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啪!啪!啪!

更新时间:2017-03-17 16:05:53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4007

穆琳琳突然听见一声暴躁的呵斥:“你是死人吗,表情不能再丰富些,眼泪呢?台词呢?!”

  穆琳琳被突出的暴喝声吓得身体一抖,扭头就看见烦躁的导演呵斥着一个演员,导演也正巧扭头就看见娇滴滴,眼中含泪光的穆琳琳在看着他。其实,这泪光导演完全会错意了,穆琳琳的泪光是因为看到李冉扭头看她而激动的。

  “你!过来,演一次我看看!,快,这是台词!”穆琳琳看导演指向自己,又看了看他旁边的李冉,只见李冉对着自己轻微的点头,穆琳琳内心澎湃不已,马上跑到导演那里拿走台词。

  过了一分钟,穆琳琳马上入戏了。

  “哈哈!原谅?!原谅?!你不配!你根本就不配!以后我们各走各的,互不相干!”撕心裂肺的喊声,决堤的泪水,坚决转身的态度,孤寂高傲的背影。穆琳琳将这一段表演的淋漓尽致。

  穆琳琳调皮喊到:“李冉姐姐,我表演的怎么样?”在场的人终于被这道声音从剧中拉回现实中。

  生活中就是这样,有才能的人才会被赏识。李冉对着穆琳琳微微一笑,走到她的身边拍拍穆琳琳肩膀,“你很棒!”

  “啊!是吗?谢谢李冉姐姐的夸奖,中午能请你吃饭?”穆琳琳希翼的问到。

  这种目光,实在不好拒绝,李冉正好下午也没有她的戏,就欣然的答应了。

  “你是哪来的,怎么没有看见过你,有没有兴趣做这个剧的女二号?”导演不希望失去这一才苗,就等到两人说完话才问到。

  穆琳琳没有想到导演会问她做不做女二号,当然希望了,这样可以出来玩,也不要炎熠每天管教她了,穆琳琳马上就答应,并且签订了合同。

  穆琳琳一上午都在看李冉拍戏,实在忍不住尿意,跑到卫生间,害怕李冉一会儿不和她吃饭,就想速战速决。

  穆琳琳从卫生间隔间出来就看见两个女人各自倚在卫生间门口。

  其中一个女人是早上被导演骂,抱着胳膊对着穆琳琳阴阳怪气说道:“呵,看你长着一副狐狸精媚样,把导演推上床了吧,看来功夫不错呀!”

  另一个女人也讽刺道:“那肯定比你强啊!”

  “哈!哈!哈!”两个女人尖酸、污秽的声音传入穆琳琳的耳中,穆琳琳三年里就被炎熠保护的很好,她也不记得十九岁之前发生的事情,毕竟是温室里的花朵,何时受过这种气,二话不说,狠狠踹向两个女人,一人一脚。

  两个女人没有想到这么柔弱的穆琳琳会先动手,谁会吃哑巴亏,立即反手抓住穆琳琳的头发,把穆琳琳拉向洗手池,其中一个用冷水管冲向穆琳琳的头,另一个则是踹穆琳琳的小腿和肚子,穆琳琳毕竟娇小柔弱,被炎熠保护的很好,就算打炎熠也只是炎熠让着她,让她挠几下,毕竟穆琳琳的力量摆在那里。

  哐,哐,两声倒地的声音,穆琳琳感到自己的头皮轻了一点,扭头就看到李冉收腿的动作,那两个女人呲牙咧嘴倒在地上。李冉原本是拍完戏上个厕所,没有想到正好看到穆琳琳被人欺负。

  穆琳琳跑过去能坐在其中一个女人身上,发了狠拿拳头砸向她的头,另一个女人也会跆拳道,出来混,总是要有点保身的能耐,就和李冉打起来了,两人不分上下。

  可怜的穆琳琳刚占上风,就被人压反在身下,脸被打的青肿。

  碰!伴随着一声女高音"啊!"

  一个摔向墙壁的声音。穆琳琳被一个人捞在怀里,穆琳琳一抬头就看见炎熠紧张凌乱的表情。

  哇!一声大哭,猛的往炎熠怀里钻。呜呜呜,痛苦的哭声就这样响彻整个洗手间。

  跟着追来的殷离看到这样的场景,心理咯噔一下,不由紧张和忐忑,这可是大哥的宝贝疙瘩,没有保护好,啊!啊!啊!怎么会这样,怎么办!

