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生命极限的变化

更新时间:2016-10-17 17:26:33 作者:笛亚斯 字数:9016

天空大地凝结成不可思议的光辉淡淡的撒在星辰的身上,仿佛一切皆已经离他远去,使星辰有一种超脱尘世的感觉。

  在星辰昏迷的时候,通向遥远的空间之门不可思议的向他敞开,如果星辰能注意点的话,他的精神能量就可以一日千万里,直接从生命极限进入终圣位的境界,但原本已经踏进去的右脚,他竟然以自己的尘世中还有留恋为理由,硬是逼自己退出了门外。

  由于雨璇的关系,星辰利用自身对于天地的领悟,成功的升级到生命极限的境界,这在星际修行中可以说是异常另类的,可以说是几乎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而且事情还是发生在星辰“光质爆走”之后,无怪卡达尔会抱恨身亡。

  其实星辰体内所谓的星际联盟制造出来的“依波拉”感染体,就是当年魔劫在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刻,将自己的血液凝结成基因蓝图,释放到空间之中,当年的他便已经达到了第五级生命形态,等级1600级,能量等级是神位。

  而根据他的血液所制造出来的神秘的基因蓝图,便是一种能够不断自我进化的感染体,也就是说,星辰感染了这种感染体之后,感染体的能量就会让星辰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化到神位的境界。

  而星辰在经历了生死之斗之后,成功靠自己的力量领悟了生命极限,同时亦触动了“依波拉”感染体的力量,使的星辰的意识海中出现了基因殿堂的大门,而星辰如果越过了那道大门,所有的一切就不一样了,或许他也不会因此而失去自己最宝贵,最需要珍惜的人。

  也许是他体内潜藏着的“依波拉”感染体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爆发出的能量,才使得星辰逃过一劫。但这股能量却不是星辰目前的身体能够负荷的了的,同时深蓝之源的能量似乎已经在星辰体内运行到了顶峰,而遇到了瓶径,所以星辰的身体必须经过一次次大大小小的改造,而“依波拉”感染体自然的承担了改造他身体的义务,同时让他向生命最高层次不断进化着。

  虽然星辰没有选择以最快的速度进化成拥有星际间无人能敌的力量,但“依波拉”感染体却并没有放弃对星辰的改造,或许这一切都是天意,都是注定要发生的事吧。

  若干年后,星辰回想起来,不禁叹道“直到那时,我才明白。所谓的历史,不过是老天安排出来的,同时也是任何生命、甚至任何拥有超越一切力量的只要是有思想的生命体所不能够主宰的。没有人可以主宰未来,就像没有人可以改变未来一样,因为从头到尾,一切就已经注定了。”

  星辰在不知不觉间,随着体内不可思议的感知,从而进入了任何生命体也无法以正常形态到达的生命终极区域——DNA中。

  没有人知道“依波拉”神奇的力量源自哪里,也没有人会去追索,就连星际联盟那些制造出感染体的家伙也不知道,他们也不过是按照设计图设计出来的。

  但根据现在的情形来看,“依波拉”感染体在星辰体内将他带进了最强大的能量领域,随着时间的推移,感染体的进化,以及星辰能量级数的飞跃,一切都注定着星辰的未来以及那场宿命之战。

  魔劫早已经算准了原因,只要星辰的能量上升到了超越神位的境界,整个宇宙以及太极封印就会失去平衡,而那时,魔劫就可以从失去平衡的太极封印中寻找出漏洞,同时重现星际,实现他颠覆三维的野心。

  基因链犹如长龙一般在星辰体内的细胞中不断环绕着,每一个细小的变化都尽收他的眼底,星辰有幸成为第一个能够眼看亲眼目睹自己的DNA进化的生命。

  细胞中的DNA已经一节一节仿佛碎裂般脱环开来,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纵然星辰的脑中沉积了深蓝之境亿万年的历史,但对于这种现象,星辰也只能够感叹作为生命的神奇。

  如果有某个基因学家目睹了这一切,一定会气的晕过去。DNA的太链和多酞还有腺嘌呤和茑嘌呤完全按照人类所未知的方向不断的结合再生着,同时,星辰感到自己的身体产生了许多的废物,但都不知道排到哪去了,此刻的他与外界已经断绝了一切的联系,仿佛灵魂出壳般以不可思议的情态存在着。

