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无法隐瞒的事实

更新时间:2016-10-17 17:34:32 作者:笛亚斯 字数:7895

又是新的一天。
  在星辰的心中,一直这样对自己说,只要是全新的一天,就必须用全新的自己去面对。
  所以现在的星辰脸上总是充满阳光和微笑。
  在外人看来,星辰是一个生活在幸福与快乐的世界里,又有谁会把他和那个冷的如冰块般的蓝星战士联想在一起。越是冷淡,人们似乎就会越热情,情况就是这样,社会就是这样,而事实也正是这样。
  “星辰,听说被保送的事了吗?”才刚到门口就听到苏羽的叫唤声。
  “保送什么?”星辰回头不解的问道。
  “市一中保送的事啊,你难道没听说过?”
  “没有。”这几天,星辰都躲在家里疯狂的修行深蓝心诀,就连静儿都没有躲理会,哪会有时间去管什么保送的事呢。
  “学校发下来一个通知。”
  “什么通知?”
  “过两天在图书馆马上要展开一次大型的考试,成绩在1000名内的同学将被保送到市一中去学习。而剩下的那些同学会被送到各地的中学去学习,到时候要见面恐怕就不容易了,听说这次火灾对学校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学校估计……”
  “那你就呆家里好好K书啊,我又能帮你什么忙?”
  “星辰,好歹咱哥们一场,我知道你和美静关系不一般,如果她肯帮忙的话一切就好办了!”
  “美静又能帮什么忙?”星辰更是不解的望向身边静儿,难不成这个“外星人”竟然懂的你你自己还多。
  “美静,你的成绩比我们好的多,到时候只要能稍点答案给我的话1000名内保证没问题拉。”
  “我又不知道考试考什么内容,而且我自己能不能过还是个问题呢。”静儿诧异的说道,不过她早打定主义跟着星辰了,不论他上哪,她都会死盯着不放。
  “美静,你不知道啊,自从上次摸底考试成绩出来,就被整个年段评为段花拉,而且是年段的才女,整个学校都在议论你呢,相信你帮忙的话,市一中是百分百没问题的!”
  “静儿?”星辰诧异的望着对方。
  “别听苏羽瞎说,我可没那么大本事。”静儿略为自得的背过身子啐道。
  “哦,不过我有那么大本事,深蓝之源里可是藏了无数的上古知识,对付这种低级的考试,相信问题不大吧?”星辰略带奸奸的神情暗笑道。
  “对了苏羽,你这么千方百计要去市一中干什么?”星辰忽然转过头来向苏羽问道,这个家伙如果说是要换环境的话,叫他老爸出马还不万事OK,何必这么麻烦?
  “你没听说过林雨璇吗?”
  “林雨璇是谁?”星辰诧异的问道,同时暗衬这小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多情了,一个莲清还不够,难不成还想勾引良家少女?
  “你不会想泡人家吧?小心我告诉莲清哦!”静儿在一旁轻笑道。
  “小声点美静,我说正紧呢。”苏羽夸张的嘘声道,还不忘看了看周围有没有莲清的踪影。
  “你们知道castleinthesky这首歌吗?”
  “天空之城?”星辰惊讶的说道,他一向不爱音乐的,只是唯独对天空之城情有独钟,因为只有它的旋律,可以让他的心灵不论在什么时候都能得到升华。
  “对啊,难得你这个音痴竟然也懂得,天空之城的谱曲和演唱都是林雨璇。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在一个月前她忽然决定离开乐坛,所有的歌迷都抗议了呢。近几天还传出消息,林雨璇要到我们市一中就学。”
  “林雨璇。”星辰暗暗记下了这个女孩的名字。
  这几天,星辰几乎是躲在家里不出来,因为他发现,深蓝之源和深蓝笔录中所记载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同时,星辰还发现自己的时间过的越来越快,时常是才刚入定就被人叫醒。
  但这么辛苦的努力,亦没有白费。
  星辰从深蓝之源中还挖到许许多多的宝贝,都有着意想不到的妙用。
