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是不是我给你的自由

更新时间:2017-03-17 17:00:25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3674

肖军厌恶的把头撇向另一边,季川看到他的动作,心里有些难受,季川想到自己一个人面对着舆论,面对以后家庭的反对,更是面对着心爱的人的逃避,心在一点一点加痛,眸子一点一点的变红。

  不知季川哪来的蛮劲,可能是被肖军刚才厌恶的动作所刺激到,整个人把肖军扛起,扔向了大床。

  肖军被扛起时,都没有反应过来,等自己摔在大床时,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肖军看着季川眼眸越来越红,下看,看到他在一点一点的抽动皮带。

  肖军仿佛被定住一般,肆城的首席秘书长,竟然在这个时候大脑卡机,失去了反应能力。

  唰!一个猛扑。

  砰!

  扑过劲了,一下子掉床的另一头。

  都怪这破床太小了,季川恶狠狠的踢了床一脚。

  肖军中午回过神来,气愤的不行,没有想到他对自己还有非分之想,愈演愈烈!

  肖军直接跳下去,表情更加嫌恶的看着季川,拿着外套走了出去。

  这么糗的事被肖军看到,季川捂了捂脸,真是没脸见人……

  不过也不能让他跑掉,季川快速的抓住肖军,今天是一个好时机,天时地利人和……

  肖军抓起季川的两个手腕,就凭季川反抗的力气,就算再来五个他也抵不过一个肖军。

  季川把他的手腕拉到床头,从床垫下拿出两幅手铐。

  肖军完全被镇住了,他,要干什么。床垫下,什么时候有的手铐。

  正在肖军愣神之际,咔嚓,两道落锁的声音,肖军就看见自己的两只手腕被锁在床头。

  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是怎样巨大的侮辱,肖军一个人剧烈的挣扎着。

  季川坐在他的身上,双臂抱胸,嘴角的邪魅更甚。

  “滚!”就像笼中的困兽,仿佛能一把把季川咬死。

  季川远离了他,真怕他能挣脱掉手铐,下一秒扑死自己,给他一个缓冲的时期……

  就这样,肖军被手铐拷了一晚上。

  ……

  早上。

  床上一个男人手腕被拷在床头,地下全部是凌乱的破布。

  季川走进来,没有想到他的脾气竟然也这么烈!

  瞅瞅这地上的破布,瞅瞅他那要吃人的眼神,仿佛能把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挖下来。

  肖军的脸,一会青一会红,都快变成调色盘了。

  肖军本来长得有些妖孽,白嫩的皮肤都可以和穆琳琳比一比高低了。

  肖军看着季川离开的方向,眼睛出了神,有些淡淡的伤。

  季川看了看时间,已经九点了,拿出手机。

  “喂,大哥,我是老四。”

  “嗯。”

  “肖军最近先不去肆城上班,我给你安排了一个秘书。放心,我都已经调查过她,身份清白,做事干净干练。”

  “嗯”

  “大哥,你会支持我的对不对。”季川有些紧张的问道,手死死的抓住手机。

  半晌对方才给他一个字。

  “嗯。”

  “谢谢大哥,那我不打扰你了。”随后,季川欢喜的挂了电话,有大哥的支持,仿佛他拥有了足够的底气。

  叩!叩!叩!三声敲门声。

  “进来。”一股不怒而威的声音。

  “总裁您好,我是刚上任的秘书长,我叫裴雯,36,已婚,男孩6岁……”

  “不用了,下去吧。”炎熠打断了她即将要说出口的话。

  “是!”干断的回复。

  这就相当于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裴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椅。

  等炎熠上班走了之后,穆琳琳偷偷地跑出去,直接打电话给李冉让她来接自己,两个人一起去剧场。

  当李冉看到穆琳琳时,噗的一声没有忍住笑。

  只见穆琳琳带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带着黑口罩,只漏出两只大眼睛,本来她的眼睛很大。而且,眼睛还画的是烟熏妆,整个眼显得极其大,有些滑稽。

