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阴森的话语

更新时间:2017-03-20 10:16:47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3959

穆琳琳飞快的跑到火狐的身边,用手臂去挡开火狐即将面料的刀片。

  当炎熠看到穆琳琳往这边跑过来的时候,手里的刀就改变了方向。

  炎熠一下把自己手中的刀,扔向了远处,把穆琳琳抱在自己的怀里。

  “琳琳,我看看,有没有受伤?”

  穆琳琳好像听到了声音的颤抖,他也会害怕?

  再扭头看向火狐,它的两只眼微眯,肚子没有起伏,腿上也有鲜血流出。

  穆琳琳的眼泪怎么关也关不住,慢慢的屈膝跪在火狐的身边,慢慢的看着它的气息一点一点的从自己身边消失。

  炎熠不想让穆琳琳跪在冰凉的地上,就要把她从地上抱起。

  穆琳琳挣扎着,叫喊着,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为什么!一声一声的肆喊着,控诉着。

  由于穆琳琳在炎熠怀里挣扎,炎熠就捕捉到穆琳琳脚上的鲜血。

  脸色阴沉沉的,扭头看着地上的火狐,额头的青筋显示他的怒气。

  “放开我!你放开我!”穆琳琳四肢努力的挣扎着。

  “闭嘴!不然把它剁掉!”

  阴森森的话语,穆琳琳不敢相信,抬眸一点点的变大。

  对啊,他一直就是那么的残忍,心里不由得苦笑,任由炎熠把她抱出去,只是眼睛一直深埋在火狐的身上。

  炎熠快速的把穆琳琳抱到客厅,把她轻轻的放在沙发上,就如同照顾一个才刚出生的婴儿。

  银妈知道小姐刚才出去脚上受伤,少爷一定会担心,所以一直拿着药箱在客厅门口等候着少爷,小姐的出现。

  炎熠单膝跪在地上,抱起穆琳琳一只受伤的脚放在自己的胸膛上,一点一点的为她擦拭脚上的脏东西。

  穆琳琳看着他擦拭,看着他缠绕纱布,看着他仔细观察,看着看着,就看到了炎熠这边的血液,就想到刚才火狐惨死画面。

  一下把自己的脚从他炙热的胸膛中抽出,穿着银妈刚为自己准备的拖鞋,扭身,往外走,她要看最近两天黏在自己身边的小东西,可惜它死了,越想,心里越难过。

  只可惜,穆琳琳客厅还没有迈出,就被炎熠拦腰抱起。

  “乖,吃饭。”

  怎么可以有这么恶心的人呢,穆琳琳心里想到,也是,极不配合的要挣脱他的怀抱。

  “放开!我要火狐!”

  “吃饭!”

  ………

  只有两人愤怒的目光在交织想措。

  “来人,把它剁了,喂给后院的狼吃!”

  “不要!”穆琳琳焦急的喊出。双眸怒瞪着他。

  不就是吃饭吗,穆琳琳恼怒的走向餐桌,坐在离主位最远的地方,她现在一点也不像看到炎熠。

  炎熠的脸色变得黑沉,走向穆琳琳身边,把她抱起,走向主位,使她坐在自己的腿上。

  穆琳琳不想看到他,头往另一边扭去。

  “琳琳,不想看到我吗?我也不想看到它。”

  穆琳琳知道它指的是什么。

  “不如,把它剁掉给后山的狼,怎么样,嗯?”炎熠低头俯在穆琳琳耳边。

  “魔鬼!你是魔鬼!”