  而且经过这么多天的修行,星辰的光质能量状态已经成功步入了光阶五层,同时生命形态等级也已经步入了第一级生命形态,以数据形式显示,估计已经达到了120级左右。但唯一让星辰很是不解的是,自己的能量等级却没有多大进步,始终无法突破生命极限的缺口,仿佛自己缺少了什么似的。
  能量等级一直停留在第九级,星辰知道自己就差那么一点,就可以突破那道关卡,可是就是无法做到。
  还有一点就是星辰还在“深蓝笔录”中发现了一些静儿还没有提到的事情,比如生命值,精神能量值等等。
  生命值是作为生命体的生命能量值,它可以反应出一个生物的生命形态等级,一般来说,普通生命的生命能量值是100左右,而达到生命极限的修行者,生命值就能够突破1000,随着等级的加深,生命值亦不断的提高。生命值一旦减到零界点时,生命就会脱离躯体而重新转生,也就是所谓的投胎转世。而若是达到生命极限以上状态的修行者,可以用精神意识能量将生命凝结成形,脱离躯体在空间之中生存,这或许就是所谓的成仙成佛吧。
  1到10级的普通生命体,生命值是从100到1000。
  10到28级的生命极限修行者,生命值则是1000到2800。
  28级到56级的生命颠峰修行者,生命值则是2800到5600。
  同时以此类推,每升一级,能量就会以百倍的状态上升,但一旦超越了超圣位,生命值就会达到无限的状态,也就是说能够达到不死的境界,也不说说不死,而是指在受到攻击的同时,体内的超圣位能量就会迅速将身体恢复完整,也就是说可以以光质能量修复肉体的损伤而不死。
  而且在达到超圣位境界的修行者,就可以拥有使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光质能量,同时也就代表了不死的意义。虽然说是不死,但那只是指在正常攻击的情况下。如果终圣位等级的修行者攻击超圣位的修行者的话,那么即使是进入不死境界的超圣位修行者,也会被打死。
  但唯一能够值得庆幸的是,虽然肉体被毁灭,但精神意识体,既生命能量不会被毁灭,因为要连一个超圣位修行者的灵魂一起毁灭的话,就必须达到超越终圣位的实力才能够做的到。
  也就是说,要毁灭一个超越生命极限的修行者的身躯和灵魂,就必须拥有高其两个能量阶段的实力才能够做到。
  而精神能量值则更加难以修行。
  精神能量可以用精神能量值来表示。
  表示方式则同生命能量值一样。
  可是星辰却发现,自己身上的能量根本不是如深蓝笔录中所记录的能量值范畴。
  原本以自己现在进入光阶五层的境界,而且生命形态是120级了,也就是说已经成功进入了第一级生命形态,最少也应该已经达到生命极限的境界的,也就是说最少也有10级以上的,可是自己却停留在9级。
  而且更加另星辰不解的是,原本自己才第九级,可是生命力却已经达到了3000点以上,那就代表着自己应该已经进入了生命颠峰的境界。可是自己连生命极限都没有进入,怎么可能进入生命颠峰呢?
  但在看了精神能量值之后,星辰才发现,自己的精神能量值在所有的数值中是最小的,才只有400多点,那也就是说才只到第四级精神能量层。星辰忽然明白到,一定是自己这些天的修行,再加上日以继夜的吸收深蓝之源中历代境主的光质能量和那神秘的深蓝之力,才让自己的身体“贫福分化”,光质能量和与其有关的能量不断上升,而精神能量则退步了许多。
  想到这里,星辰才吓了一跳,深蓝笔录中亦记载过,如果光质能量过强而无法受精神能量支配,“光质爆走”的话,轻则丧失所有的光质能量,重则性命垂危。
  “星辰,为什么最近老是躲在房间不出来,再这样小心把身子给熬坏了。”烈峰轻敲了门在外面问道。
  “我没事的爸爸,我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没时间。”星辰含糊的说道。现在的情况对自己实在不容乐观,万一真的“光质爆走”的话,那么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母亲?
  “事情固然重要,但是别把身子给熬坏了,需要爸爸帮忙吗?”