  穆琳琳被李冉这一笑,有些不好意思,就动手捂住李冉的嘴。两个人笑笑停停的赶去的蒂斯娱城。

  当穆琳琳来到蒂斯娱城时,眼睛一直在咕噜噜的转,还时不时斜眼瞄瞄。

  李冉真搞不懂这小家伙在干什么,不过挺可爱。

  俩个人成功的来到十三楼,这成功应该是对穆琳琳来说,因为,她没看见殷离。

  当穆琳琳看到导演时,就两眼放光的瞄准他,摘掉口罩和帽子,穆琳琳尽可能用自己平静的步伐走到导演身边。

  “导演。”穆琳琳轻声的称呼着。

  当导演听到声音,回头一看,心不由的一抖,我的乖乖,这画的什么妆。

  “准备好了?”导演有些疑问道。

  “嗯。”穆琳琳一直点头。

  “好了,别再继续点了。”导演有些无奈的说道。

  “今天,你给肆城的珠宝代言,这可是我拉下老脸好不容易要来的。”导演唬道。

  “谢谢导演。”穆琳琳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一个人有些局促的搅着衣角。

  “好了,你去补妆,然后再去拍。”导演看到穆琳琳的局促,也不开玩笑了,让她去工作了。

  “嗯嗯。”穆琳琳猛点头答应。

  看着穆琳琳离开,导演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穆琳琳走到化妆师面前时,化妆师不由得一愣,这眼……

  当穆琳琳在向化妆师解说自己来的目的,化妆师也没有去猜测她到底可不可以,直接进行自己的本职,进行化妆。

  穆琳琳化好妆,正好看到导演过来,只看见女孩的黑发半边遮住,半边披散,犹如一个下凡的精灵,娇嫩的粉唇,纤长的白颈。

  只见穆琳琳的服装,穿着抹胸装白裙,露着两个半圆,让人容易猜测是D还是E。抹胸装遮不住她两条腿的美光,脚上一双十二厘米的水晶鞋。

  穆琳琳人只需一站,就可以抓住其他人的眼球。可能,穆琳琳没有穿过这种装束,手紧张的放在胸口。

  导演看着她,一个鲜艳美丽的女孩,又再次无奈地摇了摇头。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一个草原。穆琳琳在一边站着,忽然有一个男人走近她的身边。

  “你好,我是reason,这次你合拍的伙伴。”男人礼貌的伸出手。

  “你好,穆琳琳。”女孩也礼貌性的伸出手表示回应。

  之后,是两个人之间的沉默。穆琳琳抬头看他时,发现他正在看向远方,那是一片无际的迷茫。

  等一切设备准备就绪,就只剩下两个演员。

  “一、二、三、action!”导演发号施令,两个人已经走入状态。

  女孩含羞地低下头,男人看着女孩露出微笑。

  只见,男人单膝下跪,手抬起另一个女孩的手,四只眼相对是那样的深情。

  男人眼神灼热的看着女孩,女孩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镜头焦聚在那璀璨的戒指。

  男人抬起女孩的手亲了亲,戴上那璀璨的戒指,目光灼灼的看着女孩,最终起来抱着女孩一圈一圈的转。

  “卡!过!”导演一个发令。

  男人立马放下女孩,离开了这个地方。

  一个无语言的广告,通过表情、动作就可以看出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不需要其它言语来表达。

  这通广告很容易的播出,炎熠在办公室内总感觉到心神不宁。

  穆琳琳回到十三楼时,拍广告的装束还没有换掉,穆琳琳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才到十三楼视察的殷离,正好看见了穆琳琳。