  炎熠中午从医院回来直接赶往殷离那里接穆琳琳,没有想到殷离找不到人,查到监控,看到穆琳琳正被人打,殷离只感觉到有一股猛风从身边穿过。

  炎熠直接抱着穆琳琳回到幽离别墅,穆琳琳疼的嗷嗷叫,可心疼死了熠大总裁,这么宝贝的疙瘩,自己舍不得打也舍不得骂,竟然有人敢动手,心里怒不可遏。

  但还是手轻轻的拍着穆琳琳的肩膀,“乖,琳琳,不哭,哭了不好看。”炎熠轻生哄道。

  “琳琳,宝贝,乖,抬起头来,我看看哪里受伤了,我给你上药,呼呼就不疼了。”熠大总裁耐心哄道。

  穆琳琳慢慢的抬起头,炎熠就看到一张变了型的脸,鼻青脸肿的包子脸,熊猫眼,顿时,火气上来,胸膛起伏不定。

  小心翼翼的给穆琳琳上脸上的药。

  “宝贝,不准哭,药会不管用,还会疼的。”炎熠嘱咐着。

  经过泪水洗涤的双眸,穆琳琳呆呆的看着他,只回复了个单音节的嗯。

  炎熠上完穆琳琳脸上的药,去脱穆琳琳身上的衣服,却被穆琳琳一把抓住,气极含泪喊到:“你要干嘛!”

  “宝贝,我看看身上有伤到哪里吗?”熠大总裁耐心解释道。

  “我不要!”穆琳琳坚决否定。

  “快点!”炎熠炎熠催促道。就直接动手解她的衣服,担心这小女人伤的程度。

  穆琳琳直接趴在床上哭了,炎熠没有理她,自顾检查伤势,看到腰上的青紫,鹰眸蹦射出寒光。

  炎熠抹完药替她穿好衣服,小女人还在哭,不由的心乱,想马上杀了那两个女人,当然,提前要好好的善待一下她们。

  “琳琳,哭什么?”炎熠极少数的温柔今天全部用在了穆琳琳身上。

  “呜呜呜~”

  回应他的只有哭声。

  炎熠一把抱起穆琳琳,“不许哭!”厉声喝到。

  “哇~哇~哇~”哭声一声赛过一声。

  “好了,好了,不哭,怎么了,才抹的药不管用了,告诉我,嗯?”炎熠耐心哄道,手还在不停的擦穆琳琳脸上的泪水。

  “呜~你脱我衣服,在我不情愿的时候,你总是这样,老是不顾及我的意愿,完全跟着你自己的感觉走!”穆琳琳呜咽的抱怨着,委屈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炎熠心里想到,就为了这点小事哭成这样?!

  穆琳琳有身体缺陷,一哭至少就要半个小时,一天哭2次或者多次,头就会疼。

  “好好好!下次不这样了好不好,按着琳琳意愿走。”炎熠想着这小女人也搞不出什么名堂来,索性随她,只要她开心就好。

  穆琳琳趁热打铁,我明天要去殷离哥哥那里去。

  “好,我陪你去。”炎熠亲了下穆琳琳的额头答应下。

  穆琳琳知道不能得寸进尺,也就没有提什么要求。

  炎熠又为穆琳琳擦了一遍药,全部都是本部研发的上等好药,一晚上就可以消肿。

  我去楼下让银妈熬点粥,乖乖的,先睡一觉,我陪着。

  穆琳琳也是由中午的事情感到害怕,就乖乖的听炎熠的话,闭上眼睛一会就睡着了,

  炎熠走到楼下,嘱咐银妈煮粥熬汤。

  “风!”冷清低沉的声音响起

  一道黑影闪现在炎熠身前。

  “主人,两个女人在地下室。”毫无波澜的陈述。

  “以后在琳琳身边”炎熠简单的说道。

  “是!”铿锵有力的回答。

  风是日夜保护在炎熠身边,神出鬼没,除了炎熠,没有人看见过他。

  炎熠直接走到后院的地下室,鹰眸阴鸷的盯着两个挂在十字架,鲜血染红整张脸的女人。

  “慢慢折磨,不许死!”阴气的命令着手下。

  “是!”沉稳而又严肃的回答。

  炎熠不喜欢身上有血腥味,害怕穆琳琳闻出,没有多呆直接走出去了。

  炎熠进入客房随意冲洗个澡。看到穆琳琳还在睡,就轻轻的把她摇醒。

  “琳琳,吃完饭,再睡!”穆琳琳迷糊着听到炎熠的声音。

  只是想多睡会,不想让他烦自己,就答应了,炎熠看到这状况,穿上家居服,去楼下端饭,因为有关穆琳琳的一切,他都喜欢亲力亲为。

  炎熠走进房里看到穆琳琳还在睡,摇了摇她的身子,来吃饭了。

  穆琳琳只是张着嘴,显而易见,你喂我吃,我还要睡。

  熠大总裁喂一口,穆琳琳就吃一口,一碗下去,穆琳琳直接歪头就睡。炎熠无可奈何,擦擦她的嘴角,把碗放到楼下,走向卧室,揽着穆琳琳的腰,一如往常的霸道,迫使女孩的脸颊贴向自己的胸膛。

