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人还没有醒

更新时间:2017-03-20 10:27:15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3994

医院,浓重的消毒水味道充斥着整个医院走廊。

  VIP病房内,男人坐在病床旁的椅凳上,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病床上的女孩。

  时间已经走到了早上七点,炎熠的眼睛都没有闭上。

  炎熠眼里全部是红色的血丝,胸口由鲜血浸湿的红色,面部的苍白,显示的整个人虚弱,身体不可以再透支了。

  床上的女孩眼睛忽然眨了一下,嘴唇在翕动,然后又恢复了刚才的平静。没有一点刚才动作的迹象。

  炎熠的身体刚才在提出反抗,抬手揉了揉眉间,以示安慰自己的身体。。

  但是,他错过了女孩刚才细微的动作。

  炎熠又恢复了刚才的动作,一眨也不眨的看着床上的女孩。

  外面阳光明媚,说明了今天是个好日子。

  与外面的光线相对比,房间内黑乎乎的,浓厚的窗帘阻挡了阳光的进入。就像,无情的人能够阻隔你的加入。

  肖军感到身子很累,想要翻一个身。不料,手铐的绑住,说明想要这个动作有些难。

  然而,还是把身边的变态男给吵到了。

  被吵到的人,心里不乐意了,哼唧哼唧了两声。

  一分钟后,季川又睡着了,呼噜还响上。

  肖军看着大型动物,越看,心里越难受。自己,可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肖军感觉自己的人生很失败,挫败的揉了一把脸。

  肖军看着自己的手,不知道突然想起了什么。

  手开始往床垫下摸,不知道钥匙会不会被找到。

  可能是因为季川太神经大条,相信肖军的两只手被绑住,就不会拿到钥匙。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他只绑了一个手。

  肖军摸索了半天,终于摸到一个硬实的东西,马上掏出来一看,是钥匙,眼睛发亮的看着它。

  肖军激动的拿着钥匙,看着自己的手,然后小心翼翼的解开手铐。

  眼睛一亮!

  然后肖军慢慢的移动自己的身子,慢慢的下床,慢慢的穿好衣服。

  竟然,季川没有醒来,肖军心里不免暗自庆幸。

  正在楼下打扫卫生的佣人看到一个男人大清早从少爷房间走出,脚上一双凉拖,而且大衣里面包裹着的是浴衣。

  所有的佣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男子淡定的走下来。

  肖军表面是淡定的,但是内心是崩溃的,他晚上偷偷地被运到季川的卧室,他是昨天白天才发现的。

  管家看着肖军的一席穿着,不由暗暗的吃惊,又想到昨天少爷不要旁人去他的房间。

  这个想法实在是一个炸弹,炸懵了管家整个人,连肖军从他身边走过都没有知觉。

  五分钟之后,佣人发现管家还在张着大口,一个胆大的佣人走过去。

  “管家,那位少爷已经走了。”女佣弱弱的说道。

  管家这才回过神,下意识的往身边看了看,人真走了,少爷应该会没事吧,心里在打着谱。

  “下去做事吧。”管家对着刚才的佣人说道。

  “是!”然后佣人下去。

  管家一想到刚才的那个男人,越感觉自己心中所想的是事实,所以,再考虑要不要报给老爷。

  半个小时之后,季川穿着凌乱的睡衣,头发乱成窝,一边快走一边大声的喊着肖军,肖军!

  季川醒的时候,想要紧紧地抱住肖军的身体,发现身下的触感不一样,就看见身下的枕头和被子,又看见旁边躺着一副手铐。

  心,不由的慌了一下,直接爬起来呼喊着肖军。

  即使,他可能走了,也要继续找。

  即使,他再厌恶自己,也要把他看看的拴在身边。

  “管家,有没有看见肖军?”季川走到楼梯上看见管家,急忙的问道。

  “少爷,那位少爷已经走了。”管家有些弱弱的说道。管家又再次证明了自己心中所想。

  季川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啊!大声的嘶吼着。佣人都有些害怕的躲远一点。

  肖军,肖军,没有我的命令你竟然敢直接走掉,你以为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季川心里烦躁的想着。

  啪,一个价值两百万的古董花瓶直接破碎。

  佣人的心在滴血,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不知道要打工多长时间才会有,就让少爷一怒之下全部付之东流,没有了它自己本身的价值了。

  季川直接走上楼,他要去把那个不听话的人给逮回来,好好的教训!

