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修真的真正含义

更新时间:2016-10-17 17:33:40 作者:笛亚斯 字数:6918

不容星辰多做遐想,又是一道光箭射来。
  星辰毫不忧郁的飞身前去紧紧搂住了那呆楞着的白衣少女猛的凌空而起,借着悬空术漂浮在半空。
  星辰担心非常,卡达尔的魔灵心诀恐怕也已经进入第二层的境界,虽然自己的深蓝心诀已经进入第三层,但自己却没有强大的精神力做后盾,如果贸然施展出第三层才能修行的“深蓝之刃”的话,弄不好会导致“光质爆走”,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形,以深蓝之翼恐怕是无法击败他的了。
  卡达尔随即凌空浮起,冷冷的注视着星辰。
  星辰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卡达尔的战甲竟然不见了,不禁有些好奇,现在还在战斗,为什么对方竟然有闲工夫脱战甲?
  面具之下的卡达尔更显冷淡,仿佛冰山般缓缓释放出逼人的寒气,近距离接触,更是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星辰暗到这样抱着这女孩也不是办法,迟早都会有自己疏忽的一刻,那么自己就白白的害死她了,于是星辰一个筋斗翻下身来,平静的着陆到地面上,同时松开了紧搂着女孩腰部的手。
  此刻的星辰看上去是那么的迷人与英勇,少女不禁再次惊诧起来,为什么这么人前后的差别是那么大?在众人面前是那么的冷淡,甚至需要用盔甲来掩饰自己,可是脱去盔甲,他却是那么的腼腆,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呢?
  星辰却依然没发现,自己身上的陨星圣甲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然消失在身上。
  待星辰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烈星辰的样貌已经完完全全的被这个白衣少女记在心中,甚至成为永世也无法磨灭的影象。少女静静的注视着星辰,并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在这种战斗的时刻,一旦分了神的话,大家都会有危险。
  星辰的心不争气的狂跳起来,虽然星辰越是想让自己镇定,可是没有了陨星圣甲的星辰,根本无法在这个少女面前从容的战斗,少女似乎明白到这个原因,不禁凝神注视着星辰。
  原来虚拟空间和星辰所制造出来的空间都同属于一个次元,所以说星辰的盔甲无法在自己制造出来的次元中与星辰共存。
  卡达尔似乎观察到星辰不对劲的地方,暗道这是个反攻的好机会,于是纵身向星辰猛攻而来。
  星辰为了不让少女影响到自己的战斗,将呆楞着的少女安置到一边,同时将光轮之盾运行到极限状态,一道金光闪闪的圆形屏障出现在少女的周围。
  星辰松了口气,虽然他还没想好怎样跟少女解释,但现在的情况来说,如果不先对付这个家伙,恐怕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卡达尔已经开始凝聚能量,准备同星辰做最后的高下。
  星辰却心结未解,无法凝神聚集能量,白衣少女心急如焚的望着半空的星辰。
  “可恶。。。。。。”星辰的身体竟然在这种时候颤抖起来。体内的光质能量仿佛沸腾一般此起彼伏,不受星辰的控制,似乎欲破体而出,星辰感到胸口涨的难受。
  卡达尔嘴角浮起一丝冷笑“烈星辰,这就是你没按照正规的修行方法修行所得的后遗症!”
  星辰心下一凉,卡达尔说的没错。
  自己虽然得到了母亲的深蓝之源以近按照“深蓝笔录”中记录的修行方法修炼,但笔录中却没有记录精神能量修行之法,导致孤阴不长,孤阳不生,最后必定要落入“光质爆走”的后尘。
  而刚才为了救那个少女,全力释放光质能量,使的精神能量减弱了许多,而导致光质能量渐渐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而到处乱窜,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就算不死,也会成为废人一个。
  卡达尔显然已经感觉到星辰的光质能量已经达到光阶五层的境界,但精神力却差的离谱,甚至连他旁边那个少女都不如,所以预先就不断的消耗自己的精神力让自己的身体失去能量平衡,这招真狠啊!
