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砸门

更新时间:2016-12-03 06:57:10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4024

VIP病房里,现在静的有些可怕。

  还能听见躺在病床上穆琳琳的呼吸声,还能看见她胸口有节奏的起伏。

  这个小东西,竟然要吓死人了,自己还在睡。

  炎熠快步的走到穆琳琳身边,俯身擒住那微张的小嘴,眼睛还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可能是穆琳琳有些呼吸不过来,头往另一边偏去。

  然而,炎熠也跟着往另一边偏去,嘴唇还在一直厮磨着她的娇唇。

  穆琳琳是真的呼吸不过来,呜呜的哼着声,睁开眼就看见炎熠怒瞪着自己。

  炎熠终于看到穆琳琳醒来,嘴唇还在厮磨着,一旁的医生护士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全程低着头,不敢看那两个人。

  院长心里在想,这位小祖宗,我命都搁在她手里,竟然还安详的睡觉。

  医生心里在想,真不可思议,她,竟然这么能睡,刚才忙活的半个小时都没有把她吵醒。

  护士心里在想,哇,好浪漫,这位小姐竟然被炎少吻醒,就像童话中的睡美人需要自己的王子。

  另一个护士心里在想,身体没事,整这么大阵势,有钱人呢。

  终于,等炎熠啃咬完了才把穆琳琳放开。

  穆琳琳刚刚还显得有些苍白的嘴唇,现在变得娇艳欲滴,那是因为得到了炎熠的滋润。

  穆琳琳看着炎熠胡子拉碴,眼中充满的血丝,又回想刚才他亲吻的味道。

  “你多少天没刷牙了,这么臭。”穆琳琳嫌弃的说道,就要抬手擦自己的嘴。

  “啊!好痛!”从小怕疼的穆琳琳不小心牵扯到自己的伤口,因为疼痛而喊出声。

  炎熠听到穆琳琳喊痛,紧张的去看她的手臂。

  炎熠俯身一点一点的亲吻。好了,好了,不疼。

  就像是,在安慰一个小孩子。

  一直被忽略的医生护士,都不由的惊讶张开嘴。

  竟然这么对炎少说话,她是第一个。院长心里着实佩服了穆琳琳一下。

  传闻中的炎少乖戾吗,现在我是看不出,不过,这位小姐没醒之前我看到了。对于穆琳琳的好奇,医生偷偷的看了一眼穆琳琳,正好被炎熠看到。

  炎少的眼神好恐怖,医生定格在那里。

  哇塞,炎少好man,刚才被这位小姐嫌弃了,竞然也那么暖。一个护士完全泛起了花痴。

  为什么我看到了女孩嘴唇在邪笑。另一个护士心中疑问着。

  “还疼不疼。”炎熠揪心的问道。

  穆琳琳摇了摇头。

  炎熠又吻了吻穆琳琳的手臂。忽然改变了路线,直接亲吻女孩娇艳欲滴的红唇。

  炎熠嘴放在穆琳琳嘴上,眼中含笑的看着她。

  “还嫌不嫌我脏?”炎熠邪魅的看着她。

  穆琳琳缩了缩脖子,然后摇了摇头。

  炎熠一直弓着身子,不知道是不是穆琳琳不小心,还是想要打开炎熠的嘴,手打在了炎熠的胸口。

  由于没有及时处理的伤口又反复复发了,旁边站着的院长急忙扶住炎熠,进行了一系列的抢救。

  龙烈已经三天没有见到李冉了,心里很想她。

  但是,她又避而不见。

  龙烈一开始给她打电话,她接。她说:“不要再来骚扰我了。”

  剩下的只是无情的嘟嘟声。

  多么无情的人。龙烈在心里伤心的想着。

  没办法,爱她,已经入了骨髓。

  龙烈拨打了很多次电话,最终对方传来电子声音。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啪!龙气的把电话甩在墙上,一个人闷闷不乐的站在那里。

  一旁的佣人看着,不免有些惊讶,这是少爷三年来第一次发脾气,一直以来要不面无表情,要不灰如死寂。

  佣人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哀。高兴是少爷有了情绪波动,悲哀的是拿他们出气。

  “看什么看,没活干是不是,把花园里的花都拔掉,重新种!”龙烈向一旁看好戏的佣人吼道。

  幼稚的男人!

