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蛇毒

更新时间:2016-12-04 07:42:35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4530

李冉害怕的差点哭出来,这怎么办,紧张的发动车子,快速的行驶着。

  李冉一边快速的开着车一边叫喊着龙烈。

  然而旁边的人一点也没有回应。

  李冉终于把车开到医院,赶紧下车呼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李冉一边跑到副驾驶座一边喊人,发现情况的医生护士马上赶过来。

  路过的其他人看到李冉,都有些吃惊,这不是当红明星李冉吗,分分拿出手机用来拍照,甚至有的在录视频。

  “医生,快救救他,他吸了蛇的毒!”李冉抓着医生害怕的说道。

  “没事,你放心。”医生随后撇开李冉的手。

  殷离听到医院说大哥在抢救,火急火燎的赶到医院,就看见李冉在喊救命。

  走近一看,被救的人竟然是自己的二哥龙烈。

  这真是遭了什么罪,一个一个的受伤进医院。

  刚才来的路上接到老四季川的电话,说自己受了枪伤在肖军那里,又说自己没事,帮他抵住季老爷子。

  这几天,都是些什么事,是不是过几天我也要进医院或者受伤啊!殷离心里烦躁的想着。

  没错,过了几天,他也进医院了。

  “二嫂,二哥他发生了什么?”殷离还是担心的问道,因为他看见了龙烈的嘴唇有些红肿。不会醉死在床上吧。殷离这时候还能开玩笑。

  李冉一看到是殷离,她知道他,他是龙烈的兄弟

  仿佛,李冉无助时抓住了一颗稻草,也没有在乎他的称呼。

  “快!快!快!他中了蛇毒。”李冉抓住殷离把他拽到龙烈身边。

  “哇!二嫂!这是龙家少爷的老婆!”路人完全被震到了。

  然后纷纷拿出手机,咔咔咔的猛拍,炸弹消息啊!

  医生护士紧忙把患者送去手术室,李冉担心的想要跟进去,却被护士拦截下来在外面等着。

  手术室内,护士配好针想要给病床上的龙烈打麻醉,没想到刚才躺在病床上的人坐了起来。

  “龙少?”护士吃惊的问道。

  龙烈摆了一个闭嘴的手势。

  “没事。”龙烈简单的说道。

  龙烈多年在军队生活的习惯,一看就知道那蛇没毒,何不来个苦肉计,只是可怜了自己大腿上青紫的皮肤。

  医生护士看到龙烈醒来,确定他没事,纷纷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去。

  医生护士就发现龙烈趴在门缝那里看。

  怎么看不见呢,龙烈撅着屁股换了几个角度都看不见,所以就放弃了,转过身就看到医生护士都张着嘴。

  “一会再走!”龙烈命令道。

  额……

  一阵无语中。

  手术室外,李冉焦急的在那里等着,就发现一群扛着摄像机的人快速走来。

  心,不由得颤了颤。

  殷离看着一群扛着摄像机的人过来,妈的,无孔不钻。

  两个响指,出现至少五十名保镖挡住他们。

  狗仔门看到是殷家大少,也是不能得罪,就只好站在一边,拿着话筒大声的问:“请问李冉小姐现在是不是龙家的少奶奶呢?”

  其中一个狗仔把话筒对向李冉。即使知道与李冉相差五六米,话筒接不到,这是职业习惯性的动作。

  李冉不说话,因为她觉得没必要,平常她也不理睬狗仔大篇幅的报道。

  “李冉小姐不说,那就是沉默了。”狗仔在一旁用笔不知道写些什么。

  李冉一直把目光头像手术室大门,希望那里能快快的开门。

  无论狗仔问什么,编什么,李冉都一概不理。

  不知道哪来的小护士,大声的训斥:“这里是医院,不许大声吵闹。”

  殷离不知道是不是该笑,她的声音覆盖了狗仔的声音。

  狗仔门回头一看,之间一个娃娃脸,小个子160的,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就全部的回过头。

  既然问不出来什么,他们只能咔嚓咔嚓的拍照,回去发挥一下丰富的想象力。

  看着这个小护士,身穿粉红色的护士服,头戴一定护士帽,并且还戴着一副厚厚的眼睛。

  她发现狗仔门竟然没有理她。

  小姑娘有些生气了。

  “我已经拨打110了,你们会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你们的行为严重的影响了病人的休息。”小姑娘义正言辞的说道。

  “算了,炎家底下的医院,不敢得罪,反正已经拍的差不多了。”其中一个狗仔说道。

  就这样,一群人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他们回去心急的编辑稿子,哈哈,这次能有个大收入和什么奖金了。