  双螺旋结构的DNA链渐渐的停止了旋转,同时渐渐向星辰呈现出一幅不可思议的图象。

  在星辰面前所展现的人类最原始的生命蓝图,它正向他展示着人类由始以来最大的奥秘,人类的本源。不论是地球人还有哥亚达,甚至整个宇宙的生命都是一样有着相同的由来。这是三维空间所无法人证的事实,是一切一切的本源,甚至可以说是——人类的老祖宗。

  眼前的一切已经完全打破了人类到目前为止建立起来的一切思绪,可以说事实已经重归混沌,一切还原到创始之初。

  星辰猛的回忆起中国古代的女娲造人,古希腊等等的神话故事,以及深蓝之境流传下来的传说,不就是要说明一个道理吗?

  生命由无到有,由由有到无,这一切,要向我们说明什么呢?

  星辰的思绪正要继续深入下去,所在的基因链竟然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发生了剧烈的震动,整个DNA的酞链分裂开来。同时,一个无底洞的缝隙将星辰吸了进去。。。。。。

  星辰仿佛异常痛苦般的挣扎着睁开了眸子,同时一道刺眼的光芒渐渐射进星辰的眼眶中,星辰神经反射的用手腕遮住了眼睛。

  “星辰,星辰,你好点了没有?”才睁开迷糊的双眼,却见静儿握着星辰的手关心的问道。

  “恩。”星辰点了点头,终于回过神来说道。“我昏迷了多久了呢?”

  “你昏迷了都快一个礼拜了!”静儿望着星辰焦急的说道,星辰望见静儿的眸子中竟然闪过一丝憔悴,仿佛是一种无力感。星辰忽然感到,静儿其实是很关心自己的。

  “你小子怎么大白天的昏倒在外面?”第二个凑过来的是苏羽,他伸出手掌摸了摸下星辰的额头说道。“本来我们想把你送医院去,可是伯父竟然阻止了,还有你可要好好感谢美静噢,她可是近乎不眠不休的照顾了你七天七夜!”

  “静。。。。。。”星辰诧异的转过身来,凝神望着静儿憔悴无比的眸子,叹道“你很累了吧,快点回去休息一下吧。”

  “我不要紧的。”静儿勉强的对星辰笑了笑,说道“你感觉怎么样,身上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星辰略有顾忌的望了苏羽一眼,说道“没什么大碍了,可能是太累了,需要休息吧。”

  “你小子,不声不响一躺就是七天,而且还流了那么多比臭水沟还臭的玩意。。。。。。”苏羽指着星辰躺着的床单基泠泠的笑道。“不过你真的没事吗?为什么你无缘无故的昏迷了这么久呢?”

  “苏羽,你出去一下,我有话要跟。。美静说。”星辰迟疑了一会,对苏羽说道。

  “OK,OK,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谈情拉!”苏羽嘿嘿一笑着,就准备离开星辰的房间,回头却碰见莲清端了碗鸡汤过来说道“星辰,你刚醒来,伯父说你身体虚,他特意熬了碗鸡汤让你补补呢。”

  “谢谢你莲清。”星辰感激的望了莲清一眼笑道。

  “放桌上吧。。。”苏羽说着硬是将莲清拉出门外,轻声道“美静为了星辰,大概都好几天没合眼了,你就让他们聚聚,快点劝她回去休息吧,要不然恐怕星辰醒来,美静就要倒下拉!”

  “星辰,最近非典蔓延,你可要小心啊。”被苏羽拉出门外的莲清还不忘叮嘱了一句。

  “老实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一点光质能量也没有了,而且你的身体还受了那么重的伤!”待众人刚走,静儿的眸子竟然情不自禁的流下了两行清泪唉声道。

  “可能是我的修行不得当吧,在跟卡达尔战斗的时候,体内忽然发生了‘光质爆走’,看来我没死,已经是庆幸非常了。”星辰苦笑着说道。“不过总算运气不错,让我除掉了卡达尔这个家伙。”

  “你。。。。。。你。。。”静儿真不知道跟星辰说些什么,眸子中已经仿佛溪流般不断涌出泪花。“你可知道,‘光质爆走’会给你带来多大的伤害!你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再修行特殊技能的了!”

