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有些吃味

更新时间:2017-03-17 16:07:06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3849

真的吗,李冉姐姐,我可以去楼上看看吗,我从来没有看过狐狸呢!"穆琳琳激动的问道。

  李冉不由有些担心,因为两只狐狸从来不让陌生人接近一米之内。

  "不要乱来,跟在我身后。"李冉小心嘱咐道。

  "是,李冉姐姐。"欢快的应道。

  李冉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小心带着穆琳琳上了二楼,才爬到楼梯口。

  一个雪白的身影冲到穆琳琳身边,两条腿搭在穆琳琳腰上。

  这一情景使穆琳琳和李冉不由的惊呆。最终,李冉呼喊冰狐,它才恋恋不舍的放下两只前爪,但是眼睛死死恋着穆琳琳。

  李冉心里很迷茫,这两只狐狸和穆琳琳有什么关系,我和她又是有什么关系?

  一下午火狐小小的身子一直霸占着穆琳琳的怀抱,只是偶尔冰狐柔软的毛发蹭着穆琳琳的细腿。

  炎熠看到五点穆琳琳人还没有打电话,就去了李冉公寓。

  穆琳琳接到炎熠来到李冉公寓的电话,知道一下午他放自己出来是奢望,没有说什么,马上答应下来。

  穆琳琳放下怀中的火狐,走向火红的大门,火狐看到穆琳琳走向门口,猛的窜到她的面前,扑腾着两只前爪,纵身跳到穆琳琳怀里。

  穆琳琳没有想到小东西会跟着自己,不由转身看了看李冉。

  "火狐谁也不接近,我更没有抱过它,你带它走吧。"李冉微笑着说道。

  "谢谢李冉姐姐,那我能不能在你有时间情况下来做客呢,这样,火狐和冰狐也能相聚,嘿嘿。"

  "嗯,可以,炎总正在外面等你,先回去吧"

  "那好,李冉姐姐,电话联系哦。"

  李冉把穆琳琳送出公寓门,就看到炎熠独站在首位的劳斯莱斯车前,身后每隔一段距离的八辆路虎,车旁各站四个高大黑衣保镖,炎熠独自冷清的站在那里,显示一股王者气息,使人不得匍匐在他的脚下。

  炎熠从穆琳琳出现在他的视线内,紧跟随着她的脚步,忽然看见她怀中一团红色,不记得穆琳琳有穿红色亮丽的衣服,走近看到是只毛茸茸的动物。

  不免心理有些吃味,脸色立马变黑,火狐窝在的地方是炎熠每天头颅都要窝在的地方。

  炎熠想到自己的地盘和福利被霸占,脸色又黑了一层。

  迈大脚步快走到穆琳琳身边,只见她怀中的红色火团猛的扑向自己。

  老大不是虚当的,炎熠快速闪身,猛的一脚把红色火团踢开五米之外,但是,还是被火狐挠到了手臂,立马三个红痕出现。身后的保镖看到这样的景象,纷纷掏出枪。

  "放下枪,不许伤害它!"穆琳琳急切的呼喊,一边跑向火狐。

  炎熠向身后的保镖打了个手势,众保镖放下手枪。

  炎熠看到弯下的娇躯,她紧张的把火团抱在怀里的样子,又看了看自己手臂的抓痕,不由得苦笑。

  穆琳琳把火狐抱在怀里,又对它唬道:"不许伤害他,他是和我生活在一起的人,如果再这样就不理你了!"

