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那是因为爱,所以去理解

更新时间:2016-11-24 08:53:31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4338

导演梳着潮流的马尾辫,简单的白衬衫,青黑牛仔裤,具有一股艺术气息,导演味道却闻不出。

  “琳琳,由于这是你拍的第一部作品,你现在没有人气量,你先接一些广告通知,用来提升名气,出现在大众视野里,等这部剧杀青,你一定会万紫千红,你的演技很精湛,我很信任你!。”导演对穆琳琳演艺道路发展所提出的想法。

  穆琳琳得到导演的肯定,心里激动不已,扫去了一天的阴霾。

  穆琳琳知道,不可能有一步登天,只有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踩实脚印,才会爬向成功的阶梯。就欣然的答应了导演的意见。

  导演为了不让穆琳琳心里产生压力,准备后天让她开始接广告。

  下午很快过去,迎接来了夜幕。

  炎熠忙完工作的任务,就匆匆的开车来到娱城。

  来到殷离的办公室,看到一天中想念的小人正窝在单人沙发上拿着零食看电影,心里稍微放下心了。

  炎熠沉稳的步伐走到穆琳琳身边,挤身把她抱起放在腿上。

  “喔!”一声惊呼声。

  炎熠直接捕捉红唇,侵袭掠取芳泽,仿佛在表达自己对她的思念。

  “咳、咳、咳、”几声假咳得声音打扰了沙发上的俩人。

  殷离才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看到的就是相似春宫图一幕。

  心里忍不住吐槽,来孤家寡人这里虐什么狗。

  殷离看到炎熠变黑的脸,嘴里打着哈哈:“大哥,来接小嫂子呢。”

  所有人都知道,只要喊穆琳琳为小嫂子,炎熠的脸肯定会由阴转晴,而且,屡试不爽。。

  炎熠听到小嫂子三个字,脸色变得淡淡的,整理好穆琳琳的衣领,抱着她走出,扔下一句话:“去冰城。”

  冰城位居帝都中心,占据面积可称一个小城市,所谓是整个国家最大的娱乐场所。它由三栋城堡所组成:C栋是供人娱乐的地方;B栋是举办宴会,出席场合,举行活动;A栋是帝都的四大家族的少爷一般聚会,娱乐的场所,没有四大家族的少爷是不允许进去。B栋和C栋并不是所有人想进就可以进的,必须有会员卡,注册一个会员卡就需一个亿。即使是有钱人,也有的莫不可及。冰城里的服务员一个月月薪就上百万。

  四大家族少爷包括:首脑是炎家的炎熠,掌管着整个国家的经济脉络,甚至其他国家的总统都要礼让三分,身价上千亿。为人乖戾,女人不准靠近,距离最少三米。外界传闻他很宠一个女孩,女孩却要一味的逃离他的身边。

  第二家族是军界出生的龙烈,铁铮汉子,军界的首领,传说他把自己心爱的女人弄丢了。

  第三家族是主营娱乐设施的殷家,殷家少爷是风流成性的殷离,但他却是一个实力派,所有经过他包装的女星,都走向了国际道路。他在等着一个女孩的出现来了他。

  第四家族是走法律路线的季家,季家少爷季川,所有的大大小小官司没有失败,响彻整个国家,甚至在国外都有他的名声。他第一眼看到肖军,命运在悄悄改变。

  今晚,冰城的A栋显得格外的热闹,季川为了庆祝自己能够很快的回归祖国所举行的小聚会。

  龙烈今天早上才从战场上回来,显得格外的疲惫,但是,兄弟的聚会怎能不参加。

  炎熠和穆琳琳一起来到冰城,俩人的生活模式一般是绑在一起的。随后跟来了殷离,笑嘻嘻的打着哈哈进来。

  炎熠的有力的臂膀一直桎梏着穆琳琳的软腰,不曾放开。吃饭席上,穆琳琳只低头埋干头下碗里堆叠的小山,这样的聚会,她不想参加,每次都是炎熠强制拉她过来。

  炎熠看着穆琳琳身上没有几两肉可言,就往她的碗里堆叠红烧肉,穆琳琳勉强吃下几块,看到炎熠还往碗里夹肉,扭转自己送去口中的红烧肉,放入炎熠的碗中。

  炎熠不由愣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的可人,穆琳琳知道他在看自己,低下头,又夹起几块红烧肉送入炎熠的碗里。