  “不了,谢谢,这些事情你是帮不了我的。”星辰心下感激非常。
  虽然星辰努力想着解决的办法,可是依然头大如斗,如果说修行武技或者特殊技能的话,都是有迹可寻,可是对于精神能量这种无形的东西,根本拿它没辙。
  虽然这样说,但星辰对自己的成就还是比较自满的。
  静儿近来来传授给星辰的星际联盟主修的特殊技能“超时空诀”,总共有九个层次,星辰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练到了第七层,进境之快让人不敢相信。
  而且母亲说传授的深蓝心诀也已经练到第三层中阶的境界,第一层所能够施展的“深蓝之翼”,以及第二层能够施展的“深蓝之盾”,星辰都能够随手施展出来,同时现在正在努力的修行第三层的主修技能“深蓝之刃”,也已经渐渐崭露头角。
  而且不说这些,灵王传授的“光轮诀”和星辰在深蓝笔录中所寻找到的灵王没有传授的剩余部分“光轮诀”,星辰都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如果那老头星辰现在的本事,恐怕会吓的掉了N刻牙。
  以及所谓的星际“八大特殊技能”,包括流云诀、冰风诀、幻影诀、灵光初现、玄天诀、光轮诀和母亲的深蓝心诀以及那老头的圣灵诀,除了母亲的深蓝心诀和老头的圣灵诀外,其他都已经成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星辰根本不知道,能够这么快修成这些技能,根本原因在于,他是星际联盟两千八百多年研究出来的“依波拉”感染者。
  至于老头的圣灵诀,星辰根本无法得知到底达到了什么境界,因为星辰根本无法发现自己体内那颗神秘的圣灵之种到底在搞什么把戏,所以星辰就随着它不管了。
  现在的星辰,随手这么一抓,就能够挥出一道光刃,光质也能够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形变,星辰不禁诧异非常,深蓝心诀才修炼到第三层就有这么强大的威力,那么修炼到最高境界第七层的话,威力又该是怎样可怕啊。
  “不管那么多了,反正再这样下去去是无法突破精神能量的瓶径的,出去走走散散心也好。”星辰轻叹了一声站起身来对着客厅喊道“爸爸,我想出去走走。”
  “要爸爸陪你一起去吗?”烈峰点了点头问道。
  “不用了爸爸,我想一个人静静。”星辰宛言拒绝道,万一遇上静儿被你见到,恐怕就麻烦了。
  街道的两旁依然人来人往,相信到世界终结前的一刻,依然不会有人因为惧怕而龟缩在家里。风景依然是那么秀丽,我有一个想法,如果整个世界,整个地球上没有人这种动物,那么地球还会像今天这么精彩吗?
  今天的星辰有些出众。或许是因为修炼了深蓝心诀的原因,星辰的眸子开始时不时闪烁出一道道仿佛水纹般的蓝光,而且经过深蓝之源以及“依波拉”感染体对星辰不知不觉中的改造,星辰的整体气质已经缓缓开始改变了。
  从远点的地方望过去,星辰如置身水雾中一般,或许他现在给人的感觉就像几天前星辰看灵王那样的吧,不过星辰暗衬自己再怎么样也比那遭老头要强的多。
  星辰思维不禁再次飘离起来,灵王如果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到达这个境界,他会怎么评价呢?
  星辰从来都喜欢穿运动服,对于那些所谓的休闲服装,星辰根本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对于一个经常战斗的战士来说,如果穿的虎头蛇尾的,跟人打架简直是找死。
  不过星辰的身材没有愧对他的长相,他那淡蓝色的眸子闪烁着精明而有神的蓝芒,精炼的上身以及宽阔的肩膀和仿佛能容万物的胸膛让星辰在人群中看上去是那么的出众。现在的星辰差不多已经快到一米八零的个头了,明显会比周围的人高上不止一截,所以回头率也实在是不低,不过这可让某人大为担心。
  “静儿?”看来今天的静儿故意把能量全部隐藏起来,好让星辰吃惊。不过让他更加吃惊的是她今天好像是刻意打扮过了,整个人就仿佛出水芙蓉般,有种让人焕然一新的感觉。
  “星辰,这么无聊来逛街啊?”静儿依然是那幅调皮的样子。
  “是啊,看来这几天你的修为也进步了不少啊。”
  “就你一个人进步,都不准别人进步么?”静儿弩着小嘴笑道。
  “哪里。难得今天有机会放松,我们上哪?”
  “地球的地方你比我熟悉,我刚才也是跟着你的能量气息才到这里的,你带路吧。”
  “我们到省城音乐店去转转怎么样?”
  “怎么?你竟然会对音乐感兴趣?”
  “你怎么知道我对音乐不感兴趣?”
  “莲清早就告诉过我了,你什么都喜欢,就是不喜欢听歌。”静儿得意的笑道。
  “她没告诉你我不喜欢听歌却喜欢音乐吧?”
  “音乐不是歌么?”
  “当然不是,两者可以分家的。”
  “分家?”
