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快要窒息

更新时间:2017-03-17 16:08:37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3858

你不能再囚禁我,已经三年了,这种生活我不要,我要自由,我要出去!"穆琳琳害怕炎熠还像以往那样囚禁,感觉自己要快窒息,不停的大口大口的呼吸。

  炎熠终于发现穆琳琳的不对劲,马上松开她。

  "琳琳,你怎么了?"害怕与紧张接踵而来。

  只见穆琳琳眼中含有泪花,虚弱和哽咽的说道:"我不要这种生活,我要自由,我要出去。"

  穆琳琳跟魔怔了一样,一直重复这句话。

  我给你的生活不好吗,跟着我不好吗,炎熠心痛的想到。

  只是抱紧怀中的小家伙,轻声安抚道:"乖,今天上午和我去公司(公司名字是肆城),下午去殷离那里,嗯?"

  穆琳琳听到能出去,心理放松了一下,简单的点了一下头。

  炎熠轻轻把穆琳琳的头揽到自己的胸膛,心理在叹息,琳琳,我该拿你怎么办,我怕再次失去你一次。

  就这样俩人下楼去了炎熠的公司,肆城。

  公司涉及方面很广,包括娱乐,电子,酒店,餐饮等。

  炎熠的宝贝疙瘩穆琳琳,整个公司内部人员都知道,虽然炎大总裁冷,但是大家都知道他只温暖一个人,那就是穆琳琳。

  只要是他放出低冷大气压,那就是和穆琳琳有关。只要总裁不来上班就和穆琳琳有关,只要总裁来的晚和穆琳琳有关,只要会议总裁失神,也是和穆琳琳有关。

  熠大总裁基本都和穆琳琳有关,所以大家一直认同穆琳琳在炎熠身边的不同,殷离如果知道他们这么想,肯定会咆哮:何止身边,心里也是不同!

  公司里都也很恭敬穆琳琳,不要看她今年只有二十二岁。

  俩人走进电梯来到总裁办公室。

  男秘书肖军敲响总裁办公室,得到允许走进。

  "总裁,您的咖啡,穆小姐,您的牛奶。"清凉的嗓音带着一种干净。

  穆琳琳以前来到这里也听过他的嗓音,很难想象到一个男生嗓音的清凉。由于好奇,穆琳琳抬头看向肖军,微笑着说:"谢谢。"

  肖军不由得怔楞下,心里一哆嗦,扭头看向总裁,总裁正黑脸看着他。

  "出去!"声音很冷漠。

  "是。"肖军就懦懦的出去了。

  炎熠从办公桌上拿起手机,直接打给老四季川。

  "喂,大哥!"疲倦的声音传入炎熠耳中。

  "回来!"简单的两个字,却让那边的人怔愣一下,马上欣喜的答应。

  "管好你自己的人!"

  "什...什么,大哥,喂!"只有嘟嘟声。

  季川一会明白过来,"靠,肖军闯什么祸了?"

  赶紧收拾行囊,回家抱亲亲,等不及待了,三个月没有肖军的日子很难过。

  如果肖军知道就是因为穆琳琳对他说声谢谢,炎大总裁把季川召回来,又要受到季川的折磨,身体会抑制不住发抖。

  肖军没遇到季川之前,最反感的同志关系,却降临到自己身上,一直是他的噩梦缠绕。

  早上九点的太阳也有点刺眼,照射到大床上紧存在的两人。

  李冉被阳光的强射扰醒,感到身体上的沉重与不适,胸口有些压抑,轻抬起头就看见龙烈头埋在自己胸间,感觉到身体的异样,不由感到自己很放浪,才见过一次面的男人,竟然会与他上床。

  李冉想要抽身离开他的体下,却惊动了熟睡中男人,就像惊醒了一头沉睡的狮子。

  俩眼发红,也许是因为昨晚睡得太晚,或许,长时间没有休息好过。

  "冉冉"低声粗蔼的嗓音,李冉没有感觉到难听,却发现他是天籁之音。

  嗯~娇媚声流露

  龙烈看到了自己的冉冉,害怕是梦,梦醒了,仅存的一点温存就消失了。腰间一个用力一挺,得到身下小女人的回音。

  再接再厉,一发不可收拾。

  "冉冉,我的冉冉"龙烈不断的呢喃在李冉耳边。

  李冉不由得被龙烈这样的动作和表情怔愣,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讨厌,而会感到一丝丝心疼,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手不由自主抚摸到龙烈的脸庞。