  李冉看到龙烈拨打的电话,很烦。为了不让他烦自己,丢下还剩余百分之十五电的手机,一个人去泡澡,洗刷刷。

  一个小时之后,李冉洗浴完之后,慵懒的躺在柔软的红床上,看了看身边的手机。

  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看见手机就拿起。自己不是低头族啊。李冉心里不由感到好笑。

  嗯?来不来了,关机了?李冉想着。

  爬下床又把手机充上,按下开机键。

  突突突,五十条未接电话。

  竟然把手机打的关机了……

  李冉把手机往旁边一扔,敷个面膜美哒哒。

  哐、哐、哐、砸门的声音。

  李冉心里一惊,会是谁呢?不由得心里感到害怕。

  李冉走到客厅看了看门外的监控,两个男人,体格高大,李冉不会白痴的以为他们没有什么事情来砸门。

  李冉赶紧跑到房间,一边穿好衣服,一边打电话。

  “喂,龙烈,我家门外有两个男的,体格高大,看着不是善茬,他们现在在砸门。”李冉害怕的对着那边的龙烈说道。

  龙烈一开始看到是李冉的电话,激动的马上接起电话。

  当听到自己女人发抖的声音,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因为,他有足够了解她。

  “你先不要开门,不要跳窗出来,他们的人也许在围堵你,你从密室出来,我先我安排你那边的人去保护你,我马上感到你那里,先不要害怕,先过去。”龙烈安慰着,却没有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握成了一个拳头。

  李冉没有发现,她遇到事情,第一个想的是龙烈。

  李冉听到龙烈的话,竟然在她身边安排人,不过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

  “你不要挂电话,我害怕。”也许李冉这个时候才会表现的像个小女人吧。

  可以,龙烈没有那个心情去感受,去想象。

  “好!我陪着你。”龙烈一边安慰一边带着保镖出去。

  “黑,你去???路,然后一直走,去那边路口等着李冉小姐。”龙烈急忙的安排自己身边的人。

  “夜,命令安排在李冉小姐身边的人马上提高警惕,以死保护。”

  “是!”

  “是!”

  两道铿锵有力的回答。

  李冉听着电话那边传出来的声音,自己也不忘手上的动作。

  李冉移开卧室里的桌子,掀开插座壳,按了一下按钮。

  墙壁打开了,李冉跑进去,由于太黑暗,太寂静,李冉感到了什么叫做恐惧,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冉冉,”龙烈听不到李冉的声音,有些担心她,才刚出声就听到尖叫声。

  “啊!啊!啊!”李冉由于突然冒出的声音,加上内心的恐惧,忍不住大叫出声。这也算是自己身体本能散发的一种压抑。

  冉…

  李冉刚听到龙烈喊她,想要告诉他自己没事,却发现手机黑屏了,再怎么按开机键也不管用。

  李冉伸手不见五指,心里的恐惧已经达到了最高期限。

  “龙烈。”一个人害怕的喊着他的名字。

  回应的只有自己空洞的回音。

  龙烈才喊出冉,就看到手机显示通话已结束。

  心,不由得提到嗓子眼,不知道李冉怎么样了。

  脚,加油门到底。车在路上极限的行驶。

  李冉这时候不知道庆幸还是可悲。

  庆幸的是,为了防止粉丝发现自己,就给自己整了条密路。

  可悲的是,为什么这条密路没有安灯,黑漆漆的,很渗人的。

  门外砸门的两个人发现门一直不开,就看见对面树上的摄像头。

  妈的,摄像头都安在房门前,这家人竟然安在了树上。

  奇葩!