  殷离嘴巴张开O型,这是…小嫂子?扭着头问身边的助理。只见,他两只眼睛一直停留在小嫂子身上。

  啪!猛的一掌。

  “滚回去!她,你也配看。”殷离生气的说道。

  殷离就这样扭身离开,不行,不行!他要告诉大哥,不是他打小报告,是因为大哥很保护穆琳琳,在他这里有一丁点损失都是他的罪啊。

  助理默默的在他身后看着他捉急。

  炎熠一直感觉到心神不宁,揉了揉眉头,身子往后椅背。

  嗡嗡嗡,桌子上的手机在震动。

  炎熠看着它,最终拿起来接起。

  “大哥、大哥、小嫂子在我这里,她……”殷离有些急切的说道。

  炎熠听到有关穆琳琳的事情,而且殷离用焦灼的语气说话,没等他说完挂了电话,急冲冲跑到停车场去开车。

  殷离看到被挂断的电话,心里歪歪着,至于那么着急嘛,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是用怎样焦急的语气和人家通电话。

  殷离歪歪完,就要去公司门口迎接大哥,他相信大哥十分钟就可以飞过来。

  炎熠来的时候路上堵车,烦躁的砸了一下方向盘,摇开车窗看哪里可以超路。

  一不小心,眼睛看向了路边的大屏幕,眼睛被黏在了上面,移不开。

  只见女孩娇羞的低下头,男人单膝下跪,亲吻女孩的手,抱着女孩一圈一圈的抱。

  这是什么!炎熠手握成拳,心,很伤。琳琳,是不是我给你的自由,那么我只能收回了。

  嗨!炎熠以为是一个男人在向穆琳琳求婚。嗨!单方面的爱情,犹如一个弱智。

  炎熠回到车里,猛的关上车门,倒退左移,从一辆车身边擦过,车主正要开口大骂,看到车上那霸气的车牌号88888,心蹉的做好驾驶座。

  殷离失算了,没有用到十分钟,炎熠八分钟就到了,劳斯莱斯霸气的横在蒂斯娱城的门口。

  殷离马上打开车门,大哥你来了。

  “琳琳呢?”炎熠直奔主题,想要教训那个小女人。

  “大哥,小嫂子在十三楼…哎,大哥,你这个样子会吓到小嫂子。”殷离在后面追喊着。

  炎熠直奔十三楼,就看到在众人之下和一个男人搂抱在一起。

  后面跟来的殷离,吓了一跳,小嫂子是在我这里拍戏,不敢相信,有些欲哭无泪,要知道,就不喊大哥过来了。

  只见大哥浑身戾气,手握拳的一点点走向两个搂抱在一起的人。

  导演在一旁指导着,“不对,琳琳身体在向他身边靠些,这样…”

  砰!一个肉/体倒地的声音,众人看到是炎熠,都被他的戾气所镇住。

  穆琳琳看到这样的炎熠,心,不由得一抖。

  等众人回过神时,只看见炎熠扛着穆琳琳离开。对!是扛着。

  殷离看到炎熠出来,看来真的发怒了,竟然扛着他的宝贝出来,还是躲远些好,一个人偷偷地溜回办公室。

  炎熠直接把穆琳琳甩在了车上,以往温柔系安全带的人消失不见了。不等,穆琳琳做好,炎熠发动车子,用最大码回到幽离。

  炎熠直接跳下车,打开后面车门直接把穆琳琳扛起,被炎熠这么折腾,穆琳琳的小脸变得有些苍白。

  炎熠直接把人扛到三楼主卧,把人狠狠地扔在床上。

  穆琳琳受不了他,又再发什么疯。

  “炎熠,你又在发什么疯!”大声的怒喊着。

  “我发疯,好!那我就发疯给你看!”炎熠完全被气疯的失去理智。

  猛的扑向穆琳琳,不知道什么叫做温柔,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只知道残暴可以修理不乖的东西。

  炎熠撕扯着穆琳琳身上的衣服,穆琳琳看着完美的布料在炎熠手里变成一块一块的破布。

  眼,闭上。泪,流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