  季川完全忘记了,是谁,大晚上偷偷地把人运到自己的房间。

  管家看着季川的背影,心急的猜测又一次证明那是事实。

  管家赶紧拿起客厅的座机拨打了季家老宅。

  嘟,嘟,嘟。电话被接起。

  “你好,有什么事情。”一位女佣看到是少爷那边打来电话,很快的接起。

  “快、快把电话接给老爷。”管家激动的说着。

  女佣听到是管家的声音,赶紧把电话接到书房中的电话。

  “什么事?”老人问道。

  “老爷,今天有一个男的在少爷房间,穿的是浴巾,少爷还要出去找他。昨天,他就在少爷房间里一天也没有出来。”管家激动的语无伦次。

  虽然人已经年迈,但是人还是很聪明,理顺了管家想要表达的意思。

  “那个孽障!把他叫过来!”老人激动的说道,平常最疼的孙子,小时候常抱在怀里的爱孙,老人竟然能骂出口,可见,脾气不是一般的小。

  肖军走出这栋别墅,心里有丝不可思议,竟然就这么简单的走了。自己心里想到。

  啪!打了自己一拳,再想什么呢,难道还想回去?心里不由感到有些好笑。

  肖军走了一段距离,然后打了一个的士。

  由于肖军的装扮,司机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先生,去哪。”司机问道。

  “去…”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几辆车把出租车包围。

  肖军看着车上的标识,不是季家,那会是谁?