  “反正。。。我从来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地球人而已。”星辰强颜对着静儿笑道。“我不值得你这么关心,而且。。。我也已经找到了,我发誓要守护一生的女孩。”

  “是她吗?”静儿呆呆的说道。

  “恩”星辰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和她,有种无声的默契,这场战斗,如果不是她提醒我,而让我能够。。。。。。让我能够释放体内所有的力量,或许,现在我根本就没机会在这里见到你。”

  “你为什么这么傻呢!”静儿轻叹道,现在的她已经完全失去了星辰初见到她时候的调皮和刁钻,仿佛被愁云淹没了一般。“要知道,卡达尔是魔宇联盟八大魔将之一,就是姐姐出手恐怕也不见得能赢他,而且。。。你在‘光质爆走’的情况下,竟然还透支体内最后的光质能量来施展特殊技,一旦出现了差错,你就会当场化成劫灰,你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吗?”

  “我当时可没想这么多。”星辰苦笑着说道。“而且,在那种关头,她竟然能够为了我而奋不顾身,甚至牺牲自己的一切。。。。。。”

  静儿幽幽一叹,望着星辰,柔情的说道“我也可以。。。。。。我也可以为你而牺牲一切,我甚至可以为你牺牲我的生命。”

  “静儿,别傻了。”星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原本,我以为我喜欢上你了,可是。。。可是见到了雨璇,我才知道。。。自己错的多么离谱。。。。。。我对你,只不过像是哥哥对待妹妹一样。”

  “她。。。她就是林雨璇?”静儿诧异了片刻,随即苦笑道。“我明白了。。。看来。。。我是真的输给她了。”

  “虽然我们见面才两次,但。。。仿佛在更久的时空中,我们就已经相互认识并接受了对方,而且。。。这一切,都是命运在暗暗操纵着吧。”星辰感叹着自己与林雨璇经历过的那段让人无法忘怀的时刻,以及那为了对方而舍弃一切的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值得回味。

  “好,好!”静儿的眸子猛的圆睁起来,怒喝道“那我倒想看看,你们还能相处多少时间!”

  星辰微笑着摇了摇头,叹道“其实,我已经知道她是个身患绝症的女孩了。所以,在剩下的时间里,我更要尽我一切的力量去挽救她的生命,即使无能为力,我也绝对不能让她带着抱憾而离开尘世。”

  静儿不可置信的望着星辰,这还是当初自己在美国特洛格峡谷见到的他吗?为什么,只不过过了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会变化这么大?

  “你。。。对她的爱,竟然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吗?”静儿低声颤抖着说道。

  星辰默默的点了点头。“为了她,就算要我失去一切,我去无怨无悔。”

  静儿仿佛木头人般,眸子亦失去了夕日的光芒,渐渐空洞下去的瞳孔仿佛看透了世间的一切般凄凉。

  “静儿。”星辰轻挽住静儿的胳膊,轻叹道“现在的我,已经失去了灵王当初传输给我的光质能量,可以说已经都随着‘光质爆走’而消失了,所以。。。。。。我又重新变成了那个平凡的地球少年,你也不用为我而呆在地球上。”

  静儿冷冷一笑,甩开了星辰的手,哼声道“我会如你所愿的!我明天就走,我不会破坏你和她的好事的,我祝你们。。。白头偕老!”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喊出来的。

  星辰苦笑的摇了摇头,“静儿,希望将来,你能有一个比我更好的归宿吧。”

  静儿再次哼了一声,夺门而出,仿佛不屑再回头看星辰一眼似的,但。。。谁有知道她心中的伤痛。。。自己不眠不休的照顾了他七天七夜,他醒来竟然对自己说出那样绝情的话!而且你喜欢的人,她有来照顾过你吗?

  她有在你床边坐过一秒钟吗?这七天来,是谁在你身边为你焦急如焚,是谁为你端水擦汗。。。。。。静儿想到这里,更是一阵委屈。

  星辰如果知道静儿为了他从一个千金小姐而变成这样的“仆人”的话,或许那些话就说不出口了,要是让静雅他们知道的话,那更是惊叹星辰的本事。

  星辰运起内视之术观察了一下体内的能量,不禁大吃一惊,事实真如静儿所说,体内的光质能量竟然淡然无存。星辰心下一凉,如果自己真的因为“光质爆走”而失去了光质能量,可是为什么自己还能进入生命极限的境界呢?而且自己还施展出“深蓝之刃”这种威力强大的攻击性技能。

  星辰忧心之下,决定一试体内的情况,默默的闭上眼睛,同时运行“深蓝心诀”,刹那,由星辰的眉心到胸口,紧接着是全身的血脉,竟然缓缓的渗透出一股股充沛非常的光质能量凝聚起来。