  炎熠通过风声听到穆琳琳的话,心理又激起一片澎湃。

  穆琳琳把火狐抱在怀里走向炎熠身边,炎熠看着穆琳琳怀里的火团,心理抑制不住的咆哮,脸色黑的不能再黑;火狐看着炎熠,眼珠变得通红,毛发竖起。

  穆琳琳轻轻抚摸它的毛发,安抚一下它的情绪。

  "熠,这是我的小宝贝,火狐。"穆琳琳兴奋的对炎熠介绍到怀里小东西的身份。

  炎熠只是冷哼,什么也没有说直接上去劳斯莱斯。

  穆琳琳也跟随她的脚步上车,看到他手臂上的抓痕,问住一个保镖要了急救箱。

  期间,炎熠的双眸冰冷无情的看向穆琳琳说话的保镖,车内司机不由的抓紧方向盘,低气压袭来不敢吐出一口气。

  要来急救箱穆琳琳也就上车了,炎熠看到穆琳琳手上的东西,脸色比刚才好多了,司机大叔才慢慢放开满是汗的手。

  "熠,你受伤了,我给你包扎一下。"穆琳琳轻语说道。

  炎总高冷傲娇的直接无视,穆琳琳无奈拉过他的手臂,他也积极的配合,期间,火狐发出不满的呜呜声,炎熠干眼瞪向它。

  包扎好炎熠的手臂,穆琳琳坐好身子,手下一下的抚摸怀中的火狐,炎熠看到娇嫩的小手划过毛茸茸的毛,又联想到昨晚穆琳琳的小手抓到自己的火龙,欲望瞬间抬起。

  眼眸炙热的看向穆琳琳的娇唇,顺着唇型往下看,看到了嫩滑的下巴,不由得咽了下口水,又看到纤长白净的脖子,往下看就看到了一对通红的双眼。

  不由的眸子变得深黑,脸暗沉,怎么看那个火团怎么不顺眼,有种想把它扔下车的冲动。

  穆琳琳正好侧身就看到炎熠阴恻的表情,不由得护着怀里的火狐。

  "熠,你不许伤害它,它是我的宝贝。"

  炎熠听到穆琳琳的话,顿时火冒三丈,却矜持的问道"那我是你的什么?"

  穆琳琳不由怔了怔,随口说道"我男人!"

  炎熠听到这句话,心里掀起一片浪花,止不住的激动,表面上还是风平浪静,干咳一声。

  李冉送走了穆琳琳,转身走向小公寓,关门的时刻被一张大手挡住。李冉不由得吃惊抬头看起。

  只见龙烈一双鹰眸死勾着她,嘴角邪魅的勾起。虎腰用力一顶挤进公寓内,反把李冉的身子压在门板上。

  李冉反抗挣扎起来,龙烈的一双有力的双腿死死按压着李冉,一只手控制着李冉的双手举过她的头顶,整个人被控制。

  龙烈忽然脸贴近李冉的脸,鼻尖与鼻尖相碰撞。

  龙烈微笑着说:"怎么回来了,嗯?当年你说了,如果你回来会做我的女人,永远不会再走了"。

  李冉不知道为什么,靠近这个男人会感到一丝恐惧。

  "先生,我想你认错人了。"

  唔~

  只见龙烈的一个手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钻入衣内。

  不认识?!现在认识也不迟!

  李冉感觉自己很羞耻,脚抬不起手动不了,只能靠嘴了。

  这时,龙烈的薄唇下压亲吻着李冉的诱唇,舌头在口腔中嬉闹,李冉下狠的咬他的舌头,舌头却被他卷起,一起在口腔中游玩。

  吻,一发不可收拾;吻,一切激情爆发。

  李冉动情的双臂缠上他的脖颈,一点一点的迷失。

  【和谐……】

  李冉已经累到虚脱晕过去,龙烈抱着她去楼上浴室简单洗洗,抱着美人。

  "你终于回来了,我再也不会放你走了。"龙烈伏在李冉耳边细语,眼中满满的不舍与深情。

  这是两人拥抱一起入眠是那么的和谐。

  "炎熠,你干什么,你放开它!"穆琳琳早上一睁开眼就看到炎熠抓着火狐的尾巴,要把它从窗下扔下去。

  火狐的小身子在那里吊着,挣扎着,不由的看着穆琳琳心疼。

  爬起小身子,光脚下床,跑到炎熠身边抢过火狐。

  也许因为炎熠昨天踢得一脚,也许因为穆琳琳的警告,也许因为想永远待在穆琳琳身边,火狐显得格外乖巧。

  炎熠看到穆琳琳又没有穿鞋,一个火团这么宝贝,不免吃醋,又想到昨晚和琳琳亲热,火团挠的后背还有点疼,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有地位,脸色就变得越来越暗沉。

  穆琳琳安抚了一会火狐,终于感到气氛不对劲了,抬头就看到炎熠黑着脸看向她和火狐。

  穆琳琳不由嘿嘿一笑,想打破这种气氛,立马把火狐放在大床上,弯腰从床底找到自己的拖鞋。

  炎熠看到火狐在自己和穆琳琳的大床上,脸又黑了一层。

  穆琳琳找到鞋,拖拉拖拉跑到炎熠身边,抱着他那张驰的手臂。

  "熠,后背疼不疼,亲亲就不疼了。"

  说完跑到炎熠身后,跳到他的身上,纤细的双腿紧紧缠在虎腰上,湿唇一点一点的舔舐着抓伤。

  炎熠不由被这小妖精整出火来,刚才穆琳琳的动作使浴巾掉落。

  "熠,还疼吗?"笑嘻嘻的问道,这样他就不会生气了吧。

  穆琳琳把头伸向炎熠的脸旁边,低头一往下看,就看见小炎熠在站着,两眼发愣。

  "啊!好丑!"

