你再犯错了。

  孩子,深蓝之源中隐藏着深蓝之境历代境主的力量,每任境住在临终时期都会将自己毕生所有的能量和记忆记忆对空间的认识输入其中,所以深蓝之源总蕴涵着无与伦比的光质能量,妈妈希望星辰好好利用这些能够,造福星际。

  星辰的心剧烈的颤抖着,他还想伸出手再接触妈妈一次。

  但一切似乎就此停止了,时间再次倒流了回去,周围的星星在不断的向后倒飞着,望着越来越小的影子,星辰很想用尽最大的力气大喊一声“妈妈!”但身体里莫名的挤压进来的东西越来越多,星辰的神经终于无法承受如此承重的负荷而昏睡过去。

  当星辰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一般,刚才的一切是一场梦吗?难道是因为自己太思念妈妈的原因?星辰仔细的思索了一阵,目光如炬的他忽然注意到一个现象。

  深蓝之源依然掉在地面,刚才的一切似乎只是短短的一瞬间。球面上还沾着湿润的血液,没有凝固,说明时间过的不是很久,而自己脸上的泪花也依然没有干涸。

  星辰伸手将深蓝之源取了回来,接着月光仔细的又观察了一遍,猛的发现球体里竟然已经没有原先那些滚动着的水质了。星辰猛的惊醒起来,原来一切都不是梦!这是真实的,自己真的见到妈妈了!星辰高兴的想高呼几声,但顾及到周围的邻居和可能已经睡着的爸爸,强忍下兴奋。

  周围的空气忽然冰冷了下来,手臂上的伤口也已经完全凝固了。

  星辰轻轻撮了撮手,放在嘴巴上轻呼了一下。

  忽然,一道不可思议的灵光闪过自己的脑门,感觉仿佛一下子坠入了一个无底的冰洞冰冻般。

  星辰回忆起母亲说过的话,她希望自己继承她的遗志造福星际,如果以自己现在的本事,别说造福星际了,别人不来保护自己就算不错了。

  “对了!”星辰忽然自言自语的惊呼起来“母亲说过,深蓝之源中蕴涵着无与伦比的能量和各种不可思议的特殊技能,如果自己学成了的话,那不就可以保护大家了吗?”思念及此,星辰望向手上的深蓝之源,想起妈妈再三嘱咐的话来,“你能够见到妈妈,就说明你已经破解了深蓝之源的奥秘。。。”

  自己破解了深蓝之源的奥秘?

  星辰回忆了前后发生的事情,原本接着月光观察深蓝之源,接着。。。就是不小心掉到了地上,星辰依次将原先发生过的事情重复了一遍。

  “怎么回事,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啊!”星辰抱怨道,忽然,他不经意望见了自己手臂上刚凝固起来的伤口,凝神道“难道说是。。。。。。”

  星辰毅然将快速结疤起来的伤口重新撕开,粘稠的血液仿佛水枪般猛的从内部喷了出来,星辰吓了一跳,不至于吧。。。怎么我的血液会自动悬浮在半空呢?

  就在星辰诧异的时候,血液已经完全融进了同时凌空浮起的深蓝之源,紧接着星辰的眉心猛的爆发出一道不可思议的光芒!

  以星辰为正中心,同时深蓝之源仿佛流星般缓缓凌空而起,同时以惊人的速度绕着星辰不断的旋转着。

  星辰眼中的天空在那瞬间,完全变成了蓝色。

  无数的东西再次向星辰脑中涌来,无数的记忆和知识仿佛潮气潮落般不断冲击着星辰的心灵,有名利、有地位、有无群的财富、有不可思议的神秘现象、又难以解释的空间奥秘。。。。。。

  星辰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变成了电脑似的,同时深蓝之源成了传输机,以不可思议的舒服向自己的脑中传输着各种各样不同的资料。同时,星辰感到整个身躯仿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保护起来,整个人凌空浮起,还好此刻半夜三更的,天台没有人,否则如果被人见到星辰这副景象,不被叫鬼怪才有鬼呢。

  天空以星辰为正中心不断散发着耀眼的蓝芒,将整个漆黑的夜空完全笼罩了起来,同时星辰的背后不断的渗出冷汗,骨骼“噼里啪啦”的不断发出奇异的响声。额头仿佛灌水了似的,渐渐鼓起,再就是七窍渐渐喷出一丝丝仿佛蓝色的血丝般的杂志,星辰渐渐昏迷过去。

  第二天早上,星辰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自己记得后来就晕倒了,怎么会回到床上了呢?