  李冉突然被自己的动作怔住,不想就这样沉沦,在龙烈身下摇摆和挣扎。

  "冉冉,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我好想你。"李冉能感觉到他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和激动。

  "下去,起来。"李冉淡淡的说道。

  这次龙烈没有纠缠着她的身体,眼神紧紧看着她,最终,疲惫的身体翻躺在大床上。

  李冉看到自己全身布满的吻痕,想到昨晚的回应,心越来越往下沉,感觉到和他在一起既高兴又压抑,不知从何而来。

  简单的洗漱,回到卧室就看到男人大字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舌头舔了嘴唇一周,一副吃饱魇食的模样。

  接着就看见男人打量着房间的布局,眼里看到的红色却流露出一抹痛苦。视线落在她的眼里,李冉好像看到了他的心疼。

  "冉冉,把房间颜色格局换掉,好吗?"声音中带着一抹祈求。

  李冉仿佛看到了他的心痛和祈求,最终换来的却是一个摇头的回应。

  李冉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只有红色的墙壁心里才会舒坦一些。

  转身离开卧室,走到一楼厨房,简单的煎了三个荷包蛋,热了两杯牛奶,几块三明治。

  龙烈下楼就看到了餐桌上的食物,而那个女人在餐桌前摆放。心里又渡上一层温暖。

  一个铁铮军人流露出的深情,会让其她女人羡慕和嫉妒的。

  俩人吃完早餐十点左右,期间龙烈接到一个电话。

  走到李冉身边:"部队有一个任务,要半个月才会回来。"

  李冉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起身收拾桌上。

  紧绷的双臂从后面桎梏女孩的软腰,头埋在她的脖颈里。

  "冉冉"声音里带着一丝难过和不舍。

  李冉只用沉默回答他,龙烈知道她的性格,由于任务来的突然和紧急,就这样一直抱着她,等到了任务最后一刻才离开。

  离开时,他的眼里带着一抹伤痛和自责。

  李冉不想要去探究他的眼里写到了什么,又能读到什么。

  总裁办公室内只有一个深陷在沙发上的小人,慵懒的小人抱着平板电脑,偶尔被平板上的东西所影响,响铃般的笑声在传递她的好心情。

  然而,总裁办公室里释放着低气压。

  炎熠通知肖军让所有高层会议室开会,会议室里冷气嗖嗖嗖,所有高层都一致扭头看窗外,太阳还很大啊!所有高层又一致回头看米色墙皮纸墙上的悬挂空调,温度不低啊!所有高层又一致看向主席位置,接收到冰冷的眼神,又一致速度的低下头,浑身颤抖一下,动作是那样的一致。

  肖军看到总裁的冰冷眼神,身体也是一哆嗦。

  炎熠在主席台上越想穆琳琳,越感觉她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心理变得不满,凡是,关于穆琳琳的事情他就会变得紧张,总有一种患得患失,而且,感觉到穆琳琳要离开他,一想到穆琳琳会离开他,心里抑制不住呼吸,双眸变得通红,整个人就像嗜血的魔鬼。

  砰!椅子倒地的声音,肖军只感觉有阵风猛的飘过,众人听到声音抬头看向发源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一致的摇摇头。

  穆琳琳正看着喜剧,窝在懒人沙发上笑的前俯后仰,猛的被两只手提起抱在坚硬的怀抱里,吓得穆琳琳叫出声。

  看到炎熠俩眼猩红,声音诺诺的向后仰去,问道:“你怎么了?”