  星辰的身体渐渐麻木起来,脸上仿佛火烧般热辣辣的。
  卡达尔冷笑的注视着星辰,哼声道“虽然雪骑士吩咐我,要将你带回联盟研究之用,不过以你现在的状态,恐怕挨不到我们总部了,与其那么痛苦,倒不如让我来结束你更好,你是不是应该哀求我呢?”
  星辰的胸口仿佛被刀割般难受,额头上的汗珠渐渐渗到发中,双目直冒金星,同时从嘴角里渐渐溢出丝丝泛着蓝光的鲜血,哼声道“我。。。我才不会跟你这个混蛋认输。”
  白衣少女望着星辰,秀眸不禁荧光闪闪起来,唉声道“你这是何苦呢,你根本就不用顾忌我,放心的去战斗才是啊。”
  星辰勉强的从地面撑起了身子,一步步走到白衣少女的身边,苦笑道“如果这场战斗,是认输就可以解决问题的话,那我也没必要撑下去。”
  卡达尔冷笑着点了点头“看情况你还有点自知之明。最少你知道,如果你被带回我们联盟总部,那下场更是生不如死,而且我们联盟总部高手如云,到时候你想逃就根本不可能了。”
  星辰用自己坚强的意志不断支撑着体内一波波涌起的光质能量,同时他发现,在这种情况下,原来已经停止增长的精神能量竟然渐渐开始恢复起来。
  卡达尔显然没有发现星辰的变化,不过对于他来说,星辰根本就是在栈板上等待宰割的羊般经不起折腾,所以打算消磨时间增强他的痛苦,这就是魔宇联盟将士残忍而恐怖的地方。
  星辰丝毫不顾凌空悬浮着的卡达尔,将万物全然抛到了脑后,竟然就地盘腿开始打起座来。
  卡达尔冷笑一声“怎么,你还想运攻疗伤不成?”
  星辰没有回答,应该他的意识已经进入了与天地融合的境界,整个空间呈现出一片空灵的景象,一切仿佛都掌握在自己手中一般静阔。
  “如果‘光质爆走’是你用盘腿而坐就能治疗的好的话,那么这世上能够突破‘生命极限’的修行者不是泛滥成灾了?”卡达尔冷笑一声道。“我劝你求求我,让我尽快解决你,才是正经,哈哈哈哈哈。”说着竟然当着两人的面狂笑起来。
  星辰心神一紧,卡达尔的意思就是,这“光质爆走”是“生命极限”的一道关卡,只要能够突破这道关卡,就可以成功进入生命极限的阶段,这个发现让星辰激动不已,更是让他提起精神来继续按照深蓝心诀中的心法开始运走周身,加快了疗伤的速度。
  白衣少女紧张的望着星辰,不知不觉,星辰的身影竟然渐渐印到了她的心中,那静坐的仿佛除尘仙人般的阔静,俊俏的身形随着运攻而不断释放出来的蓝忙,使的星辰仿佛九天降落下来的神灵般不可思议。
  卡达尔冷笑一声,继续说道“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你体内的‘依波拉’感染体竟然能够配合你的心法渐渐缓和你的伤势,再这样下去,你的确有希望治好你的伤呢。”
  星辰没有心情去分神听卡达尔的冷言冷语,因为他的精神能量又再次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同时发现自己体内的光质能量和各项综合实力都有了非常大的飞跃,但体内的能量似乎遇到了瓶径般无法突破。
  “不过。。。。。。”卡达尔冷笑了一声“我才不会给你这个机会,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魔宇联盟独门密技魔灵一百六十八杀第八杀的厉害!”
  “烈星辰,你该庆幸了,星际之中已经没有多少修行者能够抵挡这一击的了,今天,这里就是你最好的坟墓!”卡达尔冲天狂笑一声,仿佛巨灵神般纵上九天。
  白衣少女见星辰的脑门上渗下冷汗,明白到星辰已经在最紧要关头,同时巨大的灾难又即将降临,他能为了一个见过只有两次面的女孩舍身,那么自己又是一个只有不到一个月生命的女孩,为了他牺牲,又有什么关系呢?