  “对。在我个人理解来说,音乐是一种自然的旋律,和词配在一起,就成了我们现在所说的歌曲。而我喜欢的是真正的原始自然的风情,拆去这些歌词,留下最完美的旋律,这才是真正的音乐。”我把一直以前积在心里的想法一股脑的对静儿倾述道。
  “看不出来你还对这个真有研究啊?”静儿瞪大了眼睛刮目相看道。
  “说的真好。”忽然,一声极为优美的声音带着掌声传来。
  星辰和静儿同时转过身来诧异的望向发话的人,听声音可以看的出是个女孩,而且是个拥有天使般美妙嗓音的女孩。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绝美的女孩,甚至比之已经落的万中无一的静儿更加不遑多让,而且还多了许多静儿所没有的气质和让星辰心碎的神态。
  她的身上披着一条淡绿色的领巾和一套白色的校服,穿着和静儿一样的裙子,而且星辰觉得静儿的脸形和这个女孩有种莫名的相似,仿佛在很久以前,她们就出自一家似的。
  她的脸和唇看上去很惨白,像贫血似的。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结成一条及肩的马尾,脸很清秀,而且很白很白,这也是星辰对她的评价。
  “喂。”静儿见星辰盯着个陌生的女孩猛瞧,轻拧了星辰一下,啐道。
  “啊。”星辰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望向静儿叫道。
  “没见过漂亮女孩啊?”静儿一脸失望的说道。
  “扼?”星辰诧异的望了静儿一眼,暗道你那么在意我吗?同时又再望向那个美丽的不可思议的白衣少女。
  “请问刚才的话是你自己总结的吗?”白衣少女礼貌的笑着问道。
  “是我听了一首曲子后总结出来的。”星辰微微一楞,不慌不忙的答道。
  “曲子?”静儿诧异道。
  “这首曲子的名字就叫castleinthesky—天空之城。”
  “原来你们刚才说的就是这个啊?”静儿忽然想起先前星辰和苏羽所的话惊讶道,原本她以为星辰只是死要面子才说他也会听歌,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没想到天空之城还有你这样一个听众,作者知道一定很欣慰,后会有期。”少女淡然一笑,幽幽说着转身便向另一条小巷走去,步伐幽雅轻灵,让星辰颇为惊叹,星辰好像觉得她要跟自己表达些什么似的,甚至星辰有一宗与白衣少女相见恨晚的感觉,不过事实亦证明了这一切。
  “看够了没有?”静儿再次提醒了失神的星辰,只要明眼人都不难看出她不怎么高兴。
  “好了,我们走吧。”星辰又是一楞,随后才回过神来,叹道。
  走了不下一个钟头,静儿忽然撒娇似的撤来星辰拉着她的手。
  “累死了,地球上怎么没有交通工具啊,你们都是用脚走的吗?”静儿伏下身子揉了揉发酸的脚埋怨道。
  “早说嘛,我们乘公共汽车不就好了”星辰恍然大捂的一拍脑袋道。自从练成悬空术,他哪还想过要去坐车呢,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完全是多余的嘛。
  “我还以为你的体力比我好呢,原来也会累的啊?”星辰诧异的苦笑道,原本以为静儿是“金刚不坏身”呢。
  “我也是女的啊,都会累的,有谁不会累啊。”静儿埋怨道。说实在的,如果飞的话要轻松的多,以他们的速度,从这里要走2个多小时的路大概不到3分钟就能到达了吧。
  “对了,伯母对你说的宇宙危机到底是什么?”静儿忽然问道。
  “这我也不是很清楚。”星辰忽然回忆起母亲要自己寻找魔劫传人的事情,可是人海茫茫,叫自己上哪找呢?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静儿不解的问道。
  “唉。”星辰苦叹了一声“走一步算一步吧。”
  望着星辰前去的背影,静儿无奈的摇了摇头暗道“又能继续走多少步呢,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啊。”
  显然静儿已经意识到,既然魔宇联盟已经找到了这里,那么也就代表着会有更多的敌人前来,地球已经不是个安全的地方了,只要自己一向哥亚达总部汇报,星辰和自己肯定都会在短期内被接送到哥亚达去的。
  星辰才吃过午饭,由于明天就要进行测验,本来打算复习一下课本的,但没来由的一阵心烦意乱使得他不得不放下课本,最近似乎特别的烦躁,如果有敌人袭击的话,恐怕危险指数是比较高的。
  今天的太阳不大,虽然六月已过,但是金门似乎热的比较晚,但是热的力度却很强。按照这里的话说,不热则已,热就热死。
  远远望去,一个身影在眼前折射过来,星辰的脑海中不可思议的闪出那个神秘的白衣少女那请丽的影子。
  走近一看,星辰竟然发现那个面对面而来的少女竟然就是早上遇见的女孩,这让星辰的心不争气的狂跳一阵,同时也在庆幸看来自己的精神力有所提高。星辰却很是不明白,为什么面对静儿这么美的女孩,自己能够安然自得,可是面对这个见面不到两次的女孩,自己却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嗨。”星辰装坐无意间擦身而过的说道。
  “嗨,是你啊!”她显然吓了一跳,然后反应过来。
  “大热天的,你不会跑出来散心吧?”星辰望着她水灵灵的眸子说道。
  “散心?我哪有这个闲情,听说前阵子出现的那位神秘的蓝星战士了嘛?”