  炎熠用额头抵着穆琳琳光洁的额头,把穆琳琳放在懒人沙发上,双手捧着她的脸,是那么虔诚。

  穆琳琳看到炎熠通红的双眼,害怕的使身子往后仰,却无路可退,但是,炎熠怎么会允许她的逃脱。

  薄唇精准的捕捉诱人的樱唇,狠狠地斯磨着,双臂桎梏她的软腰,想要把她融入到自己的骨血里。

  穆琳琳害怕了,的确是害怕了,让她想起了三年前,炎熠就是就是这种表情,仿佛要吃了她,最终把她囚禁。

  穆琳琳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最终,害怕的哭泣起来。

  炎熠吻到咸咸的泪水,理智终于回归了一点,抱着穆琳琳:“乖,琳琳,不哭,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穆琳琳一直在哭,她的身体就是这样,只要哭最少半个小时,她只听到炎熠一直对她说对不起,对不起。而她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半个小时之后,穆琳琳总算停止了哭泣,但是身体还在一下一下的抽噎,使炎熠心疼的要命,一直把她抱在怀里,大掌轻轻的抚顺她的后背。

  穆琳琳还是存在着对炎熠的忌惮,她窝在他的怀里,不敢出来,害怕看到他那猩红的眼神,想起三年的种种经历。

  炎熠小心翼翼的把穆琳琳的头从自己怀里拖出,双眼真挚的看着她。

  “琳琳,不要离开我。”粗哑的声音中带着一抹坚决的肯定。

  穆琳琳只是俩眼呆呆的看着他。炎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里总是压抑着,吐也吐不出来。

  “琳琳,晚上有一场小聚,季川回来,我带你出去玩玩。”炎熠对待穆琳琳总是有很多的耐心和真诚的解释。

  穆琳琳只是俩眼放光在远方。炎熠无奈的叹息一声,把穆琳琳揽入怀中,下巴放在穆琳琳头顶。

  温柔说道:“我送你去老二那里玩,嗯?”炎熠是在征求她的意见,也是在迁就她,他想,他们之间的感情应该有所改变。

  “嗯。”穆琳琳一个简单的回音,也能使炎熠的心毫无章乱的跳起。

  就这样,炎熠把穆琳琳带到了娱城,送到了总裁办公室,要求殷离好好照顾穆琳琳。最后,在穆琳琳那里索要了一个法式长吻,辣的殷离直流眼泪。

  “晚上,我来接你,等我。”炎熠低头用额头抵着穆琳琳的额头轻声说道。

  回应他的只是沉默,因为,她知道,无论如何,自己都逃脱不掉他的桎梏。

  最终,炎熠紧抿着薄唇离开了娱城,所走过的地方,都会产生一场低气压。

  殷离看出俩人情绪不对,没有嘻嘻哈哈的和穆琳琳开玩笑,简单的说道:“小嫂子,是来找李冉的吗,她现在在拍戏,要不要我陪你。”

  穆琳琳怕殷离知道她也在拍戏,最终会传到炎熠耳中,马上就谢绝了殷离。

  一个人走到电梯里,柔嫩的手指按向数字1,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娱城。

  穆琳琳盲目的游走在大街上,周围的喧闹声衬托她一个人的孤独。

  抬头仰望天空,不知是不是阳光太明亮刺眼,竟有晶莹的泪珠滑落在眼尾。她感叹道:

  生活,有太多的情非得已,太多的无可奈何。

  想想,莞尔一笑。就这样,一个人简单的走走停停,等到了快下午拍戏时间回到了娱城,期间,接到炎熠的电话,穆琳琳回答他已经和朋友一起吃过,就挂了电话。

  诺大的办公室很冷,就像主人的性格一样,炎熠紧握着手机的电话,面部阴沉。

  下午拍戏时间,穆琳琳把全部的精神都投入拍戏,频频接到导演的夸奖,导演对待一个新人这么重视,会让其他演员闻到危险的气味,怕自己的位置不保,但是,他们也只有磨牙的份,因为那天他们看见了炎熠抱着穆琳琳出来,表现出对她的不一样。

  穆琳琳下午的戏拍完,导演单独找到她,新人是没有经纪人,助理,这些都是要有一定的名气,给公司带来一定的收入和利润,公司才会给你分配,当然,你也可以自己拿钱去顾经纪人和助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