  “魔灵心诀!第八杀!”卡达尔将全身的能量凝聚到食指中,同时,整个空间蔓延起一阵阵青色的旋风。“死吧!”
  仿佛巨龙般径直向星辰的方向射去的光龙冲天席卷而去,所到之处,整个原本不完美的虚拟空间泛起阵阵裂痕,仿佛空间就要被强大的能量冲碎了一般。
  星辰的额头上汗珠越来越渗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巨大的能量不断冲着自己的方向射来,如果自己在这种时候被击中,就根本不存在生还的机会了,可是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放弃的话,那么以后还有进军生命极限的机会吗?
  就在星辰忧郁的时候,一道靓丽的影子忽然扑进了怀中,同时缓缓站起身来,将双手水平的摊到了两旁“蓝星战士,我原本是这个世界多余的女孩,所以。。。现在就让我这个多余的女孩,牺牲性命来守护你吧!”
  星辰的心弦仿佛千万斤重担般瞬间变的沉重无比,当下不再迟疑,猛的睁开了眼睛,狂喝道“不要做傻事,快闪开!”
  “还记得你早上跟我说过的话吗?”白衣少女那无限哀愁与忧伤的眸子让星辰无法自已。“瞥开歌词,所剩下来的就是最完美最原始的旋律,为了这最原始而最完美的旋律,我愿意抛开一切,将所有的一切献给我的信仰!”
  “最原始最完美的旋律。”星辰脑袋里忽然展现出母亲在深蓝之源中所说过的话。
  天地本是存在与一片混沌中,世界上的一切皆是由这些混沌所衍生出来的。所以说,只要超越人为所改变的一切,天地就会重归混沌,这和音乐的道理是一样的。
  星辰的天空忽然变的无限开朗,原本空间已经呈现断裂的痕迹渐渐自动的缝补起来。
  天空再次展限出一道道淡蓝的异芒,蓝色的雪花再次漫天飞舞,星辰昂首望着天空,淡然的惊叹道“大自然所有的变化,其实不过是最简单最原始的变化,那就是生命本原的变化。”
  墨绿色的长龙已经迫在眉睫,可是星辰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仿佛等待着死亡般的宁静,白衣少女不可置信的望着星辰闪动的眸子,一切的一切都仿佛置若梦魇。
  在高空中凝聚一切力量,赌上所有一击的卡达尔身躯没来由的一阵颤抖“这是什么力量。。。。。。这是。。。难道是。。。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生命极限的力量!”
  星辰带着自信的微笑,缓缓将白衣少女安然的搂在旁边,同时慢慢举起右手,凌空轻喝道“深蓝之刃!”
  刹那,以星辰为中心,整个空间不可思议的释放出一股可怕的让人无法置信的深蓝风暴。
  漫天凭空出现的蓝色点滴般的水珠渐渐幻化成无数的利刃般的光点,水珠般的随着渐渐扩散的涟漪随着空间的旋律撒遍整个天空。
  数不尽的光点化作无数的利刃,仅仅在瞬间就将已经迎面扑来的绿色的光芒分解成无数的随片,卡达尔的全力一击,就在这瞬间被无数的气浪散的干干净净。
  数不清的光点再次凝聚成无数的刀刃般的碎片,托出了一道长长的尾巴,在稍远的地方看上去就像一条流星般向高空冲去,场面异常壮观。
  “这。。。这不可能!”卡达尔不可置信的颤抖的摇头喃喃道“这。。。这绝对不是真的!怎么可能有人。。。在战斗中‘光质爆走’,竟然还能在瞬间突破生命极限!这。。。绝对不是真的,不!!!!!!!!”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虚拟空间颤抖了起来,无数的能量团从中间爆发出来,光强的另人征不开眼睛。
  漫天的淡蓝色花雨仿佛蒙蒙雾雨般化成万千碎片,也许有卡达尔的血肉,也有这个空间即将断裂的痕迹。
  空间渐渐颤抖起来,仿佛在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可怕爆破般,星辰毫不忧郁的搂着少女的细腰,纵身越上高空,准备冲过空间爆破返回正常空间。
  忽然间,星辰发觉白衣少女脸色变的很白很白,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好像很痛苦似的。星辰心神一紧,才发现,原来这个少女原本就身患恶疾,难怪她面对死亡会那么毫无畏惧,那么坦然自得的样子。
  星辰与白衣少女穿越了一个又一个空间,处在面临降落的地域,少女却不能自已的全身颤抖着,看情况,那样的痛苦一点也不比星辰先前所受到的苦差多少。星辰没有时间庆幸自己刚刚成功突破生命极限的境界,因为即将到来的另外一个灾难却让他头大如斗。
  虽然“深蓝笔录”中有提到怎样制造出虚拟空间,但却没有提到怎样出去啊!