  穆琳琳心里有点怕怕,然后微微用眼角斜勾着看炎熠,发现他还在看自己,赶紧低头,有点不大自然,哼了哼,扭扭身,默默的在那里吃饭。

  炎熠看到穆琳琳的小动作,心里乐开了花,随即把穆琳琳夹给他的红烧肉给吃了。

  殷离看着大哥的笑,怎么看怎么闷骚。

  龙烈和季川也是羡慕不已,都以为大哥和小嫂子的感情又上升了,然而又都为自己感到悲伤。

  龙烈想到了李冉,那个懂事成熟有魅力的女人,心抑制不住的颤动一下,下定决心,不会再放任她离开了。

  季川原本晶亮的双眸变得暗淡无光,想到自己回来,肖军没有在自己的身边,孤家寡人的,还要受大哥和小嫂子的刺激,怎么想,就越觉得心里憋屈。

  可怜的季川,人家肖军还没有同意和你在一起,并且,和你在一起人家是反对的。

  一顿由季川举办的饭局,晚上就这么简单的度过。

  吭、吭、吭。几声杂乱的敲门声,就像小孩子一样乱砸。

  肖军听到敲门声,眉头皱了皱,看了看墙壁的钟表,时针走在11数字上。

  季川在外面敲了很长时间,不见有人来为自己开门,不由得心里冒出一股气。

  然而,敲门声真的转变成砸门声。肖军不由得眉头再次皱起。

  走向门口,手扶向门把,纤细的手比女的还要好看。

  季川看到门没开,想到不会没有人在家吧,就把耳朵贴在门上,两只胳膊趴在门上。

  肖军拉开门,就接受到一个大型动物迎向自己。自己被迫的身体往后倒地,只是背下有两只胳膊垫着。

  季川没想到会是这一种方式进去,索性,耍赖趴在他的身上。用自己的胳膊垫在他的身下,防止肖军跌倒时受伤。

  待肖军看清来人时,并且,伴随着来人身上浓重的酒气。

  肖军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眼中的担心。

  “季少?”肖军有点吃惊的问道。

  “…”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季少?季少?季少?”肖军连续喊了几声,都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

  索性,使劲蛮力把肖军从自己身上推下,快速的抽离自己的身子。

  哐!一声沉闷的声音,从地面发出。

  季川还在躺在地上,并没有因为被摔在地而起。

  肖军抿着嘴看着地上的人,面色苍白的转到自己的房间。

  转身关门的时候,被一只粗大的手掌隔住,身子矫健的挤入房间内。

  原本躺在地下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肖军压在门上。嘴里喷出的气息带有浓厚的酒精味。

  肖军厌恶的把头扭向另一边。

  季川看到肖军脸上的厌恶,脸一点一点的向他靠近。

  “我不在,你好吗?”舌尖大胆的从嘴里伸出,肆意舔舐肖军的耳垂。

  明明自己是个正常的男人,身体却被季川强迫。肖军想到这里,不由面色苍白,又带着一股恼气。

  “我很好!”猛的要把季川推开。

  季川岂看不出他的目的,毕竟,早已经把他给摸透了,无论是脾气、感情还是身体。

  那是因为爱,所以要去了解。

  借着肖军猛的推力,季川带着扭力把他压在地下。

  两双眸就这么看着,一个爱恋,一个憎恨。

  ………

  两个人维持着这个动作经过一个小时。

  最终,由季川打破动作。低头,爱惜了一下自己最近朝想的芳泽。

  “我去洗澡,等我。”季川温柔的说道。

  顺势把肖军拉起,亲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走进了浴室。

  龙烈饭局结束后,同样也是带着浓厚的酒气。

  一个人开车,来到了李冉的公寓。看着整栋楼黑漆漆,抬起手腕,看向自己的钻表,已经过了十一点。

  睡了?这么想着。从车上下来,拿出一串钥匙,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登门入市了。

  想着自己心中的可人,步子变得轻而急,夹杂着兴奋,走向她的闺房。

  轻轻的推开门,月光撒进来照射不到床上人的半点影子。

  不由,心里一股邪气发出,这么晚,一个人在外,去哪。

  忽然听到楼下汽车开动的声音,利索的从床上天下,看向窗外,有辆车开进公寓。

  身子慢慢的退回到床上。

  李冉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龙烈从公寓急匆匆的离开,又回想他说话的沉重,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几天,心里闷闷的。