  手术室与外面隔了一个空间,龙烈站在那里看着李冉。

  殷离这个讨人厌的家伙!龙烈心里愤愤然说道。

  医生护士看到回来的人躺在病床上,都愣了愣。

  龙少这是要干什么。心里都纳闷的想着。

  “你们看到了什么?嗯?”有些威胁的口气。

  “我,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主治医生弱弱的说道。

  “很好,知道出去该怎么办?”龙烈问道。

  “知道……”医生点头说道。

  龙烈,躺在床上直瞪瞪的看着医生。

  “额,龙少身体的毒液比较多,需要留院几天。”医生低着头说道。

  “嗯。”龙烈然后闭上了眼睛。

  有眼见的护士,立马走到病床,推了推龙烈的病床,发现自己猜想的正确,就把龙烈推出来。

  外面的身穿护士服的雷晓看到人全部走了,转过身子就要离开。

  “喂,小姑娘……”殷离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喊住她,可能是因为长得太可爱了。

  是在叫自己吗?嘴角勾起邪魅的笑容。雷晓转过身,用疑问的眼神看着殷离。

  “额……”殷离有些心醉了,不知道叫住她要说什么。

  “先生有什么事情吗?”雷晓纳闷的问道。

  “我的头有些晕,能帮我做一下血压测定吗?”说着身体还摆动了要摔倒的姿势。

  殷离没想到自己竟然竟然被她抱住,小小娇软的身子撑住他的胸膛。鼻尖周围弥漫的是奶香味。

  “先生你还好吗?”雷晓有些担心的问道。

  “还,还好。”殷离手扶着额头慢慢的站起。

  那边,李冉一直看着手术门口,看到龙烈被退出,急忙的走到他的身边。

  “医生,他还好吗?”李冉紧张的问道。

  “龙少身体毒液比较多,没有清理干净,需要留院观察,好好照顾病人,一有什么状况告诉我,当然,我会让护士观察加强。”医生煞有其事的说道。

  龙烈心里暗暗的给医生一个赞。

  李冉听到医生的话,心,顿时提了上来。

  李冉的手不由自主的去握住龙烈的手,龙烈这时候睁开眼睛。

  “乖,我没事的。”龙烈手抚摸着李冉的脸,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

  李冉直接压抑不住,哭了出来。

  龙烈看达到了效果,就要起身去抱李冉,没想到李冉一个动作跑到他的怀里。

  龙烈眼中含笑的抚摸着李冉的头。

  医生护士睁大了眼睛,这,龙家少爷……

  “只要你呆在我身边,我不会有事。”龙烈含情脉脉的说道。

  李冉半天也没有说话,龙烈不高兴了,伤心了,头偏向了一边。

  对着医生和护士使了一个眼色。

  “小姐,现在龙少情况不大乐观。”医生在一旁说道。

  “嗯,我会好好照顾他。”不知道李冉这句话是对谁说的。

  龙烈还是不开心,眸子间流露出淡淡的悲伤。可能是没有听到什么自己想听到的话吧。

  医生护士就这么推着龙烈离开,李冉陪在龙烈身边。

  龙烈看到殷离压住一个小姑娘,小姑娘的身子娇小,从后面看就像是殷离强硬抱住小姑娘。

  龙烈打了一个手势,医生和护士停下了。

  小姑娘看到有病床要走过,就把殷离往旁边拉了拉,让他让出位置。

  殷离跟着雷晓回头看,二哥,什么时候出来的。心里纳闷着。

  殷离只见龙烈在狠狠的瞪着自己,有些不明所以,摸摸鼻尖,龙烈哼了哼。

  在李冉眼里,感觉龙烈就像是一个大男孩。

  李冉随后跟着病床离开。

  炎熠被推进手术室,已经六个小时了,手术室中主治医生额头时不时的冒出冷汗,护士在一旁给他擦着汗。

  自从炎熠被推走去抢救,穆琳琳一直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双眼有些失神,空洞。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穆琳琳留下两行清泪在脸上。