  穆琳琳愤怒的话语就像是刀子一样,一点一点的进入炎熠的心脏中,很疼,很疼。

  炎熠不想听到她说的话,就用行动来证明,唇狠狠的啃咬,吸食着她口中的蜜汁。

  穆琳琳挣扎着,可是,最终,吻,消耗了她全部的体能,只能乖乖的躺在他的怀里。

  他喂什么,她不情愿的吃着什么。。

  原本升温的感情,因为,早上发生的事情,两个人的感情又回到了最原始的状态。

  俩人吃过早饭,炎熠走到门口,从女佣手里接过衣服,穿戴整齐之后,回头,眼睛深沉的看着沙发上头偏向一边,嘴撅着的心爱女孩。

  迈开步子走到女孩身边,低头留恋的亲了亲女孩的额头。

  “琳琳,在家里乖乖的,我去上班了。”宠溺的语气缠绕在穆琳琳耳边。

  穆琳琳撇撇嘴,这么深情的语气,就像是对多年的伴侣似的。穆琳琳心中腹诽着。

  不理我?没关系。炎熠心中想到。

  用炙热的大掌揉了揉穆琳琳柔软的发丝。

  “我走了。”声音低落的响起在客厅。

  所有人,不由得吃惊。那低落的声音是从少爷金贵的嘴中吐出。

  客厅沙发距离门口也就五米的距离,炎熠一步三回头的动作惊呆了客厅里的佣人。

  炎熠眼中流漏出淡淡的悲伤,他还是希望穆琳琳能够看他,哪怕是一眼,可惜什么都没有。

  不过,想想火狐已经没有了,以后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分散琳琳的注意力了,只有我自己了。炎熠心里想到,心情又明显的变好了。

  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傻子,男人何必又不是,只是情到深处自由情,七情六欲是人所阻止不了的。

  阳光普照着大地,也写满了人生。

  季川偷偷的打开季川的房间,昨天敲了半天门都不给开,很挫败,所以现在是一个好时机……

  季川偷偷的走进去,就听到浴室中,响起了水哗哗声,直接蹦到床上,把身体呈大字摆放。

  肖军在浴室里穿戴完毕,走了出来,就看到肖军,不禁愣了一下,然后若无其事走出房间。

  肖军从书房来到客厅,就闻到了一股一股的香味。在看向厨房那边,就看到季川一个大男人围着围裙,两只手端着碗过来。

  “来,快来坐下,你最爱喝的皮蛋瘦肉粥。”笑嘻嘻的对肖军说道。

  “等着啊,还有你爱吃的煎蛋。”说完有转身去了厨房。

  肖军深深地看着季川的后背,很宽厚。

  最后两人一起吃了早餐。

  “味道不错,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做饭?”

  季川听到肖军吃的还不错,心里浪了个浪。

  “大哥把我分配走的那些日子学会的。”

  “哦!”

  随后的是沉默,只有偶尔季川勺子碰到碗的声音。

  “军,她们说你不吃早餐,这怎么可以,你有胃病,以后每天早上我给你做早餐。”

  肖军的手忽然抖了一下,我吃饱了,然后起身走出客厅。

  肖军自己怎么来到的停车场自己都不知道。

  季川看到肖军离开的背影,匆匆忙忙,不知道是落荒而逃,还是不想面对他,原本光亮的眼神变得暗淡。

  季川一人独自坐在那里,沉着头,消极的坐在那里。

  过了一段时间,猛的抬起头,眼睛晶亮的在闪烁,刚才军没有说话,没有反对,那就是赞同了。心里说不出的澎湃。

  简单的收拾好餐桌,又整饰好自己的衣装,出发去了肆城。

  季川心情特别愉快,哼着小曲,步伐轻快地走向自己的办公室,所经过的地方都与人打招呼,连周围的人都看出他的好心情。

  好似告诉全世界,我心情好!我心情好!

  季川现在感觉自己一分一秒都在想念着肖军,看不见就难受,借着找大哥谈工作的事情,顺便看看自己想念的人。

  “军,早上好!”笑眯眯的弯腰在肖军耳边说道。

  肖军正在专心的整理文件,听到声音不由的条件反射转向声音的来源。

  “军!”季川想要抓住他,可惜突然的动作,没有防备,肖军还是掉下去了。

  季川急忙身子跳过办公桌来到肖军的身边,把他扶起。

  把肖军揽在自己的怀里,手这里摸一下,那里摸一下,检查有没有摔倒在哪里,由于,季川的检查,把衣领敞开很大。

  “干什么!”肖军烦躁的把他的手拉开。

  整个秘书室不淡定了,季少看上了首席秘书长?