  “先生,他们是来找你的吗,如果是,请您赶紧下去,小生意惹不起大买卖。”司机怕出事,对着肖军说道。

  肖军没有回应,脑中还在思索着,就听见敲窗声。

  肖军把窗摇下。

  “先生,我家尊主有请,麻烦您走一下。”侍卫恭敬地说道。

  说不准,这以后是当家的。侍卫心里暗暗想道。

  肖军看了看周围的十辆车,最少一百个保镖,抬头看了看司机。

  司机看着肖军,急忙的摇摇手。

  “先生他们在找你,你快下去吧。”司机有些慌张的说道。

  最终,肖军咬了咬腮帮下车。

  当所有的侍卫看到肖军的穿着时,都有些吃惊,当刚才跟他说话的侍卫看到肖军脖颈的青紫时,下巴掉了,这未来的孙少爷……

  侍卫选择收回刚才心里所想的。

  肖军看到他们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紧了紧外套。

  “肖先生,这边请。”侍卫弯腰摆手的指向另一边。

  肖军面无表情的往前走。

  季川急忙的跑出来,漫无目的开着跑车,心里想到,肖军一个人应该跑不远。

  然后看见十辆车,车标看不懂,竟然在帝都比大哥都有排场。

  季川准备绕过他们,正好扫过刚过来的肖军,肖军身后差不多有一百人。心,不由得变得紧张。

  猛的把跑车停在一旁,准备跑到肖军身边。

  然而,当季川距离肖军两米的距离时,季川面对的是齐齐的枪口。

  “你们是什么人?”季川的眼睛死死的看着肖军身边的侍卫。

  肖军发现季川过来,不免有些吃惊。

  “放了他。”季川命令道。即使面对众敌,季川也没有一丝惧色。

  “肖先生,原来他是你的朋友,多有不对。”肖军身边的侍卫说道。随后,一个手势,枪支全部收起。

  肖军听到顿时无奈了,这保镖动作也太快,也太果断了吧。

  季川快速的走到肖军的身边,手想要拉起肖军的手。

  肖军一下子躲开,季川整个人都扑过去了。

  这么多人呢,他,竟然也敢!肖军心里歪歪着。

  “快走,他们是不能惹的。”季川轻声地附在肖军耳边说道。

  肖军的心立马被提起来了,他不想刚出狼窝再进虎窝啊。

  肖军的手不由自主的去拉着季川的手。

  季川看了看被抓住的手,唇角邪魅的笑了笑。

  一旁的侍卫,下巴都快合不上了。

  其他的侍卫感觉浑身发冷,全身都在起鸡皮疙瘩。

  这未来的接班人竟然是……

  当然,肖军不知道他们心里所想的,否则早甩开季川十万八千里了。

  当季川的管家通知季家老爷子时,老爷子按耐不住亲自出马,就要捉拿季川那个混小子。

  季老爷子在往季川所住的路上,看见十辆车,保镖上百个,竟然这么大的排场,想必也是一个不可惹之主。

  季老爷子本打算绕过,不小心扫到了季川正在抱着一个男的。

  不得不说,爷俩真像,都是扫到了不该扫之人。

  两个大男人光天化日之下抱在一起,那可了得,被狗仔拍到,被路人看见,有损我季家的门面。

  季老爷子气冲冲的走过去,手里拿着枪指着肖军。

  “放开我孙儿!”一声洪亮的嗓音传到季川的耳中,是那么的熟悉。

  楼抱在一起的两个男人同时看向声音发源地,季川就看到子弹向肖军发射。

  季川猛的把肖军抱向了另一边,子弹打在了季川的后背。

  肖军震惊的开着季川,嘴唇张了张最终没有说出什么。

  季川看到老爷子对肖军开枪,就知道,纸是永远包不住火的。

  季老爷子没有想到季川会挡枪,这才意识到两个人的事态严重性,等季老爷子回过神来发现上百只枪口已经对着自己。

  “他是我爷爷。”季川虚弱的对着肖军说道。

  枪伤在背上,不知道是枪伤冲击力太大还是季川故意在表演,听起来声音有些虚弱。

  “嗯。”肖军抱着他回应着。

  不知道,这算不算见家长。季川心里歪歪着。

  “孽障!”季老爷子气的破口大骂。

  “季先生,您先带你的朋友上车,我们善后。”季川身边的侍卫说道。

  肖军害怕季川的身体扛不住,想要马上给他治理,就连同季川也上了车。

  “孽障,给我回来!”季老爷子气的胸口起伏很大。

  由于是突然袭击季川,所带的保镖人手不够,所以,季川这边占了优势。

  “你们是?”季老爷子问道。

  “葬!”领头的侍卫回答着。

  季老爷子听到葬,心不由一提,身子往后倒去,幸亏,身后有保镖以免摔倒。

  领头的侍卫看到肖军他们已走,也上车走了,只留下季老爷子那些人了。

  医院。

  炎熠一直看着病床上的女孩,可惜女孩没有睁开过眼,炎熠看了下时间,已经到十点了,琳琳怎么还不醒。

  炎熠焦急的跑出去呼喊医生。

  三十秒后就看见炎熠脱拽着院长,后面紧跟着医生出现在VIP病房里。

  “快,看她怎么还没醒,如果再醒不来,我让你们都闭上眼。”炎熠眼中充血的对着一帮医生说道。

  “是、是、是。”院长赶紧说道,就怕他一不小心扭断自己的脖颈。

  炎熠猛的一下把他推倒在穆琳琳病床前,炎少要教训的人,没有敢出手相救的,然后一群医生走过去检查。

  医生护士紧张有序的再检查,发现穆琳琳没有任何状况。

  医生护士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站在那里,身体发抖。

  半个小时之后炎熠终于按耐不住了,院长看到他要爆发。

  院长害怕的对着炎熠说:“炎少,这位小姐身体没有状况。”

  “她一直就没有醒过来,要都没有眨一下,你竟然给我说没事。”炎熠对院长愤怒的大吼着。

  “真的查不出…”院长小心翼翼的的说道。

  炎熠扭头看着病床上的穆琳琳,腿被吊着,手被砂带绷着,头也被砂带包裹着,好可怜的模样。

  炎熠很心疼穆琳琳,恨不得她现在身上的痛,都由他来替她承担。

  炎熠看着医生,医生弱弱的迎上他的目光。

  炎熠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幽幽转头看向穆琳琳,医生也跟着看着床上的女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