  其实世界完全是一个充满了神秘变异的魔法世界。光质就是魔法能量介质,所有的能量只有通过光质才能够发挥出来,也就是说光质越多,所能够运用的能量就越多。
  当蔓延的烟雾散去的时候,星辰已经感到靠在自己身上的白衣女孩越来越虚弱,呼吸越来越缓慢,新陈代谢也越来越无力,生命危在旦夕。
  星辰没有多加忧郁,便将光质能量一股脑的输如女孩的背心中,意图延缓女孩的伤势。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光质能量并不同于武侠小说中的功力真气,他们的功用是不一样的。
  光质能量可以说是空间能量,而真气的自身能够随时运行的能量,两者的本质是不同的。
  星辰的身体就像一个瓶子,本身没有光质,只是能够聚集和控制那么多的光质能量而已。而小说中的真气是本身存在与体内,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使用的。
  “你怎么了?”星辰把她从身上轻扶了起来关心的问道。
  “没。。。。。。没。。。。。。”她似乎很痛苦的从喉咙中挤出了这样几个字来。
  “还能坚持的下去嘛?”星辰握紧她冰凉的手掌,扶住她的腰轻声问道。
  “放心吧。。。。。。”女孩惨白的脸上渗下不少的汗水,让星辰看了心疼不已,好歹他们也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所以感情自然也是不一样。
  星辰发现体内涌动的能量和光质似乎越来越多,兴奋和愉悦的心情一次又一次攀上了他的心头。忽然间,他明白到为什么灵王能够拥有那么强大的光质和力量了。原来每一次对于生命的顿悟,对于宇宙能量的体会在人的心灵得到升华时,光质和能量就会随之增加,灵王走过的漫长岁月中相信比自己现在要来的精彩的多,所以他的光质自然是要比自己多的多。
  星辰的心变的无比的兴奋,不知道为什么,星辰忽然期待起下次战斗的来,或许对于他来说,智慧和光质的成长都源自与战斗。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星辰忽然想起来问道,总不能大家都能为对方牺牲,可是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吧。
  “我叫。。。。。。”她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我叫林雨璇。”
  “是你?”星辰吃了一惊,没想到竟然有机会见到自己最敬佩的作者,而且还是这么美丽的女子。“你就是天空之城的作者林雨璇吗?”
  雨璇似乎害羞的点了点头,道“只是我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蓝星战士,竟然也是我的歌迷呢。”
  “呵呵。。。。。。”星辰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后脑。
  “只是。。。。。。”雨璇忽然有些失望的望了望这里雪白的天空,叹道“天空之城。。。可能没办法再有续了。”
  星辰一楞,回忆起苏羽说过的话,“难道。。。苏羽说的是真的。。。你要打算转学到省城一中去吗?”
  雨璇略有所思的望了星辰一眼,仿佛害羞似的说道“你。。。你会去吗?”
  “一定,我一定会上省中的!”星辰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很是兴奋的信誓旦旦道。
  “只是。。。恐怕我们也没多少相聚的日子。。。”璇儿望着这片雪白而悠扬的天空唉声叹道。
  “不说那些了,你的身体感觉好些了吗?”虽然她没说,但以星辰却已经知道她是在为自己的病情而忧心,星辰轻轻握住她的掌心,后把光质转化成能量来帮助温暖她的身体。
  “好暖和,我好多了。”雨璇望了望星辰的眸子感激的笑道。
  “刚才真危险,差点大家都没命。”星辰低着头傻笑道,“还有。。。你。。。为什么会。。。为了我而奋不顾身呢?”