  同时,整个空间荡漾起一层强大的能量涟漪。

  这一发现,让星辰欣喜若狂,同时猛的中断能量,静儿还在附近,要是让她感应到而回头杀过来的话,那么自己可不好解释了,自己就是为了躲避静儿以及她所说的星际联盟的追踪和守护才编造这个谎言让静儿相信自己因为修行不当而“光质爆走”丧失了所有的光质能量,变成了寻常人。

  而谎言编的也挺恰当,在自己拼尽全力的一击下,卡达尔也被自己打成重伤而逃。如果说被自己打死,那她肯定是不会相信的了。

  经过这次战斗,星辰明白到一个修行精神力的好办法,那就是冥想以及感受生命的真谛。

  这次能够在战斗中突破生命极限,全部归功与雨璇提醒自己音乐的真谛,而让自己的心灵豁然开朗,同时精神力亦有了极大的飞跃。

  现在的星辰,168级的能量等级已经上升到第十二级,也已经进入到生命极限的正轨中了。虽然距离生命颠峰的第二十八级还有一定距离,不过星辰相信自己只要努力加把劲,就一定能够突破上去。

  光阶能量已经上升到第六阶,这让星辰感到很是不可思议,因为星辰的能量等级才到第十二级,按道理最多只到光阶三层才多,可是为了自己的光质能量竟然多了一倍呢?

  至于生命形态,也由原先的一百二十级上升到二百四十级,生命形态等级上升了一倍左右,这让星辰更是不解,按道理,根据“深蓝笔录”中所记载,生命形态的修行可是比能量等级的修行要辛苦万分的。星辰并不知道,他的生命形态能够升级这么快,全部都归功于魔劫的“依波拉”感染体。

  战斗力飞跃更是恐怖,也许是从综合实力来看,以及星辰所练成的“深蓝之刃”、“深蓝之翼”、以及众多零碎的攻击以及防守技能,原本快上万的战斗力,经过这次的战斗之后,竟然上升到了二十二万,也就是说,虽然星辰只有生命极限的境界,却拥有超越生命极限,也就是说已经达到生命颠峰的战斗力。

  精神能量也由原来的第四级上升到了与生命极限相匹配的第十二级,这让星辰放松了不少,至少短期内,即使光质能量再有所增长的话,也不会引起“光质爆走”的了。

  至于生命值也由原来的3000点上升到5500点,进度之快实在让人不可置信。如果再这样进展下去,自己的生命值用不了多久就会上升到传说中的圣位境界。

  根据这些数据,星辰总结出自己的综合实力,已经达到10000,不多不少,刚好是生命极限的状态。

  同时,深蓝之源的光芒越来越暗淡,看来能量已经差不多都转移到自己体内了。星辰不禁很纳闷,如果母亲说深蓝之源内聚集了历代境主的精神力和能量,那么这里面应该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啊,为什么也会有耗尽的一刻呢?

  星辰拿出蓝色的光球轻轻的把玩着,月光下的深蓝之源似乎在向他叙述着深蓝之境亿万年来所发生的一切悲欢离合。忽然,一道蓝光由深蓝之源中射向明月。

  同时,深蓝之源再次爆裂开来。

  望着手上变的更小的深蓝之源,星辰不禁纳闷,深蓝之源越来越小,先前大概半径有9厘米,经过第一次裂变后只剩下4。5厘米,而这次变的更小,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其实星辰不知道,由于自己奇特的体质,加上依波拉感染体对他身体的基因突变和改造,使得他能够承受深蓝之源的精神能量侵袭。而且他体内本来就流着眠月深蓝的血液,所以深蓝之力对他的排斥自然是少了一分。

  星辰没头没脑的把所有闯进他体内的能量和精神力全部吸收下来,导致他体内藏了深蓝之境所有境主遗留下来的能量和智慧,这些能量一旦通过光质爆发出来,那可是很可怕的。但这些能量却全部仿佛石沉大海般消失在星辰的身上,渐渐形成星辰的潜力,同时也为星辰未来的“浪费能量”打下坚实的基础!

