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火狐之死

更新时间:2017-05-10 10:04:48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4081

等待电话接起的时候是可怕的,她们不知道该怎么向少爷解释。

  炎熠看到是家里的电话,马上就接起,因为,家里的电话都是有关琳琳的。

  等对方接起电话时,对方就感觉到了一股大气压。

  银妈害怕的说道:“少、少爷,不好了,小姐,小姐她的跑到了后山。”

  炎熠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蒙了,马上跑出办公室,坐下楼梯,跑到停车场。

  正是下班吃饭时间,公司的员工都不敢相信,平常沉稳的总裁何时这么毛躁,只见打开车门时,手一直插不进钥匙孔。

  当穆琳琳跑到后山时,只看到狼的嘴边有红色的毛,嘴里不知道在嚼着什么。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穆琳琳不管不顾的跑到狼的身边。

  幽离里的人都知道,炎熠特别喜爱后山这三只狼,这三只狼只受炎熠的驯服,无论驯兽师还是能打之人,都驯服不了它们,甚至有的意外死亡。

  由于炎熠的偏爱,所以,后山基本是它们的天下,没有人会来到这里。

  万万没有想到,平常胆小的女孩会跑到后山。

  三只狼看到有人来到自己的地盘,就显示一下主人的威风,呲着獠牙咧着嘴,散发出绿油油的眼睛,前面两只腿分开,尾巴向上翘起。随时,一副进攻的状态。

  穆琳琳大脑气疯了,轮起小拳头,跑向狼的方向,开启进攻。

  神出鬼没的风,炎熠的得力手下,也没有想到穆琳琳会这么疯狂。

  风看到身边的树,爬到最高处,把伤口瞄准到狼的头部,只看到原本准备进攻的狼,顺势都趴在穆琳琳脚边,任由穆琳琳一拳一拳的打。也不呜呜的发出一丝声响。

  当穆琳琳跑到狼的身边时,狼就闻到了炎熠身上的味道,又看到穆琳琳纤细的脖颈上带的项链和主任的一模一样。可能,日日夜夜和炎熠待在一起,所以穆琳琳身上也有着炎熠的味道。

  当炎熠听到穆琳琳跑到后山时,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原本家与公司路程要用三十分钟,被炎熠缩短到十分钟,而且,还是堵车高峰期。

  当炎熠跑到后山时,看到的就是穆琳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三只狼围绕着她嗅。

  炎熠的心,咯噔一下,心跳好像停止了。心,好疼,好疼。还是,来晚了……

  一个人,跪在那里,哭泣着。

  树上的风看到炎熠跪下时,空洞的双眸不由得一点一点的变大。

  三只狼看到主人的到来,也不闻着穆琳琳,直接欢快的奔向炎熠的身边。

  原本颓废的一个人,看到三只狼时,双眸变得猩红。

  “啊!”一声怒吼。

  穆琳琳刚才打累了,就躺在地上休息一会,准备一会再打。

  穆琳琳被这一声怒吼所震撼,声音中带着愤怒,悲伤,这是谁,爬起小身子回头看看是谁。

  炎熠没有想到,刚才躺在地上的女孩会站起来。

  本来是走十步的距离,愣是被炎熠连跑带摔才走到。

  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小女孩揽在自己的怀里,嘴里一直念叨着还好!还好!失而复得的心情,炎熠竟然留下了眼泪。

  树上的风,这才开始打量起穆琳琳。原来,她,在少爷心中,无可替代。

  穆琳琳被炎熠整得不知所措,尤其听到他的哭声。一个大男人,哭什么。

  撇撇嘴,把视线转向一边,看到了地上的红毛,推搡着炎熠不让他抱。

  嘴里碎碎念的骂道:“混蛋,你个大混蛋。”连打带骂。

  “好,好,好,我混蛋,别生气,宝贝,让我抱一会。”声音还带着一丝丝发抖。

  穆琳琳今天用了很多精力,就这样软软的趴在炎熠怀里睡着了。

  炎熠感觉小人没有动静,把她抱在怀里,把头埋在她的脖颈里,深深地吸了口气。

  炎熠把穆琳琳抱回主卧,看到室内的一片狼藉,又看到怀中人眼角中还存在的泪,一点一点深情的吻掉。

  把穆琳琳放在床上,随后跟着上了床,紧紧的抱着穆琳琳。

  把自己的头深深的埋在她的怀里,就像一个失去安全感的孩子。

  穆琳琳醒来已经是下午五点,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捆绑着自己的腰部,不舒服的哼了声。