  那简直是……癞蛤蟆吃天鹅肉啊!手艺秘书长长得那么好看,皮肤那么光滑。能力那么强……

  秘书甲腐女一枚,低头对秘书乙,说道:“刚才两个人是亲在一起了吗?亲在一起了吗?!”越说越激动,周围的人都听到了,也无论是不是上班时间就围在一起讨论。

  就这样被腐女传的季川肖军在一起了,一传十,十传百……

  大家你一言,我一句,顿时又炸开了锅。

  当季川听到原来秘书长和季经理是一对时,没有什么消息比这句话更开心了。心情好到碉堡。

  肖军听着秘书处的人,你一言我一句,面色变得苍白,猛的推开季川做到自己办公的位置。

  当有人说:“怎么可能,我不信,肯定不是季经理留下的。”

  季川听到这句话,直接火冒三丈。

  “闭嘴!”严厉的斥责着。

  原本在里面办公的炎熠,听到外面的声音,眉头不由得皱了皱。什么时候肖军办事能力变差了呢。

  由于早上发生的那一件事,心情不好,使自己笼罩在阴霾中。

  带着疑问出去,当大家听到季总经理发怒的声音,都统统的做好自己的位置去办公。

  等炎熠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季川站在肖军面前,刚才发怒的余情还没有消散完。

  “自己的感情,不许带到公司。”不怒而威的说道,又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大家听到这句话,都一致的撇撇嘴,每次总裁在穆小姐(小嫂子)那里受的气,都拿我们撒气。

  不过,经过大boss的话,就证明了季总经理和秘书长肖军在一起了。

  季川闷骚的笑了又笑,在心里默默的谢了谢大哥。

  等下班的时候,秘书处的人都来到秘书长办公前,一人一句恭喜。

  很快,这条爆炸消息,炸开了了整个公司。

  李冉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人,下床简单的洗漱,等做好午饭,回到卧室看到男人还在睡,就把饭放到保温盒里,留下一张纸条在餐桌上。

  由于在战场上疲惫,昨晚和兄弟喝的宿醉,又和自己心爱的女人床战到凌晨。龙烈,醒来时已经到中午十二点了。

  伸出健壮的手臂,想把身边的人拉在怀里再眯一会,却不料扑了一个空,猛的坐起,被子滑落在腰间,八块腹肌,想必花痴的女人已经流口水了,再看看肩膀上的抓痕,就能想象到昨晚战争的激烈,想必,李冉看到,羞红了脸。

  龙烈眯了眯眼,环顾了一下四周,往年的观察力使他知道,李冉不在。

  简单的洗漱,走向客厅,看到餐桌上的纸条,又把目光看向保温盒。

  打开保温盒,吃着还有点温的食物,整个人感到暖烘烘,连吃着饭嘴角都一直上扬着。

  等吃完饭时,仔细的环顾整个公寓,一切都是大红色,心里,不由得为她心疼,当年的事情,是谁都没有想到。

  从口袋拿出手机,交代手下来装修这个公寓。

  这也许是对她的一种解脱。

  穆琳琳整个上午在幽离别墅里,由于早上火狐的死,心里很气愤。但是,对于强势的炎熠来说,却又是无可奈何,所有伤只能往心里咽。

  三楼主卧里,穆琳琳虽然和火狐所相处的时间不长,但那也是一条生命。每当脑海中想到火狐窝在自己怀中温暖的画面,忍不住眼泪掉出来。

  对于自己,又气又恨。愤怒的一个人用拳头拍打着床,又把化妆柜上所有的东西扫到地摊上。

  整个房间都被她弄得一片狼藉。

  穆琳琳哭哭戚戚的走到地下室去,只见没有了火狐的尸体,血迹也没有了,就好像,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穆琳琳疯的一样,呼喊着火狐,火狐!火狐!

  穆琳琳找遍了整个内院,也没有找到火狐的身影,看见一个佣人就拉着问道有没有看到火狐。可是,最终的结果都是没有看到。

  穆琳琳心伤的坐在地上,腿蜷曲在一起,头深深地埋进里面,身体一抽一抽的,旁边的佣人看着她很心疼。

  穆琳琳呆呆的坐在地上半个小时,猛的抬起头,红肿的核桃眼散发着怒气,旁边走过的佣人,佣人看的身体不由一颤,眼神好可怕。

  穆琳琳跌跌撞撞的爬起,跑到后山。

  当佣人看到穆琳琳跑向后山时,双腿吓得发软,快!快!通知少爷,小姐去后山了,快!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