  正在星辰准备继续修行深蓝心诀的时候,空间竟然不可思议的荡漾起一层层令星辰熟悉不已的涟漪。

  “是雨璇!”星辰兴奋的惊呼一声,同时飞身下床以惊人的速度冲洗了一遍,同时向窗外纵去。

  星辰已经跟了雨璇东奔西跑了半个多小时,真不知道她得得什么绝症,怎么体力用不完似的。

  今晚的她显得更加纯洁,全身上下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帽子,白色的发结,白色的上衣,白色的便裤,看的出来她是个很喜欢白色的女孩。

  雨璇绕着亚里克拉广场中心的喷泉转了几个圈子,略有所思的望着天空的明月,喃喃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星辰仿佛踏在刀山上似的,“举步为坚”的走到了雨璇的身边。

  雨璇似乎有所感应,缓缓的抬起头来,望向星辰按皎洁如明月的眸子,微笑道“你终于,来了。”

  星辰微微一楞,“你知道我来了?”

  雨璇没有说话,慢慢站起身来,神秘的对星辰笑了笑,说道“我知道,等你伤好之后,一定会来找我的。”

  “那。。。你等了我很久吗?”星辰诧异的问道。

  “你不是也跟了我很久吗?”雨璇忽然转过身来,呵呵笑道。“不过我等的不算久,不过是七夜罢了,比起你的美静,我可是自叹不如。”

  星辰微微一楞,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从你昏迷开始,我都一直让人注意你的周围,发现自己七天前美静进到你家之后,就都没有再出来,直到今天下午她才很伤心的从里面狂奔着夺门而出,所以我猜想,她在你家里不眠不休照顾了你七天夜”雨璇凝神说道。

  “呵呵。。。”星辰郁闷的笑道“你真会开玩笑,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七天七夜不睡觉嘛。”

  “或许别人不可能。”雨璇的眸子闪过一丝精光。“但我知道,与你关系那么密切的她,绝对不是一个平凡的女孩子。”

  星辰心下没来由一阵酸软,自己下午对静儿说了那么绝情的话,是否太过分,太没考虑她的心情了呢?

  “晚上有何打算呢?”星辰见雨璇凝视了自己片刻,自己却不知道该说写什么,不禁尴尬道。

  “喂,问女生有何打算,可是很失礼的噢。”雨璇矫捷的一笑,轻轻当着众人的面拉起星辰的说,轻声道“跟我来。”

  雨璇带着星辰来到了这个城市唯一一座能够让人欣赏风景的,同时也是整个省中最高的山峰。

  山脚下,雨璇的眸子没来由的闪过一丝哀伤,背对着星辰说道“忘记我吧。”

  星辰又是一楞,茫然道“你。。。你说什么?”

  “你是蓝星战士。”雨璇缓缓转过身来,幽幽叹道“不应该为了我这么一个身患绝症的少女,而忧心。同时,我更不值得你的惦念。”

  星辰心下一阵冰凉,难道。。。难道她根本,就不喜欢自己吗?从头到尾,只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

  “其实。。。”想到这里,星辰亦不打算隐瞒什么。“我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已经知道你身患绝症。”

  “什么?”雨璇一惊,她即使再怎么精明,亦想不到星辰是个汇聚了整个深蓝之境历任境主的智慧与力量的超能战士,当然,这些智慧亦包括医术。“那。。。那你那天,为什么要。。。为什么要奋不顾身的救我?”

  “在你的理念中,或许一般人是不会为了一个不可能存活在世界上时不久矣的人牺牲的,除非。。。这个人是对方的至爱。”星辰叹道。“可是,你要知道,虽然你得的是地球上的不治之症,但不代表宇宙中也无人能治啊,而且。。。不说别人,我就可以治你。”

  雨璇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轻叹道“我的病真的能治吗?”

  星辰微笑着点了点头,呵呵笑道“放心吧,只要我烈星辰这个蓝星战士还在,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当然更不会让你就这么白白的死去。”

  雨璇的身躯轻轻颤抖着,一面轻摇闺首道“我以为。。。你不知道我身患绝症,而且还。。。。。。为了不让你痛苦,所以我才。。。。。。”

  星辰轻轻将雨璇揽进自己的怀里,温柔的轻轻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了一吻,柔声道“放心吧,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雨璇仿佛羔羊般轻轻点了点头,幽声道“星辰,以后叫我璇儿吧,在家里。。。母亲都是这么叫我的。”

  星辰又是一楞,母亲。。。。。。想到这里,星辰思母之情油然而生,慢慢松开了搂在怀里的璇儿。

  “怎么了?”璇儿柔情的抬起头来,望向思母中的星辰问道。

  “我。。。我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所以。。。我很想念她。”星辰轻叹道“就算能让我拥有瞬间的母爱,我也能心满意足了。”

  “对不起噢。”璇儿轻声道歉道,“没想到勾起了你伤心的往事。”

  “呵呵,你还和我道什么歉呢。”星辰的心情被璇儿的笑缓解了不少,呵呵笑道“对了,我一直想问你个问题。。。蓝星战士,到底是什么吸引你的呢?如果。。。我是一个普通人,你也会喜欢上我吗?”