  “星辰,昨天怎么也不懂的回来睡,就在阳台上睡着了,要不是我半夜上去浇花发现你的话,你到现在还睡在上面呢,虽然夏天很热,不过上面蚊子什么的太多,而且夏天容易得疟疾之类的病,你要小心点。”烈峰一大早便给星辰送来了早餐,同时叮嘱道,可是星辰听他的语气中并没有责怪,仿佛包含了一种无限的信任和关心,星辰觉得自己的父亲对自己真是越来越好了。特别是昨晚眠月(星辰母亲)所说的那些话更是让星辰觉得爸爸是个可以爱的人。

  “谢谢你,爸爸。”星辰望着爸爸感动的微微一笑道,今天精神明显比昨天好了许多,而且感觉上,整个世界又发生了变化,星辰摸了摸脑门,暗叹还有脑门没有鼓的很厉害,要不然以后被人叫傻大头可就不好了。

  “怎么了?你没发烧吧?”烈峰座到床边探过手来关心的摸了摸星辰的额头说道,星辰不禁有些好气,不过也难怪,过去他对自己再怎么好,自己也是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谢谢的。

  星辰苦笑着摇了摇头,轻闭起眼睛想让自己静一静,因为他忽然发现,自己脑中并没有多出什么来啊。

  刚闭起眸子,灵光没来由的一闪,星辰的脑中仿佛出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东西,像星际八大特殊技能、守护之光、能量球、光电霹雳。。。等等莫名其妙的东西。

  最让星辰觉得奇怪的是,自己的身体仿佛对这些新的东西早已经适应了几百年光景似的,星辰试着按照这些口诀所说的方法,微微将昨天灵王输给自己的光质能量按照口诀上的方式运行了一遍,竟然发现右手臂上竟然感觉到微微的发热,星辰惊诧非常,难道学习特殊技能就这么简单?

  灵王昨天不是才刚断定自己现在不适合学习特殊技能的吗?

  “星辰?”烈峰摇了摇星辰发楞的身体,问道“你怎么了?快点吃饭上学吧。”

  “爸爸。。。。。。”星辰略有所思的望了烈峰一眼。

  “有什么事情就跟爸爸说吧,再怎么样爸爸经历的事情也比你多,所以想的主义也应该比你好点。”烈峰爱抚着星辰的额头微笑道。

  “爸爸。。。。。没事。。。”星辰想了想,觉得有点好笑,按照现在的情况,自己接受了深蓝之源中长达亿万年的那些深蓝境主的经验与智慧,你想出来的主义怎么可能会比我好,不过星辰决定还是不说出来,因为这些事情太过离奇了,或许以爸爸的见识,根本无法相信的,所以星辰决定不说出来。

  “星辰。。”烈峰出神的望着星辰的眸子喃喃道“你的眸子和你妈妈的好像。。。”

  “是吗?。。。。。。”星辰略微思索了一会,呵呵笑道“爸爸,别说那么多了,吃饭去吧!”

  烈峰慈爱的点了点头,父子和和乐乐的向厨房走去。

  其实星辰不知道,经过昨天晚上深蓝之源初期的能量灌输以及对星辰身体的改造,星辰已经拥有了差不多眠月这个等级的实力,因为眸子中所反射出来的光芒能够显示一个人所拥有的光质能量的大小,所以星辰的眸子看上去和眠月一样深邃,就代表着星辰拥有和眠月相同等级的光质能量。

  “爸爸,我上学去了。”星辰吃过早餐后便准备拿书包去车库。

  今天的星辰感应明显强大了许多,到车库的时候就已经能够感觉到静儿在那里等着了。或许那丫头调皮心起,又想捉弄自己吧,星辰顽皮心起,倒不如自己捉弄捉弄她更好。

  “静儿。”星辰一把轻身上前掩住她的眼睛叫道。

  “星辰。。。。。”静儿明显一点也没发觉而被吓了一跳。她诧异非常,就在昨天星辰还躲不开她的感应,但怎么才一个晚上,他就可以无声无息的到她身后。甚至出手了自己依然没有一点反应,这太。。。不可思议了。

  “静儿,看你今天气色不错,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吧?”星辰边说着边取出车子跨上前去,静儿一点也没有避闲的坐了上来。

  他们昨天晚上已经昨天约好了,以后上学星辰都和她一起去,那么自然是由星辰载她了。而且她在地球上的任务就是和星辰在一起,在她的意识中,时刻保护星辰,才是最重要的吧。

  静儿仔细的思考后才说道“星辰,虽然你昨天才学会灵王的光轮之盾,但以你现在的光质能量,最多只能够接的下他们的三击进攻,如果敌人数目众多的话,你根本连逃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你一定要时刻跟我保持联系。”

  星辰出神的想起妈妈说的话,因为自己的特殊体质,只要是和自己交往过的女孩,都会不知不觉对自己产生好感,那么静儿是不是也会呢。

  “喂!”静儿见星辰呆呆的,好像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听到耳朵里,不禁伸出去扭星辰的耳朵,边说道“你听到我说的了没有啊?”