  又过了一个小时,不知道时间在煎熬着谁。

  炎熠终于被推出手术室,把他推到了另一个VIP病房。

  放麻醉药剂过去时,炎熠悠悠转醒,不过伤口的疼痛感在提醒他,刚才又做了一次手术,身体不能在折腾了。

  炎熠头转了转,发现病房里就他自己一个人。

  手按了按床头呼叫玲,病房里马上涌现一批保镖和医生护士。

  炎熠看到雨,才想起他的孪生兄弟风,用生命救下穆琳琳的人。

  “好好厚葬风,给他一块大的风水宝地,葬在幽离后山。”炎熠对着雨说道。

  “谢谢炎少。”雨带着一抹感激回答。

  幽离别墅,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特权,并不是每个人想进就能进的地方。

  “以后保护琳琳。”炎熠严肃的说道。

  炎熠对待穆琳琳的事情,总是那么的认真对待。

  “是!”雨铿锵有力的回答。

  “不许把风的死告诉琳琳,你就是风。”因为,炎熠不想让穆琳琳难过和愧疚。

  “是。”保镖只有一切的服从。

  “把我推到琳琳的病房。”炎熠命令道。

  “炎少,先给你做一下检查吧。”医生不知道那什么勇气说的。

  “嗯?换病房。”炎熠一个冰冷的眼神过去就堵住了医生想要说的话。

  很快,穆琳琳的VIP病房,多了一个伤员,那就是炎熠。

  穆琳琳看到炎熠躺在病床上,床与床紧挨。

  不知道穆琳琳心里在做什么斗争。

  安顿好炎熠,医生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发现没什么问题就走出了病房。

  “你没事吧。”穆琳琳话里带着一抹关心,砂带包裹着她的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炎熠没有回答她,看了看旁边站着的雨。

  不知道是不是有意还是无意。

  穆琳琳扭头这才发现病房里还留着一个人。

  “你出去吧。”炎熠对着旁边站着的雨摆了摆手。

  “哎!”穆琳琳出声阻止了他的离开。

  “那天是你救了我,是不是,你没有事那真太好了。”能够听出穆琳琳声音中带着洋溢的兴奋。

  “保护小姐是我的本能。”保镖冷声的说出。

  “下去吧!”炎熠摆手示意他出去。

  “是。”随后雨离开并且把门轻轻关上。

  “琳琳,哪有不舒服吗?”炎熠关心的问道。

  “没有。”没有了刚才的洋溢,有些淡淡的冷漠。

  炎熠深深地看了一眼穆琳琳,然而,只能看见外面包裹的砂带,看不见女孩娇小的脸。

  “明天再给你身体做个检查,然后我们回幽离,幽离一切设备都有,我请国外专家把你医好。”炎熠说道。

  穆琳琳在心里想到,你不都是已经准备好了吗。

  “我困了。”声音中带着闷闷的感觉。

  “嗯,你睡吧,我在这。”声音中,带着一抹包容和宠溺。

  穆琳琳闭上了眼,一会,呼吸变得均匀,胸口起伏有节奏感了。

  炎熠这才转过头,看了看天花板,一会,嘴抿成一条直线。

  还在医院中的殷离跟在雷晓身后,顿时有些紧张局促。

  雷晓把殷离带入治疗室,拿出血压测量仪。

  “你先坐在这里,把衣袖伸上去,漏出手臂,然后手臂与心脏成水平状态。”

  “哦!”殷离愣愣的回答。

  殷离发现西装袖子撩不上去,就把西装脱下。

  顿时,紧致喷薄的八块腹肌隐隐约约藏在衬衫下。

  殷离随后漏出手臂,能够清晰的看见手臂上的静脉。

  当雷晓准备好血压测量仪时,就看到殷离这么有料的身体,顿时感到不好,鼻子中有液体了。

  雷晓吸了吸鼻子,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

  “准备好了吗?”颇煞有其事的说道。

  “嗯。”殷离点头表示已经准备好了。

  其实,电子测量的,即使不是护士也能知道你身体是否正常,上面会有提示音的。

  雷晓看着殷离的手臂,有些痴痴的看着。

  殷离在一边看着她,有些好笑。

  殷离手放在唇上握拳,干咳了一声。

  雷晓才回过神,尴尬的对殷离笑了笑。

  很快,测完了。

  雷晓又重复了电子仪上面的话,最后说道身体没什么大碍,平常不要有那么多压力,通通把官方话说了一遍。

  然后,雷晓,就在旁边整理东西。

  “我帮你吧。”殷离在一旁打下手。

  没有注意到桌子上有酒精,雷晓一不小心撒到了椅子上搭着的西装。

  雷晓赶紧拿起西装,一边道歉一边擦着。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听着话是那么的真诚。

  殷离确实不忍责怪这么张可爱的娃娃脸。

  “没事。”无所谓的说说。

  “我拿回去给你洗一下,然后再给你,我知道你这是名牌,我几个月的工资好像都陪不上。”雷晓有些欲哭无泪的说道。

  不知道殷离怎么会在心中第一想的是,陪你啊。

  殷离自己都愣了一下。

  “没事。”还是无所谓的说道。

  “那怎么行,我回去洗一洗再还给您。”雷晓歉疚的说道。

  “那好。”殷离笑了笑。

  雷晓在桌上拿出一张纸,写下自己的姓名和手机号。

  又抬头看了看殷离。

  “你把你的手机号也留下吧,到时候我给你送过去。”雷晓思索着说道。

  “那好。”殷离爽快的答应,拿起桌子上的纸。

  手机拨打着上面的号码,很快,雷晓的手机就响了。

  也很快,双方保存了对方的手机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