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他,会害怕

更新时间:2017-03-17 16:09:07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3969

穆琳琳麻木的躺在床上,下面好痛,心,更痛。听见外面车子发动的声音,声音逐渐变弱。泪,一点一点的往下流。起身,穿好衣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离开。

  “大哥,你别喝了,这都是第三瓶了。”殷离心里愧疚的说着,都怪他,要不是因为他多嘴,大哥和小嫂子也不会变成这个样子。

  “滚开!”猩红着眸子冲着殷离说道。

  殷离心里很难过,眸子变得通红。

  殷离吸了吸鼻子,对着炎熠说道:“大哥,我陪你。”说完,从另一边打开一瓶威士忌也喝了起来。

  炎熠不管他,只要不烦他喝酒就可以,一会自己一个人干掉了五瓶威士忌,心,好痛,就让它一直痛下去。

  终于,炎熠受不了酒精的煎熬,猛的咳出血,心好痛好痛。

  殷离终于看出了炎熠的异常,发现他还没痊愈的伤口,衣服已经被浸红。脸色苍白的如同一片纸,是那么的虚弱。

  殷离害怕的哭出声,手发抖的拿出手机,拨打120。

  “大哥,大哥。”无论殷离怎样叫喊,怎样拍打他,人都没有反应。

  穆琳琳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茫然的走在马路上,她不知道,她要的是什么,她应该怎么办。

  穆琳琳一个人茫茫然然走在帝都的马路上。早上,是上班高峰期,人来人往,车来车去。

  一个女孩麻木的行走,就像脱去灵魂的尸体。

  穆琳琳就这样一直朝一个方向走,头,好痛。

  不知道什么时候,穆琳琳走到了高速公路上,一个庞大的大货车向她袭来,穆琳琳看着大货车完全忘记了反应,脑海中出现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推开自己,中年妇女躺在了血泊中。

  大货车司机一直鸣笛,快速的急刹车,但是由于车子本身的惯性,穆琳琳眼眸中反射出,车,在一点一点的向她接近。

  唰!一个黑色的身影去抱住穆琳琳。

  哐!娇小的身体还是被撞开五米远,身体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眼眸睁得大大的,看着车底下的男人。

  穆琳琳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一些画面。

  “放开我!放开我!”女孩拍打着男人。

  男人不顾一切的撕扯着刚成年的女孩。

  “你只能是我的!只能是我的!”男人霸道的呼喊着。

  “爸爸,爸爸,你怎么样了?”女孩颤抖的声音,哭声问道。

  “琳琳,离开炎熠。”男人抹掉女孩的眼泪,就这样安详的睡了。

  “给她催眠,十八年前的记忆全部都消失。”男人冷漠的说着。

  躺在病床上的女孩,还存在唯一一点的意识,虚弱的睁开眼,看着液体一点一点的推进自己的身体内。

  穆琳琳的脑海中,出现了这些难以置信的画面,最终虚弱的闭上眼,两行血混合着泪水流在她白嫩的脸上。

  大货车司机看到自己撞到人,心里很是害怕,马上拿出手机拨打120。

  很快,救护车来了,一条马路上并排着两辆救护车。

  两辆救护车同时到达医院,殷离心急的跟着炎熠,不管不顾的喊到:“快点,快点!”

  护士医生都在加速的推车,正好与刚下来的救护车的担架相撞!

  “没长眼!”殷离烦躁的喊着。眼睛紧紧的看着大哥,随后,往另一个担架瞥去。

  殷离的眼眸贸然睁大,这怎么可能,他看见旁边担架上的人,竟然是小嫂子,脸上流着两行血,手上,腿上都是血,这怎么可能!