  甩甩头,让这不舒适的感觉赶有。

  龙烈听着嘎嘎高跟鞋踩地的声音,心脏跟着一点一点的跳动。

  李冉打开卧室门,歪着身子走向自己舒适的大床,狠狠地把自己砸向床上,好似,这样,能消灭自己心里的沉闷。

  “嗯~”一声痛苦的娇喘声从口中溢出。翻过身子想要看清是什么隔着自己。

  正好对上一双幽黑的双眸,衬着月光显得格外的晶亮。

  不由得心一跳,他怎么在这,李冉心里想到,想着就脱离床面,打开室内的灯。

  由于光亮,待李冉适应室内的光线,眯起丹凤眼看清床上坐着的男人,只见男人脸色黑沉,眼眸深沉,不由的心里咯噔一下,心里想到,他又抽什么风。

  从李冉开门进来时,龙烈就闻到那浓厚的酒气味,都能盖过自己身上的酒味。不由得一股怒气往脑冲。一个女孩,自己在外,已经这么晚了,竟然喝那么多酒,再看走路姿势,摇摇摆摆,龙烈的怒气又蹭蹭直长。

  “你,你怎么,来了。”李冉有点饶舌的问道,一边走向龙烈的身边。

  回应她的只是无声的空气和深沉的眼眸。

  李冉撇撇嘴,不回答拉到,扭身,跌跌撞撞走向浴室。

  李冉往浴缸里放满水,就看到龙烈转身关上浴室门。

  “出去!”斥责声响起。

  好像当事人听不到,只顾一味地解开领带,脱去自己的西装。

  李冉不由的有些恼怒,就往浴室门口走出,可惜,一条粗健的手臂偏偏不如她的意。

  龙烈把她拉拢在自己怀里,就要去脱她身上火红的裙装。

  李冉看到她的目的,不由的深呼口气,挣扎着,拍打着。

  “放开,放开!神经病!”

  龙烈仿佛受到了刺激,不知道什么叫做怜香惜玉,不顾她的挣扎,脱去她的衣服,一丝不挂。

  两人最终齐齐倒入浴缸。李冉挣扎着出去,龙烈有力的双腿夹住李冉的腰部,不得使她闹腾。胸膛按压着她的玉背。

  龙烈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舔舐她的额头、脸部、鼻子、耳朵,一点一点的往下移。

  李冉的身体抑制不住的一颤,迷恋的被他一点一点的亲吻,最终迷失。

  龙烈把李冉呈婴儿状抱在自己的怀里,最终,李冉全身蔓延着吻痕。

  俩人从浴室出来,已经过去三个小时。

  夜晚很快的消失,又是一个全新的一天。

  穆琳琳只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舔自己,以为是火狐又再向她撒娇。

  “嗯~火狐,不要。”娇软的声音传入炎熠耳中,顺带着小脑袋往一边歪。

  火狐才来两天,就满脑子都是它。炎熠心里想着,心里就越觉得吃味,因为,火狐在和他争宠。

  炎熠深深地看了一眼穆琳琳一眼,转身走出主卧。

  一个女佣正好看到少爷从主卧出来,脸色阴侧侧的,心就一直在发抖。

  “少爷好!”恭敬地喊到,女佣就赶紧逃离少爷身边,才敢深呼吸。

  穆琳琳睡得迷迷糊糊,猛的坐起在床上。不对,火狐不可能出现在三楼啊!难道?啊!

  穆琳琳也顾不得穿鞋,光着脚丫跑出去。

  “火狐!火狐!火狐!”一声一声的叫喊,可惜,平常一直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小东西,无论自己怎么喊都没有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着急的穆琳琳看见一个女佣就问道有没有看见自己的火狐,回答的都是摇头。

  跑出客厅,看到银妈正在浇花。

  “银妈,银妈,有没有看到炎熠?”

  银妈听到离自己还有三米远的穆琳琳喊自己,赶紧的走到她身边。

  “小姐,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待走近看见穆琳琳的娇嫩的脚趾有鲜血流出,这可怎么是好,少爷看到又会责罚我们的

  “小姐,你的脚流血了,您先站着,我去给您拿鞋!”

  穆琳琳已经顾不得那么多,眼泪直接蹦出了最后一道防线。

  “快!快!快!告诉我,他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少爷去了哪里,只看到少爷走向地下室那边。”

  穆琳琳听到,就急忙的向地下室跑去,也不管银妈在后面焦急的喊声。

  “小姐好!”地下室门口的保镖,声音洪亮的喊道。

  而里面的炎熠,什么都听不到,只有心里跟魔怔似的,要杀了火狐,杀了火狐,杀了它。

  当穆琳琳跑进去的时候,就看到炎熠背对着她,手臂抬起,手中的刀就要砍向火狐的头部。

  “啊!不要!不要!”

  炎熠听到她的声音,双眸通红的看向她。手臂,还是做着心底要做的事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