  “蓝星战士?”星辰的心忽然不争气的跳动起来,脸刷的红了。
  “你怎么了?”见到星辰的异变,少女微微一楞,随即问道。
  “没,没事。”
  “下午1点15分就在前面的麦尔斯举行蓝星战士纪念卡发布会,我还以为你和我一样是来拿卡片的呢。”
  “蓝星战士纪念卡?”星辰差点笑出声来,竟然为自己发纪念卡,现在这个经济手段实在是……
  “前面人好多呢,再不进去可就没时间了。”她对星辰热情的一笑,便大步向前走去。
  “唉,也不用这么早吧,现在才12点45分呢。”星辰看了看手表嘀咕道。
  就在这时,星辰手腕上的战斗力能量探测器却忽然显示出一股强大的战斗力向自己这个方向以高速驰来。
  星辰的心莫名的再次跳动起来,但这次却是跳的更加猛烈,星辰将思感释放到空间之中,借以探察周围的情况。同时竟然感觉到有股黑暗属性的力量正在前方凝聚,星辰诧异非常,难道魔宇联盟无聊到拿自己的名号来引自己出来?
  星辰暗自凝聚了小部分的精神力量,向前方探去。忽然间,星辰发现了好几个熟悉的身影,原来苏羽还有莲清和那个少女都已经到达了前方的会场了,星辰不再迟疑,便跟上了那个会场。
  他决定按兵不动,看看对方决定玩什么把戏。
  正准备上前,星辰却忧郁了一下。这个样子万一出事的话估计比较麻烦,于是决定先“变身”再进入会场,这样出事的话就可以直接战斗了,不用顾及其他事情。
  星辰轻松的借着人流的空隙挤进热闹的会场,一阵奇怪的香味忽然扑鼻而来,陨星圣佳的灵性可能检测到了这种气体的属性,对星辰做出了警报。
  星辰暗暗心惊,难道这家伙准备对这些无辜的常人下手吗?
  当下星辰不再迟疑,猛运悬空术凌空而起,同时将星际最基本的特殊技能“守护之光”以聚压爆发的形式散发到整个空间中,整个空间泛起一层蓝色的风暴,仿佛龙卷风般凌空而起,在场的所有人都被这忽来的异变惊呆了。
  顿时数道破空声响起,星星点点的蓝色状光团在星辰的身边包围了起来,犹如一道蓝色的巨龙在不断环绕着,现场的所有人都被这忽然产生的异变给惊呆了,也难怪,生活在平静世界里的人们,只是这几天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神秘力量的侵袭,还有我这个神秘的蓝星战士,心脏负荷能力不强的人是很容易引发心脏病的。
  为了转移战场,从来没有制造过虚拟空间的星辰今日决定破天荒的一试,在聚集了大量的空间粒子能量后,猛的把蓝色的巨龙舞动起来,强烈的飓风把现场的所有气体在瞬间全吞没了,但是过后一看,宛如在瞬间发生了一场12级的台风。
  当所有人从惊慌失措中惊醒的时候,星辰已经置身于自己首次创造的虚拟能量空间中,这个空间和外界很相似,但是可能是首次制造经验不足还是什么,这个虚拟空间中蔓延的能量粒子很少,以至他能够感觉到的光质量少的可怜。星辰定睛一看,不禁大伤脑筋。可能刚才在制造虚拟空间的时候想着这个白衣少女还是什么,竟然把她也给弄了进来。
  忽然,星辰心坎上警兆忽生,无数道光箭密密麻麻的从四面八方将他们完全包围了起来,由于星辰浮在白衣少女的上方,所以她并没有发现星辰。
  显然,对方已经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个无辜的少女身上,星辰暗自心惊,竟然奋不顾身的飞身前去扑救。
  或许她此刻正处在纳闷中吧,自己明明在会场上,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就在她好奇的时候,光箭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由四面八方向她和星辰射去。
  星辰暗衬幸好还来得及,当下一把搂住少女柔若无骨的酥腰,瞬间将光质能量灌注到身下,同时“咻”的一声,以惊人的速度冲向了那些迎面而来的光箭,同时将光轮之盾融合深蓝之盾再运行到极限。
  数不尽的光箭密密麻麻的砸在淡蓝色糅合着银白色的保护膜上,仿佛鲜花般绽放开来,径直的射向九天,同时又像烟花般绽落。
  星辰不自觉的搂紧了少女的腰部,同时轻松的降落到了一边空闲的地面上。
  星辰松了口气,将手腕揉到了额头上擦了擦汗,竟然发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