  “快,快,让开!”一个护士把他推开,快速的把病人抬到急救室。

  殷离看到手术中,再想到大哥和小嫂子的状况,猛的给自己一巴掌。

  才想起来没有告诉二哥他们,又给他们打电话。

  “喂”声音有些疲惫。

  “三哥,大哥和小嫂子在医院急救。”殷离在那方哭哭啼啼的说着。

  “什么!”龙烈直接挂掉了电话,驱车离开。

  殷离接着给老四打电话。

  “喂!”一点也不喜欢,有人打扰自己的清梦。

  “老四,大哥和小嫂子在医院急救。”呜咽的说道。

  “什么!”季川听到整个人都清醒了,猛的起床穿好衣服,回头正好看见肖军在看他。

  “大哥出事了,乖,等我。”说完亲了他一下,快速地奔向医院。

  肖军看着自己的手腕还被锁在床头,真是可气。

  龙烈和季川赶到医院,就看见殷离一个人蹲着,头窝在腿里。

  “老三。”龙烈拍了拍他的肩膀。

  “二哥。”殷离泪眼朦胧的看着龙烈,仿佛,现在他是他的依靠。

  “没事。”龙烈不知道是在安慰他们两个还是在安慰自己。

  叮,手术中的灯灭了,医生走出来。

  兄弟三个赶忙走去,“大哥怎么样?!”殷离焦急的问道。

  “如果身体想要,以后就不要喝酒!”医生摇了摇头走了。

  “病人目前没有什么危害,注意伤口,忌食”留下一个护士慢慢的解释着。

  正好,这时炎熠从手术室里推出,龙烈让老三老四陪着大哥,自己一个人留下等着穆琳琳的消息。

  一个小时之后,炎熠幽幽转醒,看到殷离和季川。

  “我怎么在这!”说着就要下床。

  “大哥,你快躺着,今天你的伤口又裂了。”殷离说道。

  “以后你要少喝点酒,要吓死我了知道吗?”说着说着殷离还真的抹起了眼泪。

  “闭嘴!”炎熠有些烦躁的呵斥着。

  殷离有些害怕的躲在一边。

  炎熠说完就要起身离开医院,28年,什么时候进过医院,除了上次火狐之死。

  殷离急忙拦住他,有些害怕的看着炎熠。

  “大…大哥,小嫂子,她在急救室抢救。”殷离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把话说完整。

  “你他妈的说什么?!”炎熠失去了以往的风度,猛的抓起殷离的衣领,殷离整个人都被抬起。

  “二…哥,正在外面…等着小嫂子。”殷离有些艰难的说完。

  炎熠两眼发红地看着殷离,猛的把他甩在地上,快速的走向急救室,他要陪着琳琳,这样才会心安的。

  不知道是他心安,还是她心安。

  龙烈远远的就看见炎熠手捂住胸口快步走开。

  龙烈看到炎熠这状况,有些担心的问道:“大哥…”

  “琳琳,进入多长时间了?”炎熠打断他要出口的话。

  “六个小时。”龙烈把头偏向了一边。

  炎熠心痛的直接坐在了地上,头垂在地上。

  即使生活在不美好,现实总是要面对,一味地逃避,只不过是自己短暂施的障眼法而已。

  手术灯终于灭了,一个手术做了十二个小时,医生,护士出来时都面带倦容;可是,面对病人,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做劳累。