  晚上七点,穆琳琳幽幽转醒,揉了揉眸子,没有看到炎熠,就起身光脚走向浴室,照照镜子,左看看又看看,脸基本好多了,能看了。洗了洗把脸,就要下楼找吃的。

  穆琳琳才下楼就听到,“哥,原谅我这一次吧,下次再也不敢了,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嫂子,把她当作和你一样对待,我不要去L国,哥...”殷离恳求急切的声音。

  “我的女人用你来照顾?”清冷的声音说道。

  穆琳琳就感到奇怪了,问道:“咦,为什么要殷离哥哥去L国,那里没有美女,有疾病的,有霍乱的地方,会害了殷离哥哥的,况且,明天我还要去他那里。”

  炎熠回头往楼梯上看就看到穆琳琳光着脚,三两步走到穆琳琳身边,直接拦腰抱起。

  啪!啪!!两声!!

  “又光脚,不穿鞋!”炎熠严肃的说教。

  穆琳琳的脸顿时红透了个天,挣扎着从炎熠身上爬起。

  “你怎么可以这样,离哥哥正在看。呜~我讨厌你!”穆琳琳羞愤的对炎熠低喊。

  炎熠直接冷眼直射殷离。

  “哥...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殷离说道,不走的话,不就是简单的去L国了。

  一个女仆拿着拖鞋走到穆琳琳身边。

  “小姐,您的拖鞋。”女仆低声说着。因为这啪啪的一幕不知道一天上演几遍,基本都是在穆琳琳睡醒之后。

  炎熠直接拿过拖鞋,弯腰穿在穆琳琳的小脚上。

  “有地毯,也要想到穿鞋,下次不是打你屁股这么简单了。”炎熠严声说道。

  穆琳琳努了个嘴,“嗯,知道了。”无趣的回答。

  炎熠直接捕捉那诱人的唇,久久不舍的分离。

  这小妖精无时无刻都在勾人。

  “银妈,我饿了!”穆琳琳拖拉着跑进餐厅。

  “小姐,您先在外面等下,马上就好。”银妈恭敬的说着。

  炎熠从后面直接横腰抱起穆琳琳往餐桌椅子那里走。把她放在结实修长的腿上,手臂桎梏着她的软腰。眼睛炙热的看着穆琳琳。

  穆琳琳被他的眼神看的有点慎,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炎熠把咽口水的动作误会了,以为穆琳琳被他的美色诱惑到,口舌变得干燥,桎梏的臂不由收紧,猛的把穆琳琳抱起,就往楼上走。

  快步走到三楼主卧,像一匹饿狼,直接把穆琳琳压在门板上,迫使她窝在自己的怀里,炙热的薄唇狠狠的吮吸着穆琳琳的樱唇,撕咬着……

  “唔...”穆琳琳只是轻轻的发出一个单音节,炎熠就像被点着火一样。

  炎熠通红着脸,笑着看她,不由使穆琳琳双眼看的有些迷离。他笑着真好看。不由得冒出一句:“你笑的好好看。”

  炎熠不由一愣,更用力的把穆琳琳往怀里一拉。

  一切仿佛都很顺利,只是,在最关键时刻,突然掉链子了,因为他想起上午医生说:“节扎手术虽然去掉,但是一个星期不可以同房。”

  憋红的脸蛋溢出的汗滴答在穆琳琳脸上,穆琳琳呆呆的看着炎熠,怎么不动了?

  “你,,不行了?”弱弱的问道。

  “.......”

  “要你平时节制,我说了,铁杵也能磨成针!”穆琳琳心里替他感到可悲。

  “.......”

  炎熠岂不会读不懂她的小心思。

  什么都没有说,直接翻身下床。

  “好丑~”即使穆琳琳的声音再小,炎熠还是听到了。

  离开的虎躯怔了怔,走进了浴室。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