  抬起睡眼朦胧的眼就看见两只手臂嘞着自己。心里不舒坦的动了动。

  抬起小脑袋就看见一双深情的双眼锁在自己身上。

  看见他就心烦,把小脑袋瞥向另一边,挣扎着脱离两只手臂的捆绑。

  无论穆琳琳怎样挣扎,都撇不来那捆绑,咬着牙,愤怒的眼神看向炎熠。

  “以后不许做那么危险的动作”炎熠低嚇着。

  穆琳琳一听到他说这个,顿时,所有的怒气都集中在挣脱中。

  “你混蛋,你王八蛋,我不要和你在一起,我要离开。”穆琳琳剧烈的挣扎着。

  当炎熠听到穆琳琳说要离开他,猛的一个单身,把穆琳琳死死的按压在身下。

  “我不允许你离开,听到没有。”充血的红眸死死的盯着穆琳琳。

  穆琳琳有些被吓到,火狐的死,三年的囚禁,心里的委屈如同火山爆发,既猛烈又措手不及。

  哇的一声大哭,直接把头瞥向另一边哭泣,把床单都浸湿。

  炎熠看着心疼,把穆琳琳抱起放在怀里,乖,不哭,不哭。

  一声声轻柔的哄到。

  可是当事人不管不顾,就要拿哭泣来发泄情绪。

  炎熠看到穆琳琳哭泣,仿佛心在滴血,要把他心疼死似的。

  好了好了,不哭,只要你不离开,你要怎么样都可以。

  哭声还继续,仿佛没有听到他说的什么。

  “我发誓好不好,琳琳,不要哭了,我心疼”。炎熠心疼的说道。

  穆琳琳不理他,也不看他,哭声一声赛过一声。

  “我发誓,只要琳琳不离开做什么都可以。”低沉的说道。

  哭声立马停止。

  “你说的,不许反悔。”还带着小女人的哭腔。

  “嗯。”炎熠点头真挚的看着她。

  穆琳琳起身下床,穿好衣服,就要出门。

  炎熠看到她要出去,立马拉住她。

  “去哪里?”

  “你说了我做什么都可以。”说完就扭身走了。

  为什么炎熠感觉自己有种被骗的感觉。

  李冉今天的戏份拍完,就回到家里休息。

  打开房门,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所有的红色家具都被替代。

  原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男人居然还在沙发上看电视。

  李冉的火气不由得腾腾上涨,看到男人正在认真的看电视,连她出现在他面前都不知道。

  待走近看到屏幕,原来是自己以前所演过的影视。

  十厘米的高跟鞋狠狠的踢到龙烈的小腿上。

  “呃!”一声痛苦的沉闷生响起。

  “现在离开,不许出现在这里。”表情厌恶地说道。

  龙烈抬起身子,一步一步的向李冉靠近,眸子喷出火花,仿佛要把她烧死。

  李冉胳膊交叠抱胸的姿势,看着龙烈一点一点的靠近。

  “我说离开!”烦躁的再次说出口。

  龙烈的双眸不由的崩裂出悲伤,低头看着脚面。

  铃,铃,铃。门铃声打破了这一份死寂。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龙烈想到如果是个男人就把他扔走。看向李冉眼神带个一抹威胁。

  李冉直接丢下两个白眼,拉开房门。

  “呜~李冉姐姐。”穆琳琳本来是出来散散心,没想到就走到了李冉的公寓,当看到李冉的时候,在幽离受的委屈全面爆发,看到她,就往她的怀里寻求安慰。

  李冉被穆琳琳整得有些措手不及,却听到女孩的哭声,不免心疼。

  手一下一下的顺着女孩的后背安抚着。

  龙烈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这个小女人怎么还不进来,就走向门口探个究竟。

  待看清来人时,不由得纳闷。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看着两个女人这么抱在一起,越看越不爽,在想到季川,魔怔了看着她俩抱在一起。

  不由分说,把穆琳琳扯开,把李冉拉到自己的怀里。

  温暖的拥抱突然就这么消失,穆琳琳抬头看着龙烈怒瞪着自己,心里更委屈,瘪瘪嘴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你干什么!”李冉怒斥着龙烈。