  不知道这两位大哥是不是脑残,拿你们这么粗鲁的砸门声,不把小女孩吓跑才怪。

  两个人又灰溜溜的走回车里。

  “爷,家里可能没人。”其中一个人说道。

  被称为爷的人,手抚着额头一副头痛的样子。

  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这两个人放在自己身边,不知道是自己智障还是他们智障。

  “爷,你头疼?”另一个人还有些关心的问道。

  “你大爷的,我能不头疼,你们这么开门,人家会给你开门才怪。”被称为爷的大声说道。

  两个人诺诺的看着他,有些手足无措。

  “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开。”其中一个人诺诺的说道。

  被称为爷的人,顿时无语了,身子往后椅。

  “那咱要怎么办啊?”另一个问道。

  “等着。”被称为爷的气着说道。

  被安排在李冉身边的保镖看着两个人回到车上,不由有些纳闷了。

  两个人默契的对视一下,拿出手机。

  龙烈这时精神处于极度紧张状态,听到手机响,马上就接起,也不管自己是在用什么车速开车。

  “喂?”龙烈冷漠的声音穿入对方的耳中。

  “少爷,那两个人走进一个面包车,车子一直停在那里。”保镖把这边的状况说给龙烈听。

  龙烈听见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不过,心里稍微放心了点。

  说明,李冉现在没事。

  “看他们有什么意图。”龙烈命令着。

  “是!”保镖回应着。

  龙烈挂了电话,目的到达了,龙烈没有看到人。

  龙烈根据多年在军队生活的本领,锐利的看了看周围,没有看见什么情况,耳朵动了动,除了风声没有听到什么。

  然后,拿出手机用着微弱的光去找出口,扒开上杂丛中的野草直接跳进去。

  龙烈发现路口够榨的,不过加大了找李冉的成功性。

  李冉看见了前面微弱的光,害怕到了快窒息,屏住呼吸,蹲下身子靠着墙,看着前面的影子一点一点的向自己走过来。

  龙烈发现前面有一团黑影,果断的认为那是李冉。

  因为,他害怕的时候会把自己缩成一团。

  看着前面的女人缩成一团,不由得感到心疼。

  “冉冉。”龙烈心疼的叫着李冉。

  嗯?听到龙烈的声音了,那是龙烈?

  (请原谅李冉是个200度的近视眼。)

  李冉激动的想要站起来,不料,脚麻了,没有站起来,一下子坐在地上了。

  “龙烈,我在,我在这里。”李冉激动的向对面喊到。

  龙烈听到她的声音,心,才有条不紊的跳着。

  龙烈快步的向李冉走去。

  李冉想要起来,手按住地,不知道手按住了什么湿滑的东西。

  “啊!疼!”既然本能的把东西甩开。

  李冉却发现缠住了她整条手臂。

  龙烈听到李冉喊疼,马上跑过来,就发现一条蛇缠住李冉的手臂,对着李冉吐红信子。

  龙烈猛的抓住蛇的头,用另一只手快速的掰开蛇的嘴巴,拿出鞋中的刀直接插入蛇的七寸。

  李冉看着蛇在地上扑腾了两下,没有了动作。

  “我看看咬到哪了,快点。”担心的抬起李冉的手臂。

  “手。”李冉弱弱的说道。

  龙烈直接抓起李冉的手,嘴吸了吸牙印的地方,一口黑血吐出。

  “不要。”李冉看着龙烈吸自己的血,担心的去阻止。

  龙烈可以说是第一次没有理她,一直吸她的手,直到吸出鲜红的血才放心。

  “谁让你吸的。”李冉害怕的哭出声对着龙烈喊到。

  “傻瓜,血吸出来就没事了。”龙烈在旁边安慰着李冉。

  李冉听到他安慰自己,心里更不是滋味。

  猛的扑倒龙烈的怀里,手臂紧紧的搂住龙烈的虎腰。

  龙烈被李冉稍微过猛的动作,一个没收住,身子向后微仰。

  龙烈心里乐开了花,手一下一下的抚摸着李冉的头发。

  “乖,没事的,我们先出去。”龙烈安慰着。

  “嗯。”李冉闷声着。

  就这样,两个人抱着走出去。

  走着走着,李冉说道,这地方怎么会有蛇?

  “蛇偏爱低温潮湿的地方。”龙烈好笑的说道。

  李冉要不是刚才他救了她一命,想必肯定给她一个白眼。她,再不知道。

  两个人很快的走到出口,然后上了停在不远处的车。

  “会开车吧。”龙烈问道。

  “嗯,有驾照。”李冉回应着。

  “嗯,你去驾驶座。”龙烈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

  “好。”李冉挺爽快的回到。

  等李冉坐到驾驶座上时,才发现副驾驶上的龙烈脸色苍白。

  “喂,你没事吧。”李冉拍打着龙烈的脸,害怕的问道。

  “送我去医院。”声音听起来很虚弱,人已经晕倒在副驾驶座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