  就在静儿要接触到星辰的一刹那,静儿的手中没来由感到一阵灼热,神经反射的将手抽了回来。

  “静儿。。。你怎么了?没事吧?”星辰感到静儿身躯微微一缠,不禁回过头来关心的问道。

  “。。。。。。你是不是练成光轮诀了?”静儿带着试探的向星辰问道。

  “呵呵,别开玩笑了,这怎么可能嘛。”星辰应付道。其实他并不知道,像深蓝心诀这种等级的宇宙特殊技能,一旦开始修炼,即使在睡梦中它也不会停止,而且能够带动体内所有正在修行的技能一起修行,无怪能够被称为并列圣灵心诀并列的第一密技。

  “那你进步也太快了吧?昨天我还能够在你的3米之内不让你发现,可是今天才到车库你就发现我了,而且还无声无息的接近我,到了离我这么近的距离我还一点感觉也没有。”静儿不可置信道,在她的理念中中或许武学是无法速成的吧。“而且,刚才我想扭你耳朵,可是你的身体却忽然释放出一股灼热的气息将我的手弹开,据我所知,这是光轮心诀第五层‘光轮守护气场’才拥有的功能!而你第一层在昨天才刚刚修行完毕,今天怎么可能能够施展的出第五层的光轮之盾,你难道不需要跟我解释一下吗?”

  “会不会是你认错了吧?”星辰并不知道自己一个晚上进步了多少,但星辰很明白,如果我没有进步的话那么等待着自己的将是死亡。

  “不可能!”静儿不禁非常郁闷,轻哼道“如果探测器不是被魔宇将士取走了的话那么自己就可以随时探测星辰的情况了,或许他体内的DNA昨天晚上又突变了呢。而这次异变有可能让他的能量大幅度增长。。。。。。”

  “什么探测器啊?”星辰探过头问道。

  “啊?”静儿一呆,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说漏嘴了,便强颜笑道“没。。。没有拉,我随口说说罢了。。。。。。”

  以星辰现在的智慧,当然轻松的猜到静儿是有什么事情蛮着自己,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情追究这些东西,因为母亲留给自己的东西太多了,恐怕光消化就要消化好一阵子了。

  一进学校,星辰便发现今天似乎又什么不对劲,门口人特多,聚集在一起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星辰将车推进车棚,随后和静儿一起上前打算看看发生什么了事情。

  “喂!你,你,还有你,过来!”从人群里忽然传出叫嚷的声音,接着几个人便被拖了进去,星辰不禁纳闷,那保安吃素的不成。

  从人群外依稀可以看见里面几个人的样貌,星辰立刻回忆起昨天晚上想打劫自己的那几个流氓,难道他们明目张胆的到学校来抢劫了?星辰再经过推敲了一阵,抢劫也没必要这么麻烦,跑到学校万一被警察抓到了可就麻烦大了,所以他们应该不会久留,那么剩下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他们是来报仇的了。

  星辰利用自己惊人的眼力将现场看了个遍,果然如他所猜想的,其中一个家伙拿着自己昨天不小心遗留下来的校徽来学校找自己的麻烦了,星辰冷冷一笑“这些家伙简直是找死!”

  “静儿,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后面一下。”星辰说着瞥下了静儿跑到学校后山去了。星辰想着自己的美梦,不禁露出欣慰的微笑,经常在电影电视上看见那些见义勇为的英雄大侠们怎么样惩恶,一直幻想着也这样试试,虽然以前揍这样几个家伙没什么,但考虑到后面怎么脱身还是个问题。但现在就不一样了,有了深蓝心诀,相信这些玩意对我逃跑是有些用处的,还有悬空术,一直跃跃欲试,自从今天早上醒来后,脑袋里塞满了一些希奇古怪的特殊技能,一直以来超人的梦想今天终于可以实现了,我感激涕淋,妈妈对我实在太好了。