  从炎熠身上跳下,抱起火狐跑到楼下。

  再次听到穆琳琳说好丑,炎熠的脸一会红一会黑,就这么裸站在那里。

  穆琳琳在楼下抱着火狐一点一点的喂食,火狐显得格外慵懒。

  穆琳琳平时待人温和,可爱,家里的佣人都很喜欢她,银妈看到穆琳琳怀里的火团,奇怪的走上前。

  不待银妈走近,火狐猛的从穆琳琳怀里窜起扑向银妈。

  "火狐,过来!"穆琳琳严厉的声音响起。

  火狐只好俩眼通红的看着银妈,不让她靠近穆琳琳半分。

  "火狐,你一点都不乖,我不喜欢你了。"穆琳琳从餐椅上下来,抱起火狐娇嗔说道。

  火狐眯了眯眼,在穆琳琳怀里拱了又拱,可怜兮兮的再次抬起头。

  "下次听话,听到了没,不许咬人!"

  火狐还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又埋进穆琳琳怀里。

  炎熠下楼就看到这样的场景,走到穆琳琳身边。

  "你要一直抱着它?"阴恻的问道。

  穆琳琳把火狐放在一边,眼睛骨碌碌转了下,拉着炎熠走向餐桌。

  炎熠一把把穆琳琳放坐腿上,这是三年里吃饭不变的模式。

  穆琳琳这次吃饭特别乖巧,又帮炎熠加菜。

  炎熠只是嘴唇勾了勾,小丫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熠,我想去离哥哥那里玩去,好不好。"

  炎熠淡淡看她一眼,没有任何表情。

  却急坏了穆琳琳,今天下午可有她的戏份啊!手摇了摇炎熠的手臂,嘴唇吧唧吧唧亲上男人的人薄唇。

  "以后出去去老三那里玩也可以,有一个条件。"

  "条件?什么条件?"穆琳琳有点吃惊问道。

  "以后不许抱那个火团。"阴沉的说出。

  穆琳琳转身看向火狐,只见它,双眼通过,毛发竖起,两只前爪用力前踩,马上就要向炎熠扑去。

  "熠,每天抱它一个小时,这样总可以吧!"穆琳琳可怜的说道,嘴巴马上吧唧吧唧着炎熠薄唇几秒。

  快"熠,沉默就当默认了。"

  穆琳琳笑嘻嘻的抱着火狐走向三楼。

  只留下风中凌乱的佣人和呆楞的男人。

  穆琳琳快速的跑到楼上洗漱,简单的丸子头,俏皮可爱。一袭白色连衣裙,单纯漂亮。

  穆琳琳拾起裙角在全身镜前左照照右照照,满意的勾唇。就看到身后的男人眼光中带着猜测。

  炎熠心理在猜测穆琳琳这几天为什么老去老三那里。

  结实有力的双臂搂着女孩的纤腰,下巴搁在女孩的颈部。

  "琳琳,怎么这几天喜欢去娱城,嗯?"炎熠魅惑的声音在穆琳琳耳边响起。

  "嗯...我认识了李冉姐姐在那里,我有朋友了,我也喜欢李冉姐姐。"佯装轻松的说道。

  "你不许喜欢她,只能喜欢我。"阴沉霸道的声音,嘴唇肆意磨亲着女孩的脖颈。使女孩身体抑制不住轻颤。

  "琳琳,喜欢我吗?"魅惑的嗓音总是想要勾起女孩的回音。

  穆琳琳给他的是沉默,喜欢他吗?怎么会,囚禁的三年,谁会喜欢呢。

  炎熠得不到怀中女孩的回音,脸色一渡暗黑,发狠的撕咬唇下白皙的皮肤。

  三年时间都没有让她爱上我,如果知道了三年前的事情呢,她会不会再次离开。

  炎熠想到这种可能,心理惶恐,害怕再失去她一次。

  手臂不由得变紧再变紧,却没有发现穆琳琳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