  “她怎么样了?”炎熠看到医生出来,马上走到他的身边问道。

  “情况不大乐观,推到重症监护室里,24小时之内没有醒就变成植物人了。”医生摇摇头,准备抬脚走人。

  忽然,一个冰冷的东西戳住他的脑袋,救她。否则,砰!天花板上的灯掉下来了。

  大家都屏住呼吸,都害怕惹住这个来自地狱修罗的男人。

  “我尽自己最大所能。”医生颤抖的说。

  “嗯?”枪,戳了戳他的头。

  “是,我会救活她。”医生害怕的说着。

  炎熠收回枪,静静地跟着才出手术室的穆琳琳。

  “琳琳,好起来。”炎熠抓着她的小手。

  等到重病监护室,炎熠还在一直拉着穆琳琳的小手。

  “先生,重病监护室你现在不能进去,24小时之后看情况。”护士不卑不亢的说道。

  炎熠也明白,重病监护室不能进去。最后,亲了亲穆琳琳的小手。

  “琳琳,我等你。”随后,把她的手放在被子里盖好,护士把穆琳琳推到重病监护室。

  24个小时,对于炎熠来说是怎样的煎熬,就像是,心在锅里油炸。既煎熬又痛。

  老二老三老四兄弟三个也不敢劝大哥回去,四个人就站在病重监护室等着。

  殷离双手合十祈祷着,希望小嫂子能够快快醒过来。

  M国。

  “尊主,我们找到了孙小姐的消息了。”一个侍卫单膝跪地向藤椅上的老人说道。

  藤椅,以前是他抱着自己外孙女常呆的地方,她的外孙女很喜欢它。

  本来没有精神的老人,立马来了精神。

  “快,我的外孙女在哪!”老人有些激动的从藤椅跳下跑到侍卫身边。

  即使,已经年老,还是童心未泯,只是三年的时间又把他打回了原型。

  老人身边的管家听到有消息也是很开心,看到尊主跑过去,赶紧去扶住他有些年迈的身体。

  “孙小姐现在在国内帝都,过得还好。”侍卫说着从自己身上掏出一份记忆卡。

  “孙小姐前两天拍过一则广告,但是很快被人给封锁了,不过内容在这里面,您看一下。”侍卫双手奉上给旁边的管家。

  “快、快、快!”老人激动的让身边的人快点放出来,他要看看三年不见,自己的外孙女是否还安好。

  只见画面上,男人单膝下跪,手抬起另一个女孩的手,四只眼相对是那样的深情。

  男人眼神灼热的看着女孩,女孩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镜头焦聚在那璀璨的戒指。

  男人抬起女孩的手亲了亲,戴上那璀璨的戒指,目光灼灼的看着女孩,最终起来抱着女孩一圈一圈的转。

  老人看到这里就已经没有了,激动的眼泪已经掉下。

  三年了,已经三年了,我的外孙女终于找到了。老泪纵横,旁边的管家看的都哭了,扭过身偷偷地抹泪。

  女儿,你就放心吧。老人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尊主,找到孙少爷了。”又来了一个侍卫上来禀报。

  “说,我的孙子在哪里?”老人更加的激动,不小心呛到的咽喉。

  “尊主,先不着急,不着急。”管家一边给他顺气,一边说道。

  老人不管,推开管家的手,走到侍卫身边。

  孙少爷是从三岁的时候就被别人抱走,无论发动怎样势力,展开地毯式的寻找,25年了,现在说找到了,老爷子怎不能激动。

  “快快说,在哪里。”两只眼睛放光的看着报信的侍卫。

  “尊主,孙少爷现在在国内帝都肆城上班,工作是秘书处处长。”不卑不亢的说道。

  “嗯,好!”老人都不知道激动的说什么,只一味地拍手说好。

  “准备,回国!”老人一声令下,全部都紧张有序的去准备齐全出发。

  一场战争很快就要上募。

  重病监护室这边,已经过去了十二个小时。

  炎熠两只手趴在玻璃上,眼睛正在一眨也不眨的看着病床上的穆琳琳,偶尔眼睛很干涩到身体本能条件反射的才会眨一下。

  殷离在旁边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颓废抱头的站在一边。

  “琳琳!琳琳!”炎熠大声的呼喊着,因为他看见穆琳琳的嘴唇在动。

  在一旁一直等待的医生听到炎熠的呼喊声,马上齐装准备的快步走到重病监护室。

  炎熠在外面看着医生护士手忙脚乱,手紧紧的握住。

  “琳琳,好起来。”干裂的嘴唇翕动着。

  半个小时之后。

  “炎少,这位小姐已经脱离了危险,等到早上就可以醒过来了。”医生在一旁解说着。

  “现在,要把这位小姐换到VIP病房,放心,我们会好好的照顾他”一旁的医生继续说着。

  无论医生护士在一旁说着什么,他都是没有反应,眼睛紧紧的黏在穆琳琳苍白的脸上,为她感到心疼。

  医生推到VIP病房,炎熠就跟到VIP。

  即使他听到了穆琳琳到早上才会醒来,但是他还是会一眨不眨的看着穆琳琳。

  他,不想错过穆琳琳醒来。

  他,害怕琳琳看不到他,琳琳,会害怕。

  他,会害怕,看不到琳琳醒来。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即使伤口又裂开,即使面色再怎样苍白,即使身体怎么虚弱。

  他,都要等她。等到她看他一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