  “噢,那你快点回来噢。”静儿一点也没有顾虑到星辰去干什么,总不能做人家跟屁虫,不管他做什么自己也跟着吧。

  星辰一口气冲到了后山,便打算随便在脸上蒙条面巾什么的冲进去教训那几个家伙,但自己这一身衣服好象也太显眼了,如果身份暴露,恐怕会惹来更多的麻烦。特别是静儿,以她的眼力绝对可以一眼认出自己来,当然前提是如果自己就穿这个样跑出去的话。

  星辰忽然回忆起母亲昨天对自己说过的话,深蓝之源中潜藏着许多来自太古时空的宇宙至宝,或许其中有用的着的东西也说不定。

  星辰轻闭起眸子,自己将思维探入深蓝之源中,发现原来母亲给自己留的东西真的不少。

  来自太古时期就存留下来的陨星套装,其中更有陨星之剑,当然还有自己目下最需要的能够掩人耳目的陨星圣甲!还有陨星头带、陨星目镜(跟太阳镜似的,或许平常可以当太阳镜用也说不定)。

  深蓝之源中的所有资料都记录在一本仿佛光碟般的书中,名字便叫“深蓝笔录”,星辰仔细的将陨星圣甲的资料读了一遍。

  陨星圣甲乃是采用宇宙中非常稀有的空间陨星制造而成,而根据笔录中记载的还有十四套神秘的空间战甲,这些战甲都是采用宇宙中极其稀有珍贵的物质经过现在已经失传的工艺造成,其中更是需要天地极火的调冶,还有各种天时地利的因素才能够制造出来的。

  陨星圣甲在十五套圣甲中排名第九,当然是指它的综合实力,不过陨星战甲也有它自己独特的地方,那就是能够将物理攻击和光质攻击(包括魔法和特殊技能攻击)免疫百分之四十五以上。

  星辰将意念回收,选定了陨星圣甲,随后神念一动,战甲已经不可思议的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这亦是昨天晚上星辰在根据太古流传下来的神秘技能中,选择出来的一门已经很少人懂得的特殊技能,只要学会了这招技能,就可能制造超越时间与空间的次元空间,同时将自己所需要留在身边又不方便的东西一股脑全部抛进去。

  而自己只需要学会召唤的口诀和技能,这就是太古流传着的神秘特殊技能之一的“空间次元召唤术”。

  星辰郁闷的一笑,这招简直就是自己小时候看的日本漫画“机器猫”里面的四次元空间袋了嘛。。。。。。

  星辰凝神深呼吸了口气,按照星际特殊技能总汇里面记录的悬空术的用法,缓缓将光质能量调送到空间之中,同时努力的将自己的心神连同整个空间达成平衡,让自己的身躯随风而动,这就是悬空术的要诀。

  不多时,星辰已经轻易的掌握了其中的奥秘和诀窍,以惊人的速度在天空绕了好几个圈子,不过令星辰不解的是,悬空术还有提到“只要将光质能量以实质化释放到空间之中,达成空间共鸣,就能够以肉体之驱完成星际之旅”,按照这么说,那么这个技巧还有众多自己未能够了解的地方了,但现下,星辰也没有心情再去搭理这些,纵身由学校后山猛的向前方纵去。

  第一次飞上天空的感觉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或许是星辰经常在飞机上的原因吧。不过话说回来,自己飞和坐飞机的飞感觉就是不一样。好比骑自行车和自己跑的感觉一样,跑的再怎么舒服也会累吧。

  景物渐渐小了起来,星辰不敢飞的太快,因为他学过物理,书上说过,如果一个物体速度太快而超越了第二宇宙速度,就会被抛离地球,星辰可不想一个不小心飞出地球,那可就麻烦大了,虽然以他现在的能力早已经能够达到超越第二宇宙速度的速度,不过他还有达到生命极限的实力,无法在宇宙真空中生存。

  以他现在的综合实力来说,能量等级只在第六级左右,生命形态依然停留在基本生命形态,战斗力是5600左右,而光质能量已经达到了光阶三层的境界。综合实力的评定上,星辰已经进入星际二流高手的实力范围,当然是指特殊技能修行者上,如果以他现在的物理攻击实力上,已经达到星际一流物理攻击高手的范围了。

  星辰缓缓在校场上降落下来,慢慢的走过操场,静儿诧异的望着星辰,可是身着陨星战甲的他已经完全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和光质能量,连现在的静儿也认不出他来。

  静儿凝神的观察了星辰一阵,星辰却连头也没回,径直向闹事的那群人走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