  璇儿微微一楞,没料到星辰会问这样的问题,不过她亦不打算隐瞒什么了,苦笑道“难道事到如今,你还不相信我吗?”

  星辰心下一慌,忙安慰道“怎么会。。。是我多嘴了。”

  璇儿扑次一笑道“那么紧张干嘛,如果你不问,我还看不出来,你以后会是个怕老婆的老公呢。”

  星辰老脸一红,道“璇儿,你可真爱捉弄人。”

  璇儿幽幽一叹道“其实。。。我找蓝星战士,是有原因的。”

  星辰仔细的思索了一会璇儿,说道“我在作为蓝星战士的时候,除了在众人面前展示出悬空术外,其他什么也没有施展出,难道说。。。你是想让我带你体验飞上天空的感觉吗?”

  璇儿诧异的望着星辰,不可置信道“哇,真看不出来呢,你竟然这么厉害,一猜就猜中了?”

  星辰呵呵笑道“没什么,这不过是别人的推理罢了。。。。。。”

  “别人的推理?”璇儿更加不解,那纯洁的表情任谁看了都会爱上她吧,难怪她能够成为轰动乐坛的青春玉女,不过让星辰很是不解的是,这么出名的女星,怎么没有狗崽队跟着报道丑闻呢?

  星辰暗道说漏了嘴,但又不好跟她说“自己的脑中沉积着历代深蓝之境境主的智慧。”吧。只好苦笑着摇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其实是这样的。”璇儿悠然的转过身去,轻叹道“自从天空之城被我谱写出来之后,我感到自己的创作便遇到了瓶径,所以一直在寻找新的灵感,而这个灵感正是天空。”

  星辰接着说道“因为你的身体很是虚弱,所以不适应长时间坐飞机,而且飞机也无法让你体验高空的感觉,而在这时我却出现了,所以。。。。。。”

  璇儿点了点头,道“所以,我希望你能用你的技能,带我体验一下,飞翔的感觉,好吗?”

  星辰呵呵笑道“璇儿的要求,星辰自当从命了。”

  璇儿轻笑道“搞什么嘛,为什么忽然学起古人的语气来了?”

  看情况今晚的却是天公做美,天气好的吓人,而且恰巧又是15,圆圆的明月印照着大地,在天空俯视,真有种啸傲苍生的感觉。

  或许是明月让璇儿想起了什么,竟然忧伤的叹了口气。

  “怎么了璇儿,哪里不舒服吗?”星辰关心的问道。

  “我是一个音乐狂。当我得知自己患上白血病的时候,我的世界变的很昏暗,整个天空都变成了灰色,妈妈不顾我的阻止,把我的所有作品都扔进了火堆,我哭了整整三天。”璇儿明亮的眸子渐渐湿润起来,同时,眼眶中的泪花缓缓溢出。“那是我三年来所有的作品,为什么老天要这样作弄我?”

  “放心吧,璇儿,这样的事情,星辰向你保证,以后绝不会再让它发生的!”星辰爱怜的将璇儿再次搂进了怀里,柔情道。

  “妈妈说,我的白血病完全是因为三年来太过劳累得来得,她硬是将我从乐坛上拉了下来,让我同整个音乐界告别。直到上个月,她把我安排进市一中,让我安心休息,但是我仍然瞒着她偷偷谱写了我人生得最后一曲,到现在为止,我所缺乏得就是天空给我得感觉。本来,我想乘飞机来感觉的,但是我明白我的身体已经无法同意了,而在我绝望的前刻我又遇见了你——蓝星战士烈星辰。”璇儿仿佛很是激动的说道“如果这是梦的话,我希望它永远也不要醒。”

  “这不是梦,璇儿。”星辰轻扶着璇儿仿佛丝绸般柔软的长发,幽声道“现在,就让星辰来实现璇儿你一直以来的梦想吧,准备好了吗?”

  “谢谢。”璇儿毫不忧郁的将自己的吻印到了星辰的脸颊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