  “你刚才真厉害呢。对了,你那些神气的武器是哪来的,还有你为什么能飞呢,是装了微型喷气式飞机么?”雨璇忽然转移开了话题,仔细的打量着星辰问道。
  “什么喷气式飞机?那些全是用能量施展出来的特殊技。”星辰笑着回答她,心下暗道这女的想象力可真够丰富的,如果静儿知道了一定笑死不可。
  “能量。。。。。。特殊技?”她不可置信的问道。“那,那也就是说你是靠自身的能力,飞天的吗?”
  “扼,也可以这么说吧。”星辰耸耸肩笑道。
  “对了,这里是哪里啊?”雨璇忽然好奇的望着近乎一切都是虚无的空间说道。
  “这里是我用光质能量制造出来的虚拟空间,可是。。。我能进的来却不知道怎样出去。。。”星辰苦笑着说道“所以只好等上一个多小时,让这些能量在空间中散去,那样我们就能回到正常空间了。”
  “你真的太神秘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男孩子呢。”雨璇好奇的望着星辰说道“而且你所说的,即使是科幻小说里,也从来没有人提到过呢。”
  “人类对于宇宙的认识,实在是太粗浅了。”星辰幽幽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宇宙之大,无奇不有,人类所无法认知的东西,多的让人无法想象,我的遭遇,还不及打千世界的万一吧,但人活在世界上,只要够充实,够精彩就行,追求那些所谓的功、名、利、录,又有什么用处呢?”
  雨璇呆呆的望着星辰,他忽然发现,越来越看不懂眼前的男孩子了。世俗之人都会为所谓的名利劳心劳肺,甚至牺牲自己的一切,可是对于他来说,好像这些根本不存在一般。
  星辰苦笑着摇头道“你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真谛,如果你知道了的话,那么你对一切也都会失去兴趣,一心一意的去修行这个世界最高层次的感知与力量。”
  “照你所说,那么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有什么奇妙的地方呢?”
  “宇宙之大,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楚的。”星辰叹道“但对于生命的认识,我只能对你说,每个人都拥有永世不灭的灵魂,只要不受到超越太多等级的修行者的追杀与毁灭,即使你这世因为失去了肉体而转生,那么来世你依然还是能够残留在这个世界上的。”
  “世界上真有鬼神之说?”雨璇不可置信的望着星辰问道。
  星辰呵呵的笑道“所谓的鬼魂,只是世俗的说法。”
  所谓的鬼魂,不过是那些拥有超强的精神能量或者死前因为某些执念而无法安心的生命,虽然他们失去了肉体,可是却以强大的精神能量将精神意识体在空间之中继续残留下来。
  而你们所说的神仙,只是那些懂的利用本身天赋的精神能量,加上适当的修行之法,修为大成之时,就能脱离正常生命体的界限,从而进入生命极限永世长存的境界,这就是所谓的修仙。
  但星际之中可不是这么说的,他们称这些修仙的人为特殊技能修行者,而提地球上那些所谓的神仙,在星际之中可是大有人在,难道人们常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呢。
  雨璇听到这里,大致已经明白到星辰的能力是怎样得来的,虽然还有许多疑问,但这些或许关系到一些私人秘密,所以也就没有多问下去了。
  就在这是,原本已经静止下来的“光质爆走”的伤势竟然再次发作起来,星辰的额头竟然凭空出现了许多淡蓝色的条纹。隐藏着的神秘能量忽然冲了出来占据了星辰的身体,同时天空亦开始变色,看来空间马上就要失去能量的支撑而崩溃,星辰慢慢的感到自己支持不下去了,宛如死亡前一刻的宁静充斥着心灵,感觉很奇怪,依稀还能听见雨璇扶着自己身子时惊慌的叫声。
  仿佛天堂之门在眼前打开,星辰将右脚缓缓踏进那道神秘的空间,同时忧郁着,左脚该不该也伸进去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