  然后把穆琳琳拉到客厅,倒了一杯水给她。

  龙烈跟魔怔似的,不想让她俩在一起,当年,李冉的离开是和穆琳琳脱不了关系的。

  龙烈走到另一边,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拨通大哥的电话。

  此时的炎熠正呆呆的坐在床上,听到手机响,立马拿起。

  看到老二的来电,等到快要挂断的时候才接起。

  “小嫂子,在李冉这里。”

  “嗯。”

  炎熠拿起外套就开车去了李冉家。

  穆琳琳还没待水温,就听到一阵砸门声。

  谁啊,带着疑惑看向李冉。

  李冉也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拉开房门,三个人就看见炎熠凌乱的发丝竖起。

  穆琳琳一看到是他,就扭开头不要看。

  炎熠的眼睛就像是雷达,一直扫在穆琳琳身上。

  迈起修长的双腿,来到穆琳琳面前,看到小女人不理自己,直接坐在了她的旁边。

  “琳琳,回家吃饭了。”有点可怜的说道。

  噗,龙烈很不给面子的一笑。开什么玩笑,大哥竟然表现出那么可怜的表情。

  穆琳琳还是扭头不理。

  炎熠俯下身子,两张脸面对面相距一厘米,突来的靠近,吓得穆琳琳往后仰。

  炎熠怎么会允许她的逃脱呢,把她拉向自己身边,然后放在双腿上,有力的双臂桎梏着她的软腰。

  他怎么可以这样,每次都是那么的随便,李冉姐姐他们还在呢。

  穆琳琳不配合炎熠的动作,挣扎着要下来。

  “琳琳,我没有杀火狐。”委屈的解释道。

  穆琳琳听到这样的解释,顿时,火气蹭蹭的上涨。

  也不管在什么地方,发泄着自己的怒气。

  “你当我眼瞎,我都看到你身上沾着血,手里拿着刀子,上面还有血迹,你说不是你!那为什么,火狐是死在你的旁边。”愤怒的大吼道,因为愤怒,面部有点狰狞。

  炎熠听着穆琳琳一句一句的质问,心在滴血。手按压着心脏,面色苍白,难受至极。

  穆琳琳终于看到了炎熠身体的不对劲,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紧张与害怕。

  “炎熠,你怎么了?”焦急的问道,还带着一抹哭腔。

  “乖,琳琳,我不会有事。”声音虚弱的安抚着面前的小女人。

  穆琳琳现在是讨厌炎熠,但是,也没有必要看着他在自己面前这样痛苦。

  “喂,你到底怎么了。”声音带着一抹焦急。

  终于,穆琳琳看到了炎熠手指按压的地方出现了鲜血。

  穆琳琳看到鲜血,整个人被吓到,呼吸好像停止了。

  脑子突然反应过来,急忙的寻找李冉的身影。

  而原本在旁边的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就在炎熠把穆琳琳放在腿上的时候,龙烈就把李冉拉到二楼压在房间里。

  两个人正在耳鬓厮磨,室内的温度一点点的升温,李冉就听到穆琳琳的哭腔,马上推开了龙烈,跑到一楼,随后跟上的是龙烈。

  当两个人看清情况时,炎熠已经因为伤口的剧痛失去意识。

  龙烈的眼睛闪出不可思议,大哥,怎么会受伤。

  李冉协助着龙烈弄到车里送进医院,当挪动炎熠的时候,地上的血迹深深地刺痛了穆琳琳的眼睛,心是那么那么的痛。

  听到消息的老三老四,都马上跑到医院,看着手术中三个刺眼的大红衣,心都揪在了一起。

  等待是一个漫长的时间,穆琳琳呆呆的看着手术门,期待着它能够马上开启。

  终于,等到了手术们的打开,一抹娇小的身子从众人身边跑过。

  “医生,他怎么样?”焦急的问道。

  “病人已经抢救过来,目前没什么问题,但是,还要继续留院观察。”医生深深呼了一口气说出。

  “那我可以去看看他吗?”眼睛中带着一抹期待。

  “嗯,可以,不过要让病人好好休息。”

  “嗯嗯,谢谢医生。”说完就抬起脚尖往医生身后看,想要看看炎熠现在怎么样了。

  医生无奈的笑了笑,闪过身子,交代一下龙烈他们注意事项就离开了。

  等把炎熠推到vip病房,也许因为麻醉的作用,还处在昏迷状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